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渣了狐狸精魔尊》
作者:麟沐
时间:2022-11-24 14:44:12

  我渣了狐狸精魔尊
作者: 麟沐
简介:
明泷穿成了修合欢道的炮灰女配,被仇敌扔进万魔渊,身中剧毒只剩一年寿命。
在危机四伏的深渊里,她捡到了一只极好看的白狐,还发现和白狐修炼一次第1章
“泷泷啊,记得要多找几个,不一样的鱼有不一样的鱼水之欢~”高耸入云却春意盎然的合欢山上,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仙对着一位少女说道。
女仙虽说的是些男女欢好之事,却无甚忸怩之态,反而是语重心长,生怕小辈不听劝,吃了大亏。
“嗯嗯!保十争百!”少女如捣蒜般点头,郑重承诺。她也没有娇羞脸红,仿佛不是在说要找多少个炉鼎,而是在说要学多少种法术。
自从明泷穿书来到这个修合欢道的鱼水宗,类似的言语师父已经说了千遍万遍,听得她耳朵都起了茧,实在是不想再听。
她连忙给师父行了个礼,“我下山了,师父珍重。”
接着不等师父回答,她便施展御空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了山门。
师父的手悬在半空,气得白眼都快翻上天了,“臭丫头,平时懒散懈怠,法术学得比谁都差,如今御空术倒是用得好。”
这句不知是褒是贬的言语,明泷自然没能听到。她此时已经快到半山腰了,直奔山下的凡人小镇而去。
这小镇名唤楚鱼镇,在两国交界,因为通商人来人往,时不时就有一些新鲜玩意儿,明泷最喜欢来这里逛集市了。
每每下山,第一件事必然是食肆!
一袭银朱色薄纱裙如鱼得水般游走于人海之中,时不时有人被撞,可他回头一看四下无人,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全然不知那冒冒失失之人已走远了。
宗门有训,在凡间不得轻易使用法术,明泷自然也不敢随意凌空,但在紧要关头,她可以略施小计,让自己的脚程堪比快马。
比如此时,吃食便是最要紧之事。
不一会儿,她满心欢喜地来到了最喜欢的风满楼前,脸却一下子垮了。
只见眼前的食肆大门紧闭,那雅致的漆木招牌也不知何处去了,透过蜘蛛结网的窗格,明泷瞧见往日热闹非凡的内堂空无一人,心中疑惑不已。
这不像是临时歇业,倒像是倒闭了。
可这风满楼平日里生意极好,是小镇上数一数二的食肆,怎么平白无故就没了?
明泷眉毛紧蹙,抿着薄唇拦住了一个面目和善的农娘,指着食肆问道:“这位婶婶安好,你可知风满楼发生了什么事?”
农娘摆摆手,边走边说:“风满楼的东家冯家最近遭逢大难,全家焦头烂额,所以风满楼也不开了。”
“哦,谢谢啊。”明泷眼睛转了转,看了眼风满楼,径直往冯府走去。
过不多时,她出现在冯府门前,气派的雕花朱门映入眼帘,只是笼罩了一层阴霾,变得灰蒙蒙的。墙上还贴着一张寻医告示,上表冯家多人突发怪病,重金寻医。
明泷上前敲门,敲了好几下才有一个病恹恹的小厮出来,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位小姐,冯府近日闭门谢客,请回吧。”
说完,小厮就要关门,明泷连忙拦住他,“我是大夫,可以治病!”
小厮手一顿,上下打量了一下明泷,脸上赫然写着“不信”两个大字,但他只是一个下人,不能自作主张,只好带着明泷进正堂。
冯家老爷端坐在正堂之上,穿戴整齐却无一丝精气神,他看见明泷进来,先是愣了一下,又无奈地笑着说:“是明小姐啊,今日你来,我们无法盛情款待了。”
他认得明泷,不止他认得,风满楼的伙计都认得。
从前每隔半个月,明泷一大早就会来楼里,一下子买上百份糕点,当日风满楼只好歇业半天,外人只当他们定时休息半日,全然不知道这内里有一个嗜好甜食的小姑娘。
她每回都是吃饱喝足后,将糕点装进乾坤袋带走,冯掌柜也便知道她不是俗人,而是修仙之人。这次冯家上下病得蹊跷,也许她能相助一二,是以冯老爷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掌柜的,好久不见。”明泷同他打招呼,细细地观察他的脸色和身形,已然对他的病情猜到了七八分。
冯老爷摇摇头:“认识许久,我竟不知小姐还会行医,是我有眼无珠了。”
“认真说来,这不是病,而是咒术。”明泷神色肃穆道。
“哦?明小姐可否详说?”冯老爷挺身向前,面色沉重地期待着。
前几日不知为何,冯家上下个个全无精神,心思郁结,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做不好。
起先还以为是吃错了什么风邪入体,治一治便好了,可连请十余个大夫都不见好转,冯老爷便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风满楼生意极好,以往有些心术不正的食肆掌柜嫉妒愤恨,会来加害他们,这次恐怕是请了邪修下咒,让全家不得好过。
明泷点点头:“下咒的人很狡猾,给你们下的是很简单的忧心咒,修仙的人都会,很难查得出来是谁干的。
而这忧心咒可令你们心思不宁,无法静下心来做吃食。因其既不谋财也不害命,只会损他一点阴德,但长此以往却可以害你们家道中落。”
冯老爷不由得颤抖起来,“好狠毒的心肠。”
“幸好,这个咒术简单,解咒也简单。我先用清心诀帮你们把咒术解了,再寻一颗白玖树,你们种在中庭,可以解低级咒术,以后就不怕别人再给你们下咒了。”
“多谢明小姐。”冯老爷感激不尽,“以后你来风满楼,我们必将拱手奉上所有糕点,报答你的恩情。”
一听到以后有免费的糕点吃,明泷双眼放光,三下五除二便将咒术解除了。
冯老爷顿时觉得身轻心畅,又恢复了往日的龙马精神,他望向明泷的眼神充满了敬意。
给全府解咒之后,明泷先饱餐一顿,便动身去仑者山寻白玖树。那山不远,她一天便到了。
白玖树长在悬崖峭壁间,明泷御空而上,正想选一棵茂密的大树,却有一阵凛冽大风袭来,吹得她身形不稳,眼睛都睁不开,只能一把抱住身旁的白玖树,祈祷这阵风赶紧过去。
下一瞬间,树被齐根吹断了!
不是吧,这是龙卷风吗,这么可怕!
明泷大喊不妙,用御空术想先离开这鬼地方,但又一波更强的疾风吹来,她那三脚猫的法术根本用不上,直接被风吹飞了。
狠狠地咬着牙,她决定放弃挣扎,反正身上穿着师父给的金鳞甲,掉进万丈深渊也不会伤到一分一毫,就让她随风而去吧~
很快风力弱了下来,一直在空中翻滚转圈,像个兰州拉面似的明泷终于能松一口气,落到地面。
踩着土地那一刹那,她仿佛重获新生,因为晕风而翻江倒海的胃部也平息了几分。
虚脱与疲累将她紧紧包裹住,她定了定神,想看看自己身在何处。
目光所及,皆是灰雾。
不详的预感蔓延全身,明泷缓慢抬头,漆黑的苍穹之上,遍布紫云!
这好像就是,师父说过的万魔渊……
明泷的腿脚登时软了下来,差点就要跌坐在地。
她居然被风刮到遍地凶兽的万魔渊了,这么凶险的地方,她一个废物修士,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当即明泷就想摇人,让师父来救她,可翻了翻乾坤袋后,她陷入了绝望。
在煞气极重的万魔渊里,许多法术和法器都是失效的,其中就包括她刚刚翻找到的传音符。
这就意味着,她要以几近凡人之躯,自己走出万魔渊……
眨了眨眼,明泷觉得刨个坑把自己埋了,也许是唯一能留全尸的办法了。
第2章
“咕~”
明泷的肚子叫了起来,方才也不知被大风吹了多久,她已然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得先吃一顿饱饭,没准下一秒就会出现凶兽把她撕了,她决不能做个饿死鬼。
不甘心地哼了一声,明泷飞身上树,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坐好,拿出冯府给的黄金糕,嚼了起来。
黄金糕口感既松软又柔韧,蜂蜜和鸡蛋融合在一起,吃起来有一种特殊的香甜,抚慰着她疲累不堪的身心。
一不小心就吃撑了,明泷打了个饱嗝,又打了个哈欠,吃饱喝足之后最适合睡觉了。
虽然万魔渊里没有日月,不知道时辰,但按照经验推断,如今应该入夜了。累了半天,她想找个地方安安稳稳地睡一觉,明天再细细去想出去的事情。
灰雾之中,可能暗藏诸多凶兽,而紫云之上,也有魔兽在翱翔,时不时听到几声凄厉的尖叫,吓得她心跳都漏了好几拍。
还是在此树上睡吧,起码她身边看起来挺安全的。
明泷强颜欢笑地安慰自己,幸好师父经验丰富,连她可能要风餐露宿都想到了,给了她一个类似帐篷的法器,直接睡进去便好。
正要从乾坤袋里往外拿帐篷,灰雾之中就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魔兽身形,朝明泷走来。
她一惊,连忙躲到粗大的树干背后,七手八脚地翻找着隐身斗篷,虽然这只魔兽看起来不大,但她也未必打得过,还是稳妥些,避开它比较好。
翻着翻着,脚边却有什么东西蹭了蹭她,她顿时寒毛竖起头皮发麻,万般不情愿地低头看去。
脚边,却只有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端坐在树干之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她,一脸无辜。
四目相对,一时无语。
她轻轻摇头,先不管白狐,而是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观察灰雾中的魔兽踪迹,可灰雾中空无一物,方才的魔兽好像是走了。
心头的大石落地,明泷看回脚边的白狐,凑近想逗逗它,“哪里来的小狐狸,怎么也误入万魔渊了。”
白狐毛发柔顺发亮,毛色欺霜傲雪,全身上下一尘不染,跟乌漆嘛黑的万魔渊格格不入。它动了动鼻子,又转了转眼睛,仰着头舔了一下明泷的手指。
明泷瞪圆了眼睛,受宠若惊,好亲人的狐狸!
她试探道:“我也是不小心掉进万魔渊的,要不以后我们相依为命,一起想办法出去,好不好?”
满怀期待与诚恳地看着白狐,明泷脑海中想象着撸狐的绝妙手感,一双纤手不由自主地慢慢靠近白狐。
能在万魔渊毫发无损的狐狸,肯定不是普通的狐狸,没准道行比她还高,可不能轻慢了人家。
白狐似乎听懂了她在说什么,退了一步。
这一步是拒绝的意思,明泷心下了然,却不肯轻言放弃。她又拿出黄金糕,打算诱拐白狐。
前世她就是用猫条把一只流浪小奶猫骗回家,没准今生也可以。
黄金糕散发着恰到好处的香甜,白狐一秒都坚持不住,直接叼走吃了起来。明泷趁机抚摸它柔软的白毛,顺滑的触感从手底传来,她和白狐一样发出了享受的轻哼声。
“你跟着我,以后都有好吃的。”明泷趁热打铁。
白狐歪头想了想,两颊鼓鼓囊囊地应了一声:“嗷。”
它答应了!
明泷眉开眼笑,赶紧拿出糕点,继续投喂它。与此同时,还把帐篷找了出来,想拉着白狐一起进去睡觉。
白狐却不肯进去,还跳下了树,往东边走,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明泷,示意她跟上来。
明泷跟了上去。
不多时,她们来到了一个山洞,这山洞非常隐蔽,是一个绝好的藏身之处。想来白狐平时也是在此处休息,这可比刚刚的平地安全多了,明泷给白狐竖起了大拇指,又顺手撸了几下。
劳累了一天,终于可以歇息了,她拿出帐篷钻进去,倒头就睡。
*
再次睁眼的时候,四周是无尽的黑暗。
明泷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在万魔渊里,终年无光,而不是天没亮,还可以继续睡。
她痛苦地嗷了一声,喃喃自语:“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自然没有人应她,但她饥肠辘辘,想来肯定是日上三竿了。身旁的白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她便先梳洗,蒸一笼米浆糕作早饭。
米香四溢的时候,白狐出现了,它从山洞深处走出,前脚伸直后脚弯曲坐在蒸笼旁,静静地看着笼里的米浆糕。
“小白,米浆糕很快就熟了。”明泷趁机上手撸白狐的圆脑壳。
“嗷。”
白狐没什么反应,显然是对“小白”这个称呼没有异议,也默认了明泷可以随意摸她。
明泷得逞地笑了,施法打开蒸笼,盛出米浆糕,递到小白面前,自己边吃边看着小白吃。
米浆糕洁白如雪,蓬松细软,小白吃起糕来就像在吃自己的毛团,它顿了顿,觉得有些奇怪,但甘甜的米香诱惑着它,它的小脑袋已经转不动了,只凭着本能又叼起一块糕点继续吃。
一人一狐肚皮鼓鼓的时候,小白又要往山洞深处走,明泷又好奇又不放心,便跟了上去。
一路向下,宽阔的山洞渐渐变得狭窄,明泷一开始大摇大摆地蹦蹦跳跳,后来只能缩着身子踱步,正当她走得难受的时候,陡然感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
定睛一看,前方是一处开阔圆石厅,周围有七个山洞口,厅中央摆放着一个青铜鼎,鼎内燃烧着熊熊烈火,火星四溅。
明泷慢慢走近青铜鼎,只看见鼎内有火焰,却没看见有其他助燃之物,她疑惑不已,“这是什么法器啊,无物自燃?”
言语之际,小白一跃而上到鼎口,明泷刚想提醒它小心掉下去,它就纵身一跳,消失于烈火之中!
明泷顿时瞪圆了眼睛,伸手想抓住它,只可惜扑了个空,火焰灼烧的刺痛又疼得她猛地缩回手臂,一脸茫然地看着青铜鼎,全然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何事。
小白为什么要跳下去?它不想活了大可以选个别的死法,烧死多难受啊。
她不理解……
头上长满了问号,明泷不禁后退几步,想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还未转身,橙红的火焰中忽地钻出一个毛脑壳,小白毫发无损地望着她,却不出鼎,只嗷呜了一声,似乎是在叫她也跳进去。
“不不不。”明泷像个拨浪鼓似的摇头,捂着自己刚刚被烧伤的手臂,“我知道你法术高强不怕火,但我不行,我会被烧伤的。”
这青铜鼎可能是一扇门,通往某处地界,小白想带她过去。可她法力低微,根本抵挡不住这烈火,怕是还没去到便烧成一把灰了。
她全身都在抗拒,撒腿就往回跑。
小白见她越跑越远,赶忙跳出鼎,咬住她的裙角,想把她拉进鼎里,明泷自然不肯,使劲挣扎。
推搡之间,她不小心跌入左侧的一个洞穴,往下滚去,天旋地转之后,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重得感觉遭受了脑震荡。
她甩了甩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还是有点站立不稳,只能扶着山壁,眯着眼睛看眼前的景象。
头顶侧上方是她刚刚摔进来的洞穴,而正前方数十步远处有一个冰雕,本着未知即危险的生存法则,她决定不靠近冰雕,而是原路返回。
她正要手脚并用爬上头顶的洞穴,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金鳞甲?”
听到声音是从冰雕处传出来的,吓得她一哆嗦,忙回头,“谁!”
她佩戴在脖子上如糖豆般大小的金鳞甲闪动了几下,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往日只有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产生这般异样,可此时金鳞甲的闪烁却大不相同,温和缱绻,似是在回应主人。
这冰雕,是那只金鳞?
“真是金鳞甲,你是灼灼的何人?”
明泷小心翼翼地靠近它,“灼灼?我师父叫明灼,这金鳞甲是她给我的。”
“是她的小徒弟啊,想来她定十分爱护你,这珍贵异常的金鳞甲也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