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系列之脑回路不同的人怎么谈恋爱》
作者:秋鹜长飞
时间:2022-11-02 16:18:04

一个深情款款情念爱欲一个不缺,却顾虑重重隐忍而骄傲……一个理智又浪漫精神有依万事足?开什么玩笑,他只是没开窍而已。
这是一个脑电波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但莫名信号一旦靠近却反弹剧烈,纠结、共振致使天雷勾地火,新的故事慢慢展开,敬请期待。
表白的一段,上文:“呐,周助,你相信吗?这世上有些人有些事从见到的第一次起就注定要羁绊一生。”
“我没有想象过未来伴侣会是什么样子,顶天了就觉得会是像妈妈一样的人吧,贤淑、优雅、持家。但那是日本男儿每个人的梦想不是吗?说到底,是一种惯性思维吧。可是人生啊,如果处处充斥这种蔚然成风的东西,岂不会很悲剧?审美、品味、心情……我更应该注重哪一方面呢?”
“周助,从没有人教过我。莲二有了女朋友,是因为心动;真田有了未婚妻,是因为责任;柳生与仁王,因爱成狂因爱生恨,幸与不幸、理解与否、就这样过来了。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选择呢。它的根源性在哪?我一直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这与我无关,朋友的意愿最重要。”
“可是或温吞如水或干柴烈火或相依相偎都是牵绊的一种吧?”
“如果这是考虑标准的话,那么我想我爱你。”
内容标签: 网王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幸村精市,不二周助 ┃ 配角:仁王雅治,弗雷得力克 ┃ 其它:校园,家庭,权谋,幸不二
一句话简介:亲爱的人啊,我怎么舍得不去爱你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一
韶华易逝,旧颜难改。
幸村精市发现自己被‘剩’时,仁王雅治正霸道地把他从实验室拽出来,实验白袍着在身上在奔走相间发出猎猎声响。幸村抬头,陡然发现眼前满堂明亮,刺痛了泪腺,都差点飙出泪来,闭眼,再睁开。他说:“好大的风。”
“那是,没关窗不是。”
说着,走过了有着诺大落地窗的楼道,到了幸村科系专属换衣室。理学部是出了名的麻烦,各种研究层出不穷,装满各种器械的整理间也不是其他学科能比的。
仁王合上门顺带靠上去,懒洋洋地看着幸村洗手洗脸脱……嗯,他稍微移开了点目光。
幸村抿唇轻笑,从容换衣。
“说吧……”
“啊?”仁王视线聚焦了一点。
“嗯?”稍微拖长的音调,漫不经心地带出些许迫力。
仁王彻底回神,就触到了这么一双能说话般的大眼睛,顿时一个激灵。“啊!是这样的。幸村。”然后,仁王就把之前打好的腹稿扔到了爪哇国,言简意赅道,“你不觉得最近冷清了很多吗?”
幸村仔细想想,很认真地摇头。他很忙,很忙很忙,看书、实验、各种报告,堆积如山,有时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能几大方面一把抓。
仁王抓狂了,因为幸村神色显而易见的认真,那说明他真就是这么想的。简直变态。国中变态,高中变态加变态,大学更可怕了,说超级变态都是轻的。起码幸村身上仿佛自带的主角光环是越来越亮了,比如此时,压根无法直视。
语塞,于是抱怨。“真是想不通,幸村你啊,怎么会选择物理研究。”
“兴趣。”
“都说数理化一家,你不是最讨厌化学吗?”
“讨厌?”幸村歪歪头,若有所思。“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哈?这是常识吧?换个动漫词汇,这难道不是萌萌的人设吗?”
“呵呵……”幸村砰地关上柜门,转过身,面对仁王。“欺诈师学不会与时俱进可是会被淘汰呢。”他的目光凉凉的,嘴角的弧度愈盛。“我可是毫无死角的。”
仁王咂舌,看着浑身开启了神气场的友人,果断转移话题。“嘛,我是说大家很久没聚过了,我上次见到文太都一个月前了,你最近有见过谁吗?”
呃,还真是。他记得最近见到莲二是在饭堂,什么时候的事了呢?幸村眼眸微微放空。
“你都不寂寞吗?”
“还好。大家都在忙碌自己的事不是很好吗?身体康健青春活力再好不过了。”
“你这样好像老头子。我说呀,幸村,你真该出去走走了。”
“咱俩上次见面,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早上吧。仁王雅治,我亲爱的室友。”
“哈哈哈哈哈……”仁王摸摸小辫子,笑得眼不见缝。
“到底什么事,让你心急火燎地把我从实验中提出来。不说就别说了。”
于是,仁王萎了。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联谊了,是联谊。帮我撑撑场面了,幸村。我认识个不错的妹子,她好喜欢你的,去见见咯。大学不恋爱遭雷劈哦。”当然,后一句给他八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说出来,只整理了表情,持续发射祈求光波,眼睛能亮瞎秋天的骄阳。
是这样吗?说起来,他最近的确宅了。幸村怅然的目光扫过仁王的脸。颜略微苍白,却掩不去那上等的皮相,他看人时眉目俊逸中永远隽着点玩世不恭的味道,上挑的眉峰锋利而张扬……不知不觉看着这张脸整整七年了。恍惚中,好像还能看到他没长开时带着点点婴儿肥的脸庞。好怀念。陡然间,幸村被打断功课的不悦不翼而飞了,变得空前耐心起来。“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幸村莞尔问道。
“就是没有才联谊啊,有的话,那就是约会了。”
“是这样没错。如果仅是觉得无聊的话,我陪你打球可好?你知道的,我不太擅长联谊这类的……”
“神之子无死角哦,你刚说过的。伟大的部长大人不会健忘吧?”
“啧!真是麻烦。时间、地点、人物、任务……”这一刻的幸村恍如个游戏NPC一样公事公办,不含任何感情。
“你这个样子可不行,都是娇花般的人,你能拿出你呵护花草一半的用心出来都定能手到擒来。”仁王不知道哪里来了底气,突然就喋喋不休起来。
幸村无奈,走近几步,揪了他小辫子,把他浑身的懒散因子稍稍打散了些,才道:“联谊的是你,你玩得开心就好,我就不劳烦你操心了。话说回来,仁王,你是不是又长个了。”他手腕用力,仁王配合地嗷嗷叫,站直了身子。“果然。刚才看着就不对劲,185了吧,啧,看来是该出去运动一下了。”
相比14岁时的175,幸村如今保持在了182的身高。春天的时候仁王还和他一般高,只一个夏天几个月时间竟然就窜了三厘米。唉,看来他确实宅的有些过了。幸村犹自叹息着,错过了仁王眼里闪耀的不明光芒。
“先吃饭,再拼歌,地点KAL,时间晚上六点半,务必准时哦。”之后,仁王离开了。
幸村靠着衣柜怅然若失。
————————————
国中毕业后,最先离开的是桑原,回到故乡,他们之间仅有的联系就是E-mail,偶尔也视频一下,彼此得到对方安好的信息。
其余网球部三年级全部直升,之后打打闹闹都还聚在一起,如此又三年,直到上交毕业志愿那天,幸村看着收集过来的志愿书,五花八门各种目标,没有猝不及防的慌乱,他很沉静地一份份浏览过去——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自己的朋友心想事成。
于是,从不言败的立海网球部彻底四分五裂,真正在东大聚首的,只有三人,他,柳莲二,仁王雅治。真田去了警校,丸井读了糕点师课程,现在已经开了一家小有名气的糕点店铺,他家的芒果派,幸村格外爱吃。目前,也就他们五人在东京。
走得最远的除了早走的桑原就是绅士了,柳生人在大阪,决心继承家业,除了读自己喜好的医学专业,也在攻读经济学,整日整日地恨不能以秒为单位地过。柳生向来严谨惯了,眼中容不得沙子,幸村总觉得他有强迫症,这也造成他们这批人里面最累最积极的大概就是柳生了。比吕士,不愧自诩绅士的男人,他身上有很多特质让身边的人钦佩。
切原嘛,不说也罢,现在还奔波在家-学校-补习班三线之间,并且永远处于迷路状态。去年不显,今年他和切原的联系反而紧密了起来。经常各种求助电话。这里面也不乏莲二恋爱了的缘故。
大学校园里的一见钟情,俏女郎俊书生,女追男隔层纱,这是仁王在宿舍各种腹诽时传到幸村耳朵里的话。唯美的爱情,飘洒在缤纷樱海,回眸一顾,百里再无颜色,浪漫的一塌糊涂。
莲二早早地将自己交代出去了。
第二交代出去的是真田。意外吗?反正幸村收到订婚请帖的时候吃惊的喷了嘴里的茶,然后被对面的挚友狠狠地灌了一杯乾氏蔬菜汁。他之后晕晕乎乎地参加了典礼,送上花束,对美丽的真田家准未婚妻微笑时,脑袋还像充满了蔬菜汁,晕迷地摸不着方向。据说,这是打娘胎定下的娃娃亲;据说,真田自己也刚知道;据说,整个议亲过程顺利的不可思议;据说,真田面无表情看不出欢喜与否……幸村来了兴致,问他。“这样定下一生,不觉得仓促吗?”“还好,和相亲一个性质。”从真田一贯面瘫的脸上,幸村啥也看不出来。“那就好。”最后,他这样说,语气说不出的寥落。总觉得,真田这样的好男人不应该就这么仓促定下结局,但他又能做什么呢?
文太天生爱玩,他现在满脑的兴趣都在美食上,暂不提。
柳生的婚姻在他决定继承家业时就充满了无奈。强大是他唯一能夺回选择权的途径,而他正在努力。
最后就是仁王了,让人头疼的欺诈师。他骗得了所有人,最想骗的人却偏偏怎么也骗不了,这是个死胡同。幸村发现时,已经很晚了,闹得满城风雨。那天,他在海边礁石后边找到仁王时,仁王全身都被海潮打湿了,幸村抱着他纤细的身子一步步走离平静到幽深的海面。“仁王,你真瘦,明明和我一般高,以后记得多吃肉。”幸村絮絮叨叨地守着沉眠的仁王如此说道,月光照进来,床上的仁王苍白地像是要羽化,于是,幸村就厚厚地给他盖被子,一层一层,包裹的严严实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睡一觉就好了。”仁王好像听进去了,然后再醒来,他就什么都记不得了。照旧没心没肺,弯着个腰像是要把天玩转。
——————————————————————
六点,幸村收拾了书本,从图书馆出来,往KAL走去。
KAL就在学校内,离图书馆不远,走路十几分钟。
要落不落的阳光正好,在校园红枫道上铺陈了一层又一层微熏带暖的色调,幸村不紧不慢地走着。不多久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仁王,嗯,还有几个明显精心打扮过的帅哥。
仁王看到了人便使劲地挥手,小辫子一上一下跳脱得很。幸村笑笑走过去,朝几个帅哥点头示意。
“是物理系幸村啊。你好啊。”一个板寸头长相明朗的青年笑得爽朗无敌,“怪不得雅治神秘兮兮地要保密。”他挤眉弄眼地道。
幸村有些捕捉不到他的脑频道,便回头看仁王。
仁王呵呵笑,不言不语。
“你认识我?你好,我是幸村精市,多多关照。”
“额,我是松田润,你叫我润子就好。我是药学部的,多多关照。”
“我是……”
“我是……”
幸村保持微笑,将人认了个全。然后看看手表。“还有三分钟。”他朝仁王笑得额外灿烂。
“马上就来,马上就来。耐心等待女士是绅士的第一课程哦。”熟稔地说出来,仁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说了什么,直到幸村愣了愣,眼眸变深后,才恍然察觉,当时脸色白了又白,直想时间倒转……后来又觉得自己这反应有点丢人,便转过头和身边男生聊起了天,偶尔发出充满愉悦的笑声。幸村不动声色站在他身边,等待。
———————————————
五分钟又五分钟。
迟到了二十分钟的美女们姗姗来迟,莺莺燕燕,扑鼻的各种女儿香,不同于男人的娇软声调,秾纤有度,身姿窈窕,各具风华,怪不得男儿蠢蠢欲动各种求呢。
幸村有点理解松田润看见他时怪异的态度了,当他被五分之四的女生围住时,他享受余下五分之三男人哀怨的目光洗礼,余下的一人便是仁王了——只见他眼观鼻鼻观心,完全看不出任何下午求他时的丁点热度。
“我是文学部加藤梨理香。早听闻理学部幸村精市大才,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很高兴认识你。”女生很大方地伸出手来,朝幸村盈盈一笑,霎时如夕暮垂落第一缕飘出的月光,让人一见难忘。
加藤梨理香,有点耳熟,幸村略一琢磨就想起来了。便伸手和她虚虚一握,浅浅笑道。“加藤酱,久闻不如一见。”
加藤梨理香,校园新闻部副部长,文学部二年级系花,也是他们这一届的校花,能文善舞多才多艺,气质品格都堪称上选,更以幽默而犀利的文风风靡全东大,身后后援团数量无极限,是名副其实的公主级人物。她怎么也会来参加这种活动?幸村思虑着,没表现半分,依旧优雅地挨个朝新朋友打招呼。
很快大家都介绍完毕,认了个囫囵,一起进了KAL早订下的包厢。
点餐、上菜、吃饭……
幸村自自然然地跟大家客气了一番,就提筷子填自个儿肚子了。他这番做派,一看就知道是新手,要知道联谊啊联谊,吃的可不是饭菜,品的也不是味道,而是秀色可餐啊。在几个青年各色目光中,幸村认认真真慢条斯理地夹菜吃菜。仁王在下面踩了他一脚,幸村错愕地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幸村君是饿坏了吗?真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加藤梨理香柔柔地说道。
“没关系,等待女士是绅士的基本素质之一。”幸村照葫芦画瓢,何况,他饿了也不是因为这几分钟。他饿了是因为他忘记吃午饭了。
“那幸村君喜欢吃哪个菜,我帮你转过来。”
“我不挑食。”幸村放下筷子,诧异地看看都没怎么动的席面。“你们不饿吗?等会儿就凉了。”话落,他就知道自己做错了。
仁王慌忙打圆场。“就是,先吃饭,今天这桌菜可是大有讲究,美女们可以尝尝这道素菜,清脆爽口还低脂,招牌菜之一,鱼也是……”
“鱼我知道,北海道特产,做法也特别像那边手艺。”
“哎?你知道?”
“我北海道老家奥。”加藤挑挑眉,高马尾一甩,特别干练。
话题就此展开。
幸村不声不响地填肚子。
勉强半饱后,他有点想走了。因为再继续听他们嘈杂下去,他觉得自己胃会疼得厉害。于是,找了个借口,他拽着仁王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