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天才游戏制作人/我真的没想做爆款游戏啊!(重生)》
作者:亡灵大菜菜
时间:2022-03-14 08:54:08

   《炮灰天才游戏制作人/我真的没想做爆款游戏啊!》作者:亡灵大菜菜
  文案:
  “我居然是个炮灰?”
  原·TOP院校精英·天才游戏制作人·现废柴人设炮灰·裴殊摸了摸下巴:“有意思。”
  曾经规划完善的人生,因为被剧情意志选中为‘炮灰’从此搅和地一塌糊涂,
  既然当初的规划已经被破坏,
  那就推倒重建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吧!
  至于那个所谓的‘爽文主角’?
  裴殊一双桃花眼笑得微弯:“各凭本事。”
  然后,一个名为【不输】的游戏工作室悄然出现,逐渐掀起整个世界的浪潮——
  小剧场1:
  原主角一朝重生,还携带着‘游戏之王系统’,回到诸多天才策划还未成功的时代,信心满满,摩拳擦掌:
  ——玩家已经烦透了层出不穷的辣鸡氪金游戏,我们得做一个真0氪游戏!
  员工:老大!不输工作室的辣鸡氪金修仙游戏热搜第一啦!
  主角:?
  ——单机游戏亏钱?那是蠢货不懂玩家!让他拿出充满新意的单机游戏横扫销售榜!
  员工:老大!不输工作室的古董单机游戏横扫销售榜啦!
  主角:?!
  后来,国际领奖台上,有全球游戏奥斯卡之称的‘GAME’盛典上,星光璀璨
  裴殊手捧‘年度TOP游戏奖’,面露为难:我的真没想做爆款游戏啊……
  小剧场2:
  裴殊在甩脱了剧情意志影响后,一路拯救了许多同样被剧情意志影响到的天才
  只是,救着救着,这些天才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起来
  天才A:小殊,你和我的游戏理念非常契合……
  天才B:小殊,我想一直和你一起做游戏!
  天才C:小殊,我……
  工作室金主D:哥,你看他们那么厉害,只有我,只能做哥的小尾巴。
  裴殊(扶额):……黎楚越,够了,住嘴。
  排雷:
  *默认架空同性可婚
  *有人单箭头
  *大概偏爽文,作者感情废,努力可能也不太有救的那种QAQ
  *文案和预收时有过几次调整←文案废物纠结了很久,梗有过一些变化,但核心都是搞游戏,嗷!
  *攻是金主弟弟,年下么么哒~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业界精英 系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殊 ┃ 配角:黎楚越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可惜我克制不住我自己^^
  立意:认真从事热爱的事业,好好工作,好好创作,做出精品。
 
 
第1章 爆款的第1天
  “裴殊,你tm要是不想干了直说!”
  一个暴怒的喝骂声,伴随着狠狠摔落到桌面的一叠纸质文件砸进裴殊的耳朵里。
  整间办公室的键盘敲击声都猛然一静,接着就是暴风骤雨般的持续怒喝声。
  “裴殊,你进公司8年了!不是8天!你再睁眼看看你整理的案子,入司8天的策划都tm不会像你这么离谱!”
  “我tm让你整理一下新版本的游戏道具价值,你自己看看你整理的是什么玩意儿?!超稀有级别角色外观的定价是多少?688游戏币?!”
  “新版本计划新增的低价长销道具188人民币??”
  “还有这些抽奖碎片以及整个抽奖奖池的价格整理……”项目经理汪飞越说脸色越难看。
  “行啊,你真是牛逼啊,就你这个定价方案,资料片上线时要是按照你这方案走,下一秒游戏经济平衡崩盘算谁的?”
  “裴殊,你知道这些数据要是放出去,对项目是怎样的影响吗?!”
  ……
  裴殊清醒过来时,迎面而来的就是这样一场疯狂的喝骂,在裴殊的周围,没有人敢阻止这场怒斥,毕竟光凭他把价值688RMB的道具写成688游戏币这种离谱的错误,就没有人敢去阻拦愤怒的狂暴中的项目经理。
  “裴殊,8年前你也是笔试面试第一名被招进我们工作室的,说实话,这8年来你的表现,是真的让人越来越失望。”
  愤怒的项目经理在宣泄完怒气之后,最后对着裴殊的一句话,已经透露出完全放弃的意味。
  这份新版本游戏奖池价值的整理方案,说实话,原本应该是纯粹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方案,数值策划已经针对各项物品和整体奖池做完了价值判定,汪飞交给裴殊的任务就只是配合数值策划整理一下从新资料片准备以来的全套新增物品价值的整理。
  这种整理文档的杂活儿,让刚入职的小策划去做都不至于错成这样,但裴殊居然就把错得这么离谱的案子提交给项目审核了。
  这但凡出了什么问题,就是整个项目组的问题。
  身为项目经理的汪飞是真的彻底对裴殊失望了,这一通怒骂之后,转身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不打算再理会别的。
  直等到汪飞返回他的办公室,裴殊的工位周围才重新有稀稀疏疏的人声响起,不少人用鄙夷的目光看了眼裴殊,然后就撇开头去不做理会了。
  毕竟,作为极光工作室里暗中有着废人之称的裴殊,做出多离谱的蠢事都能够理解。
  在场的许多人都无法理解,裴殊这样的废人为什么居然能够在极光这个寰宇集团的顶尖游戏工作室中呆满8年而没被开除。
  不过看汪飞刚刚那个狂暴的模样,裴殊大概率在工作室撑不到第九年了。
  宽大的单人工位上,裴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奇地拿过蓝纹纸打印的价格整理方案看了起来,等全部看完了一遍之后,裴殊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得了,就这种文档整理工作他居然能写成这样,厉害啊!
  就这,刚刚老汪说什么来着?
  ‘你如果不想干了就直说。’
  意思是,写出了这份方案的他,如果不想干了还可以直接离职,而不是由公司直接把他辞退吗?
  裴殊眨了眨他的桃花眼,合上了手里的整合方案,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老汪,好人啊!
  不过……
  裴殊笑了笑,就他这工作能力和水平,他居然还能在业内顶尖的极光工作室呆满8年,老汪就算再是个烂好人也不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他已经翻阅完了手里的那份文档,又打开自己的工作电脑,回顾了自己过去这8年时间所给出的各种‘精彩’表现。
  等粗略地翻阅了一轮之后,裴殊也忍不住为自己过去的表现啧啧称奇。
  就他电脑里的这一系列工作成果,但凡有哪家游戏公司敢收这样的员工,裴殊都觉得那家公司是在做慈善。
  边上,与裴殊邻座的张随皱着眉头瞥了裴殊一眼,脸上的表情是完全不想与之为伍的不屑与鄙夷,看到裴殊脸上毫无悔改之心的模样,张随没忍住嘀咕了一句:“居然还有脸笑,我要是你,早就没脸继续在工作室呆下去了!”
  谁想,在他这嘀咕之后,边上的裴殊居然侧过头,笑意盈盈地看他,裴殊那张从来看起来就很普通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却看得张随一阵脸红,很快他就被裴殊盯得满脸涨红转过了头。
  ——哎呀,这么快就脸红了?工作室里的同事看起来都是好人呐!
  裴殊一面在心里念叨着,一双桃花眼笑得微弯,嘴角也正勾起轻松肆意的弧度。
  用笑‘逼’退了邻座的张随之后,没有人注意到,裴殊的眼里划过了一丝冷色,虽然他看起来状态轻松,但心中却绝对不能算是愉快。
  毕竟,任谁被迷雾笼罩浑浑噩噩8年时间,又在干出这一系列完全与他本人意志背道而驰的事情后突然清醒,心情都不会太好。
  裴殊盯着眼前的电脑,随手用桌上的纸笔划出了一条时间线,分别是8年之前,和中间8年时间,以及现在。
  大约在半个小时前,他从午休中醒来,混沌的脑子里突然被塞进了一堆剧情,原本浑浑噩噩的状态被驱散,他才突然惊觉,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陷入了‘剧情’的迷雾,遵循着‘剧情’给他铺设的道路,一路将自己的事业糟蹋成了眼前这副样子。
  8年前,裴殊是国内TOP2大学毕业的精英,身上贴着国家级奖学金和一系列与网络、游戏相关的奖项,在大学期间他已经联合校内志同道合的同学共同研发了两款剧情向解谜游戏,在业内口碑小爆,并且赢得了当年的【菜鸟奖】——这是国内最大游戏平台WG每年为新星游戏制作人设置的专属奖项,几乎每一届菜鸟奖的得主,都能在游戏业内成为独当一面的能手。
  当年,裴殊正是凭借着自身出色的学历、经历以及【菜鸟奖】得奖项目主策划的身份,又在极星工作室精英招考通道以笔试、三项面试全部第一的成绩进入的这个有着业内TOP3之称的极星工作室。
  裴殊那时是怀揣着对游戏的热爱与对未来的美好期待进入的极星工作室,而正像汪飞所说,当初的极星工作室负责人和各位老人对于裴殊,也是怀抱着极高期待的——他们期待裴殊能够在工作室的栽培下快速成长,甚至也期待着他可以有能力建立自己的工作室,成为极星工作室群下的子工作室持有人之一。
  但是,他们的期待都没有成真。
  裴殊的优秀似乎从进入工作室的那一刻就戛然而止。
  进入极星工作室之后,裴殊突然就从一个潜力十足的游戏新人,变成了一个什么也不懂,怎么教也教不会的废柴。
  最初汪飞等老人只以为裴殊是刚到工作室,还不适应工作室的工作节奏,但渐渐,随着裴殊干出一件又一件蠢事之后,汪飞等人对裴殊也逐渐只剩下说不清的失望。
  工位上,裴殊看着电脑屏幕的神情微微发冷,这8年的时间,他似乎是有意识的,又似乎没有,他像是身处在一个高悬的角度,如同提线木偶一样,无法自控地看着自己做出一件又一件荒诞离谱的事情。
  直到半个小时前,就像是一道惊雷劈到他的头脑之中,他才在蓦然之间清醒。
  而与那道惊雷同时砸进他脑海中的,还有一段与他息息相关的‘剧情’,他看到,在‘剧情’之中,他整理的这份表格文档虽然被发现了错漏之处,但不知道为什么最终这错漏百出的数值还是被配置到了正式的游戏之中。
  新资料片公测当天,游戏数值雪崩,官方紧急维护停服回档,并给玩家发放了大量的赔偿道具,但是玩家并不买账,以至于这款工作室的支柱游戏遭受了开服以来最大的公关危机。
  这一切危机都是因他而起——最后,一名刚进工作室不久的新人林成提出了一个方案,成功解决了危机,同时工作室再也无法容忍他这个害群之马,以他工作中有重大失误为由,将他开除并在游戏行业内封杀。
  极星工作室对他8年时间的容忍,为的就是这在‘剧情’中大概无足轻重的一次开除。
  而那个‘林成’……
  在那之后,他短时间内就拿出无数堪称经典级别的项目案,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了业内顶尖的游戏制作人,甚至蜚声国际。
  裴殊冰冷的桃花眼无趣地看着自己眼前总结的关键词,得出了一个荒谬但又真实的结论:这是一个‘爽文世界’,主角就是那个‘林成’。
  至于他,只是林成的爽文道路上一块无足轻重的垫脚石,俗称炮灰。
  裴殊不知道自己成为炮灰的命运是否是既定的,冥冥中,他能感受到,迫使他变成这样的,是所谓‘世界意识’的存在。
  他并不清楚,这份世界意识对自己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不过他隐约能察觉到,从‘世界意识’掌控中挣脱的自己,已经没有再被控制的危机。
  只是,虽然已经不能再被控制,裴殊也并不会天真地以为,来自世界意识的威胁,就会这样轻松地消失。
  真是……有趣。
  裴殊看着自己眼前随手涂画的册页,在‘威胁’两个字上又再重重地圈上了一笔。
  究竟会有怎样的威胁来袭呢?
  8年被操控的人生,打破了裴殊曾经对自我的规划,也让他的性格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只是,就算再怎样改变,裴殊也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以德报怨的烂好人。
  ‘爽文’是吗?
  他倒是挺想知道,如果在所谓‘主角’的爽文人生路上,曾经的垫脚石不存在了,‘主角’赖以成名的项目一个个失败……会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呢?
  被压制了8年的戾气让裴殊生出了在危险边缘游走的兴致,但曾经的理智及时出现,将脑海中过
  于活跃的戾气压制了下去。
  他将笔一丢,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舒展了一下懒腰。
  行了,账要一点一点的算,可怜他因为这狗屎的剧情,失去了8年的美好人生,他可没打算要将自己之后的人生全部浪费在‘报仇’这件事上。
  当然是,愉快工作‘找乐子’的同时,顺带‘报仇’了。
  裴殊的身边,他的邻座张随没忍住又偷看了裴殊一眼——这个裴殊,从刚刚被汪飞训斥之后,状态就不太对劲,起先对着他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刚刚一个人对着电脑时又一脸冷冰冰的,中间还有一阵气势大得他手抖,这会儿突然又笑得跟个没事人似的。
  张随是真没忍住,总觉得他这邻座会不会出点什么事……
  裴殊当然不会出什么事。
  他在理清了头脑中的‘剧情’之后,丢开了笔,再次打开电脑之后,他迅速梳理了自己事务清单上的未完结和已完结但暂未提交的工作内容。
  每一条每一项,逐一检查或干脆删除重做。
  在他被世界意志控制的这8年时间里,他‘兢兢业业’的表现早已经让工作室对他彻底失望,能够交到他手中的都不会是什么重要任务,就像先前那份道具价格表格的整理工作。
  对于裴殊而言,这些只需要细心和认真、耐心就可以完成的工作,根本不算什么。
  一个下午的时间,裴殊已经成功将他过去一周积累的工作重新梳理了一遍,并且将那份错得离谱的整理方案也梳理了一遍。

  不仅如此,他还将他当前权限能够看到的,运转到他这个节点的工作室策划案全部都扫了一遍,将涉及新资料片的各种数据以及新增功能案也都大略地看了下来,以确保除了他这个‘炮灰’节点之外,新资料片中是否还存在有可能会被‘剧情’利用来给主角林成开挂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