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玄学综艺后我爆火了(穿越)》
作者:唇亡齿寒0
时间:2022-03-15 09:11:17

   《参加玄学综艺后我爆火了》作者:唇亡齿寒0
  文案:
  古代天师古穿今
  【一】
  晨曦娱乐的经纪人签了个名叫乐祈年的小艺人。
  乐祈年腰细腿长,肤白貌美,一双桃花眼顾盼生姿。是光凭颜值就能火一把的类型。
  就是有两个美中不足之处:
  第一,喜欢搞“封建迷信”,天天烧香拜神看相算命。
  第二,张口闭口就是“贫道”如何如何,“施主”如何如何,活像个古代小道士。
  经纪人:emmm……只要他少开口说话,问题应该不大吧?
  【二】
  网络真人秀《谁是通灵王》开始全国海选。参赛者需要用自己的“通灵能力”解决节目组给出的种种难题和案件,夺取冠军。
  经纪人抱着碰碰运气的心理给乐祈年报了名。反正这类真人秀都是有剧本的,照着剧本演你还不会吗?
  乐祈年看着手上的剧本,痛苦面具:对不起,贫道真的演不来。即兴发挥没问题吧?
  经纪人:……问题可大了去了。
  【三】
  听说乐祈年要参加《谁是通灵王》,黑粉们纷纷等着看他的笑话。
  ——谁知乐祈年手撕剧本,一夜爆火!
  扑朔迷离的凶案,阴风阵阵的鬼宅,真假莫辨的文物……参加真人秀的假天师瑟瑟发抖,真天师神情凝重,唯有乐祈年不慌不忙,面带微笑, 手起符落,驱邪祟,辨吉凶,破万鬼,明真相。
  观众:卧槽,我要这膝盖有何用?大师我悟了!
  【四】
  乐祈年的爆红惊动了华国第一玄学世家。玄学世家派出掌门人担任节目嘉宾,品评选手表现。
  黑粉幸灾乐祸:某个假天师要原形毕露啦!
  经纪人冷汗直冒:我看看撤热搜要多少钱……
  掌门人将乐祈年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双膝一弯:参见老祖宗!
  黑粉+经纪人:目瞪狗呆.jpg
  乐祈年想了想,往白发苍苍的掌门人手里塞了个红包。
  【小剧场】
  经纪人:你的个人资料里,“婚姻状况”一栏为什么填的是“丧偶”?
  乐祈年:贫道跟一只鬼结了冥婚,鬼是死的,那可不就是“丧偶”么?
  经纪人:……很有道理但又哪里不对的样子。
  【观前提示】
  1.赛制参考俄罗斯真人秀《通灵之战》,没看过也不影响看文。
  2.玄学的部分瞎几把写的,如有讹误实属正常,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3.作者不擅长写感情戏,所以感情线可能会比较薄弱(狗头)。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娱乐圈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祈年 ┃ 配角:阎煜 ┃ 其它:预收《在异界做游戏后我暴富了》《魔法学院来了个懂王新生》
  一句话简介:玄学大师古穿今,爆红娱乐圈
  立意:惩恶扬善
  作品简评:
  古代玄学大师乐祈年穿越到了七百年后的现代,成了一个糊穿地心的小艺人。适逢网络真人秀《谁是通灵王》开始全国海选,参赛者需要使用自己的“通灵能力”破解节目组设下的种种难题,夺取冠军。乐祈年因机缘巧合被经纪人送去参赛。听闻此事的黑粉们纷纷等着看乐祈年的笑话,他却手撕剧本,一夜爆火!
  本文行文流畅,文笔诙谐,剧情环环相扣,将娱乐综艺与通灵玄学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反转。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暗藏着出人意料的真相,或温暖感人,或发人深省,或使人捧腹大笑。主角与众配角的塑造更是活灵活现,令人印象深刻。主角在娱乐圈中打拼的同时,不忘惩恶扬善,扶危济困,让正道的光照亮世间。
 
 
第1章 五年之期已到
  一大清早,传爵娱乐公司内就爆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吼。
  “好你个乐祈年!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
  怒吼来自经纪人周信的办公室。外面的员工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缩了缩脖子。
  语无伦次的吼叫之后是“砰”的一声巨响,办公室门轰然打开,接连飞出文件夹和几支圆珠笔。
  一名身材修长的青年施施然走出办公室,一边矮身躲过飞来的“暗器”,一边回头道:“既然周兄想听,贫道重复一遍也无妨:贫道观你眉心发黑,气运黯淡,特地为你起了一卦,算出你近期内必有大劫。”
  经纪人周信暴跳如雷:“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青年用奇怪的语气说:“贫道与贵司是签过约不错,可如今五年之期已到,既然不再续约,今后便无理由再拜访贵司,自然就见不到周兄了呀!”
  “你……你……”周信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保安!给我把他拖出去!”
  青年拱手施了一礼:“不必劳烦贵司的护院,贫道这就告辞。对了周兄,看在相识多年份上贫道提醒一句:周兄需修身慎行、端正已身,方可化解那灾劫,否则神仙来了也爱莫能助。”
  说完,青年抛下火冒三丈的经纪人,大摇大摆地走向电梯。
  刚巧电梯门打开,新来的小助理抱着一堆文件走出来,目瞪口呆地望着与她擦肩而过的青年。
  传爵娱乐可是业内知名的明星经纪公司,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帅哥美女。员工们甚至已经产生审美疲劳,到了对美人习以为常的地步。
  饶是如此,小助理乍一见那青年,都忍不住愣了会儿神。
  他身材高挑修长,脊背挺拔如松,行走时步履轻快,身姿矫健。皮肤白皙,五官深邃,竟有些像古希腊雕刻大师精雕细琢的美少年雕像。虽然只穿着普普通通的T恤和牛仔裤,却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古典之美。
  小助理轻声问身边的同事:“那是谁?咱们公司新签约的艺人吗?好面生啊!”
  同事冲她摇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才来没多久,大概没见过他。他叫乐祈年,被雪藏了好几年。不过他和公司的合约已经到期了,今天就是来解约的。也不知他和周哥说了什么,周哥竟然气成那样……”
  此刻周信正将自己臃肿的身体埋在办公椅中,胸口仍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
  难怪今天一起床,他右眼皮就跳个不停。
  周信正是乐祈年的经纪人。五年前,他亲自发掘了仍在念大学的乐祈年,将他签进公司。乐祈年凭借一档选秀节目出道,因为有一张漂亮脸蛋,很快便积累了不俗的人气,之后陆续出演几部网剧,虽然只拿到了配角,但也算是当时小有名气的流量小生了。
  后来却忽然之间销声匿迹。原因无他,只因为他得罪了一个绝不能得罪的人——传爵娱乐的老板。
  周信在传爵娱乐工作多年,深知老板就好乐祈年这一口。过去老板也潜规则过其他艺人,这种事在娱乐圈中屡见不鲜,那些有头有脸的明星,谁背后没有一两个金主撑腰?
  传爵娱乐是业内数一数二的经纪公司,所掌握的资源和人脉远非那些小工作室可比。老板垂青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艺人,那是赏你脸。多少人想爬老板的床还没那个机会呢!
  哪知道乐祈年宁折不弯,硬是上演了一出贞洁烈男的戏码。老板也不是什么大善人,当即命令停止乐祈年的一切艺人活动和商业合作。
  乐祈年每个月只能获得两千块的底薪。对于一个父母双亡、自己还在念大学的年轻人来说,这些钱杯水车薪。即使他想解约,也付不起天价的违约金。
  周信原以为乐祈年迫于经济压力,迟早会向现实低头,可没想到这小子一倔就是好几年。宁可在超市打零工勉强维生也不肯就范,堪称周信遇到过的最硬的骨头。周信为此没少挨老板的骂,便将怨气转移到了乐祈年身上。
  今天正是乐祈年和传爵娱乐合同期满的日子。他跑到周信的办公室当面提出不再续约。
  自打乐祈年和公司闹翻,周信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今天一见,只觉得乐祈年与从前判若两人。那小子不知中了什么邪,张口闭口就是“贫道”如何如何。更可气的是,他居然还当面咒骂周信,说他印堂发黑,不日将遭遇血光之灾。化解灾劫的唯一办法就是周信改过自新。
  这不就是在拐弯抹角地骂他以前不干人事吗?
  周信气得肺都快炸了!
  他年年去五台山拜佛,还花大价钱托人从藏地某喇嘛庙中请来一串嘎巴拉。有得道高僧佛法护佑,他岂会有血光之灾?
  乐祈年那小子肯定是故意装神弄鬼膈应他!
  老板想必不大乐意让乐祈年恢复自由身,但是没了法律上的约束,传爵娱乐也不能强行将人扣下。今后乐祈年不论是签约其他公司,还是退圈另谋生计,传爵娱乐都无权干涉。
  凭他那张脸,大概不甘心当一介普通人吧。周信心里琢磨。多半会投奔其他经纪公司。
  但是他想红也没那么容易了。娱乐圈更新换代何其之快,更何况是他这种靠脸吃饭的流量明星。拿不出像样的作品,不出一年就会被大众遗忘。到时候明星就会沦为资本的弃子,最终泯然众人,黯然退场。
  笃定乐祈年今后翻不起什么水花,周信的心情略微转晴。
  这时有人敲响办公室门。周信吼道:“谁?!”
  门外响起新人小助理怯生生的声音:“周哥,您要的那份企划书到了。”
  “进来!”
  小助理走进办公室,瑟瑟发抖着将一份文件交给周信。经纪人略扫了几眼,露出满意的笑容。
  今天可算有个好消息了。这是寻星视频近期一档真人秀节目的企划书。传爵娱乐的母公司投资了这档节目,目的正是为了借这个机会捧红新签的艺人。
  这档真人秀面向全国海选参加者,采取末位淘汰的形式。表面上所有选手公平竞争,可实际上早已内定了冠军。那些通过海选的素人,不过都是为冠军陪跑罢了。
  “你去告诉小羽,节目的档期已经定了。这节目还没开播人气就这么高,他肯定能一炮而红。”周信喜不自胜。
  小助理点点头,接着面露难色:“周哥,刚刚我看见晨曦传媒的白胜也官宣要参加这档真人秀……”
  周信神色一凛。白胜是最近风头正劲的演员,如果他也参加,虽然得不到冠军,但多多少少会分走自家艺人的人气。周信绝不允许有其他人和自家艺人分庭抗礼。
  “怕什么。”他冷冷一笑,“他还未必能参加呢。”
  -
  乐祈年走出传爵娱乐公司所在的大楼,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深深呼吸了一口汽车尾气。
  穿越到这个时代已经好几天了,他仍然适应不了尾气的呛人味道。不过没关系,这就是自由的气息,难闻一点儿他也认了!
  周信哪里能想得到,乐祈年早就换了芯儿。
  外壳仍旧是那个不得志的小明星,内在却替换成了一个来自七百多年前的古人。
  他诞生于七百多年前的雍朝,乃玄清观的弟子。
  没落的玄清观到了他这一代,只剩他和师弟君霓云两人。师父过世后,他便和师弟一同下山,游历九州,斩妖伏魔,扶危济困,誓要将玄清观一脉的传承发扬光大,有朝一日重现宗门往昔的辉煌。
  可惜大业未竟身先死。雍朝天丰十一年,他与一名邪士在落霞山顶斗法。结果如何,他已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再一睁眼,便穿越到了七百多年后。
  说来也巧,这具身体的原主与他同名同姓,也叫作“乐祈年”。
  消化了原主的记忆之后,乐祈年得知,原主本是个小明星。在雍朝,“戏子”乃是不入流的行当。不过世殊时异,如今之世人人平等,再无高低贵贱之分,“戏子”也是堂堂正正的职业了。
  可惜原主所遇非人。他签约的传爵娱乐名义上是艺人经纪公司,实际上却形同老板的后宫。
  原主因拒绝了老板的潜规则提议而被雪藏,只能依靠每月两千多元的底薪外加打零工维生。这些钱按理说足够生活,但梦想在演艺界大展宏图的原主一拿到薪酬,就会去报各类表演学习班。他并非科班出身,公司也不安排表演课,他只能自行摸索。
  学习之余,又要打工。好不容易熬到五年合约期满,恢复了自由身,黎明就在眼前,原主却在此时过劳而死。
  乐祈年刚巧穿越而来“鸠占鹊巢”,成为了这具身体的新主人。
  “你也是个可怜人啊。”乐祈年拍拍自己的胸口,对这具身体轻声说,“不过别难过,贫道一定连同你的份,过好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次人生。”
  虽然很怀念师弟和诸位友人,但是见识过现代社会之后,乐祈年就再也不想返回七百年前的雍朝了。雍朝有空调吗?有手机吗?有WIFI吗?能躺在床上点点手机就有人送餐上门吗?
  他对自己的第二次人生可谓满意至极——除了没钱。
  同传爵娱乐解约后,乐祈年连每月两千的底薪也没了。加入某个道观倒也不失为一条出路。但乐祈年在网上查了查成为道士的条件后就果断放弃了这条路:这年头连活佛转世都得先得到政府批准,当道士首先需要办道士证,去道观应聘则必须通过笔试面试,学历太低人家还看不上……
  考不上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考上的。
  让他一个古人来考现代的试,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
  乐祈年只能晚上去超市打零工,白天偷偷摸摸地去天桥下支个无证小摊,依靠给人算命赚点儿小钱。
  可现代之世,人们早已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说。乐祈年的小摊乏人问津,一天下来根本赚不了几个钱。更悲伤的是,旁边的炸鸡店总是飘出诱人芳香,勾得他每次收摊都忍不住去消费,好不容易赚到的钱又花在了口腹之欲上。
  他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
  这天又是门可罗雀的一天。乐祈年见天色已晚,正准备收摊,马路对面忽然风风火火走来一个男子。
  那男子三十多岁模样,戴着无框眼镜,一身干练的西装,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职场精英的气质。
  他握着手机,气急败坏道:“白胜,你怎么滑个雪把腿给摔断了?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玩那些危险的运动,你怎么就是不听!那档真人秀可是一周后就要开播了,你难道要坐着轮椅去参加吗?”

  语气愤怒又着急,但乐祈年听得出来,他虽然对手机另一头的人气恼不已,但更多的是关切。
  “哈?换其他人上?你说得到容易!你以为艺人是大白菜,满地随我挑吗?即使公司有很多艺人,也不可能突然腾出档期啊!……好了好了,别哭了!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你好好养伤吧!再有下次,我就打断你的狗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