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木叶叛忍》
作者:嗯你好
时间:2022-11-21 15:33:27

 我叫水木,我要做灭世大魔王!(忘了本大爷的童鞋,请自觉打开《火影忍者》第一集 ,没错,我才是第一个出场的“大”反派!)...
我知道我不自量力,所以我会好自为之。
写作一开始只是兴趣,不太大的兴趣。
相比写,我更喜欢单纯的看。
记得第一次看网络小说,还是二零一零年刚上初中的时候,那是一本班上同学在学校外面租回来的盗版小说,封面是蓝色的,一个男的提着一把日本武士刀,后面一轮明月,看起来很吊。
这种封面似乎是盗版小说的模板。
那本小说的名字已经忘了,当时随手翻了几页,见了什么公爵什么魔导士什么大剑师,正在对峙战斗,什么黑暗魔法什么光明魔法什么斗气在砸来砸去,风翻云涌,这一看,真是精彩绝伦。
是的,第一次看的网络小说,是现在看来已经烂大街的东西,但是在二零一零年看的时候真的觉得太好看了。
直到很久,我依然不知道那本小说的名字,但我知道了,那种小说有一个世俗限定的类型名字,叫作西方魔幻,剑与魔法。
这种类型的小说,如今早就没人看了。
但我就是被这种小说带进网文界的。
至于写作,是在二零一二年初开始的,那时候还是用双行簿写的,写的是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在地球毁灭之前,组织自己的队员开了一场最后疯狂的露天演唱会,在一片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之间,大地崩裂,建筑倒塌,所有人都死了。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当时我会写这么一个故事,后来才想明白,那时候,“二零一二世界末日”的流言正盛,正值少年的我心思敏感,对此深信不疑,所以才会写这么一个故事。
当然,二零一二已过,世界仍未末日,真是太好了。
当时,写这个故事写了大概六七百字,就突然不写了。
正好一页半的双行簿。
后来这些年,断断续续写了十几个故事,有科幻,有玄幻,有都市,有修真,也有动漫同人,有的写在本子上,有的写在网站上,无一不太监。
都是写了个开头,加起来也不到二十万字。
可以说,我的整个中学时代,是在坚持看网络小说和不坚持的写小说的反复循环中度过的。
所以后来我自然就搬砖去了。
这些年,迷茫的日子太多,或者说,一直迷茫。
学习已经扑街了,朋友没几个,家里人也不理解。
上了大专,也和中学一样,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废人无疑。
所以听到有读者骂我垃圾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为他点赞。
骂我可以。
骂我的话,怎么骂都可以。
垃圾,狗屎,放屁,傻比,脑残。
一概接受。
年少时,写作,是想创造一个奇妙绚烂的世界,兴趣不大,但觉得有趣。
后来,听说有些网文大神年入千万,兴趣便大了。
但事情突然变得无聊了。
现在想想的确天真。
写小说是需要天赋,需要毅力的,写网络小说更是如此,这两样我一点都不沾边。
可能读者们说的对吧。
我这扑街根本不会写小说。
签约文件,很早之前,编辑就发了它的电子版过来。
我记得我当时是激动的。
可惜,激动了十秒而已。
一旦签约,利益关系就会加大,我欠各位的也会更多,扪心自问,自个儿能坚持写吗。
想着想着,默默把文件删了。
每天上课下课进行各种俗事,一边生活一边想剧情,到了晚上十点,洗完澡,洗完衣服,呆呆坐在床上,盯着手机,开始码字。
这一写,好运的话,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就能搞定,不好运的话,到了凌晨两点半才挤出两千多的字。
一章写完。
倒头就睡。
但是睡不着。
在想有多少人会看,成绩如何。
第二天七点起来,眼睛发痛,但还是第一时间打开手机。
一如既往,没什么人。
三两句骂声。
也没什么出奇的。
无非垃圾脑残傻比水货。
生活还要继续。
随便吧。
功利心让人迷住双眼,偏偏自己没什么本事,并不会写作。
痴心妄想了这两个月。
累了。
麻烦各位读者浪费流量浪费推荐票看我这扑街写的垃圾小说了。
起点是个好网站,还有很多好作品,祝各种读者找到自己喜欢的小说阅读。
就这样,挺好。
***
基于读者的疑问,特别邀请到《火影之木叶叛忍》的主角水木,为各位读者解惑。
作者:“你好。”
水木:“人际交往第一句必讲的废话——你好。”
作者:“咳咳……水木先生,很多读者对你的行为存在疑问和不爽,你怎么看?”
水木:“哦。”
作者:“呃……我们进入正题吧,我问你答,第一,为什么你的变身术可以变成烟雾呢?”
水木:“掌握方法就行,三身术本身就是巨大的bug。原著中,抢铃铛的时候,漩涡鸣人曾经用变身术变成一把风魔手里剑,那么,为什么漩涡鸣人可以把人体变成纯粹的固体,而我不能把人体变成纯粹的气体?”
作者:“这个,鸣人是命运之子,水木先生不能跟人家比嘛。嗯,第二,山寨版超赛模式到底是个什么鬼?和凯的八门遁甲有什么关系呢?”
水木:“山寨版超赛模式只是一个名称,你喜欢的话,可以叫它狂化、卍解、突破人体极限都无所谓,无非是操控查克拉极速运转而引发的类似沸腾的状态,流态的查克拉化为气态通过毛细血管渗入全身组织使人体得到强化。跟八门遁甲没有关系,我没那个勇气用查克拉刺破奇门八脉,我怕死。”
作者:“咳咳……水木先生真是幽默……那么,第三,新出的一章曾写,水户门炎组织暗部传输查克拉给旗木卡卡西,有读者说道,这他妈是内力吗?还他妈玩传功啊!同时发了个作呕的表情包。对此,你作何回答呢?”
水木:“我不知道——原著中,忍界四战之时,被兜召唤出来的加藤断,曾经飞到五影对战斑的地方,把自己的查克拉输送给爱人纲手,让纲手恢复了元气——查克拉可以传输这种事情,是岸本齐史搞出来的,我没有答案,有兴趣的可以打电话给岸本,帮我问问他为什么这么画。”
作者:“呃……水木先生真是幽默……似乎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遭人质疑辱骂和唾弃,你要不要再解释几句呢?”
“要的。”
水木想了想,说道:“你高兴就好。”
(完)
第一章 今天起,做个好人
木叶60年,2月。
某日清晨,空气新鲜而稀薄,天上仍然苍茫一片,那块动人的蓝色天幕还未被掀开,只有无垠的苍白,停滞在穹庐之中。
直至一阵叽叽喳喳的鸣叫声悠悠响起,一弧长长的强光在地平线的边上撕裂沉寂的苍穹。
一群麻雀从最东边的那抹鱼肚白的璀璨霞光中飞出,浩浩荡荡地往木叶村后山深处一座无名山峰扑去。
“火遁·豪火球之术!”
这时,一声低沉的呼喊突然出现。
山顶上,一个年轻的白发男子从一间简陋的木屋中窜出来,双掌合拢,手指随之变形扭动,迅速结印。
两秒过后,那白发男子深吸一口气,鼓起腮帮子,举着手势,冲着天上扑腾而来的麻雀群使劲一吹。
一颗巨大的火球顺气喷出,四米左右的直径,灼热通红,把早晨的清凉空气烧得沸腾如浪。
叽!
麻雀群居高临下,肆意啼叫,刚一冲下来,正好对上蓄势已久的大火球。
轰隆一声,火球爆裂,迸发出一片铺天盖地般的火海。
恐怖的高温迅即把大半的麻雀烧成残渣,近千只麻雀,只有不到三十只未被殃及。
白发男子扫了一眼那几十只惊慌远遁的麻雀,撇了撇嘴,从忍具包里摸出千本,想要狙杀到底。
就在这时候,一道倩影闪过,挡住了他的动作。
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齐额发的后面束着一条马尾辫,肤白貌美,大约二十二岁的样子,脸上还留着点婴儿肥,显得十分可爱。
此时,头顶的火光鲜艳夺目,那片妖冶的橘红色还在剧烈闪烁。
那女子停在白发男子面前,一手拉着他的衣角,一手举起一把黑色雨伞,伞面上覆盖着一层淡蓝色的查克拉。
“好了,可以了。”那女子浅声低语,抬起头,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里带着一丝不忍。
那些浑身焦炭、火花缠绵的麻雀残骸落了下来,像一场大雨,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也砸在伞上。
水木摇了摇头,颇为可惜的说:“椿啊,这些家伙总是成群结队的来偷吃村子里的稻米,可不是什么好鸟……”
说完,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何况,它们还敢来偷吃我辛辛苦苦种的大白菜!嗯,不可原谅!”
椿听了,忍俊不禁,抿着嘴憋笑,双颊有些发红,抡起小粉拳打了一下水木的手臂,再送去一个漂亮的白眼:“小气鬼。”
水木耸了耸肩膀,有些委屈的反驳道:“我这是在节省,现在大白菜可贵着呢,一斤就要一百圆(按日元汇率,约为七块华夏币),感觉不自己种的话,就吃不起了……”
“骗人,真那样的话,以前怎么没见你种?”椿轻笑着说。
“以前我笨哪,只会左右逢缘,净是把钱花在那些酒肉朋友身上,一个月就那三万圆,总共也就两千一百多块华夏币,居然借光给别人了,就为了一个‘优秀教师’的评定,没见过这么笨的拉票方法!真当三代目老头瞎了眼啊,结果还不是只有伊鲁卡年年评优……”
以上的话,自然是水木的腹诽,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椿笑了一会儿,见水木沉默不语,还以为是他生气了,便安抚他说:“没事,虽然你种的大白菜又皱又丑,还很难吃,但是,你喜欢就好。”
“……”
水木嘴角一颤,默默抬头望天,拧巴着脸,许久无言。
“咯咯咯,不小心说了实话呢。”椿掩嘴大笑。
“椿哟!”水木回头,装作恶狠狠的模样,呲牙咧嘴的说,“你家夫君不仅喜欢种菜,还喜欢拱菜呢!”
椿被吓得退后半步,连忙双手掩胸,一身淡雅的白裙仅剩的一角风光都被残忍遮住。
水木荡然一笑,半真半伪的作出一副恶心人的模样。
“哼!”椿急中生智,大声喊道,“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要是某人迟到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被扣工资呢?尊敬的水木老师!”
水木身体一僵,脸色大变,顿时气得抱头惨叫:“天哪!两世为人啊!为什么到头来还是一个上班狗?说好的灿烂人生呢!”
“又在鬼嚎了……”椿扶额感叹,水木气得飙汉语时,她权当水木在鬼叫。
不过,看着一直温柔稳重的水木异于往常的搔头抓耳的逗逼模样,椿也深感好奇,同时觉得好笑,脸上的笑容忍不住变得灿烂起来。
椿暗想:近一个月来,水木他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呢——似乎,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以前虽然很温柔,却总觉得像雪花那样虚无缥缈了些。
“好了,椿哟,我上学去了……哦不,我上课去了!嗯,好像根本没什么区别啊……”
水木稍稍纠结了一秒,然后满怀着“明明是高贵的穿越者却偏偏要去上班”的怨气、瞪着一副死鱼眼往山下跑。
“等等!”
椿忽然出声叫停,正想加速赶路的水木只好一个急刹车,踉跄回身,脸上冒出一个“不给我一个解释今晚就和你大战八百回合”的决绝神情。
椿琼鼻一皱,故意哼了一声。
接着,她回屋拿出一块护额,微微撇嘴,走到水木跟前给他戴上,嘴上嘟哝着:“都当了教师好几年了,还那么粗心大意,真是不让人放心呢。”
三两下的工夫,椿帮忙绑好了护额。
几缕金灿灿的晨曦投来,把那个两三笔勾勒出的树叶状的图案,照得有些反光。
木叶村的logo,还真是一如既往的lo啊……
水木摸了摸那精铁制作的护额,感觉这玩意还是戴在手臂上好,不过这时候不好拒绝椿的好意。
“行了,快去上课吧。”
椿的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下抱着双手,安静地站在木屋门前。
微风拂过,几根青丝飘起,椿就好似贤妻良母那样,温柔地注视着水木。
人生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仔细想想,没有像某些穿越者前辈那样是个废材受尽冷眼,而是穿入一个事业有成的中忍教师,更没有像他们那样打光棍或许后宫混乱,而是有一个专情于自己也彼此相爱的老婆——妈的,我居然这么幸福!
水木感动得从眼角挤出半滴泪水,以谢老天爷的不坑之恩。
但想了想自己往后的结局,也真说不清楚自己是被坑了还是被往死坑了……
水木果断的离开了,他不忍再看一眼温婉贤淑的妻子——她又如何清楚,曾经自己爱人的本性是怎样的卑鄙呢?
水木感慨万千。
所以,在出门前,他用力拍了一下椿的屁股。
“啪”的作响!
椿的脸色变了,深情款款的眼神顿时变得怒目圆睁。
水木逃一般的走了。
那速度,真是一路烟尘滚滚哪……
第二章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不告诉你
“混蛋水木!”
椿的羞怒可想而知,身后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号久久回荡在山林中。
水木不予理会。
灰尘扬起时,他面无表情,纵身跳上高大的树木枝丫,后拖着双手,低头,无言,穿梭在密林之中。
手感,挺好的……
咳咳。
前行的路上绿意盎然野草丛生,虫兽混杂啼鸣不断,看起来生机勃勃,却也危机四伏,一条蛰伏的毒蛇突如其来的袭击便可轻易杀死自己。
水木并非感知型忍者,反应神经也不像四代火影那样出色,不敢保证自己绝对安全。
清晨,哪怕阳光灿烂,森林里仍然一片幽深,斑驳的光影跟着水木奔走流离,密集的绿荫,携着无尽的灰暗,反而让人感到异常阴沉。
嘶嘶嘶……
就在水木赶路之际,密林间骤然响起一阵沉闷而尖锐的吐舌声。
水木停步靠在树枝上,眉头一皱,眼里充满惊骇。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哗然大喊。
“我擦!快来看啊!两条二十几米的大蟒蛇在翻滚交配啊!”
“擦!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大蛇的jj啊!百年难见!千年一遇啊!”
“这他妈难道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现吗!”
水木目瞪口呆,心中似有万马奔腾。
与此同时,他右手小指隐隐一抖,一把苦无悄无声息的从衣袖里滑落掌中。
接着,他手臂一紧,全身的力气聚于手心,操着苦无向上划过一道弯月,冷不防的往身后刺去。
一道银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