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不想打打杀杀[穿书]》
作者:垂香
时间:2022-11-22 14:31:47

第1章 足足做了七本书的恶毒女配
◎QAQ穿书了,但“自己”是七本书的恶毒女配。◎
沈雁杳坐在巨大的妆镜前足足一个时辰没挪过地方了。
巨大的妆镜映出一副美人坯子,少女约莫豆蔻年华,却意外的有着一头鸦黑的浓密发丝。少女贝齿轻咬红唇,脸上泛着难色,似乎被什么事情困扰住了。
“二小姐,城主和夫人请您过去。”比少女略大几岁的侍女笑眯眯的进门,主动站在少女身后,拿起梳子替她挽发,口中啧啧称奇,“要说各家闺秀都长了副俏模样,偏两位小姐的容色分外出众。再过几年小姐及笄,一定能压过万象天宗的水莲,成为天下第一美人。”
少女掀开眼皮,往镜子里瞅了一眼,无精打采的嘟哝,“美人不美人的,用什么用……”
侍女登时笑了,“瞧二小姐说的,女子生得容色动人怎么会没有用处,将来的夫婿也会因着小姐的美貌而分外疼爱小姐呢。”
“哦。”少女无动于衷,冷淡的表示,“臭男人有什么用,我自己修炼有成,继承家业,再招几十个男宠不快乐吗。”
侍女当即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这……”
“闭嘴,我不想听你唠叨。”少女抿着嘴唇坐在凳子上,脸上始终没有一丁点笑影。
她凝视着镜子里的小美人,脸色更差了,即便如此,镜中的少女依旧美得如同神相,令人无法不为之倾倒。
心形的小脸上嵌着两汪清泉似的明眸,眼尾微微下垂,无论看向哪里都像小动物一样写满了天真无辜。
少女琼鼻微挺,鼻头很窄,微微带着一点弧度,增加了几分俏皮。
她的嘴唇红润,唇形十分饱满,如同诱人采撷的樱桃。
连耳垂都莹莹如玉,让人想要含在口中轻轻啃噬,听她发出难耐的娇啼。
少女身材纤细娇小,手腕脚踝都细瘦伶仃,越发显出三分惹人怜爱的病弱情态,偏偏端坐的姿态又如雨后的翠竹一般挺拔,让人不敢轻视怠慢。
少女发间被侍女斜插入一支玉雕而成的白芍药,花瓣薄的足以以假乱真,连花蕊都是天然的嫩黄;更妙的是,花簪居然能够散出比真花更加馥郁的芬芳。
只这一支花簪,便足以体现出少女出身高门,是实打实的未来富婆。
面前的无疑是个绝色美人,“她”有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美貌、家世、财富,若是寻常人遇上这种穿越,肯定立刻欢欢喜喜的开始新生活。
可沈雁杳不同,她现在只能来一道天雷,赶紧把自己劈回去。
因为,沈雁杳不知道自己穿越进了哪一本书,但不管是哪一本书,她在书中都不是能够顺顺利利活到结局的身份。
事情还得从睁开眼睛那天说起……
沈雁杳在三日前从房间紧紧相连的修炼室中醒来,身边散落着几卷手札,写着各种修炼心得体会,在手札下压着一本小小的册子。
小册子里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内容总结一下就是“她”沈雁杳是逸仙城城主的二小姐,居然就因为不是个儿子,而不能继承家业,只能按照祖上约定,嫁到宫家,当宫家继承人的妻子,以后生儿育女。
单独看内容倒是十分充满了对重男轻女封建旧俗的反抗精神,但沈雁杳看过内容却只觉得眼前一黑。
——她,穿书了!
而且穿的还不知道是哪一本书!
沈雁杳和双胞胎姐姐考上大学之后天各一方,因为闲得无聊,姐妹俩决定在同一个账号下写小说,又因为彼此都不喜欢当天真可爱的女主,于是姐妹一商量,就毫不犹豫的把对方都写成了可以日天日地的女反派。并且,后来为了省事,频频使用同一个背景设定,连续写了好几篇文。
换句话说,与沈雁杳同名同姓的这位女配,从她自己到她双胞胎姐姐笔下,连续出现了足足七本小说,给三位不同男主、男主、反派当过未婚妻。
那么问题来了,她所在的世界,到底是一本书的,还是综合的呢?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沈雁杳故作发火,把院子里一群莺莺燕燕都赶出去,只留下个六七岁的小丫鬟套话,用了好几天才最终确定自己所处的世界背景。
哭了,还真是综穿。
“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双手!”想到比修罗地狱还可怕的背景,沈雁杳禁不住打了自己手背一巴掌。
“是奴婢伺候不周,二小姐恕罪!”侍女看到沈雁杳手背浮起一片红肿,吓得花容失色,直接跪下。
沈雁杳看得头疼。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将满院子侍女说赶走就赶走,因为,即便只有十三岁,“沈雁杳”在任何一本书里面都已经是个心狠手辣、颇有城府的合格暗黑女配了。
人见人怕的滋味,谁试谁知道。
侍女看她的眼神简直像是看变态杀人魔。
呜呜呜,她只是个游戏宅,为什么要承受这个年龄不应该承受的痛苦!
“行了,我不喜欢太多头饰。”沈雁杳冷声训斥侍女,做出不耐烦的神色起身,“带路。”
侍女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立刻走在前面引路,走得脚下生风。
“城主、夫人,二小姐来了。”侍女行礼后,借口沏茶,飞快离开。
看着对方裙拒飘飘,沈雁杳怀疑她和“父母”结束对话前,侍女不会再回来了。
逸仙城城主沈渊、城主夫人顾青容,书中“沈雁杳”的父母,名字也是沈雁杳亲生父母的名字,连性格都被她们姐妹俩借鉴来了,都是很好的人。也因为是借了亲爹妈人设,所以书中两位到退场都不知道两个女儿全是恶毒女配,每天不是在搞事,就是在作死。
希望现在的城主和城主夫人也不要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沈雁杳学着书中对“自己”的描写,摆出柔柔弱弱的少女姿态,轻轻抬头向上看一眼,露出楚楚可怜的笑容,轻声细气地问候:“女儿给父亲、母亲请安。”
城主和城主夫人对视一眼。
城主夫人点点头,城主立刻屏退左右。
沈雁杳敏锐地察觉了一丝不妥,她紧张地将攥紧拳头的手掌藏在衣袖里,垂下眼眸,错过了城主夫人“果然如此”的眼神。
下一秒,城主夫人出现在沈雁杳面前,将她提起来按在膝头,一巴掌狠狠拍在少女屁股上,恶声恶气地教训:“你个熊孩子,我让乱写小说!”
沈雁杳已经被打傻了,狠狠挨了十来下才傻乎乎的抬头,看向横眉怒目的女人,“……妈?”
顾青容放下小女儿,抬手将碎发拨到而后,温和一笑,捧住女儿的小脸,柔声道:“你姐姐前天就把什么都告诉我了。”
“霜侬说什么了?”沈雁杳顿时僵住了。
虽然沈霜侬只比她早半小时出生,她姐真的是各方面都比她出众,尤其是……告黑状。
论告黑状的本事,沈雁杳连姐姐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比如,你和她闲着没事上大学不好好学习,写小说?”
“比如,你们给自己写成了恶毒女配?”
“比如,你们为了凑字数,连亲生父母都用上了?”
顾青容每说一句,沈雁杳就在母亲温柔的目光中矮一寸。
最终,她蹲在地上抱着头,自暴自弃地说:“妈,除了脸,打哪儿都行,我错了!”
顾青容看女儿这样,不忍心再说,不解气的又瞪了她一眼,拉着沈雁杳起身,“行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们一家子既然还在一块,就一起向前看吧。”
沈雁杳知道自己和姐姐做错了事情,在父母面前毫无气势,小心翼翼地回答:“妈,我以后一定不胡闹了。”
“算了,也算不上胡闹。写小说也是本事,现在情况全是意外。”顾青容说着把小女儿推到丈夫面前。
沈雁杳抖着嗓子,软绵绵地叫了声“爸”,见沈渊没有发火的表现,马上跑开担忧,笑嘻嘻地蹭过去,抱着沈渊手臂连声拍马屁,“爸,难怪你说自己年轻时候靠着一张帅脸虏获了妈妈的芳心。哇,现在看到你年轻时候的样子,真的好帅呀!”
沈渊冷淡的瞥了女儿一眼,“坐好。”
“哦。”沈雁杳立刻正襟危坐。
“把你书里与咱家有关的事情全都给我和你妈说说。”
“我和姐姐用的一直是同一个人物背景。就……你和妈妈一个是受伤的城主,一个是睿智的学者。爸是七十二帝君之一,因为当年战场犯下的杀孽太重,自愿戍守在逸仙城,替天都大陆抗拒妖族入侵。母亲是前来探查传说中已经灭绝灵草而坠落山崖的‘天仙子’,被父亲救了,醒来之后失忆多年。等到生下我和姐姐才恢复记忆。”
“‘天仙子’是什么?”
“天帝的儿女。天帝旗下有七十二帝君,话句话说,爸你是终极大佬的女婿,不过中级大佬在文中也是反派,所以我们一家子……嗯嗯、就、那个……”
“都是‘恶毒反派’。”沈渊题女儿补全没说完的话。
沈雁杳心虚地扯着嘴唇笑了笑,她心想,我姐不是早就说实话了吗?怎么一直没看到人呢?
于是,沈雁杳盼着多个人给自己分担火力,追问:“霜侬呢?”
顾青容按住小女儿肩膀,低声回答:“被你爸打得起不来床,已经敷药躺着去了——这世界别的不说怎么样,药效真好啊。”
沈雁杳:“……”
QAQ怎么突然觉得,比起即将面对的男主们,她父母更可怕一点。
第2章 “书”生艰难
◎深刻感受到,在自己书里活下去是多么艰难。◎
沈雁杳在心里重复一遍“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面对父母关切的目光,心情总算平静些了。
她毫不犹豫地表示了自己和沈霜侬的姐妹情深,“爸爸妈妈,我想去先去探望姐姐,我好久没见到她啦。”
顾青容按住女儿单薄的肩膀,目光写满威胁,“过去做什么,让人把你姐姐抬过来就行了。”
“这不好吧,霜侬背上敷药呢,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沈雁杳努力找借口,想给自己争取时间。
顾青容看着小女儿这副绞尽脑汁的模样,轻笑一声,抚摸着她柔嫩的小脸说:“小宝,看来是妈妈疏忽了,没和你说清楚。”
沈雁杳脑中缓缓冒出一个“?”,迷惑地看着母亲。
“你们俩现在不是双胞胎了,她比你大五岁。”顾青容视线在小女儿堪称“板上钉钉”的平板胸口扫过,意有所指的说,“看来写过什么,你自己也不怎么过心。”
“写……”
沈雁杳嘴巴动了动,最终自闭的坐回位置上。
写了什么,她当然记得,但记得不代表能够理所当然的把一切都套在自己身上,就像现在,哪怕父母告诉她并不是独自一个穿越,而是全家一块倒霉,她还是下意识认为姐姐只和她相差半小时出生,而不是小说里的五岁。
母女俩互相伤害的时候,侍女已经按照城主沈渊的吩咐将大小姐沈霜侬请过来了。
看着一身冰雪气度的绝色美人,沈雁杳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比起她还是“美人坯子”的状态,沈霜侬显然已经是枝头绽放得最为热烈的花朵了。
沈霜侬斜睨妹妹一眼,不客气地伸手掐住她嫩生生的小脸,欢快地笑了起来,“原来有个年纪比自己小一些的妹妹是这种感觉,啊,我终于做姐姐的真实感受了。好软萌,好可爱。”
“松手!”年龄差带来的身高差距让沈雁杳在沈霜侬面前像个大号娃娃,挣扎不过,只能任由姐姐揉搓到过瘾。
她躲到父亲身后,小声念叨:“爸爸,你下手太轻了,霜侬这么快就能起身了。”
沈霜侬大大咧咧地坐到父亲下首,对妹妹做了个鬼脸,“毕竟是奇幻世界,动手都靠灵气的。爸打我就用点□□力量能顶什么事,擦伤灵药,五分钟都用不着,什么痕迹都消了。”
她眨眨眼睛,“其实连挨打也不怎么疼的,你懂的,嘻嘻嘻,你肯定也挨过打了。”
沈雁杳:“……”
是的,妈妈打她屁股那几下,确实不疼。
“好了,你们姐俩不要胡闹了,说正经事。雁杳,你继续说你小说里面的设定。”
沈雁杳缩了缩肩膀,垂头丧气的“哦”了一声,接着之前的内容解释:“我刚刚说的和现在打算说的都算是背景介绍。”
“天帝不是世袭的位置,最强者在前任天帝退位后自动继位。因为这个缘故,之前的天帝经常死于非命。现任天帝老谋深算又十分惜命。为了能够平安老死,他一直很注重笼络座下的七十二位帝君,许多儿女与帝君联姻。”
“哦,我忘记说了,我的设定里面,为了维持阴阳和谐,七十二帝君里男女各半。”
顾青容翻了个白眼,“你光想着阴阳协调,怎么没想到老天帝那么多儿女,后院的妻妾一点都不阴阳协调。”
知道母亲最讨厌后宫那一套,沈雁杳默默给自己点了根蜡,知道解释之后,自己估计还是挨不过一顿毒打。
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沈雁杳反而看开了。
她死猪不怕开水烫地说:“哦,老天帝那里,我为了水字数,还编过一段往事呢。天帝登位前曾有过一位真心相爱的女子,可惜女子为了成就他的大业,主动委身给天帝最强有力的竞争者,获得对方的宠爱并给对方下毒。可惜,对方死的时候,天帝的真爱已经有了孩子。”
“天帝竞争者死前对真爱表白,说自己早就知道对方给他下毒,但依旧想用真爱感化对方,现在死而无憾。”
“于是,真爱在天帝竞争者死后发现有了对方的血脉,没舍得将孩子打掉,而是感慨于对方的真情,躲到了天帝便寻不着的地方独自产下孩子,随后给天帝竞争者殉情自杀。”
顾青容和沈渊听得眉头紧皱,夫妻俩都想不明白,他们挺用心的教导两个女儿,怎么女儿脑子里都是这么狗血的伦理大戏。
见父母没说话,沈雁杳胆子更大了,“因为真爱怀着孩子的时候担心天帝寻找自己,于是,离开前对外散播留言,说竞争者毒发时候亲手杀了她。天帝对真爱念念不忘,此后不断搜寻天下与真爱相似的女子收入后宫宠幸——所以这个老渣男,足足有几十个儿女,足够联姻用了。”
“这还不算完,当初真爱生下的女儿被一对普通仙族夫妻收养,成人后并不通晓高深的法术。新婚之夜,她被天帝手下发现,杀了丈夫后抢走,送给天帝做礼物。因为样貌与真爱分毫不差,很得天帝的宠爱。天帝明知道她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并不是自身血脉,依旧十分疼爱,直到对方成年,突然激发了先祖血脉,一下让天帝发现对方居然是老对头的遗血。”
沈渊十分直男的问,“然后老天帝气得心梗还是脑梗了?”
“没,爸,你别插嘴呀。老天帝当然是由爱生恨,爱恨交加,抓起来凌虐对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