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敏重生了[红楼]》
作者:秋凌
时间:2022-11-21 15:41:29

第1章 恶毒贾敏    君若无情,我便休
这一日,天气晴朗,树上的小鸟儿喳喳叫。一名丫鬟穿过走廊,脸上带着笑意地跑到一个院子里,走到坐在树下抚琴的貌美女子身边。
“姑娘。”那名丫鬟笑着道,“林公子来了。”
抚琴的女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林公子,林如海,一切皆如梦中那样。
“怎的,你如此欢喜?”贾敏不大高兴,“近来,又收了二姑娘多少银钱?”
那丫鬟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就白了,“不,姑娘,奴婢……”
“去你主子那边吧。”贾敏不多看那个丫鬟一眼,这个丫鬟跟庶女勾搭在一起,丫鬟想要做林如海的通房丫鬟,想做妾。而那个庶女就想直接抢走林如海,要给林如海生儿子。
生吧,这些人想给林如海生多少个儿子都可以,也可以生林黛玉。
她贾敏绝对不可能跟林如海那样的渣男在一起,绝对不可能,或许她该跟她的父亲说一说,别给她跟林如海定下亲事。否则,父亲就等着她这个闺女出家当尼姑吧。
贾敏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之前没有处置这个丫鬟,就是要看看这个丫鬟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只是最近梦见的东西越来越多,她也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注定会叛主,且已经叛主的丫鬟,没有什么好留下的,让对方滚就是了。
国公府的千金,没有必要那么小心翼翼,处置一个叛主的丫鬟,也不怕坏了名声。这样的丫鬟要是敢在外头瞎说主子的不是,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而且谁家也不会轻易放丫鬟出去,不是发卖了,就是放到庄子上去。
也就是那些听话的把主子伺候好的丫鬟,才能得到恩典,被放出去嫁人。
“姑娘……”那丫鬟急忙地想去拉扯贾敏的衣服,却被旁边的人拦住了。那丫鬟很快就被婆子拉出去了,一个卖主的丫鬟,怎么可能还被主子留着,特别是在这丫鬟已经失去作用之后。
贾敏没有打算让这个丫鬟传递什么假消息,她又没有打算跟林如海在一起,那就让那庶女去谋划吧。
前院,荣国公跟林如海已经聊了好一会儿,他认为林如海是一个极为优秀的男子,比女儿大两三岁,正合适。只不过他还没有跟林如海提这一点,一来是女儿还没有及笄,二来是林如海父母还在,还是得问问林如海父母的意思,三来就是荣国公很宠着女儿,想问问女儿的意思。
荣国公想让贾敏过来瞧瞧,只是来的人不是贾敏,也不是站在屏风后面,来的人贾思,荣国公的庶女。
贾思让端茶的丫鬟站旁边,她自己端茶进去了。
“父亲,林公子。”贾思没有多羞涩,反而抬头多看了林如海一眼,“你们聊了那么久,也该口渴了,喝喝茶,润润嗓子。”
贾思是荣国公的庶女,生母是一个爬床丫鬟,若不是坏了身孕,也不可能被纳为妾室。
荣国公不是很喜欢安姨娘,也不大喜欢贾思,但是他对贾思也没有太过不好,只是比不过嫡出的贾敏。
这一会儿,荣国公见到贾思含笑得看着林如海,微微皱眉。这个女儿太不懂事了,竟然在这个时候过来,荣国公的脑子里装的不是稻草,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贾思的心思。
前几天,荣国公难得去安姨娘那边一次,安姨娘就说到了贾思的亲事,还问了林家的事情,说林家公子以后是不是不能继承爵位,说林家公子虽然没有爵位继承,但是读书好,这也不错。
荣国公哪里会不明白呢,安姨娘就是想撮合贾思和林如海,让荣国公给贾思定下林家的亲事。
别开玩笑了,就算林如海不能继承爵位,那林如海也不是贾思一个庶女能随便高攀的。
荣国公当时就冷脸了,没给安姨娘好脸色瞧,也没多在安姨娘那边多待。安姨娘早就习惯荣国公来去匆匆,回头就告诉贾思,说她已经说了,接下来就看贾思如何做。
“回去!”荣国公冷声,没有因为贾思是他女儿就软声低语。
“父亲。”贾思不愿意离开,但是又怕给林如海留下不好的印象,只好道,“女儿这就去找姐姐,免得姐姐绣活没做好,又要折了院子里的花了。”
贾思故意的,她不是土著,而是后世穿来的。
她认为荣国公太偏心了,给嫡出和庶出的取名字都不一样,凭什么贾敏就能跟那些男丁一样从字辈,而她呢,就随便找一个字。
呵,既然贾敏注定要早死,也迟迟生不出儿子,那么就让她贾思来生好了。同样是荣国公的女儿,怎么她就不能嫁给林如海了呢,只要她在林如海面前表现好一些,让林如海知道贾敏的恶毒,对方一定不愿意娶贾敏。
贾思说完之后,就急匆匆地转头离开,仿佛贾敏那拿针在后面戳她一样。
“贤侄。”荣国公不大欢喜,却也知道这不是林如海的错,怪不了林如海,“喝茶吧。”
荣国公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多跟林如海说自家后院的事情,同样不好多解释自己女儿的事情。男女授受不亲,怎么能和林如海一个外男说更多的事情呢。
“这茶的味道……”林如海喝了一口,“许是如海的口味刁钻,怕是不适合。”
林如海不喜欢这茶,也不喜欢贾思看他的目光,仿佛他是她的所有物一般。他今天来荣国府,不是为了看贾思,也不是为了看荣国公,就是想见见曾经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看来他今天是见不着了。
“吃些……”荣国公看了看桌上的点心,算了吧,那是贾思送来的,估计也不合林如海的口味。他察觉到了林如海的不满,不是茶的问题,是送茶的人的问题。
荣国公不说换茶,也不说讲究,他感觉这就跟说女儿的亲事似的。贾思不合适,那就贾敏上,或者让林如海讲究贾思。
荣国公感慨,也许今天就不适合多想女儿的亲事。
待林如海离开之后,贾敏也没有去找荣国公,省得别人误会她看中了林如海。她早年见过林如海,不过那也是小时候的事情,他们现在都长大了。
贾思回到院子,就看到了贾敏身边的巧红。
巧红是贾思收买的丫鬟,她给巧红不少银钱,还勾着巧红爱慕林如海。
“二姑娘。”巧红仔细想过了,不能跟着大姑娘,那就只能跟着二姑娘,“大姑娘让奴婢过来伺候您。”
二姑娘也那么爱慕林如海,那么自己跟着二姑娘,只要二姑娘嫁给林公子,那么她也巧红也能成为林如海的宠妾。
贾思的手紧紧地绞着绣帕,贾敏已经发现了巧红了吧,可恶,怎么不直接发卖掉巧红,送她这边来做什么。
“嗯。”贾思没有跟巧红撕破脸,巧红伺候过贾敏,也许还能用得着。
夜幕之下,贾敏又开始做梦了。
贾敏善妒,不给林如海纳妾。
贾敏是个坏女人,害得林如海的妾流产。
贾敏……没事,贾敏和她儿子死了,我带着儿女嫁入林家,给林如海当继室,给林黛玉林妹妹当亲娘。
从妾室到正室的逆袭,贾敏就是人人喊打的臭老鼠,贾敏就是大坏蛋,犯了七出之条,休了!
对,光光继室怎么够,继室在原配面前执妾礼,还得让林如海看清贾敏的真面目,休了贾敏,不能让贾敏葬入林家墓地,不能让林黛玉再叫贾敏母亲。
当贾敏从梦中醒来,满头大汗。
在梦里,她经历了一世一世又一世,那些人对她喊打喊杀。林如海冷脸看着她,说她生不出儿子,说她迫害他的孩子,说她没有资格当林家的主母。
林如海是探花郎,是御史台大夫,是巡盐御史……林家世代列侯,林家家产丰厚,风度翩翩……
那些好词都被用在了林如海的身上,贾敏起身,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看向天空的明月,“示警吗?”
她仿佛真的经历了那些事情,明明梦里的贾敏没有打压林如海身边的妾室,甚至还被婆婆压迫要林如海纳婆婆的娘家侄女,而那些人呢,都认为是贾敏的错,是贾敏没有生下儿子。
“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定亲。”贾敏呢喃。
她是国公之女,没有必要非得嫁给林如海。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梦见这样的场景,一次又一次梦见,梦里的贾敏太苦了,仿佛所有人都等她去世,等着养林黛玉。
林黛玉?嗤,她连林如海都不要了,又如何会要一个林黛玉呢。
天上仙女下凡历劫,历劫也就罢了,凭什么让她那么痛苦。
梦里的林黛玉听着其他女子的话,虽然说没有说亲娘的错,却也跟那些女子靠近。贾敏当然也知道不能怪林黛玉,因为那些人看上去确实对林黛玉很好,可是她终究不可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绛珠仙子,呵。”贾敏看向手心,此生,就算是她宁愿不嫁人,也不愿嫁给林如海。宁愿生儿子,也不愿生女儿,宁愿生打胎,也不愿生下绛珠仙子。
别怪她狠心,要怪就怪那些把梦中的贾敏打入深渊,谋害贾敏性命的人。
上天既然让她知晓这些,便是不想让她重蹈覆辙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她狠心也罢,恶毒也罢,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第2章 两女争夫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些神仙就当凡人是蝼蚁,想下凡渡劫就下凡渡劫,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掌握凡人的命运生死。
贾敏闭上眼睛,她已经开始修炼了。
她拥有一个自成一界的空间,空间里面有各种灵物,灵气浓郁。她能依靠里面的东西修炼,命运啊,她绝对不可能走上所谓的既定命运。
“喵。”一只黑猫走窗外跳了进来。
贾敏摸摸黑猫的头,其实她更想养一只狐狸。她宁愿自己像一只狐狸妩媚妖娆、没心没肺,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三从四德无比端庄的女子,特别是在做了那些梦之后,她无法做到心平气和地给夫君纳妾,也无法在怀有身孕的时候给丈夫通房丫鬟。
别说未来夫君只是有通房丫鬟,贾敏发现自己已经忍受不了这些了。
她的世界,她的未来,在做了那些梦之后,就已经毁了吧。不,应该说是重生了。
没有男人,有修为,她照样能活得好好的。男人算什么东西,要想要男人,到时候养个小奶狗就算了,小狼狗不成,狼,容易成为白眼狼。
清早,贾敏去给亲娘荣国公夫人请安,正好见到了贾思。
没成想,那贾思竟然在她们的面前直接说了,“母亲,昨儿,父亲让我见了林公子,许是要为我和林公子定下亲事。您也别怪父亲,姐姐有您操持,而我呢,姨娘的身份到底不如您。”
贾思故意在国公夫人面前这么说,不管这些话是真是假也好,这些人听了她的话之后,一定不好意思再让人贾敏和林如海在一起。否则,那不就成了姐妹争夺同一男人,传出去不好听。
国公夫人不是那么宠着贾敏么,那么她就是要恶心她们。贾思以前看过不少古言小说,里面都说姐妹相争一个男人是大忌,姐妹们在后院闹腾可以,到外面就得讲脸面,得维护共同的家。
不管外头的人知不知道她贾思喜欢林如海,反正她不怕,喜欢就要大胆地去追。女追男,隔层纱,贾思想自己怎么都是国公的女儿,荣国公总不会再让贾敏嫁给林如海。
“那就要恭喜二妹了。”贾敏没有半分不高兴,不过就是一个男人罢了,对方要争,那就争了去。
“姐姐也得早些定下才是,妹妹总不好越过姐姐出嫁。”贾思故意道,贾敏再得宠又如何,经过这一件帅气型,国公夫人不可能让贾敏和林如海在一起,荣国公也不可能。
贾敏瞥了贾思一眼,她就不知道贾思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为了一个男人如此设计姐妹,就是为了生下林黛玉?不,对方哪里是为了生下林黛玉,分明就是看上了林家的家财,看中了林如海以后能成为探花,能当大官。
这些人都想着她们能治好林如海,只要生了儿子,林如海就没有那么伤心,身体就会好很多,再有她们这样的温柔的解语花,那么林如海就一定能活得更长久。
梦里,这些女子就是那么想那么做的。
“你我都还没及笄,何必如此着急呢?”贾敏道,“母亲舍不得我,及笄后,再多留两年,那也是极为正常的。瞧二妹如此着急的模样,怕是等不得的。二妹要是想早早嫁出去,那也无妨的。”
本来是要姐姐先出嫁,但是贾敏就不想了,不过她觉得这个贾思极有可能设计她。因为只有她这个当姐姐的定亲了,出嫁了,才不可能跟林如海有过多牵扯。
贾敏做的梦境就有这样的,那些人不肯放过里头的贾敏,就一定要把贾敏踩到泥地里,让贾敏嫁给纨绔子弟,让贾敏守寡,让贾敏变成恶毒女配,让贾敏为了孩子跪在地上恳求他们……
只要梦里的贾敏嫁给别人了,生了孩子,那么梦里的贾敏的孩子不是女儿,就是纨绔子弟,各种闯祸。然后,作为嫡姐就去恳求庶出的妹妹,恳求这些人。
各种各样的梦,都是贾敏各种受难。起因多半是因为林如海,呵,天下真的不只有一个林如海,国公府的嫡出女儿,何必就盯着一个小小的林如海呢。
“长幼有序,姐姐别打趣我。”贾思道。
“好了。”国公夫人不高兴,这个贾思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还没及笄就想着嫁人,果然是那个爬床的女人生下的女儿。
前些日子,夫君还跟她说林如海不错,想着给贾敏说亲呢。结果呢,翻过头,就变成贾思。
国公夫人不管这一件事情是贾思设计抢去的,还是如何。但是她知道,一旦荣国公知道这一件事情,必定不可能让贾敏和林如海定亲,指不定就给贾思了。
不管林如海好不好,国公夫人也觉得膈应,就这么一个男人,就算对方再优秀,那都无用。国公夫人活了这些年,瞧的也多,有的男人跟姐姐成亲了,却还跟妹妹搅和在一起。
国公夫人显然不放心林如海,只可惜了这样的一个青年才俊。
“回去别你姨娘吧。”国公夫人挥手,“省得你姨娘又哭哭啼啼的,多留着你,就是欺负你。”
国公夫人不喜欢贾思,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是她夫君的其他女人生的,还因为贾思特别能闹腾,说话不好听,总喜欢带刺。而荣国公是武将,心思没有那么细腻,还总觉得就是女儿家的小打小闹,让国公夫人管好就是了。
后院是当家主母在管的,庶女不听话,人家会说当家主母的不是;庶女过得不好,也是当家主母的错;要是庶女表现得好,人家又说庶女的亲娘如何用心,很少说嫡母的好。
国公夫人也不多管,吃穿用度安排好,其他的就让贾思闹腾吧。
“母亲可别忘了,早早给姐姐定一门好亲事呢。”贾思离开之前还故意这么说,她才不怕嫡母给她穿小鞋,她到底是荣国公的亲生女儿,过得不好,就去荣国公面前说呗。
难道亲生女儿还比不过一个相敬如宾的女人吗?荣国公夫妻在一起早就超过了七年,七年之痒早就过了,他们的夫妻情分又能有多深呢,不过就是敬重嫡亲而已。
贾思自认为她都把一切考虑妥当了,她不怕国公夫人,为了面子,国公夫人一定不敢多折腾她。她这些年传出去的美名就是很好的保护伞,怎么说,她贾思也是一名小才女呢。
在贾思走后,贾敏进一步靠近国公夫人。
“母亲,她若想要,给她便是。”贾敏道,“以后的日子是她自己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