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跟搜索引擎学追人》
作者:风的铃铛
时间:2022-11-03 16:59:25

我最近被一个奇怪组织盯上了,他们逼着我加班干活,还派了狙击手盯着我,随时都会灭口我的样子……我单知道程序员是高危职业,但是也没想过是这种高危啊!
在被盯着监视一周后,我没事,倒是有个入室抢劫的人出事了。我也因此见到了那个蹲点的狙击手。
出乎意料的,他对我的态度还成,没有直接干掉我的意思。
我惊魂未定之下,觉得不对劲——这人感觉对我有点好啊?不科学。
我思前想后,觉得他可能有点喜欢我。
于是,为了更好的保命不至于被卸磨杀驴,我一脸沉重地在网页上输入了——【如何追求男人】
我抱着反正看那身材我也不吃亏的献身觉悟,上了。
然后我发现,他不行。
***
身为卧底的苏格兰接了个任务,是盯着被组织胁迫编写软件的程序员,如果有异变就处理掉。
对方是个无辜的女孩子,胆子也很小的样子,看起来还很容易受惊吓。他没想对人怎样。
直到对方遇到了危险,他不得不出手。
看起来还是吓到了她,这是意料之中的。但是……似乎对方会错意了。
面对着对方拙劣的勾引,他有些犯愁——不接受的话会让她更害怕,但是接受更不行吧……而且,这实在有点考验他的演技。
就对方的这种手段,他需要很努力才能不笑场啊。
***
注意:
1、cp是hiro,1V1,不长,中篇小甜饼,怂包死宅程序员X卧底狙击手,属于恋爱轻喜剧类型
2、文案存档于2022.3.9,惯例的请别去别人文下提我也别在我文下提别人的文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业界精英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朝比奈明衣,苏格兰 ┃ 配角:男女主之外其他皆是NPC ┃ 其它:
一句话简介:hiro的文
立意:在逆境中也要坚持自我,最终能获得回报
第1章 朝比奈明衣的烦恼
现在是晚上11点14分,除了有一部同名电影之外,对大部分人来说都算不上什么特殊的时刻。
但是对我而言,现在是个关键时刻。
因为我此时正举起双手缩在角落,而我的对面,是一个持刀的抢劫犯。
如果是一周前的我,我估计会吓得瑟瑟发抖……但是此时,尽管对方看起来体格比我强壮很多、我又是个战斗力不一定有5的技术死宅,我的内心却只有一丢丢的波澜。
大概就是平静的湖面有一只蜻蜓停留了那么一下的程度而已。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获得了什么超能力或者去异世界溜了一圈之类的,而是因为……就在上周,我曾经被一个恐怖分子拿枪对着头威胁我要给他们组织开发程序。
我早知道我当时在我的前上司那边帮忙打下手的项目有点问题,但是我没想到,我跑得还是不够快,并且还是被恐怖组织盯上了……
这些就算了,我知道我在被威胁之下答应帮忙干活之后,一直是有那个组织的成员监视我的……这种时候监视我的组织成员去哪里了?!这个公寓的安保性又在哪里?!
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我该庆幸这个组织也是有底线的、好歹没有监视到我回家后的生活,还是该愤怒地指责这个组织人手不足。
至于这个抢劫犯的目的么……
“把你家值钱的东西全都拿出来。”对方压低声音道。
……那完蛋了,我全家最值钱的就是我的脑子了,这可不能上交。
我深知这种时候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也没有打算和这个一看就能打三个我的抢劫犯硬碰硬,于是硬着头皮回答道:“可、可是我没有钱啊……”
对方一脸的不信,低吼道:“怎么可能!你可是花了一百万就买了一张破卡啊!”
我不由得沉默了,意识到了为什么我明明一直很低调穿的也都是便宜货、住的地方也就只是普通公寓,却还是惹来了看起来就很凶的抢劫犯了。
因为我在一周前,出于被恐怖组织刺激到、觉得自己的钱不再是钱了没有存款必要,于是在eBay上花了一百万叫价买了一张名为青眼白龙的卡,同样也导致了我的存款见底。
不是我说——eBay的保密性也太差了吧?!还是说这家伙是快递员一类的之前就蹲点过了?这么一说……看这个蒙住脸的人的身形,的确有那么几分像……
我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刺激他,于是诚实地说道:“可是我的存款也就一百多万,我的存款的90%都用在买那张青眼白龙上了。那不是破卡,那是青眼白龙啊……就,游戏王你知道吗?这是最有价值的卡。你真的想抢的话,我把那张卡给你?”
“……”抢劫犯也沉默了。
我不知道他的沉默是因为不信,还是在内心痛骂死宅都是傻逼。
“你的破卡我不要。”抢劫犯硬邦邦地回道,“那种东西肯定可以查到来源吧?你报警之后我岂不是一想把东西脱手就会被抓?”
哇……看不出来这个抢劫犯还挺有头脑的,说得很有道理。
我也因此小幅度地松了口气——我还是挺舍不得我的青眼白龙的。
不过他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收手,而是拿着刀子威胁我往其他房间走,目标似乎是翻箱倒柜找漏。
这一下子我重新开始焦急了——不行啊!我的周边!我的手办!我自己都没有留下指纹的收藏品们!
不过我的态度似乎给对方造成了错觉,他似乎以为我有什么好东西藏着,语气也变得兴奋和凶狠起来,用着警告的语气道:“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举着刀过来,似乎有抓住我直接挟持的意思。
我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和人解释他等一下看到的一群塑料制品的价值和重要性,忽然看到似乎有一个小红点落在那个抢劫犯的手上。
我愣了一下,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没等我彻底反应过来,那个抢劫犯就发出一声哀嚎,接着就有鲜血从他手掌上溢出,手中的刀也跌落在地。
他捂住自己的手腕,整个人瘫倒在地蜷缩起来,嘴里还在发出哀嚎声。
因为事发突然,我的情绪并没有很快地回馈到大脑。
我倏地扭头,看到开着的窗户,还有些跑神——还好我今天为了通风开着窗户,不然明天还要重新请人安装玻璃。
但是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一瞬间头皮发麻——不对!这证明有狙击手监视着我家!
我呆愣地站在原地僵了好几秒,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决定先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这个抢劫犯我倒是根本不担心了,反正不是我开枪,万一警察来了也不需要我来负责。而且就他现在这样子看起来也行不了凶了。
我赶紧冲出去,在冲到一半的时候还慌里慌张地去把进门时掉在地上的皮包拽起来继续跑,最后关上门站在走廊上,大口喘着气。
不过没喘几口我就反应过来了——不对啊!这里也不安全啊!
我这么想着,赶紧冲到电梯口,在那里焦急地等电梯。
明明已经按下了电梯按钮,但是我还是在那里不停地重复按着,仿佛这个动作就能加快电梯速度似的。
好不容易电梯终于到了我所在的楼层,显示了7楼,我才缓了半口气,伴随着电梯门打开、里面的人走出来,我倒吸一口气,然后屏住了呼吸,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对方比我高大半个头,戴着帽子,帽檐压得低低的,但是介于我是抬头看人的,还是能看清楚对方的情况。
眼前的黑发青年看起来并不像是之前拿着枪威胁我的那个黑衣长发男一样可怕,相反看起来还是挺温和的,可能是那一双猫眼给人造成的错觉。
我不太会看人,只是大概能判断对方应该年纪和我差不多。根据那留着的胡茬来看,看起来比我大几岁,但是也不说不准,毕竟胡茬会增龄。
我知道在对上视线之后我就应该移开了,但是因为害怕之后下意识僵住的反应,我有些不敢动,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因为……对方背着一个吉他包。
在“这是一个晚归的玩吉他的文艺青年”和“这是用吉他包放狙击枪的狙击手”之间,我觉得我就算不动脑子,都能猜出到底哪一个选项是正确答案。
对方看到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神色淡淡地开口道:“在逃离危险的时候,等电梯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他的声音听起来挺温和的,声线出乎意料地好听,挺像我喜欢的声优的……但是这个时候我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整个人都是麻的。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抱紧自己手里的包,抬头对上他的视线,见对方皱起眉头时陷入高度惶恐,眨巴了两下眼睛,倏地一下流下泪来。
对方愣了一下,往前迈了一步,开口喊了我的名字:“朝比奈小姐?你还好吧?”
这一个开口,让我内心那最后一点侥幸也没有了。
一个狙击手让他监视的对象看到他长什么样,会是在什么情况之下?我虽然是第一次真的遇到狙击手,但是也不是一无所知啊!
一想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我忍了忍,没忍住,哇地一下直接哭出声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一旦决定不是缘更的文我基本都会日更乃至加更到完结,所以安心跳坑,不用担心更新问题。篇幅不长,还请喜欢的追更给我动力。
时间线是柯南故事开始三年前,正文不会进入柯南元年。
PS:朝比奈明衣(めい),罗马音是Asahina meyi。这次的女主是真的很怂还爱哭,是我很少写的真软妹类型。不过看文案也知道这个模式不是什么正常恋爱展开,看到觉得不喜欢的情节一定要以自己心情为主直接离开。毕竟写作以自己喜好和XP为主,不为其他所转移,我是不会改的。
本来文案那么多,在犹豫先开哪本,不久前有个读者和我说了句“感觉早期hiro存在的意义仿佛就是为了死去”,触动到了我,然后决定先开这本(可能有些奇怪的)1VS1的小甜饼。算是厨力输出吧,希望大家能喜欢!
第2章 朝比奈明衣的担忧
我叫朝比奈明衣,女,二十四岁,名为工程师实则程序员,目前在常盘集团上班。
因为我出色的工作能力,年纪轻轻年薪就不错,我对于自己的生活也是很满意的。
除了经常会注意自己的掉发量,以及买了很多护肤品现在就开始注重保养、觉得自己的黑眼圈有点重之外,我没有什么不满的。
我也早就计划好了自己的生活,我明白程序员是当不久的,所以我规划好了,干到30岁就辞职回到北海道的乡下直接进入养老状态。
我的安排都很好,直到一周前被一个开保时捷的恐怖分子给毁了,之后日子就急转直下,接连踩雷。
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大限将至了。
甚至在那么一瞬间,我在脑内迅速分配好了我的遗产——我的手办和蓝光碟以及游戏卡带都给我的同事兼好闺蜜小柳花子,我的书籍和其他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就给我的高中同学兼好友黑沼爽子、吉田千鹤和矢野绫音。我相信依照她们的性格,乐意在我意外横死之后帮我收拾遗物。
再多的好像也没有了,我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那么多朋友。
不过现在来看也许是好事,在这之后伤心的人也能少几个。
以及我的智商税……啊不是,我购买的周边价值最大的青眼白龙么……
“朝比奈小姐?”大概因为我僵在原地没有反应,对方再度喊了我一声,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觉得这是一种催促,而我也早在几天前就有过足够的心理准备。
我吸吸鼻子,努力让自己变得镇定,问道:“是你负责善后吗?”
对方见我开口,原本紧皱着的眉头松开了一些,回道:“今晚的话,是我来负责,你有什么额外的要求吗?”
……这整得还挺人性化啊!给人交代遗言的时间吗?
虽然也许是因为我太弱了,根本不值得警惕。
不知道是不是有过被人直接问了两句话就被枪指头的经历,对方问我有什么遗言要交代时我居然还诡异地觉得这人还不错。
我怀疑我这是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但是介于我也没几分钟好活了,也不用担心我的心理状态了。
我抱着我的包,伸手掏了掏,掏出了便签和笔。
我直接在上面写下了一串数字。
“我的遗书在我电脑里,D盘的第一个文件夹第三个压缩包里,和我目前编写好的一半的程序放在一起,这是密码……你们组织听起来还挺大的,不至于侵吞我这小小遗产吧?”我将便签递过去,见对方没有说话,胆子大了一些,追加条件道,“啊,我的青眼白龙能和我一起下葬吗?”
对方没有接过便签,而是将目光从便签移到我的脸上,语气带着点不确定:“……什么?”
我知道这对圈外人来说很难理解,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安利别人游戏王的心情。
于是,我只是简单地回道:“青眼白龙,就是一张游戏卡……你上网搜一下就知道了。”
见对方露出了点诧异的神色,我想了想,认真追问道:“你是狙击手应该下手挺快的吧?我应该不会感到多痛苦的吧?”
对方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
我再度抱紧了自己的包,迟疑着改条件:“那就……不用管青眼白龙?”
这一次,黑发青年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我总觉得这个眼神有些熟悉,仿佛很久之前有人就是用这种眼神看过我,然后嘴里还要说着“我真的不理解你们这种死宅”。
对方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越过我往前走,看起来是往我公寓的位置走去。
我在那一瞬间先是想着“好机会赶紧逃”,然后就想起这个人是狙击手可以远距离一枪崩了我、我的楼下说不定还有这个组织的人盯着,那股子蠢蠢欲动的逃跑之心就立马熄火了。
毕竟我从小学开始的长短跑测试都是不及格,唯一一次超越自我记录还是在高中的试胆大会上被我的朋友黑沼爽子吓到跑出及格成绩。
我小心翼翼地隔着一定距离跟在他后面。
在到了我家门口之后,见对方朝我看来,我还颤抖着递出了自己的钥匙,忍了忍,没忍住,在对方接过钥匙开门的时候,小声问道:“这是给我个体面让我能死在自己家里的意思吗?”
对方的动作一顿,沉默了大概有十几秒之后,才在一声不太明显的轻咳声之后,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放心吧,朝比奈小姐,你现在对组织来说还有用,只要你不做出什么出格举动,我会先保护你,而不是除掉你。”他看过来,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不用那么紧张。”
……这不是更让人紧张了吗?!
所以刚刚那个没有管我看我是否逃跑,是对于我的试炼吗?看我会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
虽然性命暂时保下了,但是总觉得我反而更加紧张起来了。
毕竟……总觉得要素太多了。
我现在完美吻合一个作品里的重要炮灰角色设定!
年轻独身、头脑好不善于交际、因为有一技之长结果惹来杀身之祸……就目前走向来看,我会在完成这个组织给我的任务之后就被干掉并且被伪装成意外死亡,然后在几个月甚至几年之后,因为我的研发成果造成了一定严重后果,然后有警察或者侦探借此开始调查、也发现了关键死亡人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