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二周目不太对劲》
作者:天机
时间:2022-11-02 16:17:29

第一章
01北洛在玄戈对他说着记忆里倒背如流的台词并一抬手把太岁向着自己抛过来时,都还没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太对劲。
直到他握着这把自上古流传至今带着戾气的凶剑,心里想着来吧来吧又要来这么一出卖惨坑弟剑让自己强制打输然后继承王位背锅到底的剧情……心里一时气愤,也就在收手之后被玄戈挑飞佩剑之前在空中一个旋身落在了对方的身侧,‘一不小心’就把剑架到了挥了个空一时不查的现任辟邪王的颈边。
太岁刃前森冷之气满溢。
北洛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玄戈看过来时的那个表情的。
内心默默暗爽完了之后,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妥,捏着太岁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了一点。
这不对啊,虽说二周目确实是有继承物品这个设定的,但没听说过连佩剑都能够一并继承的啊,这让前期的BOSS还怎么打呀?
等等,重点好像还是不对。
北洛十分利落的收回了剑,也没有在意他的兄长此刻百转千回欲说还休的表情,捧着手中的剑就兀自陷入了沉思。
……是太岁没错,还是满级的,上面还嵌着他上周目托苑朝音姑娘打上的致命跟封喉灵石。但此时此刻比一不小心在二周目一开始直接继承了满级太岁更关键的问题是,他一不小心把剧情必败战给打赢了,这让接下来的故事还怎么演?
他自顾自头疼的反省着自己的一时之气,那厢的现任辟邪王倒像是已经挣扎完了,撑着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深深的看着他,面色却明显比之前走进来时要差上了许多,像是仍在尽力维持着最后的尊严,身体却有些摇摇欲坠了。
对方的嘴唇动了动,面上连一丝血色都没有了,却还是极为平静的开了口:“北洛,你赢了。我……”
北洛一抬手,直接打断了他兄长的苦情戏读条。
“麻烦先停停。既然我赢了,现在就听我的了。我有点困,待会儿再跟你讨论世界的和平大地的爱与正义以及天鹿城的未来发展。”
然后他当机立断的往地上一坐,一秒就闭了眼,熟门熟路的准备直接去梦里找某个人谈谈。
02鉴于云无月此刻还在古厝回廊的深处,他这一闭眼直接就跟对方接上了头,然后成功的转接到了另一个伟大的梦里。
北洛勤勤恳恳的从遥夜湾转车到了赤水又老老实实的跑上山转乘到了鹿溪,刚一落地,远远的就看到那个在溪水边弹琴薅鹿不亦乐乎的人,察觉到他来了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翻身起立骑上身边的鹿就一溜烟跑了。
北洛被对方这一连串的动作气得都有点想笑了,他直接一个裂空穿越到了对方的前面,抱着手用R字的站姿拦在了对方必经之路上,有点嚣张的扬了扬下巴。
“……这样有意思吗,姬轩辕。”
小鹿男望着他无辜的眨了眨眼,酝酿出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
“缙云你怎么就转世成了这么个不近人情的性子了呢。”
“别打岔。说好的梦差不多该醒了呢?怎么我一闭眼就又回离火殿了,我觉得你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北洛扬了扬眉毛。
“而且这次的发展……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啊。”
具体怎么个不对劲法,他就不想跟面前这个充满了好奇心的人说了。
03北洛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玄戈还没走。
不仅没走,还坐在了自己身旁,自己的脑袋还不知怎么的靠在了对方没有肩甲的那一边肩上。
北洛下意识的抹了一把嘴角,确定没出现任何可能有损自己桀骜不驯形象的东西之后,才缓慢的坐直了身体,看向了此刻并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兄长。
玄戈看起来十分的疲惫,虽然尽力掩饰了,但他眼中还是充满了对不确定的未来的担忧。察觉到弟弟醒来之后,他努力弯了弯嘴角,露出的笑容除了苦涩之外,倒是意外的有一丝的释然。
“北洛,你醒了。其实这样的结果也好,至少你————”
直觉猜到了兄长想要说什么,北洛有点头疼,也就耿直的伸手扶住了额头,再次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读条。
“我有点头疼,能请晴雪姑娘来替我看看吗?”
玄戈看着他点了点头,却仍是一副想说点什么的表情。
双生子的心灵感应让北洛大致知道对方的想法,八成是甩锅不成想谈感情了,毕竟没有天鹿城这座史前巨锅的话,他们岌岌可危的兄弟情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可以抢救的余地————玄戈肯定是觉得自己也没两天好活了,赢了比试这座城跟他北洛也就没什么关系了,那些久远之前的事情告诉他也无所谓了吧。
……真是个笨蛋哥哥呢。
北洛用手按着脸,嘴角却微微的扬了起来。
在梦里得到了姬轩辕的保证之后,他已经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了。
04在上周目也当了好一段时间辟邪王的北洛跟宫廷医师风晴雪进行了这周目第一次亲切的会晤。
而他的好兄长被满脸担忧的女医师给强行‘请’到了隔壁的房间休息了,并十分委婉的威胁了一句‘再这样下去怕是两天都坚持不到了’。
鉴于玄戈之前留给北洛的印象过于完美和坚毅,以至于如今就近观赏到对方难得一见的吃瘪场合时,他的心情几乎是有些愉悦的。
是的,反正他已经决定这周目要不计后果的让玄戈活下来了。
“废话不多说了,晴雪姑娘,我请你来是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北洛深吸了口气,十分真诚的开了口。
“请你救救玄戈。”
他说得很认真,让原本有些意外的女医师因为他的话语而微红了眼眶,然而因这份至深的兄弟情带来的无力感还没来得及传遍她全身,她面前的这位王弟殿下就解下了腰上的一个口袋十分郑重的放在了她的手中。
风晴雪一脸茫然的解开了手中带子的束口。
上品金疮药x99上品定痛散x99上品甘露饮x99增味广灵丹x99十香返魂丹x99帝女玄丹x99……
风晴雪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这种久违了的安心感和充实感仿佛已经有近千年没有出现在她身上过了。
一股暖流顺着那握住袋子的手流转到了她的心里,让她突然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即便是面对那不可知的绝望的未来也能够保持无畏和自信坚持到底。
……毕竟这些药怕是能给辟邪王续到天荒地老了。
“如果不够的话可以再跟我说。”
北洛诚恳的保证着,在内心感谢了一秒上周目结尾实在太菜以至于他一口药都没嗑就打赢了的最终BOSS巫炤后,想了想又开了口。
“不过这样到底还是治标不治本。我其实还有一个想法,想听听晴雪姑娘的意见。当然,如果晴雪姑娘还有其他办法的话,不管可不可行都请跟我说一说。”
05风晴雪珍之重之的捧着北洛殿下(现拔)的四颗智齿、红着眼睛离开离火殿回到了自己的医馆后,越想越是感慨,终是忍不住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开始给昆仑山天墉城中那不知沉睡了几百年最近才又苏醒的红衣剑灵写了封信。
“这是怎样一种绝美的兄弟情啊,必须得告诉红玉姐一声,啊,还有襄铃。”
06北洛怀揣着被四个只有自己大腿高的小玄戈包围的美好理想(……),吸了吸鼻子,捂着拔牙后红肿的脸去隔壁看望他那休息中的兄长,准备找机会实践一下晴雪姑娘最后的畅想。
然后现任辟邪王就看到了一个眼角通红像是哭过了的弟弟捂着脸泫然欲泣的走到了自己的床前。
玄戈惊了,本来因为伤重而稍微有点浑浑噩噩的脑子骤然清醒,他翻身就打算起来,腹部没有愈合的伤口因为他这突然的动作再次渗出了点血来。
北洛上前一把按住了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发红的眼角让这一眼中凶狠的部分减到了最低,反倒带上了点别样的风情。
玄戈略微的一愣就被弟弟再次摁回了床上,动弹不得,只得蹙着眉头开了口。
“……你跟晴雪姑娘说了些什么?”
“我跟她说什么没义务向你汇报吧。”
北洛横了他一眼,心里却在思量着该从哪里下手。
玄戈安静了数秒,然后眉头舒展开了一些,他的声音不可思议的柔和了下来。
“你问了她我的事情……你关心我?”
“关心个鬼啊,你自我感觉就这么良好的吗?”
被骤然说中了心思,北洛脸上有点挂不住,也就没好气的呛了回去。
“玄戈大人,你可别忘了,之前的比试是你输了,现在谁赢了谁说了算。你把衣服给我脱了。”
“……什么?”
像是没听清自己弟弟说了什么,现任辟邪王的动作僵在了那里————天知道方才察觉弟弟口是心非的时候他还准备抬手摸摸对方的脑袋的。
“脱、衣、服。难道还要我替你脱不成?你这辟邪王当得可真是……”
北洛哼了一声,见兄长还是毫无反应像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只当他重伤在身动弹不得,也懒得再跟他客气,直接一膝盖压到了床上,倾下身就十分豪放的扒起了对方的衣服来。
“啧,什么鬼玩意绑的这么紧……我早就想说了一边肩膀上扛着这几十斤的肩甲真不怕压变形了吗,你们王辟邪就是喜欢讲究这种华而不实的…………你挣扎个什么劲,我告诉你你现在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咳咳。”
一个没注意好像差点就脱口而出了什么画风不太对的台词了。
北洛反省了一秒,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三下五除二的就扒开了对方的里衣。
狰狞的渗着血的伤口暴露了出来。
北洛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宫廷女医师那和蔼可亲的面容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王上的伤口已经无法自行愈合了。”
女医师微蹙着眉头有些怅然的说着,半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开了口。
“但若是像北洛殿下所说的那样,你们二人之间有双子互噬的本能的话,说不定……”
一脸懵逼的被亲弟弟摁倒在了床上还被扒了衣服的现任辟邪王还在兀自思考着人生,就见他那个桀骜不驯的弟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缓慢的涨红了脸,满脸不情愿却还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低下了那总是高昂着的头,伸出舌尖在他腹部的伤口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玄戈感觉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duang的一声就炸了。
07风晴雪的想法是非常合理的。
他们是双生子力量系出同源,还有互相吞噬的本能,理论上来说他的力量是绝对可以无缝传递给对方,治疗伤势并延续玄戈的生命的。
北洛自我感觉自己的计划也是很完美的。
玄戈抓他回来是接锅的,如果不是对方实在无法可想估计也不会这样蛮横的强迫自己,而在如今自己赢了比试的前提下,玄戈多半也不会接受用自己这个‘弱小可怜无助’的弟弟的妖力来延续他的生命的————玄戈看起来对幼时无意中伤害自己这事儿还挺耿耿于怀的。
想让这个固执的兄长接受妖力馈赠最直接的办法自然是让对方的本能盖过理智。
……这很难,但并不是做不到,何况对方还重伤在身。
北洛在山里呆了有两百多年,自然是十分清楚妖兽甚至是人类在何·种·情·况·下最容易被本能控制。
可惜事情的发展好像还是有点超出他的预计了。
直到玄戈的眼睛变成了兽瞳额头上的金印都浮现了出来、像是忍无可忍的一把把他掀翻在床上,然后一口咬到他脖子上为止,他都觉得计划在顺利的进行中,他甚至都掏出了一把自己预留的中品金疮药准备随时给自己补血的。
可是玄戈没有像他想的那样用犬齿一口咬开他的脖子直接吸食他的鲜血和妖力,反倒是在那里留下了一连串的亲吻。
辟邪王的妖力一时间震得他无法动弹,仿佛先前那个苍白而克制的哥哥是假的一般,对方用兽瞳居高临下的看了他几秒,像是捕食者看着美味的猎物一般舔了舔嘴唇。
“这就是你希望的吗?弟弟。”
北洛当然是希望对方理智全无的来吞噬自己的妖力的,于是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下一秒就后悔了。
“……………………不对等等你撕我衣服干什么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呜……”
08再次清醒时,北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闭着眼睛深刻的反省了自己的急于求成急功近利操之……过急,他现在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此时还在某个人的怀里,而对方还不断的将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不是很想面对这个现实,可是也没法再进入梦里,云无月毫不留情的屏蔽了他的求助信号。
二周目卡BUG继承了最顶尖的装备和药材甚至打赢了剧情必败战的他,如今居然沦落到了如此局面,这就实在有点尴尬了。
然而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北洛闭着眼抬手挡开了玄戈的吻,忍着全身被碾过的酸痛一骨碌坐起了身来,深吸了口气。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身边的人一声极其肉麻的‘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给定在了原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玄戈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腹部的伤口也已经愈合到看不出一点痕迹,风晴雪的想法果然是对的————只是这实践的过程有点不太对。
北洛感觉自己的头更痛了。
他是做好了最差也不过就是被玄戈吞噬妖力过度自己虚弱而死这种情况的心理准备的,却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般的结局。
他心里满是对自己思虑不周的懊恼和悔恨,以及……对霓商和玄戈孩子们的愧疚。
“怎么会变成这样……”
北洛按着自己的额头,声音里除了自嘲甚至都带出了一丝惶然的嘶哑。
“就算是为了救你,也不该…………这对霓商他们不公平。”
“……霓商?跟她有什么关系?”
原本梳理着他背后散落长发的玄戈手上一顿,有点疑惑的开口问着。
这个若无其事的口气让北洛恨不得掐着这个大猪蹄子的脖子把这人直接闷死在枕头里。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王妃的吗??玄戈我今天算是看清你这个人了————”
玄戈皱着眉一把握住了他掐过来的手。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王妃。”
见他仍是不信的样子,玄戈叹了口气又不着痕迹的把对方往自己怀里揽了揽。
“我说真的,不然我为什么不生个继承人来继承王位,还特意把你抓回来。”
“……不是因为孩子太小了吗?”
北洛一秒反驳了回去,然后收到了他的兄长一个‘你想象力可真丰富’的眼神。
“而且霓商的话,好像已经有了心仪之人了,就在天鹿城里。不信的话,我待会儿可以带你去见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