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王爷的小哭包又奶又甜》
作者:九九发财
时间:2022-08-19 16:35:23

【甜宠】身为忘忧楼头牌的苏扶柳为了五百两黄金而折腰,要用”美色“去征服传闻中脾气暴躁的霆王,他以为他可以,结果却被阴晴不定的霆王吓成小哭包。
“呜呜呜,王爷太凶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忘忧楼!”
“好好好,那本王以后尽量克制一点。”
然而,小哭包还是跑了。
某个暴躁王爷怒道:“苏扶柳,你这个没良心,又善变的男人!”
第1章 头牌
“滚!”随着一声震怒的吼声,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被轰了出来,个个哭着跑开了。
暗处,“这霆王果真这么不近女色,这已经是我们换的第三批,姿色算是上上等的女子了,可结果还是被霆王给轰了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哼,既然这霆王不近女色,想来,莫不是喜好男色?”
暗处的两人对望一眼,不由得会心一笑,而后消失在夜色中。
京城一处花街柳巷上,有一个叫忘忧楼的地方,里面清一色的美男,粗犷的、娟秀的、成熟的、神秘的,各色各样的男人,应有尽有。
而他们那儿的头牌——苏扶柳,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那一张无可挑剔的容貌,已经让男人女人通通嫉妒到发疯了,再加上那白皙到不像话的肌肤,只怕是连女人里都找不出几个来能与之一比的。
更何况他那眼角眉梢流露出的妩媚,更是让女人都自愧不如。
一开口那细声细气的样儿,别说女人受不了,男人也受不了。
此时此刻的苏扶柳正一边端详着自己的手指甲,一边细声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忘忧楼只接待女客吗,居然跑来这儿让我去魅惑一个男人?”
那俩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人站出来说道:“一百两黄金,够不够?”
苏扶柳眼皮子都未曾抬一下,“我苏扶柳可是这忘忧楼的头牌,而且,我可是干干净净的。”
他说的直白,那俩人听到那“干干净净”几个字的时候,都不由得有些尴尬了,纷纷干咳了一声之后,有一人出来说道:“那好,一口价,五百两黄金,再想高过这个价,那这比生意就作罢了。”
苏扶柳一收手,抬眼望去,差点没将那俩人的魂儿给勾去,“好,成交,先交一半的押金,事成之后,你们再给我剩下的一半就行了。”
“好,没问题,但是丑话我们可说在前面,如果事儿没办成,你可得小心着你这条命儿。”
苏扶柳笑了笑,“没办成就没办成呗,你们要了我的命又能有什么用?”
他的一句反问,倒是那俩人无语凝噎。
次日,霆王府。
风穆霆又在发脾气了,随手就将一个杯子摔了稀巴烂,“苏衍,这都是你选的好下人,这茶烫成这样也敢递给本王?”
管家苏衍低头弯腰,“还请王爷恕罪,小的这就给王爷重新物色一个贴身侍婢。”
风穆霆横了苏衍一眼,“还不快去!”
这风穆霆的脾气向来火爆,苏衍纵使习惯了,也免不了心惊胆颤的,被他这样一吼,立马马不停蹄地出府给他物色丫鬟去了,这次可得好好找个能干的。
等苏衍将人领到了风穆霆的面前时,风穆霆顺声望去,与男扮女装的苏扶柳四目相对,那一刹那,仿若天地都静止了。
如果那重金聘下苏扶柳来魅惑风穆霆的俩人知道,苏扶柳竟是男扮女装去了风穆霆的府上,定要气的吐血。
许是他们没说清楚,只是说让他来魅惑风穆霆,却未道明他们之前就是用了女色不行,所以才来找的他。
他们就是看中苏扶柳这男儿身,可这下倒好,他竟然是撇了男身,扮成女人混到了风穆霆的身边。
不过很快,风穆霆便收回了目光,“你办事倒是利索,这么快就找好了人,行了,没你的事儿了,下去吧。”
“小的告退。”
苏扶柳看了看离开的苏衍,然后继续看向风穆霆,“王爷,奴婢该做什么?”
风穆霆正在处理朝中要事,所以脾气更是易爆。
之前那丫鬟可不就是在他认真看折子的时候,给他递了一杯烫嘴的茶而被罚走的么。
可这苏扶柳倒好,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该干嘛。
风穆霆额间青筋微凸,放下了手里的折子,然后起身朝苏扶柳走去,那强劲的气势直逼苏扶柳,“王、王爷。”
风穆霆走到苏扶柳的面前,凝视着他,然后二话没说,直接一把抓起了他的右手……
第2章 哭哭啼啼
风穆霆的力气可大了,苏扶柳竟是挣脱不开,只能任由他拽着他的手了。
他垂眸一看,苏扶柳的手儿纤细,一点儿茧子也没有,“你的手可一点也不像干粗活儿的手。”
苏扶柳一怔,“奴、奴婢这是家道中落,才沦落到为奴为婢的。”
“是吗?”风穆霆双目如鹰,直直地盯着他。
他咽了咽口水,“是、是的。”
如此,风穆霆才松了手,“那也就是说,你还没有习惯伺候人了?既然如此,你可以离开了,本王府上可不需要什么都不知道做的人。”
苏扶柳一愣,这才刚来就要被撵走,那怎么行,他可还有一半的黄金没拿到手。
望着风穆霆就像是看到了那一座金灿灿的金山一样,苏扶柳不管了,就算是不要了这脸皮子也得留下来。
于是,他一把跪了下来,死死地抱住了风穆霆的腿,“王爷,您可别撵奴婢走啊,奴婢无依无靠,又身无分文,离开了王府,奴婢就要饿死街头了。”
他挤啊挤,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来,风穆霆顿时又是剑眉一拧,“放手!”
“不放,王爷不留下奴婢,奴婢就不放手,反正出去也是死,倒不如被王爷打死。”苏扶柳耍起了无赖。
可要知道,风穆霆是谁,他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跟他耍无赖,他若要动手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只见风穆霆双手紧握成拳,手背青筋微现,正当他要动手之时,苏扶柳继而说道:“王爷,奴婢虽然不懂的本分,可是奴婢很能干,什么都能干的来的,王爷尽管吩咐你奴婢,奴婢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会办好王爷吩咐奴婢做的事情的。”
索性,风穆霆因着朝堂上的事情烦闷不已,居然还碰到了这么个死皮赖脸的丫鬟,倒不如跟这丫鬟玩玩,解一解这一肚子的火气。
“那好,你且松开。”
见风穆霆消了气儿,苏扶柳以为求动了风穆霆,却不想他这刚一松手,就听见风穆霆说道:“来啊,给本王准备好刀山和油锅!”
他当即就差点将眼珠子瞪出来了,这霆王是个疯子吗!!!
风穆霆扫了一眼苏扶柳,轻笑了一声,“怎么,方才不还信誓旦旦地跟本王说,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辞吗?”
苏扶柳吞了吞口水,真想骂街,这种话很明显只是一种表忠心的口头禅而已,可他风穆霆竟然当真!
“王、王爷,这……”
苏扶柳看着利索的下人很快就搬来了一锅正在煮的油水和一道有两米长的台子,台子上插满了刀尖儿。
难怪这风穆霆这般嫌弃他,只看看风穆霆身边这些办事速度快的下人就知道了。
风穆霆挥退了下人,饶有兴趣地绕着这刀山油锅走了一圈之后,停在了苏扶柳的面前,“去吧,表现的机会到了,如果你死不了,那就留下来伺候本王。”
风穆霆说的很是轻松,而苏扶柳差点两眼一翻晕死过去,这上了刀山下了油锅还能有命吗?!
见苏扶柳在犹豫,风穆霆陡然变脸,扯袍角坐下来之后,猛地一拍桌子,“还不快去!”
苏扶柳可怜巴巴地看着风穆霆,他这辈子都没有露出过这么可怜的样子,他希望这风穆霆能够心软放过他,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风穆霆最讨厌的就是女人哭哭啼啼了。
只见风穆霆不耐烦地挥挥手,“还愣着干什么,自己说的话,哭干了眼泪也要做到!”
苏扶柳没想到这风穆霆竟是这般狠心,说什么也要他上刀山下油锅。
他苏扶柳贪财,但也不至于贪财不要命了。
反正已经到手了两百五十两黄金,他大可以逃走隐姓埋名。
于是乎,苏扶柳不再哭了,风穆霆以为这他是做好准备上刀山下油锅了,却不想他是改口道:“奴婢还是另谋出路吧,这出去饿死了,可比油炸死了要好。”
风穆霆哼笑一声,就知道这苏扶柳方才说的那么义正言辞,真到了这份上,却是做不到了。
他拍案而起,一伸手就掐住了苏扶柳的脖子,动作快到苏扶柳都没看清,这脖子就被他掐住了。
“哼,本王这霆王府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风穆霆很是用力,苏扶柳都快呼吸不过来了,可是还不等他讨饶的时候,风穆霆染满怒气的眼眸却是陡然一睁,他动了动掐在苏扶柳喉间的手,隔着衣领他好像摸到了什么……
苏扶柳也是一惊,完了,露馅了!
还不等他作出反应,风穆霆的另一只手就朝他的下盘抓去……
第3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当风穆霆抓到了一个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东西之后,不由得一怔,他看向苏扶柳,此时的苏扶柳也不知道是被他掐的缺氧而脸红透了,还是羞耻到红透了脸。
风穆霆触电般松开苏扶柳,那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甚是尴尬。
苏扶柳喘着粗气,微低着头,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的声音本就是这般细声细气,所以他刚才跟风穆霆说话倒也不曾刻意地改变过他自己的声音。
此时风穆霆不说话,他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风穆霆本就要掐死他,现在又得知了他是男扮女装,那他是不是死定了?!
趁着风穆霆走神之际,苏扶柳轻手轻脚地往后退,准备无声无息退到门口时然后转身逃跑。
却不想这才挪动一步,风穆霆就朝他看去,那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神,愣是将他钉在原地,不敢动弹。
苏扶柳心道:完了,完了,死到临头了!
风穆霆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之后,沉声说道:“去洗了你这一脸的胭脂水粉,换上一身侍从的衣裳,以后,就跟着本王,做本王的贴身侍从!”
什么?!
苏扶柳傻眼了,这叫什么,这叫“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早知道风穆霆要男侍从,不要女侍婢,他就不费这番功夫,精心扮成女人混进来了。
风穆霆又坐了回去,折腾了许久,这烦闷心情也得到了发泄,所以他准备继续翻阅那些令他头疼的折子了。
只是看了两眼之后,风穆霆没听到身边一点动静,抬眼望去,那苏扶柳还愣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不由得又是一皱眉,他是不是做错了,怎的就选了这么个蠢笨的人当贴身侍从?
若不是他真心不喜欢那些女人在他眼前晃啊晃的,他也不至于找了这么个笨手笨脚的。
“还傻愣在那儿做什么,刚才本王说的都没听见是吗?”风穆霆不悦地吼了一声。
苏扶柳一个激灵,“哦,听、听到了,奴婢、不是,小的这就去。”
风穆霆看着苏扶柳忙不迭离开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他这是找了个伺候自己的?别到最后成了他去伺候他。
风穆霆不知道的是,他此时此刻心中所想,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应验了……
就这样苏扶柳成了风穆霆的贴身侍从,走哪儿跟哪儿,从衣食起居到跑腿儿办事儿,一应俱全。
只不过苏扶柳向来在忘忧楼是别人伺候他,他哪里伺候过人,自然是将雷厉风行的风穆霆给气的不轻,风穆霆的脾气又躁,所以动不动就是对着他大吼大叫的。
但是无论风穆霆怎么吼怎么骂,他都依然屁颠屁颠地伺候着,应该,是看在那剩余的两百五十两黄金的份上。
但奇怪的是,若是换做之前的风穆霆,下人不会事儿,他骂了一回之后,就会让苏衍把这样的下人打发走了。
可这苏扶柳都气了他多少回了?
这一日,风穆霆在浴池沐浴,他靠在池边,让苏扶柳拿帕子给他洗洗上边的身子,苏扶柳自然是乖乖地拿起帕子在风穆霆身上擦啊擦。
洗到差不多了,风穆霆准备起来了,就让苏扶柳去给他拿衣裳,苏扶柳急急忙忙又扔下帕子,起身去给风穆霆取衣裳,却不想转身没注意,一脚踩在了皂角上,一个后仰直接摔进了浴池里。
当苏扶柳从水里站起来的时候,刚好与风穆霆四目相对,他竟是羞赧到心跳加速,明明他们身上长得东西都一样。
这苏扶柳本就长相阴柔,落水之后当真就如那出水芙蓉一般娇滴滴的,风穆霆竟不由地滚动了一下喉结,他这是什么反应!
苏扶柳本就尴尬,不等风穆霆说话,他就赶紧往池边走去,可是这水里不同于岸上,他又这般急,自然是一个踉跄往前一扑,倒像是投怀送抱一样,直接扑进了风穆霆的怀里……
第4章 龙阳之好
那一瞬间,风穆霆竟是觉得心头一痒,盯着红着脸的苏扶柳看了一眼,又是不禁滚动了一下喉结。
苏扶柳慌忙地想要退离风穆霆的身边,却在慌乱中一手又抓住了不该抓住的东西,风穆霆声音暗哑地吼道:“苏扶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苏扶柳的脑瓜子简直要炸掉了,鬼知道他自己在干什么,怎么怎么做都不对,“对、对不起王爷,我、小、小的,笨手笨脚的,还请王爷恕罪……”
“恕罪?”风穆霆低下他的身子来,凑到苏扶柳的面前,“你觉得该怎么做才能让本王饶恕你?”
苏扶柳愣是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那一刻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为什么那俩人会让他来魅惑风穆霆。
原以为是他们看中了他这阴柔的容貌,想让他男扮女装来祸害风穆霆,后来却是被风穆霆识破,他只好恢复男儿身跟在了风穆霆的身边,伺机出手。
却不想,原来这风穆霆竟然是喜好男人!
难怪那俩人要找他来,难怪他说他干干净净的时候,那俩人倒是没犹豫就加了价。
拜托,他说的干干净净是指从来不跟男人好的意思,他只是想着若是帮着那俩人去对付风穆霆,必然会破了他不跟男人接触的规矩,别无他意。
所以这俩人加了价是想他把他自己这身子也给搭进去是吗?!
不行!
苏扶柳想完了这些,已然决定要离开这霆王府,不然迟早有一天要后院不保!
风穆霆看着不停往后退的苏扶柳,以为是自己的样子太凶,吓着他了,心中竟是生出些许自责。
他干咳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还不回去歇着。”
苏扶柳就像是得了特赦令一样,连滚带爬地上了岸,风一般地跑了。
风穆霆看了看苏扶柳狼狈逃跑的背影,不禁叹了一声。
想到刚才苏扶柳那般惊恐的模样,他就觉得过意不去,他该是把那个笨蛋给吓得不轻。
原本沐浴完,他是准备去书房接着处理朝政上的事儿的,可是脑海总是浮现苏扶柳那双无辜又可怜,惊慌又害怕的大眼睛,他觉得他是不是该去看看苏扶柳,跟苏扶柳道声歉。
风穆霆不自然地舔了舔唇,犹豫再三,当真是往苏扶柳的房间走去了,一路上他都在想待会儿见了苏扶柳,该怎么跟苏扶柳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