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宠我》
作者:改夕令朝
时间:2022-11-18 16:40:02

第1章
二皇子明乘洲,从横修派拜师学艺成功归来之后,皇帝为了以表重视,给明乘洲大办了一场宴席。
晚宴之后皇帝宿醉在周贵妃的寝殿里面,皇后柴年钰带着下人回到宫殿里面。
又是独守空房的一晚,她想着这时候周贵妃应该和皇帝已经睡着了吧。
想到这里她心中怨恨,为什么她生的孩子全都是公主,只能盼着肚子里面这个了。
整个皇宫里面的人都知道皇帝钟爱周贵妃,并且有意立周贵妃为皇后。
只等着柴年钰犯了一点儿错事儿,周贵妃就能够上位。
周贵妃生有两个儿子就是大皇子和五皇子,二皇子明乘洲是一个不受宠的宫女生的。
柴年钰有心把二皇子明乘洲养在膝下,但是却遭到了皇帝的拒绝。
他不想让柴年钰有了二皇子明乘洲之后,就能够和周贵妃分庭抗礼。
柴年钰觉得自己这个皇后做的真憋屈,她如今生育了明栀云和明吉心两个公主。
之前已经向高僧请教过,自己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也不是皇子。
可是皇后没想到预产期来得这么快,她觉得肚子里面的孩子在闹腾。
那一夜是皇后最难捱过去的一夜,皇帝得知柴年钰要生了,特许柴家人进宫来探望她。柴母在冰天雪地之中,被人用一顶轿子抬进宫里。
皇后宫殿里。
柴年钰压着嗓子,想要把孩子生出来,却困难重重。
这时候她的母亲来了,柴母看见柴年钰如此模样,劝她一定要使力气把孩子生出来。
但是柴年钰却不自信的说:“我昨日梦到这一胎又是女儿,可如何是好。”
柴母心里面早有打算,她对柴年钰说:“这一胎一定得是儿子。”
难道是柴母想要偷龙转凤?柴年钰快要把孩子生下来了。
柴母作为她的母亲守护在她身边,悄悄的对她说:“我和你父亲已经想到了法子,我与你父亲从一位高僧那里求得一种丹药,只要孩子吃了,至少能够骗过皇帝。”
柴年钰知道家里面和仙界妖界颇有渊源。
柴年钰想着自己已经生了两个女儿了,周贵妃几乎全天霸占皇帝,她再也没有机会靠近皇帝,只能听了柴母的话。
孩子终于生出来了,果不其然是个女儿。
柴母连忙把丹药喂进孩子的口中,丹药一遇水就融化。
周贵妃和皇帝姗姗来迟,听见稳婆说皇后生了一个皇子。
周贵妃面色发苦觉得不可能,因为她找到高人算过,皇后身体臃肿,这辈子只能生女不生男。
怎么可能会生出一个皇子,难道是她心思诡异来了一个偷龙转凤?
周贵妃提醒皇帝:“皇上,皇后姐姐喜得龙子,您不进去看一看吗?”
皇帝之前也听说过柴年钰的传闻的,他让自己的贴身宫女去检查了一下柴年钰生出来的孩子。
宫女检查了一下,对皇帝说:“确实是个皇子。”,
皇帝松了一口气,看向周贵妃,贵妃有时候就是想的太过多了。
皇帝给自己的这个六皇子赐名为明景寄,并且让皇后养在身边。
一转眼19年过去了,明景寄已经18岁了。但是她知道自己有一个秘密,白天她被柴年钰当做皇子养,只有到了晚上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一个姑娘。
可是她如今身体发育越来越明显,皇后为了躲避视线,只好请皇帝把明景寄送到横修派去拜师学艺。
因为明乘洲当年就去过横修派,皇帝现在正值壮年,而且明景寄又是他最小的一个皇子。
虽然是皇后提出来的,不过皇帝不太关心明景寄,于是就同意了柴年钰的请求,让明乘洲送明景寄去横修派。
明乘洲当年就是从横修派出来的,他对横修派再为熟悉不过。
可是过去了19年,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了。
明乘洲之前写了一封信交给了横修派的丁谷依。
丁谷依是横修派的宗主,丁谷依收到了明乘洲的信件之后也不好拒绝明乘洲。
于是就让他先带明景寄来横修派拜师学艺。
横修派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人迹罕见,宗门偏僻。
明乘洲带着明景寄一路跋山涉水,终于来到高山之上。
这是明景寄第一次见到横修派的样子,可是她感觉自己以前在梦里梦见过横修派,而且梦里一直出现一个少女的模样。
不过她总是背对着她,让她看不清楚那个少女到底是什么样子,她也从来都没有和少女交流过。
她有时候想要去接近少女,可是一触碰到少女,少女就像一阵烟消散了,明景寄决定一定要搞清楚这些事情。
这时候到了横修派,横修派的宗主丁谷依带着他的一些弟子,在门外迎接着明乘洲和明景寄。
明乘洲第一眼看过去,就看到了丁谷依。
丁谷依是一位年纪很大的老者,可是他走起路来却步履轻盈。
这时候明乘洲想要上去跪拜丁谷依,但是丁谷依对明乘洲说:“你已经不是横修派的弟子了,现在不用跪拜的。”
原来当年明乘洲,只是当了横修派的外门弟子,不过因为明乘洲地位尊崇,横修派里面的人都对他十分的敬重。
但是这并没有让明乘洲染上高傲的习惯。
明乘洲并没有向众人说出明景寄的身份,只是对丁谷依说:“这是我在路边捡到的孤儿,感觉她天资聪颖适合练武。”
丁谷依只是看明景寄一眼,就已经明白了所有。
不过明乘洲他们既然有意隐瞒,他只好顺着明乘洲的话:“你当年也是在外门历练,她也不能开先例进入内门,不过有宗派比试,倒是让她可以试试。”
横修派这个宗派以剑术为主。
其实说起来明景寄已经十八岁了,想要练习剑术的话,还需要吃一些苦头。
不过据说横修派这个宗派和仙界有一些关系,说不定丁谷依能够拿出一些奇珍异宝替明景寄升级,但是得让明景寄表现优秀才行。
明乘洲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并和丁谷依说告辞。
临走之前他语重心长的对明景寄说:“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保护你,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明乘洲这话应该算是话中有话,但是明景寄还不明白明乘洲话里面的意思。
她有些为难地看着明乘洲,小声的对他说:“如果我想家了该怎么办?”
明乘洲看见明景寄和他当年来拜师,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反应。
他笑着对明景寄说:“没关系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明乘洲走了。
丁谷依这边等着明景寄跟着他回去,其他几个师兄弟,早就已经无聊的在打盹,或者是发呆看着远方。
直到丁谷依咳嗽一声说:“这位暂且是外门弟子,以后可能会成为你们的小师妹,对了,苏柔绚去哪里了?不是让她早点过来吗?现在贵客都走了,她怎么还不过来?”
丁谷依的二弟子季栀采说:“师姐不知道去哪里了,师父,要不我去找一找师姐吧。”
丁谷依说:“不必了,今天天色已晚,你带景寄去安置她的房间。”
明景寄在横修派的名字就叫做景寄,因为不好使用皇室的姓氏,免得让他们怀疑。
季栀采听了丁谷依的嘱咐,想着这位小师弟才来横修派不久,估计有什么地方不适应。
季栀采就对明景寄说:“小师弟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你的住宿的地方。”
其实横修派这个门派虽然名气大,但是人却少,而宗主丁谷依现如今只收了五个内门弟子,其他外门弟子都是打杂的。
就是内门比较冷清,外门却热热闹闹的。
季栀采把明景寄给带到外门住宿地,对明景寄说:“这里是男女混住的,但是隐私性还是挺好,你自己选一间房间吧。”
明景寄从小住在皇宫,皇宫的地方比这儿大多了,但是她想到自己即将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心里还是暗暗有些期待的。
第2章
季栀采带着明景寄大概是走了一段路程,经过了壮观的瀑布和茂密的树林。
绕来绕去的,终于来到了外门弟子的住所,这里倒是挺宽敞的。
偶尔之间也会出来一两个弟子,似乎是要去做什么事情,他们对着季栀采行礼。
季栀采摆摆手,让他们不用这么客气,明景寄仔细观察了季栀采的一举一动。
她觉得这位二师姐看起来非常的和善,但是又有一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明景寄还是看出来了一点。
不过这是别人的习惯,或许是在这环境里面练出来的,明景寄不再多想。
季栀采将她带到了外门弟子的住所,她对明景寄说:“这里就是你今后要住的地方了,虽然看起来现在有一点寒酸,对了,这儿还有那么多的灰尘,
你自己去拿一把扫帚来这住所好好的清扫一遍吧,我有事儿要离开了,你自己慢慢忙。”
看见季栀采要离开,明景寄打算去送一送季栀采。
结果她们这时候遇到了外门的一个女弟子,她的名字叫做马冬桐。
她也是被一个外门的师姐领到了这里。
季栀采看到了这个外门的师姐,拉着她的手说:“上次你跟我说珍月阁有卖首饰的地方,你带我去看看。”
说着便拉着少女走了,少女还没来得及对马冬桐说这间房子已经有人住了。
但是马冬桐却看上了这间房子,她之前被外门师姐领过了好几个地方。
虽然这一处房子看起来显得寒酸,但是环境清幽。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来打扰她,她正需要这样的场地,而且房子面前有一个大院子。
马冬桐看见明景寄已经在收拾住所了,她连忙过去问她:“新来的,要不咱们换一换房子,好不好。”
她带着点儿商量的口气,明景寄因为在清扫灰尘,又去晒被子,敲打被子的声音有些大,她一时之间没有听见马冬桐说的话。
马冬桐见自己好言好语的询问明景寄,她却不搭理自己。
她忍不住发怒起来:“喂,那个扫地的你没听见吗?我说我看上这套房子了,你把房子让出来。”
这时候本来是拉着外门师姐的季栀采,在暗处偷偷观看这两个人之间一触即发的战争。
她小声的问少女:“你说她俩争这房子有什么用?房子不就是用来住的吗?”
而且外门的住所向来偏僻,还算不知道有什么好争的。
少女也点点头:“二师姐您说的对。”
正当她们觉得马冬桐会直接和明景寄打起来的时候。
明景寄对她说:“不就是一处房子吗?我让给你就是了。”
说完她便离开院子了,去往其他的地方找住所。
季栀采在暗地里叹息说:“看来这位小师弟是一个包子呀,他俩年龄看起来差不多的,怎么就不知道争一争么?”
她在叹息的同时,突然发现后背一紧,她回过头看见苏柔绚出现在这里。
苏柔绚眼神清冷,却问季栀采:“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季栀采和苏柔绚两个人不仅是同门师姐妹,也是很好的朋友。
她对苏柔绚说:“我们正在这里看戏呢。”
少女一看见苏柔绚来了,立刻找个理由就跑了。
季栀采看见人跑了,心里面追悔莫及,早知道她也找个借口跑了。
不过苏柔绚却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她对季栀采说:“看来你是太清闲了,你就去清扫内门的房间吧。”
季栀采还想跟苏柔绚解释自己并不是清闲,是想要去解决师门中的争端。
但是这时候苏柔绚已经来到了马冬桐和明景寄所在的院子。
马冬桐之前是见过苏柔绚一面的,她一直很是崇拜苏柔绚。
毕竟苏柔绚是横修派最为出名的大师姐,如果向她讨教武功,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多少的好处。
她给苏柔绚行礼说:“见过大师姐,我之前还没来横修派拜师之前,就已经听说过大师姐了,之前大师姐还救过我一命,大师姐可曾记得。”
苏柔绚淡笑不语,只是问她:“外门弟子的住所是分配好了的,你一而再的让外门的师姐替你换住所,现如今又来霸占其他小师弟的房子,已经违规了,立刻搬出去吧。”
听见她这么轻飘飘的说,她那想要向苏柔绚讨教剑术的话语,就这么哽咽在喉咙里面,进不出也退不去。
没想到苏柔绚如此严格,居然会帮一个寂寂无名的外门弟子,来说住所的问题。
她想要弥补些什么:“大师姐您说的是,之前是我考虑不周,我立刻就走。”
但是之前马冬桐已经把明景寄给赶了出去了,明景寄并不知道苏柔绚出面帮她把马冬桐解决了。
此刻毫不知情的明景寄,走着走着去到了另外一间院子,看着这院子空荡荡的,不过这时她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冯平珍。
她询问冯平珍:“请问这间屋子有没有人住?”
冯平珍说:“正好只有我一个人,另外一间房子还是空着的,咱俩一起清扫灰尘,以后我们就可以住在一个院子了。”
明景寄看见冯平珍如此平易近人,比那个马冬桐好太多了。
她问冯平珍:“你是哪里的人士?”
冯平珍说:“我之前老家在京城,但是现在拜师学艺,父母已经把家迁到了横修派山脚下来了,父母很担心我,不过他们又不能上山来看我。”
没想到冯平珍才来拜师,就有些恋家了。
明景寄安慰她:“没关系的,等你拜师学艺之后,你就可以回去见你的家人们了。”
冯平珍问明景寄:“难道你不想念自己的家人吗?”
她看着明景寄还是有些害羞的,毕竟明景寄男扮女装,虽然现在才18岁,不过宗门里面一向不注重男女之别。
更何况她是住在另外一间房间,她俩是隔着一堵墙的,所以并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尴尬的事情。
马冬桐被苏柔绚也给赶了出来,但是又不知道去哪里找房子住。
这时候她的哥哥马修盛,让马冬桐去他那里,说要交代马冬桐一件事情。
马冬桐有些委屈的跑到马修盛那边,正想说出苏柔绚的事儿。
谁知道这时候马修盛把一个盒子捧出来,小心翼翼的递给马冬桐:“你帮我一个忙,把这东西送给苏柔绚。”
马冬桐知道马修盛是喜欢苏柔绚的,可是她觉得哥哥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但是她刚刚已经被苏柔绚训斥了,不敢把礼物送给苏柔绚。
这时候她又遇到了明景寄,明景寄提着木桶,正想要去打水。
马冬桐抱着木盒子,心里想生出了一个想法。
她跑过去就把盒子递给明景寄说:“我因为你,都没有办法住原来的那个院子,都是你的错,你必须要弥补我。”
明景寄一脸懵逼,她不知道马冬桐为什么会这么自来熟。
马冬桐继续恶狠狠的教训她:“如果你不把这个盒子交给苏柔绚,那你以后可要好好掂量一下在横修派怎么过日子了。”
马冬桐这是想要威胁她呀。
明景寄不动声色的接过了盒子,然后说:“好呀,我帮你。”
马冬桐看见她这么听话也就松了一口气。
明景寄拿着木盒子离开了,她走到瀑布这边,她在瀑布这边停留了一会儿,看见瀑布下面有一个悬崖,毫不犹豫的,就把礼物扔进了悬崖。
“哐当”一声,木盒子估计摔到悬崖底下粉身碎骨了。
她正想离开,却不知道这个木盒子掉到了一处地方。
差点砸到了正在打坐的苏柔绚,苏柔绚发现天空上面掉下来一个东西,她轻巧的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