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饭馆馋哭世界[美食]》
作者:糖霜白
时间:2022-11-22 14:28:45

第1章
病房里,姜瓷换下病号服,穿上入院时的高领毛衣,迟缓地下了床。
许久不动的肢体有些僵硬。她动作缓慢地套上外套,手指搭上拉链,撑过一阵短暂眩晕,才轻轻一拉。
外套遮住了瘦削得有些单薄的细腰。
小护士进来时,愣了一下。
”姜小姐,有人来接您吗?您现在这个情况,最好有个朋友来接您出院。"
医院里忙得很,往常护士很少理会准备出院的病人,但眼前的姑娘实在让她担忧。
她是几天前入院的。
一位年轻女孩遇上车祸,被热心路人送了过来,醒来后自己强撑着签了字。医院建议她找家属或朋友来帮忙,她却说自己一个人也可以。
几天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来照顾过她。
好在女孩伤不重,虽然据路人说是被车直直撞上,身上却意外只有些擦伤。就是刚开始浑浑噩噩,昏迷了许久。
“没事。”姜瓷道。
护士犹豫了一下,帮她把搭在床尾的围巾拿起来:“围上吧,外面冷。”
“谢谢。”姜瓷接过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两圈。围巾遮住了白皙修长的脖子,也阻挡了冷风的入侵。
她呼出口气,眼眸微垂,看向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护士,对方的眼睛里全是担忧。
姜瓷微笑:“别担心。”因为久不说话,她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原本苍白的、毫无生机的病容,发青的眼底,因为这个笑容,一瞬间生动起来。
小护士愣了下,眼前的女性有一张很漂亮的脸——精致的五官并不张扬,但组合在一起时,却别有魅力。特别是当那双漆黑的眼眸注视着自己,再搭配上那略带笑意的安抚语气……
小护士呆呆地“哦”了一声,给离开的女性让出通道。
……
姜瓷走出医院大门,在干冷的风中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眼扫视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
她是几天前来到这里的。
事实上,在那个女孩被送进医院前,她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而姜瓷自己也一瞬间拥有了意识。
她靠着原身的记忆,使用这个地方的语言和礼仪,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包里的黑匣子在不断震动,发出轻快的音乐声。姜瓷将黑匣子掏了出来,划开,从原身的记忆中,她知道了这个东西叫手机。
手机屏幕亮起,上面显出三个大字:“卫浩泽”。
记忆中,原身管这人叫“卫哥哥”。
卫、哥哥。
姜瓷眉峰微挑。
与此同时,她突然感觉心脏刺痛了一下,像是原身藏在身体里还未完全逝去的情感。
姜瓷一辈子没体会过这种卑微、辛酸又难过的感觉。非常讨厌。
她皱起眉,随手划掉对方拨来的通话。
屏幕顶端接连弹起几条信息。
[小瓷,你从医院出来了吗?你还好吗?]
[我没法去照顾你,但你要相信,我是关心你的。]
[我对你只是对妹妹的感情,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误会。]
[你不要和晓棠闹矛盾了,不要招惹她。]
[你没回家?你在躲着我吗?]
随着文字浮出,姜瓷脑海里闪过几个回忆,她不耐烦地将手机丢回包里,没有回复。
眼下,她急着做更重要的事。
在小护士眼里,姜瓷那苍白的唇色、发青的眼圈和迟缓的动作,其实不全是因为虚弱。一方面是因为她的皮肤本身就白皙,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实在太饿了!
入院以后,姜瓷已经把医院糟糕的伙食体验了个遍。
寡淡蔫黄的炒青菜、带着土腥味的木耳肉片、又咸又涩的番茄炒蛋……
她同房的病人就没有吃过一口医院的饭菜,全靠家属改善伙食。
也不怪她嘴挑。
上辈子,她出生在厨神世家。她的太爷爷正是传奇的衍朝总领御厨。
大衍后厨是一个庞大的机构,负责宫中的日常饮食、宴席操办、祭祀准备、食材采买等等。光是厨子,就有自小悉心培养,以及从全国各地搜罗来的上千位名厨。
她的太爷爷是其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位,靠一身空前绝后的厨艺征服了皇帝的胃口,手腕也是一绝,将来自大江南北的名厨管理得服服帖帖。
姜瓷出生在这样的世家里,在会说话前,就把神厨世家制作的奇妙味道都用舌头尝了个遍;在学习女红以前,先学了太爷爷总结的姜氏刀法;在会背圣人书之前,便已经记下各式菜系数百个食方。
她六岁开始正式习厨,十二岁时已经能独自操办大宴,十六岁便以一桌“醉仙席”名扬天下,各地老饕不远千里来到应城,散尽千金,只为尝她手下的一口菜。
后来姜瓷走遍各地探索名方、修习厨艺,对食材的理解更臻至化境。
然而现在……
“咕咚。”
姜瓷咽了一口唾沫。
她过去试菜试得舌头发麻,更有大厨听到她的名声,捧着名菜千里迢迢来求她尝一口。
没想到有一天,她居然会沦落到饿得脑子发昏的地步!
原身住在A市一处小区,姜瓷路过小区附近的小超市时,捡了半只皮白肉肥的母鸡,几样时令蔬菜、香菇干、火腿切片、小份姜葱蒜。
超市里面的食材与她过去那些精挑细选的原料当然是不能比的,但眼下也是她仅有的选择了。
十五分钟后,她回到了原身的小窝。
原身毕业不久,在原公司附近的小区租了个房子,一个人住着。
走出电梯,姜瓷模糊觉得有点不对,熟悉的房门前堆了几个纸箱。而等她掏出钥匙后,她就知道哪里不对了。
锁已经换了。
她打不开门。
怎么回事?她走错了吗?
姜瓷拎着买好的菜站在房门前,少见地茫然起来。
余光瞄到一点闪动,姜瓷偏头望去,隔壁屋子里,一双眼睛正躲在防盗门后看她。
姜瓷认出来那是住在隔壁一户人家的女儿,大概是上初中的年纪。
原身活得很自闭,这女孩似乎也不太喜欢她的样子,两人在楼道里碰面都不会搭话。
这时姜瓷却顾不上那么多。
她迈开长腿走过去,客气地敲了敲对方的房门,再指向自己的门口:“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宋昕语躲在门后,意外地瞪圆了眼睛。
她对住在隔壁屋的女孩观感很奇怪,曾经有和她长得三分相似的女孩儿来这儿闹过,让宋昕语感觉很不好。而且,她也从不和邻居们打招呼。
但今天,她浑身的气质好像变了。
她脸色苍白,眉目间有些疲惫,像是大病初愈。可碰到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神情中居然还有股处变不惊的淡定。
而且,被那双漂亮得不行的漆黑眼眸看着,自己居然……有点紧张。
宋昕语是不想承认这种紧张的。
十三岁的女孩犹豫了一下,板着脸解释道:“你没交房租,你房东又一整周联系不上你,以为你跑了。”
“屋子门口放着的是你的行李。你再不来就要被丢了。”
“那房子已经有新租客了。”
宋昕语僵硬地说完,不太敢看眼前女孩的脸色。这种情况在她看来是很糟糕的,她并不想当这个传话人。
然而,女孩脸上没出现宋昕语预期的痛苦。
姜瓷苦笑一声:“这样啊……”
入院前几天,她过得浑浑噩噩,不会用手机,能被明如白昼的“电灯”吓一跳,后来才渐渐通过原身的记忆了解这个世界。
她要接收的信息量太大了,都没想起来联系房东交房租这件事。
想来手机里那几十个未接电话,可能就是房东的。
宋昕语偷偷打量眼前的女孩,自己碰到这种事情,一定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却还呆呆站在原地。
不会是吓傻了吧?
宋昕语忍不住:“喂。”
姜瓷抬眸:“嗯?”
宋昕语:“你听明白了吗?”
姜瓷点头:“嗯,谢谢你。我知道情况了。”
镇定得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宋昕语犹豫了下:“你……打算怎么办?”
漂亮的女孩抬了下眉毛,又低头看看自己手里提着的新鲜母鸡,略有些郁闷地说:“得先找个地方把这菜放好,这鸡不煮的话,得冷藏。”
居然还纠结菜!
你可是被人赶出来了啊!
虽然没直接赶,但情况差不多就是了。
可是……眼前的女孩真的一本正经地在纠结,刚买的菜放哪。
宋昕语犹豫两秒,趿拉着拖鞋啪啪啪地跑进房间:“妈——”
半分钟后,宋昕语带着一个中年女人出来了。女人和姜瓷打过几次照面,作为邻居也客套过几次。
“你回来了啊!”中年女人打开门,“你不接电话,房间里也没什么行李,房东都以为你跑了,哎哟……”
姜瓷抱歉地笑笑:“发生了点事,没及时回消息。”
“怎么了,说是这几天都联系不上你。”
“碰上点意外,这些天在医院里。”
“啊呀!没事吧?”女人惊叫起来,她年长姜瓷不少,看着隔壁的小姑娘家脸色苍白的样子,一下子就产生了同情心。
“妈,她没地方放菜。”宋昕语插话道。
女人愣了下,陷入了片刻前宋昕语的茫然。在经历了事故和被赶出房门后,她在纠结菜?
当然,女人年长自己宋昕语许多,经历的世情也多了,一下子就想到了各种可能性。
她柔和地笑笑:“要不先进来坐坐?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谢谢。”姜瓷也不拒绝,又道,“可以借用您的灶台吗?我做了请你们一起吃。”
她实在太饿了。
中年女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答应了。到底在隔壁同住了一年,对方也还是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女孩。
至于姜瓷那句“请你们一起吃”,她没太放在心上。
姜瓷道谢后,换了拖鞋,走进宋昕语的家中,顺着女人的指引走进厨房。
她眼睛微眯,将厨房扫视了一遍:洁净的案板、锋利光亮的厨刀,经过改进后更容易控制火候的灶台,装在小罐中的基础调料……
还不赖。
她满意地笑了。
到这一刻,她进入新世界以后那种找不到着落的空虚感似乎消散了些。
修长白皙的手指将披肩黑发拢起,在身后简单地扎了起来。
近乎本能一般,姜瓷利落地将肥母鸡去皮分解,加入姜片调料腌制,然后泡发香菇,火腿切丁,蔬菜改刀……
她要做一道简单但滋补的鸡丝粥,既满足食欲、缓解饥饿,又能安抚她受苦了两天的胃部。
作者有话说:
作者修文强迫症,不少剧情调整过,评论可能出现和正文对不上的情况(谢谢评论过的小天使),看到后面的读者不用回头看。
这是一本一边写一边吃胖了我自己的文_(:3JZ)_
喜欢的话请收藏文文呀0v0
第2章
中年女人叫吴丽,她不吃惊姜瓷会做菜,但没想到她会做得这么好!
她还没尝上味道,单是看姜瓷处理食材的动作,和调味时的娴熟,就知道她的手艺不一般了。
仅仅十几分钟,各项原料已经被她分门别类地准备好,挨个装在小碟子中。
接着,姜瓷熟练地把她家的锅放上灶,站在她家的灶台前,将燃气灶的旋钮往左拧。
没反应。
姜瓷再拧。
依旧没反应。
姜瓷沉默几秒,开口:“请问……这个灶怎么用?”
吴丽愣住了,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人用刀这么熟练,怎么连燃气灶都不会打?
“不好意思,请问这灶怎么用?”姜瓷重复道。原身不太做饭,最多用用电磁炉,对于燃气灶的记忆还真挺模糊的。她在脑海中搜索半天,就记得左旋的动作。
在进入这具身体的同时,姜瓷也接收了原身的记忆,不过这些记忆模模糊糊的,她仿佛正隔着水面倒影观看另一个人的世界。
吴丽回过神:“燃气灶要打火,这个旋钮你得先下压,等火起来了,再放开。”
吴丽干脆给她示范了一下,又教了怎么调大火小火。
姜瓷谢过后,自己研究了几遍,掌握了方法,才将食材都放进锅中,开始炖煮。
“得熬会儿才能吃。”姜瓷洗了把手,迅速把厨房收拾干净,恢复原样。
姜瓷走出厨房后,靠在吴丽家的沙发上休息了会,其间和房东打了通电话解释情况。
房东原本气势汹汹的,因为原身短了房租还不告而别。姜瓷淡淡定定地解释,而解释完以后,对面的语气一下子变弱了。
“怎么碰上意外也不说一声呢,看这整的……”房东“啧”了声,“不过这房子已经有新租客了,确实租不了给你。”
“没事。”姜瓷揉揉额角,原身是为了工作才租这地段的房子,现在工作没了,就没有继续租住的理由。而姜瓷也打算给自己找个更合适的住处。
和房东把问题解决完,厨房里鸡丝粥的烹调进入了最后阶段。
姜瓷回到厨房。
砂锅架在小火上,她能听见锅里的鸡丝粥正咕嘟咕嘟地冒着小泡,气体将细腻浓稠的粥顶开,升至空中,又通过砂锅顶上的小小的孔洞钻出来。
姜瓷用抹布垫着手打开盖子,撒上鲜绿的葱花,然后熄火。
吴丽和宋昕语已经不由自主地围在了厨房外。
粥水浓郁的鲜香已经挡不住了,从厨房飘出来,让她们刚吃过午饭不久的肚子,突然就饿了起来。
姜瓷回头,看到两人表情,笑道:“劳驾,拿几个碗,我不知道你们碗放在哪儿。”
“我给你拿!”吴丽迫不及待地打开消毒碗柜,取了三个碗、三根汤匙出来。
半分钟后,三碗粥被放到了餐桌上。粥香彻底从厨房转移了出来,填充了宋昕语家这小小的空间。
“尝尝我的手艺。”姜瓷随口招呼了一句,自顾自坐下,下一刻就吃了起来。
而宋昕语看着眼前的食物,眼睛都直了。
大米在砂锅里经过充足的炖煮,此刻变得粘稠软烂,散发出淡淡的米香。红彤彤的火腿丁、浅褐色的香菇块、翠绿的葱花、还有滑嫩的鸡块散落在米粒之间,色彩丰富,却又不至于喧宾夺主。
热腾腾的香气光是吸进鼻子,就带来一种治愈的感觉,又瞬间撩拨起食欲,让人恨不能立刻尝一尝。
现在是下午三点,距离她吃午饭,只过去了两小时。
往常这个时候,她根本不会觉得饿,可这时胃里却咕噜叫了一声。
宋昕语抓起白瓷勺,盛起一勺鸡丝粥,吃进嘴里。
“……!”
刚起锅不久的滚烫鸡丝粥把她烫得一个激灵,而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在舌面上爆发。
粘稠软烂的米粒不用经过牙齿,便被舌头轻易碾碎。鸡块经过腌制调味,软嫩鲜香,与香菇丁的清香和火腿的咸鲜完美地融合在谷物的香气中。
温热的鸡丝粥划过食道,便有一股暖意一直抵达胃里,胃部顷刻间被滋润了,带来一种奇妙的宽慰感。
像是……小时候她生病时,母亲抚过额头的手。
宋昕语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粥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