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NPC如何成为白月光》
作者:神泉院
时间:2022-11-14 14:19:43

作为一个业务娴熟的炮灰NPC,舆水怜拥有丰富的死亡经验,就在他像往常一样等待自己的死亡结局时,世界的意识产生了bug,死神降临前一瞬间,他觉醒了自我意识——翻身躲过了屠刀。
为了不被系统从这个世界清理出去,他必须学着从一串没有感情的数据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高级配角。
他要拥有一颗真正的心,跌跌撞撞的学习如何用一颗凡人之心去爱人。
【慢性死亡】
你放下枪,放走了他。
你让他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看,别回头,回到光明的世界,回到他原来的生活。
而你掉头回到没有出路的死胡同,你成为了组织的叛徒,你清醒的看着自己慢性死亡。
【共犯关系】
放走卧底后,对着自己腿上来了一枪的舆水怜等来了探望他的另一位卧底,隔着玻璃他们四目相对。
——他们彼此对立,却又保守同一个秘密,是不可见光的共犯关系。
“波本,我们现在可是共犯哦。”
【不等天平】
“警官先生,我这样的人活着只会夺走生命,践踏别人的价值,我死了人人都会欢呼。”
“但你活下去能拯救更多的人,将他们从绝望的泥潭中拉扯出来赋予新生。”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绝对不可以死在我之前。”
【无名之人】
“你将无声无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的一切都将被人抹去,你的名字再无人知,你将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你不觉得害怕吗?”
“……害怕,但是对我说,带着充满价值的人生赴死,是非常幸福的事。”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晚安,祝你幸福,干部先生。”
=
给自己插满了一身flag的舆水怜,却迟迟没有等来这次的死亡结局。
倒是收获了论坛读者疯狂的鬼哭狼嚎。
直到系统的提示音久违的想起,他才发现,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配角】人物卡,不再是炮灰了。
不仅如此,舆水怜发现自己的人物卡上还连着单箭头。
舆水怜:“……?”这是什么?
系统俏皮的声音响起:
【既然好不容易成为了真正的配角,接下来就当做一次没有终结的假期——】
【和珍惜的人一起,好好享受人生接下来的人生吧。】
ps.暂定是会有一次假死一次真死
【简易排雷:略慢热的感情流,正文主感情和成长,非马甲文,真刀(虽然是塑料刀,70章后会出现少量修罗场情节)】
【阅读提示和排雷】
=10.22留,cp已定是景光~
=偏慢热,真刀文(虽然是塑料刀),全是感情没有技巧,以付出真心的和成长过程为主。
=跳反酒,弹幕和论坛内容少,时间线魔改私设。
=主角非完美人设。
=我流苏文,主角有很多箭头(不一定是爱情)
=割腿肉写的小白文,狗血剧情和塑料刀,极度OOC,如果感觉被雷到就快跑,好文千千万,不要伤害自己。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舆水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赐予他一颗凡人之心去爱人
立意:勇敢的怀抱一颗凡人之心,去敬人,救人,爱人。
作品简评
身为炮灰NPC的舆水怜,在意外觉醒了意识后,为了不被世界意识抹除,他必须建立羁绊,成为一名合格的配角。主角从真酒开局到叛逃组织,一路结识了众多好友,在他们的陪伴下成长,逐渐一串数据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完成了自我救赎。
本文文笔细腻,情感真挚,阅读时具有良好的代入感,仿佛能身临其境感受主角的内心挣扎,见证主角的成长。主角与形形色色的人相遇,在交往中摩擦出火花,全文故事有趣充实,有泪有笑
第1章
舆水怜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水泥地上。
他懵懂的意识缓缓归位,然后他感觉到了深深的困惑:“……?”
他是谁,他在哪?
不工整的地面和粗粝的砂石硌着背,他下意识的就想从地上爬起来,手刚支着地面,刚直起身,就见面前一道寒光闪过。
利刃就这么直直朝着他的要害处袭来。
这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突然,舆水怜原本空空荡荡的大脑霎时间警铃大作,他下意识的闪身避开了这朝着他脖颈袭来的利刃。
就在他侧身躲过的同时,从远处来的子弹精准的穿过袭击他的持刀者的头颅,不偏不倚的从袭击者的肩头穿过。
……是救兵?
还是敌人?
舆水怜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聪明的后跳拉开距离,将袭击者完美的暴露在狙击镜的范围之中。
“砰——”
“砰砰——”
袭击者又连中几枪,在他的连连惨叫中,喷出的血雾染了舆水怜一身,他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遵循身体的反应,第一时间扣上兜帽就往外跑。
门口几个刚刚赶过来的壮汉见他逃跑,忙吆喝着后面的同伙:“他跑了!快追!”“他在这里!”
舆水怜扭头就跑。
半条街距离的位置,一辆黑色雪佛兰疾驰而来,就在舆水怜以为是追兵时,后车窗的凤眼青年朝他喊道:“上车——”
潜意识告诉他这是来救援的队友。
熏风割过脸颊,舆水怜以最快的速度钻入街边驶来的那辆车内。
车门扣上的瞬间,黑色长发的那位驾驶者熟练加速,同时副驾上戴着棒球帽的金发青年持枪朝窗外射击进行威吓,甩开了背后追赶而来的那群鬣狗。
枪林弹雨逐渐远去。
招呼他上车的那位凤眼青年这才问道:“——你没事吧,泰斯卡?”
泰斯卡,也就是舆水怜,缓缓点了点头。
他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像有泥水在里面翻滚搅动,但还是撑着让自己辨认环境和周围的人。
车上一共有三个人……他的意识里告诉他这些是他的“同伴”,目前是可以信任的人。三人看起来都是二十来岁年纪,和他一起坐在后排的那位,也就是招呼他上车的青年有一双叫人印象深刻的上挑凤眼。
副驾驶座位上的青年有着深色的皮肤,和一头反差极大的金色头发,他侧头看向后方,评价着现在的局势:“看来成功甩掉他们了。”
驾驶座位上亚洲人面孔的长发男性,没什么感情的说:“这些只是不成气候的残党,在头领死亡后很快就会自己散去。”
波本、莱伊……
还有身旁的是苏格兰。
这些人是来营救他的……
舆水怜脑中自动浮出了这三个人的身份,接着,就是关于他自己的身份和来历。
泰斯卡——这是他现在的身份,或者说代号。
他身处一个内部结构盘根错节的大型跨国组织,在执行任务期间由于同组搭档的疏忽,他们的行踪暴露,反而被目标任务派来的打手追杀,他倒霉的搭档们死于大火,而他本人则是熬过了长达十个小时精神紧张的追杀,终于等来了营救。
舆水怜很清楚,他真正的身份并不是什么狙击手和组织成员。
他是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炮灰NPC,日复一日机械的执行着这个世界里必要的死亡。
——所谓必要的死亡,就是构成这个世界故事里的一个个重要环节,剧情的组成部分。
在这个名为《名侦探柯南》的漫画世界里,除开事件所需要的死亡之外,世界运转本身就需要许多日常的死亡。
他听着、看着、知道着自己将怎么一次次的被各种死法收割生命,然后像永不停歇的齿轮一样被投入下一个环节,成为整个世界转动过程中微不起眼的那个部分。
而这种规律,就在刚才被打破了。
这次他应该会被敌人划开喉咙,迎接属于自己的第444次死亡结局。现在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他产生了自己的意识,然后……本能让他躲过了死亡结局。
——一切全都乱套了。
“系统,你在吗?”他尝试着在心里呼唤自己的老监工,“发生什么了?”
电流音转瞬即逝,机械音响起:“……完蛋,出bug了。”
“bug——?”
世界,这个凌驾于所有人以意识之上的超大运转机器居然出现了bug?
这个总在给他布置工作的系统,将现状告诉了他:“……你只是个炮灰角色,却忽然拥有了自己的意识……照理说,只有配角级别的角色才能自我行动。我不清楚为什么会产生这种bug。”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舆水怜很是诚恳地问。
和犹如初生的他不同,系统是个极为老练的监工。
它态度轻松的建议道:“既然你已经产生了自我意识,要不,尝试着成为真正的配角?当然,你要是觉得很麻烦的话……那就等待世界的意识发现你之后,重新修复你,将你恢复成炮灰NPC就好啦。”
不负责任的系统说道:“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
舆水怜没有回答他的话。
在拥有了身体的控制权后,他发现自己清晰的记得所有的死亡结局,就像一场漫长的清醒梦。
这四百多次死亡所累积的疼痛记忆朝着他的心口凿来,凿成一个巨大的空洞。
……他甚至想不出来曾经的自己是怎么能忍受这种苦楚的。
嗯……反正,他以后是不想再体验那种疼痛了。
他一点也不想死,没有人会喜欢死。
舆水怜:“系统,要怎么样才能晋升为配角呢?”
系统:“我想想……要得到更多人的承认,然后被人喜爱吧,不管怎么说,配角可是得到过世界意志的认可的。”
“更多人的承认?”
“是啊!不管是读者也好,还是这个世界其他的角色们,你需要得到他们的承认和喜爱才行。”
照拂过许许多多NPC的系统还算有经验,按照规定给出了角色分级的标准:
“你看,炮灰都是没名没姓的工具人,观众不可能记住他们,对不对?”
“但是配角就不一样了,配角们都是有自己故事线的,而且角色会比炮灰要饱满,总的来说也更讨人喜欢……对观众来说,配角是不能随随便便死掉的。”
系统一锤定音:“总之,你要变得被人认可、被人喜欢、最好是变得受欢迎的人!对了,提醒你一下,由于现在你是bug状态,所以一旦死亡就没法修复了哦。”
……要成为被人喜欢的人啊。
舆水怜沉默,他完全不懂这个,也不知道从何入手。
系统:“对了,我能问问你为什么想尝试当配角吗?”
舆水怜秒答:“……当然是因为不想死啊。”
拥有了自我意志之后,谁还想再反复体验花式死亡啊!
感觉到自己问了个废话的系统:“……也是。那我走了,你好好加油吧。”
系统的声音彻底消失后,舆水怜感觉心里怪怪的。
他刚才撒谎了,除了不想死之外,其实还有其他的原因。
他扮演过许许多多的炮灰,但每次都只有短短几小时、或者几秒钟的死亡戏份。
在这几百次死亡中,有些不太一样的死亡经历,就在系统问他想不想成为配角时,这些一直积累在他脑海里,他不知道是什么的感情忽然涌了出来。
他想起自己曾扮演过过车祸中被父母温暖的躯体保护在怀中孩子、病卧在床即将迎来终结时被青梅竹马拥抱着痛哭的癌症少年、是为宁肯用身躯去保护逝世爱人留下的画作的中年人……
和那些冰冷的、充满血腥与硝烟的死亡不同,这些死亡的记忆中,夹杂着……相当暖和的温度。
……让他……非常的向往。
他想知道这是什么。
=
对苏格兰他们来说,这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救援工作。
刚刚在附近执行完其他工作的他们,直接收到了来自朗姆的命令。
朗姆的原话是:“有两个暴露了行踪的蠢货,给那两个蠢货收拾烂摊子后,将泰斯卡回收——”
等他们解决了其他的追兵,赶到泰斯卡面前时,正是刚才那一幕:
泰斯卡彻底破釜沉舟,摆出了以命相拼的架势,但是因为体力不支而逐渐落了下风,眼看着就要惨遭割喉时,竟然奇迹般的躲过了,还反借对方的力道逃跑成功了。
——无论如何,人还活着。
朗姆并没有交代泰斯卡接下来的去处,苏格兰他们也没问。组织成员又不是每天腻在一起的,大家都有自己的私生活,泰斯卡在脱离危险后应该会像其他人一样,自己回家。
他们还有其他任务,将泰斯卡带去附近的安全屋后,这件事就算了结了。
苏格兰将一个吉他包递了过去:“对了,你的枪我们给你找到了——”
泰斯卡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他只好从对方手中接过自己的PSG-1狙击枪,然后抱进怀里。
他的动作轻柔又小心,好像怀里的并非是能夺人性命的武器,而是孩童最依恋的玩具。
泰斯卡并未给自己回应,但苏格兰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也并不觉得生气和被对方冒犯。
毕竟,泰斯卡在组织里有个外号,叫做“会动的人偶”。
传闻他异于常人的沉默,几乎没人听过他开口说话,甚至还有人怀疑他是否是哑巴,或者无法听到声音。但和他的另一个特别之处相比,这些反而显得不那么异常了。
泰斯卡真正被这么称呼的原因,是他在除了执行任务以外时,永远都是:不哭不笑不哀不怒的。并且除了必要的进食和睡眠之外,只要没人干预,他可以一动不动呆上一整天。
——宛如一个活着的人偶。
传闻这和最初负责抚养他的那位组织成员有关,泰斯卡是被一个底层成员从外面捡回来的孤儿,那个成员起初只是想让泰斯卡做诱饵,所以对他进行了训练——让泰斯卡成为一个言听计从的、哪怕在遇到生命危险也不会违抗命令逃跑的工具。
直到被贝尔摩德发现了他出色的狙击天赋,才将他从那个成员手里要了过来,重新培训。
现在的泰斯卡已经是被“矫正”过后的样子了。
哪怕组织里各式各样的人不少,他也算独一档的怪人了。
要不是泰斯卡拥有组织内数一数二的狙击能力,这种充满冒犯的传闻可能会比现在更加热烈。
而在车上的几人,都对泰斯卡的传闻有所耳闻。
在副驾位的波本,从后视镜里正好能看见兜帽下泰斯卡的脸。
泰斯卡有一头璀璨的金发,因为疏于打理而略显蓬乱,发尾则是用捆包裹时常见的牛皮橡皮筋扎着。若是在极其追求美的人眼里,他这模样难免叫人发出暴殄天物的感慨。
混血的外表让他看起来更显年纪小,五官的风格像按照亚洲人审美所制作的欧美玩偶。
他穿着一身肥大不合身的黑色连帽卫衣,方才沾染的敌人的血迹和衣服的底色几乎融为了一体,若不是他脸颊上还残留了些许血污,看起来像街区那些混帮派的青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