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到前世的白月光之后》
作者:稚饶小饼干
时间:2022-11-22 14:31:50

第1章 第一阵晚风
商业街,洛安市寸金寸土的地段。一栋二十多层的集团大楼就坐落在这里,招牌上标的赫然是“译荷”两个大字。
译荷集团,在金融界里是一个传奇,它的创始人钟译才26岁,从入行到闯出名气,只用了十年时间。
他的创业经历被各家媒体刊登,成为广大年轻人崇拜的偶像。
此刻,晚上七点,译荷集团总裁办公室内仍然灯火通明。
两位助理已经完成手头的工作,商量着去哪里吃饭,“头儿,我们下班了。”
“嗯,你们下吧。”钟译仍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
其中一个助理阿明提醒他,“总裁,已经七点了,你要记得吃饭。”
“知道了,我看完这份文件就去。”
阿明熟知钟译的脾气,总裁多半没把他的提醒放在心上。
顾不得那么多,自己填饱肚子要紧,他和同事一起下了楼。
等电梯的途中,另一个助理跟阿明闲聊,“咱们总裁做事总是亲力亲为,我来公司这么久就没见总裁按时下班过。”
阿明开口,“那算什么,我还不止见到一次总裁睡在办公室里。”
两只透明助理一起感叹,钟译能把译荷集团发展为业内的传奇,不是没有道理的。
钟译看了一会电脑,终于感觉到疲惫,想站起来倒水喝。
突然眼前发黑,瘫软在座椅上,脑子里突突地充血。白光一闪失去意识的那一刻,钟译苦笑:我居然是猝死的。
周围是什么声音?……好吵。
悠悠睁开眼,钟译以为他看见的会是地狱鬼差、又或者是传说中的奈何桥。
可是为什么他的身边都是穿校服的人,而且这场景莫名很眼熟,旁边凑过来一张脸,“钟译,你醒了啊,昨晚干啥去啦?”钟译吓了一跳。
这个瘦猴好像是他的高中同学,叫什么……何俊彦,可是他明明记得前不久的同学聚会上这家伙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怎么说也有两百来斤。
依稀记得他最瘦的时候是高中,难道说他回到了高中?
那是不是那个人也在?钟译心情激动,朝记忆中一组靠窗的位置上望过去。
少女穿着和别人一样的校服,伏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可在钟译眼里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因为那个女孩子是他上一世最大的遗憾。
林景荷甩甩写作业写得酸疼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老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盯着她,这种感觉不会是班主任老罗吧?
她心虚地把作业本一收,装作向后桌问问题的架势朝后看,她生怕是老罗发现她在抄作业。
咦,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好像没空注意她,扫过钟译的时候,两人视线刚好对上。
林景荷咯噔一下,不可能是校草在看她吧?她自认没那么大魅力,而且校草对女生一向很冷漠啊。
为了不尴尬,林景荷对钟译轻轻一笑。
要是换做以前,钟译早就转开视线了,可是这次没有,甚至回了一个笑。
重生一世他早就明白矜持没用,得主动,他不表现出来林景荷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喜欢她。
妈耶!林景荷受到了来自校草的一万点颜值暴击,她匆匆点头就捂着脸转回去了。
还搜寻个屁啊,赚到了校草的笑容她早就爽上天啦。
有人看她就让他看吧,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林景荷觉得校草肯定是看着自己莫名对他笑才出于礼貌回应了她,校草一直都不喜欢和女生打交道的,那自己恐怕是第一个收获校草笑容的幸运女孩。
没错,她林景荷就是这么一只没有节操的颜控,为美色而折腰。
所以就算坊间传言钟译是个基佬她也还是很喜欢他——的脸!
反正钟译不可能和她谈恋爱,那她粉粉颜也没问题吧。
林景荷捧着脸,悄眯眯暗笑,同桌胡小沫锤了她一肘子:“你笑啥呢?作业要收了知不知道。”
林景荷吐吐嘴,“马上写马上写。”沉迷美色差点忘了正事,林景荷第一万零一次唾弃自己的节操,唾弃完了后继续当颜控。
钟译看着林景荷的方向,目光温柔而眷恋,徐舟舟顺着方向看过去,什么也没看见,心说钟译大概在发呆吧。
她拿起习题册,用铅笔随手圈了两道大题,走到钟译桌前,柔声细语道:“钟译,这题我不会,你能教教我吗?”
被阻挡了视线,钟译眉头一皱,看也没看题目直截了当地说,“这题很简单,何俊彦会你问他吧。”
和前排闲聊的何俊彦听到这句话,立马应承下来,“徐舟舟我教你吧,这题我会。”
徐舟舟没理他,直盯着钟译,“我想要你教,你对物理方面很擅长。”不容拒绝的语气。
林景荷把作业补完了,看着班花徐舟舟这场戏,每星期必有几次借着问习题的幌子接近钟译。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徐舟舟什么意思,钟译十次有九次都会拒绝她,但是她一直锲而不舍的坚持,这股执拗劲也是很少见了。
高一七班的学生已经习惯的当做看戏了,还弄赌局压钟译会不会答应徐舟舟。
林景荷觉得钟译好可怜,明明不喜欢女生却一直被徐舟舟缠着,因为害羞而不懂得怎么去拒绝。
被钟译一个笑打动的林景荷,控制不住体内燃起的正义之心,不行,怎么能让可爱的校草这么被欺负呢。
她发声了,“喂,徐舟舟,钟译不想教你那就不教呗,就算一直强迫人家也还是不想教,对吧钟译?”
林景荷朝钟译挑挑眉,暗示他配合自己。
钟译清清嗓子,“我确实不想教你。”钟译没想过林景荷会帮他,经过工作的磨砺后,他早就不像过去那样不懂拒绝女生了。
林景荷这遭,真是意外之喜。
班里引起一片嘘声,徐舟舟落不下面子,拿着练习册什么话也没说回去了。
体验了一把大佬罩着自己人的感觉,林景荷心情舒爽。
林景荷出生在三月,是一个典型的双鱼座,常常幻想自己是一个怪力女孩,能保护周围的人。
可实际上,她力气非常小,而且运动低能,跑个八百米都能要了她的老命。
人啊,总是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惦记。
“啪啪啪!安静安静,刚刚去办公室老罗说等下要抽查昨天布置的背诵,你们快点看书。”
班长唐诗文说完这句话底下一片慌乱,“怎么办怎么办?我昨晚看电视去了根本没背啊。”
“你以为我背了嘛?”
大家全在临时抱佛脚,捧着课文拼命加深自己的记忆,林景荷淡定地坐在位子上不为所动,那篇课文她早已倒背如流。
胡小沫苦兮兮地翻着书,“景荷,好羡慕你的记忆力啊。”
林景荷摊手:“唉,我也就这个优点了,你快点看书吧。”
林景荷偏科的程度令人发指,她可以语文英语考到接近满分,也可以把化学物理考到及格边缘,偏科偏成她这样的,着实很少见了。
“叮铃~”
十分钟的课间过得很快,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没背完,老罗已经施施然走上台。
“同学们,还记得我昨天布置的任务吗?我要抽人上台背诵了哦。”
老罗搓着手在讲台上巡视,被他扫到的同学都不由自主低下头。
麻蛋,才没人想被抽中。
“好,那我就点~钟译同学了。”
逃过一劫的学生放下心来,放松的去欣赏钟译的表演。
毫无悬念的结局,钟译可是老罗的得意门生,年级前五的学霸级人物,让老罗在办公室不知吹嘘了多少次。
七班的同学都是这样想的,然而钟译一开口就让他们窒息。
钟译觉得自己忒倒霉了,他都离开高中校园多年了,刚重生回来竟然就抽他背课文,他哪还记得。只能凭借刚刚看的书凑出来几句:“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暮春之秋,会……于会稽山。”
才憋了两句,老罗就让他停下,“昨天没看书吧?下次不能这样了,坐下吧。”
老罗对成绩好的学生还是很宽容的。
钟译依言坐下,林景荷转头瞅了他一眼,从脸上看出点委屈?
嘤,背不出课文的校草委屈巴巴的,好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即将要开的新文,希望大家收藏鸭!
指路专栏:我拆了偶像cp
少年漫漫画家甜甜圈在网络上有着超高的人气,连载期间就会引来各大公司争相购买版权。
然而粉丝们都知道甜甜圈太太有一个超喜欢的男偶像,每天转发动态、剪辑影视剧里的cat、写小作文表白是作业。
还暗戳戳粉上偶像易柯和官方配对的cp言谢。
“柯柯美颜盛世,帅到炸裂,星星眼~(言谢真受)”
“柯柯,神仙下凡辛苦了~(言谢真受)”
“想要被柯柯喂薯片~(言谢真受)”
后来,窄腰翘臀的男人把她摁在车门上:“我受?嗯?你试试看我受不受?”
亲身试过的某甜,“我错了,你攻死了!”
夜深人静的夜晚,言谢发送一条微博:想吃配方是你的甜甜圈,我们在一起了[爱心]@甜甜圈,配图两个人吃着同一块甜甜圈。
众粉丝吃瓜调侃:“我女神拆掉了嗑盐cp自己上位???”
“我在现场,我就是被甜太太吃到嘴里的甜甜圈!”
“所以甜太太好几天不发易柯的动态是有原因的![机智]”
-------
《于春日绽放》文案如下:
酒壮怂人胆,毕业一年后的同学会上,戚绘借着酒劲破釜沉舟地和暗恋对象闻西钏云雨一夜。
酒醒后仓皇出逃。
不料,下一秒就和母亲介绍的相亲对象在餐厅里面面相觑。
戚绘沉默,无措,心虚,震惊……成为只会阿巴阿巴的鹌鹑。
闻西钏眼神如鹰隼,牢牢锁定面前穿着粉色淑女连衣裙缩着脖子的女人,脑海中响起昨天她张狂的话语。
“如果闻西钏出现在这里,我一定要扯掉他的眼镜,扒掉他总是从第一粒扣子开始扣的西服,装什么良家妇男啊?好身材就该展示出来,还要……还要让他……”
听了好一会墙角的他十分好奇后面的内容,“还要让闻西钏做什么?”
“让闻西钏跪下来叫我绘大人。”
思及此,闻西钏金边眼镜里藏着的桃花眼,泛出晦涩不明的凉意。
此时的他还没有预料到,以后每一次被戚绘喝令睡书房的夜晚,他都会甘之如饴地表演这一幕……
*
戚绘不曾想过,有一天她所有过求而不得的遗憾,都会被闻西钏一一圆满。
胆小貌美小仙女x闷骚假淡定
画家x律师教授
暗恋成真,双初恋
第2章 第二阵晚风
“有人吗有人吗?”
“没人,他进去了舟舟你快点。”
“我们帮你守着。”
三个女生凑在楼道口,不知道商量着什么,路人经过时奇异打量的目光都让领头女生羞愤。
钟译上完厕所,推隔间门的时候没推开,他突然想到了进来的时候听到过“啪嗒”一声,当时没在意,现在看来是被人反锁上了。
到底是谁这么无聊?
现在是上课时间,只有他们班是体育活动课,在没下课之前,他向人求助的几率很小。
“钟译,你是不是在想谁把你关在这里的?”徐舟舟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
钟译心下咯噔,解散的时候就看见她和几个女生在草坪边行为奇怪了。
他记得上辈子没有经历过这件事啊,难道因为他重生了,事情的轨迹都发生变化了吗?
钟译冷静下来试了门的厚度,他应该能一脚踹开。心里有底后,钟译没有动作,他想看看徐舟舟打得什么主意。
班花徐舟舟其实是个非常高傲的女生,仗着自己的外貌和家世总能让她无往不利,第一次见到钟译就对他产生了兴趣。
为了钟译她还把自己男朋友甩了,结果追了一个多月都毫无起色,她还没有这么失败过。
扮了这么久的温柔软妹,她不想演下去了,既然钟译软的不吃,那她不如恢复本性按照自己以前的方式来做。
“等你答应做我徐舟舟的男朋友,我就放你出去。”
“你不如去梦里等更实在。”
钟译吐出这句话,上辈子他倒是没发现徐舟舟是这种性格,也可能是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林景荷身上,没工夫去留心别的女生的变化。
“你……什么意思!”徐舟舟气得脸通红,钟译有什么本事敢对她这么狂?
她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着奉承着长大的,第一次在钟译这里受气。
呵,她还非就杠上他了。
林景荷去教室拿东西,觉得有点热想去厕所洗把脸,遇到同班两个同学也在。
她奇怪地看了她们两眼,“卢瑶,蒋柔,你们也来上厕所呀,怎么不进去?”
说完觉得不对,这两个人居然站在男厕所门口,看起来不像是要上厕所,更像是……守门的!
而且卢瑶蒋柔脸上的表情很心虚。
不正常!
林景荷想到校园暴力,就是把人关在厕所里揍,现在不会有哪个倒霉蛋在厕所里挨揍吧?
“我先回去啦。”林景荷假意要走,趁着两人跟她挥手告别的瞬间,溜了进去。
“不能进去!”卢瑶去拦她,没拦住。
林景荷进去就撞见徐舟舟威胁校草做她男朋友那一段,听到钟译非常坚定地拒绝,她有种想点赞的冲动。
校草好样的,宁可搞基也不能献身于恶势力。
幸好幸好,没有发生暴力事件。
“徐舟舟,你走错了厕所知道不?”
钟译在隔间里已经准备踹门了,骤然听见熟悉的声音,他收回了脚。
又有点担心,怕林景荷被欺负,徐舟舟恢复本来面目了就是个小太妹。
林景荷叉着腰非常惬意,随意的语气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徐舟舟震惊转头,“你怎么进来的?不对,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不是让卢瑶跟蒋柔守住门了吗?
“在你威胁校草当你男朋友的时候,啧,你说要是大家知道班花平时温柔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会怎么想?”
徐舟舟脸色难看,林景荷戳到了她的痛处。
她是答应了家里不再惹事生非的,这才刚过了一个多月就闹出事,绝对会被停掉所有的资产,这样对她来说太可怕了。
林景荷在班里也算是小有名气,只要她一宣传,这件事肯定会闹到她爸妈耳朵里去,想想后果她都浑身发凉。
该死,本来只想在钟译面前暴露的,这下又多了一个人知道她的真实性格。
真可恶,这么好的机会只能放弃,说不定再恐吓一下钟译就真答应做她男朋友了,不甘心。
没办法,要怪就只能怪钟译运气太好,竟然能让林景荷帮他。
徐舟舟出去的时候刚好遇到有男生上厕所,被卢瑶蒋柔拦着没能进去,此刻见到她都愣了一下。
这是……男厕没错吧?怎么会有妹子从里面出来!
瞬间失去尿意,男生捂着裤子跑了。
林景荷把钟译从徐舟舟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一看见钟译的模样。哎呦,她就止不住心里泛滥的情绪,想好好保护他。
少年脸憋得通红,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林景荷告诫他,“你长这么好看,要小心一些,幸好这次碰上我了,不然再遇上徐舟舟那样丧心病狂的女生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