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配a标记女主》
作者:野生菌别跑
时间:2022-11-17 13:17:57

  题名:穿成女配a标记女主
第1章
“你还好吗?”一道轻柔的声音从季辞头顶上方传来,如清风拂过耳畔。
季辞勉强支起身子,掀开沉重的眼帘,那人的身形在剧烈晃动下终于定了形。
面前少女身姿颀长,修身如竹。
她长发束成飘逸马尾,额前碎发随风微微飘扬,柳眉下,一双清澈明亮的墨黑瞳仁,她眼窝浅,看人时温润和气。
少女伸来纤长手臂,眉间透着关怀,与之而来的淡雅清香涌入季辞鼻腔里。
她知道对方是要拉自己起来。
她杵着没动,因为自己身上卷满了尘土,手心脏兮兮的,还刻着道道血痕。
少女看出了她的犹豫,
稍稍歪头,温润的目光直落入人心坎,由不得人拒绝。
季辞垂下头,不敢对视。
她是个les,内向闷骚,最不敢做的就是牵女孩子的手,看漂亮女生的眼睛。
季辞犹豫着,少女执意帮她,她只好伸出自己脏兮兮的手,落入那白净掌心。
“你的额头好像还在出血,”少女拉她起来,盯着她的额头,关切询问:“需要我,带你去医院吗?”
季辞“啊?”了声,
迷茫,懵然。
其实她到现在都没搞懂究竟发生了什么。
记忆中止在自己夜逃出寝室,孤身跑到郊外废弃大楼,从楼顶一跃而下,荒凉水泥地都是她的血,那碎骨之感现在想起来还犹然清晰。
怎么再次醒来,周围就变了样?
她身处的地方种满了植被,淡淡的草香清新优然。远处可见高楼可闻汽车鸣响,估摸着是类似公园的地方。
季辞左思右想,终于想通了。
常言道人临死前会追忆过往一生,幻化出心底最美好的景象。
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努力读书,赚很多很多的钱,找到一个与她两情相悦的女孩子共度此生。
这个心愿随着她死亡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才幻化出来了面前的“她”?
少女久不见答复,轻声询问:“同学,你……?”
季辞回过神,腼腆地笑了。
少女:“………”
“你真好看,”季辞毫不吝啬地表达赞美,笑眯眯地:“我可以摸一摸你的脸吗?”
少女:“???”
季辞上前一步,
反正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人,摸了就摸了吧,她这辈子连自己的性向都不敢公布,最后何不随心所欲一回。
少女显然没料到这人会真的“贯彻”自己的话,
浅淡的alpha信息素向她逼来,很奇怪,这怪怪的女孩并没有怀揣着令人倍感压迫的气息。
少女反应过来时,
一双真挚的眸子放大版呈现在她眼前。
季辞扇动着纤长睫羽,比出一根手指,轻轻放置在那弯弯唇形上。她脏兮兮沾满尘土的手与色彩鲜艳的唇瓣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实属违和。
季辞的手指不知不觉沾了些许水痕,她摩挲尽,心底涌上股说不出来的疑惑。
虽然但是,这也太真实了一点……
像个真人似的。
少女对她的冒犯表现得十分冷静,淡淡地看着这怪里怪气的女生或憨笑,或困惑,什么表情都被她做尽了。
她还从没碰到过这样的人,也或许是另辟蹊径的“追求者”?
季辞盯着少女的脸,心底“嗯”了下。
又抬起她脏兮兮的手,落在少女白皙细腻的脸颊,双指捏合。
少女顺着施力的方向微微挪动头,她诧异地抬起眼帘,眼底散发着凛冽,像是要把人从这三月的艳阳天尘封在冰窖里。
她比季辞要略高上几公分,
季辞眼仁上挑恰好撞见这番场景,赶忙放下手,回归一只惧怕与漂亮女孩子对视的姬崽本性。
正当她以为会得来一阵时,
少女只略微诧异地看着她,看样子没什么敌意。季辞甚至以为刚才那幕是自己看错了。
“你真是……”少女张阖着红唇,声音是一如既往地温和。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呢?”
忽然一道骂骂咧咧的浑厚女声闯入这番情形中,季辞寻声望去。
只见一个金发女声气势汹汹地朝她们这边跑来,也不知道是对着谁这么凶。
啊!看来就是自己。
季辞躲闪不急,被金发女肉身撞得连连踉跄,直到脚跟抵在树上才勉强稳住重心。
怎么回事?
她怎么像纸一样差点被撞飞出去?
“看你鬼鬼祟祟跟在后面很久了,怎么着忍不住就动起手来了么?”
季辞:“???”
什么鬼?怎么就鬼鬼祟祟跟在后面啦?
她还一直以为在自己的幻境里呢。
少女上前一步,瞥了眼季辞额头,轻道:“算了,江仪,她毕竟受伤了。”
季辞瞳孔猛然放大。
她就说这个场景怎么莫名熟悉,就像是以前在脑海中上演过一样。
江仪?跟踪?
季辞瞳孔聚焦在少女眼角下,那里确确实实有一颗泪痣。
不会吧不会吧?!
“受伤了也不是跟踪别人的理由啊,我还从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人,她没用信息素压你吧?”
少女摇了摇头。
金发女能夹死只蚊子的眉头这才消了一点,她指着季辞,“喂,你几年级哪个班的,明天我就去找你们年级主任。”
“不是……我……这…”季辞见她副蛮横劲儿,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然而退无可退。
她怎么知道什么年级什么班……
不过透过江仪这些言辞她现在已经确定以及肯定了,面前这个惊艳动人的女孩就是白月璃。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焦灼。
季辞脑袋里糊成一团,这个江仪看样子没想要放过她的意思。
果然和书里一样,一旦被她黏上就甩不掉了,要么自身掉层皮要么被剔除出校,简直就是女主的代言人。
季辞此时真的相当感谢以前的经历,让她能够临危不乱地挤出一个笑容,语气还颇为轻快:“啊哈,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哈。”
说完也不管它三七二十一拔腿就跑,生怕被追上用尽自身最大的气力。
“你给我站住!”江仪追了一段,眼见自己被甩的越来越远只好作罢。
白月璃看着季辞呆过的那片地方,一张小小的四方牌子,她弯腰拾起来。
“等等……”她嘴里喃喃,
然而哪还有什么人影。
江仪往回走顿在白月璃肩侧,看着她手里的学生卡。
“季辞,alpha,高一五班,走读……”江仪说:“这家伙,原来是和季风学弟一个班的。”
白月璃抿唇不语。
只有她和江仪在的地方,她不在是人前那副和气模样,眉间透着股淡淡忧容。
她望着女孩消逝的方向,
意外地弯了弯唇。
·
日渐西沉,少女坐在草坪上,风轻拂过脸畔,碎发微扬。
离开那个混沌场景后,季辞才发现身上背着一个不起眼的小背包。
包很轻,没什么东西。
一本能够证实她现在身份的习题册,上面标了署名;一个占据大半重量的单反。
季辞面无表情的浏览里面的照片。
真是相当惊险了,
同一个人,不同角度,不同尺度,这怕是一路尾随人到了家里。
她不敢想象,要是没逃出来被江仪扣在那里,她们一旦看见相机里的东西会怎么“招待”她。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相信,
自己真的穿书了。
万人迷o不想谈恋爱,打着Gl名号把她这个姬崽骗进去结果Bg结尾的买股文,书中各个人物均有着极高讨论度,然而讨论度最高的,除女主外,她那帮子人气CP都要在一个推动剧情的炮灰女a上往后稍一稍。
此女a有着全书得天独厚的环境优势----其a妈和抚养女主长大的姑姑是刻骨铭心的初恋,她心仪女主,却不利用这层关系走正道。堂而皇之入住女主家里,在她房安装微型摄像头实施监控。
她早已觊觎女主已久,不念着女主对她学习生活上的帮助,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趁着女主浴室发情,将她强制标记。
最后下场自是出奇惨。
女主心底黑暗的火苗彻底被她点燃,
任凭姑姑和女配她妈怎么替她求饶,坚决拒绝签订谅解书,把她送进大牢,割除腺体,买通狱警放入老鼠成日啃咬她的伤口。
女配最终难堪疼痛,撞墙而死。
想到这里,季辞缩了缩脖子,后背刮过一阵阴风,
是的,她就是文中这个堪比安某蓉的女配a。
季辞脑海当中不禁闪过捏女主脸时对方凛冽的眼神,眨眼间却又是一温润和气的模样。
她当时还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现在看来,真的是错觉吗?
不仔细看小说的人往往会觉得后期女主的黑化很突兀,因为作者前期把她塑造成一朵小白花,哪怕是被强制标记也能大大方方原谅的形象。
作者埋了很多细节,
逐字逐句看过小说的季辞再清楚不过。
女主习惯了忍耐,
等所有的忍耐值达到一个极点,她施以报复的手段将比任何人都残忍。
所以,季辞现在合理的怀疑,女主表面温柔笑,实际心里小本本早就给她记上一笔。
哎,真是难搞。
谁叫自己开局没搞清楚状况呢。
已经不知道该是庆幸生命能够重新延续,还是直呼晦气取了个跟女配一样的破名。
夕阳渐渐归于地平线下,给大地染上一片橘红。
季辞唉声叹气地收拾好东西,当务之急要找到自己的住所。可她半点原主的记忆也没有继承到,连回家都成了件麻烦事。
回去的办法自然有,
北城一中是前期开展剧情的主要场所,只要她打听到去往北一的路,再拜托下保安联系她的家里人,就OK了。
季辞随便找了个路人问了下,
原来先前遇到女主的地方就是通往北一的方向。
她走在路上,思衬着见到原主家人的台词。
想的出神,她并未注意到一辆银白色小轿车寻着她的身影停在附近。
“小辞。”轿车鸣笛的声音。
季辞一惊,寻声望去。
马路边停了辆车,车里的女人一头栗色波浪卷,鼻梁上架了副圆框窄边眼镜,知性成熟。
季辞脑海中飞速过了一遍小说,小心翼翼地说:“妈…妈妈?!”
女人眼窝深邃,看人时自带几分森严气场。
季辞咬着下唇,
难道……认错人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上来?”
随着女人一声招呼,季辞终于卸下千斤重担,暗暗松了口气。
她顶着女人灼灼目光,打开了后门。
女人从后视镜里见她系好安全带,便发动了车子,期间,一面留意前方路况,一面透过后视镜打量自己的“女儿”。
“你额头是怎么回事?”
“噢,”伤口早已不疼了,季辞忘了打这方面的草稿,干脆就着别的一块交代:“路上不小心被车子撞了。”
她做出一副苦恼,委屈样:“……妈妈,我脑子晕晕的,好像,以前的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所以我才回来的这么晚。”
真是相当拙劣的理由了。
可她没有原主的记忆,若是开局不提前找个借口,那迟早会漏泄的。
书中对女配家里描述不多,女配的妈妈通常就着女主的姑姑一块出来,围绕她们上一辈的爱恨情仇缔造女配强制标记女主的契机。
季靓颖是个学者,博爱医院名誉教授。
在作者描绘出来的这个世界,医者,律师,拥有着极高的社会地位,位于金字塔的顶端。女配的妈妈能坐到这个位置,其学术水平与办事能力,首屈一指。
不过再精明的人也未必能事事于此。
这样一个经不起推敲的说辞,季靓颖信了,她点点头,“好,一会儿你做完腺体检查,再顺便去拍个核磁共振。”
腺体检查?
季辞可算明白了,她们现在不是回家,而是去医院。
原主腺体有毛病么?
她是真不知道,书里也没有提及,反正强制标记女主的时候挺行的,女主费了好大的功夫也没有洗去她在她体内留下的信息素……
看来,这个世界,
基于书中的基调发展,但各处细节又游离于原书以外。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小辞和学姐与大家见面了!
捎带着提一下:这本的a是没有挂件的。
第2章
抵达医院时,已经七点多了,这个点医院早就正常下班。
不过季靓颖是什么人?
与她路过的白大褂粉衣天使,都会礼貌地尊称一声“前辈”,季辞跟在季靓颖身侧属实体验到了权势的感觉。
腺体检查就跟常规血检一样,在腺囊口取一小瓶血液等待结果即可。做完腺体的季靓颖又带她到核磁共振室。
季辞出来后,发现季靓颖在和其他医生交流。
那地中海医生直摇头,“还是和原来一样没什么变化,甚至tr值比之前要略低一些。再这样下去,小辞可能会逆分化成omega。”
wtf???
季辞虽是皱着眉头,实则心里狂喜不已。
逆分化成omega,
这样她在女主面前就是个没有任何危险系数的小白花,任她如何被剧情线安排,一个omega难道还能觊觎另一个omega不成?
地中海见季辞来了,不再说话。
这个话题不了了之。
季靓颖见她眉头紧锁,也是摇了摇头。
对于这个女儿,她内心既愧疚,又耻于面对。
眼下结果出来,愧疚占了上头。
她以为季辞是受了“逆分化”的刺激,便宽慰道:“没事的,妈妈会帮你,除了tr值其他没什么变化,说明别的都很稳定,至少我们方向是对的。”
季辞眉头锁得更紧了。
tr值是什么鬼她不清楚。
她只知道,绝对要让其他没什么变化的有变化起来,对于她来说要想远离主角团,没什么比做个omega和beta更简单的事了。
“嗯嗯,谢谢妈妈。”季辞匀出一抹笑容,乖巧说道。
向来端着张脸的季靓颖眼底微微闪过一丝讶然。
在与女儿为数不多的接触里,对方总埋着张脸,一言不发,像是长辈没教育好的阴郁模样。
有时候上班回来见她这样子,季靓颖心底直摇头,对季辞的厌恶度更深了,情愿住在办公室也不愿回家。
如今她这一副笑颜,竟让她觉得自己的女儿还是挺好看的,这出反常让她更深信女儿被撞到脑子的说辞。
心情愉悦,说的话也就多了。
“磁共振的结果要过几天才能出,不过我估计应该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这个休养两天就行,你不要太过担心。”
收到来自冷冷面孔下的关怀,季辞心头涌上股无法言说的感觉。
“好的。”
·
回去路上,季辞向季靓颖稍微打听了点情况。
关于家庭:
她们家里三口人----即祖孙三代,无任何男丁。
原主的另一个妈妈去了哪里,书中没写,季靓颖也没提。
不过书里倒是写过原主一些成长经历,她被流言霸凌过一段时间,简言之就是女配的o妈是个坐台小姐趁着季靓颖买醉与之发生了关系,这才有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