《离歌》
作者:歧煦
时间:2022-11-07 15:09:21

第1章
庆虞醒来时在医院。
护士说她精神错乱,有暴力倾向,所以禁止她下床,并将她的手捆了起来。
好端端的医患关系,变得像双人制服小电影,扭曲不正常。
护士同情的看着她,说:“你要是觉得无聊,那看看手机吧。”
她随便点开一个视频,让庆虞自己去刷。
庆虞脑子还不太清醒,理了理现在的处境,终于有点眉目。
她死了,
然后穿进了一本替身文里,成了炮灰甲。
至于护士说的精神错乱,是因为原主的父母和爱人都把她当成本书女主庆沅的替身,跟她说话、吃饭、逛街时总是喊‘沅沅’,原主听多了沅沅,就分不清自己是沅沅还是虞虞,脑回路九曲十八弯,凭借着九年义务教育中学来的知识,她推测自己有双重人格,所以想把另一个人格逼死,但都在自己身体里,要逼死的话只能让这具身体死亡。
她开始狂灌安眠药,各种自残,朋友看不下去后,终于带她到医院,医生判定她有暴力倾向,要住院观察。
这已经是住院的第五天。
庆虞感到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原主跟自己是同行,也是演员。她更加想不通了,一个演员一辈子怎么着也得饰演十几二十个角色,怎么还能因为当了会儿替身就精神失常?
想来想去也只能归因于原主的演技不太好,当替身也没什么经验,所以用的是沉浸式表演法,栽进去出不来了。
对此,庆虞深表同情。
可见学习是多么的重要。
护士把手机放在支架上,她右手五指自由,实现了玩手机自由。
原主应该是经常在上搜索自己,所以庆虞在十分钟内刷到自己三十回,都是些无脑黑或者无脑吹,没什么看头,直到一个混剪冒出来,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忍着邪恶的姿势看完了一整段邪恶的视频。
[年郁x庆虞|邪教万岁]
最勇的拉娘拉最邪的cp
[水土不服就服up主]
[有什么大病吗,看她俩像不像‘][’这个?拉娘配也得有底线吧,尊重粉丝尊重演员年郁好吧]
[我合法站邪|教,楼上请自嗨,她不代表粉丝出战]
……
[以前我总是看庆虞哪里都不顺眼,自从有了这个视频,她成了我心里最好的姐姐,果然,垃圾就是放错位置的资源狗头保命]
[楼上,实不相瞒,我也是]
视频用了无数素材,剪了各种造型,生死轮回、情敌插足、相见不相识各种虐点剧情都有了,摸腰、牵手、间接吻蜜汁凝视也都齐了,简直一场轰轰烈烈的旷世奇恋,好莱坞编剧看了都得大叫一声“呔,剪得妙”!
配上今年最虐bg整段视频已经能撑起狗血八点档。
评论严重两极分化,现实版‘你之蜜糖我之砒|霜’,有人当即入坑死不悔改,有人弃之如敝履刷恶评不眠不休。不论是站哪一方,这段视频的热度就像是太阳挤出云隙,霸占热榜后迟迟没有下去。
大家都在好奇,剪辑手到底是个多有想象力的家伙,简直冒天下之大不韪,竟然敢剪这两人的视频。虽然两人都是内娱公认的浓颜系美女,但‘我只想看美女谈恋爱’不是用来这么糟蹋的。
当然庆虞这一方肯定没什么意见,她从业多年火出圈的也只有一个角色,还是七年前的一部文艺片。那部文艺片热度过去后,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悄无声息的糊掉,之后经常出演一些电影配角,再也没有激起过任何水花,俨然早就被资方放弃。但是年郁不一样,她的粉丝拒绝与庆虞cp也是有底气的,人家正主根正苗红的励志顶流,从演技到人品无一不好,娱乐圈谁见了都夸,她跟庆虞的名字同时出现的那一刻就可以认定是登月碰瓷。
比如评论里很多人建议要磕cp的话把cp名改改,糊逼x顶流,看起来更有张力。
评论里吵翻了天,庆虞却开始头疼起来。
原主和年郁的恩怨情仇拉拉扯扯说不清楚,如果真要说,那还得从七年前开始。
那时候这两人同校同级,一个文科班再世貂蝉,一个理科班当代昭君,嗅到火药味的同学立刻开始拉帮结派,组成貂蝉守护营与昭君资讯台,光是评校花就把整个学校弄的乌烟瘴气,那时大家就在猜测,假如这两人死的那天,两方也要让各自的正主住进最好的墓地。
高中毕业以后,庆虞参加了一档选秀节目,节目名气不大,全靠参赛成员之间的勾心斗角维持热度,整季节目录下来,只有庆虞突出重围,凭借一张纯天然初恋脸荣登第一,顺利出道。
庆虞出道第一部 戏就是国内著名大导的收山之作,她饰演的女主是个内向的学霸,静女其姝,全世界的初恋,当时大家都觉得她本色出演,国民度一下子上来了,代言拿到手软,在贴吧的话题量一夜超200w,史无前例的一夜爆火。本来是爽文标配剧本,可谁知道她突然间自甘堕落,拒绝了所有古装偶像剧的邀约,只愿意在电影里演小配角,没有作品,也没有话题,热度一下子过去了。
随着古装剧爆火,各路小花从天而降,把庆虞砸在地底下,只留了个脑袋让她观赏流量时代的盛况,这其中就有年郁。
年郁出道时演技就被封神,吊打前辈后辈,横扫大奖,仅仅七年时间,就成为不可撼动的内娱女王。关于她的话题全都正能量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鱼圈每个人都有的黑历史她没有,简直是尊佛像,不可亵渎。
据说有个狗仔跟她跟了半年,彻底转粉;对家职黑无处下手,只能攻击她出席活动时头发竟然分叉。
庆虞无语,原主当年如果没有犯脑残的话,如今被挂在荣誉榜上被歌颂的就是她。
但是上天选择对有些人公平。庆虞长相出众、家世不一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活脱脱一个天之骄女,但是这世上所有的好事不能叫她一个人占了。
所以上帝降罪,她开始水逆。
水逆的根源在庆沅,她的姐姐。
一如许多狗血真假千金剧本里的套路,庆沅是被抱养的,但是她从小就会察言观色,可盐可甜、可撒娇可卖萌,温柔而不失恬静,美艳而不失亲和,讨得庆家所有长辈的欢心,她的机智衬托的庆虞十分弱智,庆虞不太喜欢她,她也不怎么喜欢庆虞,两个人针锋相对十几年,终于在上大学时分道扬镳。
庆沅去加拿大深造,庆虞留在国内进击演艺圈,看似两厢安好。但是当庆虞火了以后,庆家觉得她抛头露面太不妥了,勒令她退圈回家,嫁个汉生个娃比什么都强,于是强制她放弃工作,回家参加各种没有意义的社交。
庆虞也是脑子有坑,大约被床头柜撞傻了,在父母蜜语连珠的诱哄下,她放弃娱乐圈的名利,回家陪伴父母,随他们参加社交宴会。她心里知道,父母只是想念姐姐,希望身边有个伴,因此连装都不屑,经常喊错名字,叫她“沅沅”,她觉得自己努力一点,一定可以代替姐姐在父母心中的位置,但是没有。庆父庆母每次使唤完她就当她不存在,尤其是庆沅打视频电话时,他们简直恨不得庆虞原地消失。
这让庆虞深受打击。
但是事情不到最后一刻你都不知道真没有转机。
很快就发生了另一件让庆虞崩溃的事——
她爱慕的女人在追求庆沅,这就算了,她还把庆虞当成替身,偶尔喊她去约会,看她的眼神就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这种活在别人阴影下的日子让庆虞的精神状态出了严重的问题,足足六年,她都因为卑微的爱匍匐在所爱之人的脚下,活的还不如一条狗。
这样的想法在庆家断了她的经济来源时更加明显。她接不到好的工作,经纪人也是个攀高踩低的王者选手,根本不睬她,她的积蓄甚至都不能保证日常开销,一来二去的病入膏肓,开始自残。
一代女神成为流浪狗的故事。
庆虞啧了声,简直要开始同情原主。
她思考了半响,准备重出江湖,把这幅稀巴烂的牌整理好,从此节节高升。
这时,庆父打来电话,她犹豫着要不要接时,电话已经挂了。一分钟后,电话又一次响起来,她手指灵活的一滑,接通:
庆父显然动怒:“怎么接电话这么慢,在哪儿鬼混呢。”
母亲在一旁喊:“回来跟我们吃年夜饭吧,这样就好像沅沅还在我们身边。”
那边一阵阵的扼腕叹息,叹相亲相爱的家人无法团聚。
庆虞活活恶心了一把,出声道:“不好意思,没空。”
庆父在那边嗤了一声:“没空?你又没工作——”
庆虞及时的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打来电话,备注是姬莞。
靠,
靠!
操。
这不就是原主爱慕的对象?
庆虞手有些颤,接起来,没说话。
她也想知道原主为其寻死觅活,那女人到底多绝色。
对面也沉默一阵,鸡下三回蛋的功夫后,对方才舍得暴露那把好嗓音。
有点古文诗的醇郁,又几分清亮,以此便能窥见那张脸属实不是凡品。但姬莞说的话就有点让人恶心了:
“我想她,过来让我看看。”
庆虞忍着没爆粗口,气的脸僵:“如果您愿意,我可以马上过来表演胸口碎大石以慰你相思之苦,每秒一万,拒绝还价。”
第2章
姬菀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她被庆虞舔惯了,总觉得这个女人只是突然小脑增生胡言乱语,过不了几分钟又要打电话求原谅,然后屁颠屁颠跑过去给她捏腰捶腿。
但她这次想错了,庆虞直接把她的号码拉黑。
看了看时间,原来明天就是大年三十。
她和护士孤零零的面对面干坐着,护士觉得无聊,她双臂一直张开被锁着也极累,于是苦思冥想下,她提议道:“你把我放下来吧,医生只让我观察三天,脑子清醒就可以走了,你已经锁了我五天,也该放手了。”
护士打了个哈欠,道:“你朋友说你要是不悔改就一直锁着,住院费她帮忙交了。”
庆虞委婉的提醒:“我才是病人。”
护士很正直:“不好意思,我们只听医生和家属的。”
庆虞觉得也有道理,她很尊重过年还坚守岗位的医务工作者,但是她得离开了。回忆了一下,送她过来的朋友应该是季岚,也是唯一一个肯站在原主这边的人。
就算原主舔疯了她也没有放弃,时常劝告她,一定要开始自己的生活,不在乎她的人永远都不值得她付出那么多,但原主一般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前一天答应的好好的,说要好好拍戏好好营业,第二天又跑到父母跟前当好替身,跪在姬菀面前舔的不亦乐乎。
有时候季岚劝不动了就去找姬菀的麻烦,让她发发善心放过庆虞,姬菀表面云淡风轻一句‘我跟她没关系’,转头就把气撒在庆虞身上,pua她,让她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庆虞整天活的提心吊胆,最后开始怨恨唯一肯为她出头的季岚,认为季岚多管闲事,为此和季岚大吵一架,冷战了好几个月。
但舔狗舔到最后一定一无所有。
她现在生了病,那些人还想着让她去孝敬她们,从没有过问只言片语,好像她是永动机似的。反而是被她伤害过的季岚将她送到医院,至今仍没有放弃她。
庆虞想,她还有救。
她给季岚打了个电话。
季岚估计以为她又要回去当舔狗,愣是没接,庆虞不厌其烦,打了十几遍,最后季岚顶不住了才接。
她的语气听上去不是那么友好,看来还没有消气。
“大过年的,让不让人安生?”
庆虞被她尖锐的嗓音刺的耳膜疼,随后小心翼翼的张口,说:“我想出院,但护士说要经过你的同意……”
季岚那边开始头脑风暴,大过年的,她出院去哪儿?除了她这儿,也就剩庆家和姬菀那里了。想到几月前的争执,她便认定庆虞肯定不是来找她的,但为了保险,还是问了句:“出院了去哪儿?”
庆虞试探着说:“我爸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让我回家。”
季岚简直无言以对,也没走程序直接咆哮起来:“你小时候被猪亲过啊,庆虞,你看你那爹妈哪里还像个人,天天上赶着去当狗,好玩儿呀?要是有闲钱了,我一定把你送到脑科给你换个人脑。”
庆虞离手机远了一点,但季岚估计是咬着手机收声区说话的,护士一字不落的听完这一段辱骂,面色不改,继续打哈欠。
庆虞连忙去安抚季岚:“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大过年的,我过去弄点钱花,我现在落魄成这样不都是他们造成的吗,我得讨回来一点。”
季岚听了后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道:“没钱我给你,想去庆家,下辈子吧。”
作为勤恳的打工人,这辈子最想听到的话就是没钱我给你。庆虞实在想不通,原主脑子到底怎么长得,竟然跟这么好的朋友反目。
她道:“我就是去恶心他们一下,再说了,这半辈子让他们害的这么惨,总不能轻易地翻过这一页。”
季岚仍然不信。
冷笑道:“哟,这时候演技就能入眼了,不好意思,不上当。”
庆虞道:“我发誓。何况你也不想看到我一直待在医院无所事事吧?”
这倒是句实话,季岚也在忧虑她的下半生。如果她能及时醒悟肯定再好不过,要是不能的话……
她还是妥协:“就一次,我再信你最后一次,要是你还死不悔改,没人管你了。”
庆虞十分感激,感激涕零:“谢谢。”
季岚囫囵回了句没关系,就把电话挂了。
征得监护人同意,她的手终于解放了。
在她离开医院前,护士特意嘱咐道:“小姑娘,命只有一条。”
庆虞点头,裹住大衣离开医院。
她来时带的东西并不多,生活用品都是季岚临时买的,塞进行李箱后,她一路顶风穿雪走了好几条街才打到车。
给司机报了原主出租屋的地址,她开始检查银行账户,发现原主比她想象中还要穷困潦倒。
零零散散的余额加起来才几千块钱,说出去笑死人,她好歹还是个火过的明星,家世又是别人羡慕不来的显赫,竟然浑身上下才几千块。
怎一个落魄了得。
出租屋在b大附近,是比较旧的廉租房,一览无余,小的可怜。不过庆虞当年横漂的时候住多人宿舍比这个还要挤,很快就适应下来了。
她整理了一下原主现在的状态:
三线娱乐公司;
不靠谱的经纪人;
没作品炒冷饭败坏路人缘;
还有……今天突然冒出来的一则剪辑,登月碰瓷当红顶流年郁。
一桩桩一件件加起来,庆虞觉得她可以直接吊死了。
暂时找不到什么出路,她只好去翻看热搜。
她和年郁的名字已经被顶到首页,热度高居不下,年郁的粉丝快疯了。主要是有人跟风又剪了一个视频,比之前那个还火爆。之前那个主要是视觉享受,剧情跌宕起伏也好磕,暗戳戳把别家影视剧里的掐腰放进去,简直让大家磕的欲仙欲死,但是虐点太恶俗,落了下风。新的视频完美的弥补了这个缺点,造福广大cp粉。
庆虞这些年演的角色大部分都是纯情小美人或者温柔女学霸之类的配角,而年郁则是妥妥的斩妖除魔大女主,好像怎么剪都能剪到一块儿去。
尤其是第二条视频里的剧情,魔女为情闯仙殿,大败,纯情公主挺身而出,以命换命,奈何桥上情深义重,欲语还休。
庆虞自己都要看的心动了。年郁人间扳手名不虚传。
视频简介里还特意标明:圈地自萌,切勿上升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