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改修无情道》
作者:此心向明月
时间:2022-11-24 14:44:16

第1章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此山,万物尽有,处大荒西,乃神仙之地。”
这一段话是沈希灵从一本小说中看见的,出处为《山海经》,身为古代的地图图册,记载着无数灵异神兽的《山海经》,已经被现代网文盘出茧子来了。
但是不管看几次,沈希灵都会受到一股莫名的震撼,短短十六字,描述了昆仑丘的地理位置,让人看见时,不禁想到,会否有一日,能真的寻到这等神仙故居。
现在,沈希灵就在昆仑丘上。
自昆仑丘祭坛向下看,云雾缭绕,落日余晖洒落天地间,红云似血染,又有橘红点缀,云雾间有仙鹤清鸣,不时闪过修仙者御剑飞过的身影,带动云海一阵翻腾。
天地间似有凤凰啼叫,若玉碎清脆。
昆仑丘,《小师妹是团宠万人迷》里的宗门。
俗套的文名,俗套的内容,沈希灵这个俗人可喜欢看了,当时在金榜上看到这本书时,惊为天人,熬夜追完,然后看完人也凉了。
工作天天熬夜把身体熬坏了,还通宵追小说,沈希灵不死,她自己都觉得天理难容。
而且在看到《小师妹是团宠万人迷》的女配同样叫沈希灵的时候,她就有一种自己会穿书的预感。
嗐,这年头,同名同姓同性别,穿书的可能性可太大了。
如果能选择,沈希灵一点儿都不想穿到这本书里,因为那沈希灵是个彻头彻尾的反派啊!一个从开头折腾到结尾的炮灰配角!
在小说中,原主出身低微,是昆仑丘掌门捡回来的孩子,男主钟宇在乱民手中救下原主,原主自此对他倾心。在没有女主的十年里,原主和男主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师兄妹关系。
男主是个很看重师门的人,即使他对原主不是真正的爱,也不会让原主在别人面前丢脸,原主对他的好,许多时候他会接受,回以更加静心的照料和教导。
等女主出现,男主以前暧昧不清的行为,都在女主的要求下划清界限。
而原主不甘心就这么和男主彻底断了关系,结果被同门看见几次被拒绝的场面后,全宗门都谴责她痴缠男主。
流言蜚语压着原主,原主的心态逐渐扭曲,对男主的求而不得之下,原主一步步黑化,最后和反派搞在了一起,帮着反派BOSS灭世,结果自身能力不够强,被逐出师门后,被不再顾及同门情谊的男主一剑刺穿金丹,落得个身陨道消魂飞魄散的下场。
可悲又可叹的炮灰,纯纯一感情线工具人,男女主在一起就被下线了。
“唉……”念及文中沈希灵的结局,沈希灵不禁长叹一声,不值得啊。
那个男主,其实就是看着纯情,实际上什么都懂,故意搞暧昧罢了。
就算是一百岁的老处男,他也没有清白到哪儿去。
作者在文里说,男主和女配的一段是因为男主不懂爱,他以为和女配的互动是同门情谊。
鬼的不懂爱,他要是坚定自己没有二心,为什么女主每次跟他闹,他就能精准拒绝原主?他这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呸!渣男!
之前看文的时候,沈希灵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她那会儿是女主视角,女主苏巧儿过的顺风顺水就挺好,爽文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现在穿成原身,沈希灵看到了更多细节,这男主就太渣了,分明是把原身当备胎养着,等有了女主又把原身踹开。
等之后,女主苏巧儿受重伤,拿女配的血去救,苏巧儿做了错事,让女配去顶锅。
看文的时候,男主为了女主不顾天下,一心一意为女主考虑,被无数读者说甜,而身为工具人,此刻沈希灵就只想说一句。
渣男给我死!
“沈师妹又在此处等着大师兄,她可真是痴情。”
“古有癞□□吃天鹅肉,今有沈希灵痴缠大师兄,世间万物都有此贪求之心吗?”
“别这么说,沈师妹与我们是同门。”
“什么同门,我可没有一个成日追在男人身后,浪费门内资源的同门。”
沈希灵听着不时传入耳中的议论声,托着下巴,坐在祭坛边望日emo。
她是今天早上穿越的,那时候她还不能控制身体,像是飘荡在外的灵魂,只能看着。
是等到午后,原主到了祭台,沈希灵才能勉强控制一部分,这才让身体从站着等变成坐着等。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绑着衣服的绸带,两肩垂下的轻纱,腰间金银织造,玉石相扣的腰带,还有这一身飒爽的月白色长裙,感叹了一下昆仑丘的校服还挺好看的,一看就特别贵。
有点儿敦煌的意思,但是更注重保暖,身上的衣服版型不错,衬得人腰细腿长肩宽,配上头顶高束马尾,不失仙气,还很利索,便于耍剑打架。
与现代仙侠剧里的丧葬风大宽袖不一样。
这是唯一让沈希灵觉得还挺舒心的地方了。
除此之外,真是哪儿哪儿都不顺心。穿过来的时机不好,是原身已经痴缠小说男主钟宇许久,以至于整个宗门的人都知道的时候。
接下来还有一个剧情,是原剧情中男女主感情的高潮,也是女配虐心的一段,同时是造成女配黑化的重要节点。
沈希灵很想走,她真的不想加入修罗场,去跟别人抢男人,天知道她在现代的时候就是个剪辑师社畜,每天剪辑别人的情情爱爱,自己忙的连休假的时间都没有,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看小说。
别说抢男人了,她只拉过四岁侄子的手,身边的男人,只有累的秃头的同事。
真是作孽啊!老天爷选谁穿越不好,选她!
她好不容易攒够了十万,从猪扒皮上司那里要来两天假期,还想着白天去吃顿大餐犒劳自己离买房更进一步呢!
沈希灵越想越觉得,天下就没有比她更惨的人。
她还得被迫走剧情!
这具身体她根本不能随心控制。
沈希灵估摸着以现在融合的速度,大概等天黑,她就能完成控制了。
可钟宇不可能到天黑才回来。
沈希灵刚想到钟宇,她的身体就自己动了,以一个很扭曲的姿势,抬起头看向天边,嘴里还兴奋的大喊:“大师兄!”
如果沈希灵是站着的,那一定是挥手蹦跳大笑三部曲,但是现在她坐着呢,剧情的力量再强大,也不可能让她坐着蹦。
真要是那么干,那就不是修仙言情文,是灵异文,女配是个奇行种。
沈希灵一边喊,一边在心里疯狂吐槽。
原主的一切都由剧情大神操控,可是现在出现了偏差,是不是说明,她可以影响剧情,当剧情发生大幅度改变时,她就能彻底自由了?
沈希灵陷入沉思。
在沈希灵沉思时,她并没有移动她尊贵的臀部,所以她保持着上半身疯狂招手,下半身坐着一动不动的姿态。
让焦急抱着女主苏巧儿的钟宇都不禁看了两眼。
好怪,再看一眼。
等沈希灵发现男主站在面前看她的时候,天边的太阳已经只剩下半张脸了。
“呃,师兄为何这样看我?难道是几日不见,不认识师妹了吗?”
沈希灵随口说道。
说完她就愣住了,她怎么可以控制自己,不说台词了?
这个时候的沈希灵,不应该一脸愤恨的拦住想送女主去药峰求医的钟宇,然后怒斥两人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还去拽重伤昏迷的女主,让她不要装蒜吗?
沈希灵抬头看了眼女主,巴掌大的小脸靠在钟宇的胸口,唇色惨白,脸上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
“确实不同。”
钟宇长了一张正义凛然的脸,星眉剑目,英俊且严肃,不笑的时候很是唬人,笑起来很俊俏,看不出他隐形的渣男属性。
不过渣男一般也不会在脸上直接贴渣男两字,而且他们自己不会觉得自己是渣男。
甚至别人也不觉得是。
此刻的他,站在自己的本命剑岭秀之上,怀抱女主,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祭台边缘的沈希灵,看沈希灵的眼神,似乎有些温和。
就是这种温和,让原主一步步深陷,他哪怕是拒绝原主,也会用这样温和,似乎有百般苦衷的眼神看着原主。
给原主希望,让原主一直觉得,错不在他,在苏巧儿。
沈希灵只能说,演的不错,下次不要再演了。
小说作者极为偏爱男主,将所有好都给了钟宇。
他是昆仑丘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又是掌门的亲子,长相俊美,不过百岁就已是金丹后期,是整个修仙界年青一代的佼佼者。
这样的天才,能看出她内里换了人吗?
沈希灵有点儿好奇,她看着男主,希望男主能发表高论。
结果钟宇似乎是有些愧疚的叹了口气,然后走了。
就这么走了!
沈希灵感到一阵窒息。
她想回去,她现在就想回去!她在现代有父母、有兄嫂,她还有约定一起买房的闺蜜,她辛苦工作了五六年的岗位!
而且她在现代,还不用对付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个鬼地方,没有一处让沈希灵想留下,不管是那些她刚来就听了一耳朵的闲言碎语,还是那个和原主相识十年,却无法发现她灵肉不合一的男主。
明明发觉不对,最后却只是冷淡的说了四个字,然后便带着女主离开了。
换一个角度看,这男主真的是渣的明明白白啊!
第2章
沈希灵坐在地上,转头看着男主御剑离开的背影,垂下的睫毛在脸上打下深浅不一的阴影。
如果她真的能控制这具身体了,那她该干什么呢?
她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呢?
沈希灵心中逐渐只剩下一个想法——回家。
如果达到设定中的大乘期境界,能不能破碎虚空,找到回家的路呢?
反正不管以后什么目标,她也绝对不要像原主一般。
为爱疯魔,不得好死。
“苏师妹是怎么了?刚刚看到大师兄带着她往药峰去了。”
“不知道,或许是外出历练受了伤,苏师妹可真是太拼了,为了提升修为,竟然刚入筑基便求着大师兄带她去历练。”
“是啊,苏师妹天资高,还勤奋,终有一日能得证大道,可见不是每个人都像沈希灵一样,空有一身好资质,入门十多年,竟然连筑基都没到。比起苏师妹三年筑基,差太远了。”
“出身就不同,苏师妹的父母可都是高阶修士,她?一个掌门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小乞丐罢了。”
又来了,沈希灵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是那些人故意说给原主听的,还是原主从小就耳聪目明?
总不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声密谋吧!
夕阳余晖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东面一轮明月升起,如水月华洒在身上,带来一片清凉。
沈希灵发现,在落日西沉瞬间,她身上一轻。
那种轻快,就像是终于卸去满身负重,她张开右手又合上,灵巧的手指可以做出她想做的任何动作。
她可以自由控制身体了。
很好!她该走了!
该来的总会来,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她不能顺着剧情走,因为顺着剧情走,她的结局就是死!她必须要将这剧情搅合的与原本设定偏开,想要影响剧情,同样要加入剧情,直面男女主!
她可以的,在她没有彻底控制身体时,就能用坐着来躲避拦男主,说反派台词的剧情,那她以后肯定能做到更多!
沈希灵给自己喂了一大口鸡汤,振作了因为穿越而颓废的精神,然后她想爬起来了。
结果一个踉跄差点儿没头朝下从祭台上栽下去,吓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慢慢往后挪,把空悬到已经麻了的双腿拉上来。
她狼狈的样子又引得周遭路过的同门的低声耻笑。
沈希灵就把那些声音全当鸡鸣狗叫,完全不在乎。
她在现代的时候,天天被老板和甲方挑刺,要是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怎么在职场上存活?
沈希灵可以自豪的说,在厚脸皮这方面,整个修真界,都没有一个人能跟她比!
“沈师妹,大师兄唤你去药峰寻他。”
沈希灵才爬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就看到一个穿着药峰制服的药童御兽飞来,药峰制服有个大大的药葫芦绣在背后,十分醒目。
他说完就要走,被沈希灵喊住。
“这位师兄等等!”
在昆仑丘,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可以御剑飞行,筑基期以上的弟子可以御兽飞行,而筑基期以下的弟子,只能靠两条腿走。
之前沈希灵从原主所在的灵兽峰走过来,累的双腿打颤,这才坐着休息的。
沈希灵身为灵兽峰的弟子,竟然一只灵兽都御不了,成日里喂养灵兽,却没有资格御兽飞行,她确实太废物了点儿。
御兽的事情以后再说,眼下要紧的,是去药峰进行下一个剧情点。
那药童转过头,坐在仙鹤背上冷漠看着沈希灵。“沈师妹,还有什么事?”
“师妹还未筑基,需得一步步走到药峰,我倒是不觉得累啊,但是如果因为我走着去,耽误了大师兄的事情,就不好了。”
“师妹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妨直说。”
“嘿嘿,师兄不若将坐骑借我一用?”
药童眉梢跳了一下,“师妹,仙鹤每次只能驼一个人。”
灵兽有灵,修为太低的修士,灵兽不愿意驼,修士太多了,灵兽会嫌累。
为了不出现在御兽途中,被气愤的灵兽故意扔下去摔成肉饼的事故,修士们尽量和灵兽商量着来。
“师兄莫不是忘了师妹就是灵兽峰的弟子了?我当然知道灵兽怎么想的,这只仙鹤好眼熟,好像就是师妹我喂的那一只呢,是不是啊?”
沈希灵冲仙鹤挥了挥手,灵兽峰弟子就是灵兽的饲养员,为了口粮,灵兽非常给面子的冲沈希灵叫了一声。
沈希灵得意的冲那药童笑了笑,表示她确实和灵兽关系很好。
药童冷着脸看她,想用冰冷的目光逼退沈希灵,让她知难而退。
沈希灵表示,你的小眼神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
不光没有杀伤力,沈希灵还觉得浪费时间,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装作害羞的低下头,“我知道,我容颜出尘绝艳,乃是世无其二的好看,但是师兄这样看着我,我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我没看出你不好意思,我看你好意思的很啊!
药童感觉有点儿辣眼睛,其实沈希灵确实长得好看,外表不过十七八的年纪,正值青春靓丽,即使是在美人遍地走的修真界,沈希灵的外表也称得上是美人之最,人间少有。
就是以前这个美人只看得见大师兄,跟别人几乎没有交流,现在瞧着好像想通了,愿意和人多说两句话了,可看着比以前更不正常了是怎么回事?
药童最后还是将仙鹤借给了沈希灵,就像沈希灵说的那样,她累着没关系,让钟宇等久了不行。
更不要说,此刻还有人同钟宇一样在等沈希灵。
那就是药童的师父,药峰的二峰主苏棠。
药童不敢让师父久等,但是仙鹤不可能驼沈希灵,她修为不够。
想要仙鹤破例,就要讨好仙鹤,药童拿出灵丹,有些肉疼的交给仙鹤,作为贿赂。
唉,早知道他就不干这跑腿的事儿,没在师父与大师兄面前长脸也就算了,还搭进去一颗好药。
沈希灵冲药童说了句多谢,然后就兴高采烈的坐在仙鹤背上飞起来了。
仙鹤背上看似窄小,实则很宽阔,坐着非常稳,而且灵兽可防罡风,不管飞得多快,沈希灵都只能感觉到春风般温柔的风。
那风吹动她的衣角,吹起肩上轻纱,徜徉云海之间,真似谪仙人入凡。
药童看着她的背影,低声说道:“你若是能好生修炼,何至于现在这样,明明有一身上等根骨,怎会囿于情爱,无法看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