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的我退休后》
作者:酒焗蟹蟹
时间:2022-11-03 16:59:28

四宫佑月在死去后被绑定了一个白月光系统。
系统要求他穿越到各个世界成为[主角]们的白月光,等到他完成任务,就许诺给他一个他想要的平凡幸福的人生。
【所谓白月光,就是要对你所守护的人赋予真心,浇灌真诚,等到树枝抽芽,长出甜蜜的果实,再任其采摘】
四宫佑月照做了。
他在孤儿院中精心照料好心的俄罗斯饭团,早一步加入港口MAFIA争夺干部的位置。
伴随着在港口MAFIA地位的步步高升,四宫佑月最终见证了新旧首领的替换和自身的陨落。
作为欧洲谍报组织的成员之一,他为了任务潜入了黑衣组织。
在那不久后,四宫佑月将银发男人的枪抵在了自己的前额,笑容温柔,
“扣下扳机,你就是组织的Top Killer了。”
自此,再也不见。
流星街的夜晚也会亮起一盏微弱却温柔的灯,灵魂刻印着逆十字的孩子拉扯着他的袖子,被牵引着前往从未涉及过的土地。
“人本就没有贵贱之分,你想要的人生,只能由你自己掌握。”
搞定一切后,四宫佑月满怀期待地来到了新世界,终于拥有了一份自己想要的人生。他如期考入警校,按照流程,接下来的他会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然而……
来自死屋之鼠的情报屋先生温文尔雅地登门拜访,在他的耳畔犹如情人般呢喃:
“又想让我替您收尸?还是说这是您对我别样的浪漫吗?”
银发的杀手将他堵在了角落,碧绿色的眸子浮起怒意,似笑非笑地低哑道:
“躲着我干什么?当初握着我的手的时候可没见到你这么畏缩啊。”
在查案的过程中偶遇了曾经的徒弟,曾为盗贼的男人扣住了他的手腕,语气里掺杂着玩味的情绪。
“可惜,这一次你无法逃离我的身边了。”
……
面对无数来自过去的感情债,四宫佑月瑟缩在门后捂脸长叹。
说好的平静生活呢!这明明是修罗场生活好吧!
【阅读须知】
1.团宠向,男主是个有原则的温柔好人,自带万人迷BUFF和白毛XP(?)。
2.CP不确定,中途会有多段恋爱,一段结束后开始另外一段。但是结尾肯定是顺其自然的1V1。
3.男主向往真正意义上平凡生活,有很努力地活下去,是好人,对养过的崽也都是真心付出的。
4.私设极多,我是土狗,热爱狗血,快乐XP。
内容标签: 猎人 综漫 文野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四宫佑月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被养过的崽们包围了!
立意:当你爱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也会爱你
第1章 活下去
[你想要活下去么?]
如同泡沫般若隐若现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银发的青年缓缓睁开眼睛,玻璃般的紫眸倒映着蔚蓝色的天空,身体在起伏不定的洋流中漂浮。
就好像在做梦。
水波将他的长发梳理散开,困倦感一阵阵地袭击着他的思绪。四宫佑月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仿佛所有的感知都开始消失了,而他就像一片即将破败的残叶,很快就被卷入湖底。
他分明记得他已经死了。
友客鑫城,一座聚集着欲望和财富的城市,也常伴着危险和死亡。
四宫家过分贪婪,弱小的体量搭配着与之不匹配的财富,落得这样的下场也不奇怪。
四宫佑月反而觉得很轻松。
与其回到那片对他并不友好的大陆,还不如就这样渐渐沉落湖底。那样对他而言说不定是最好的结局。
他向往着死亡。
[居然一点活下去的欲望也没有啊……]
那阵叹息声无奈地响起,片刻后又继续道:
[那么我换个条件吧,我会让你在另外一个世界好好活下去,你不必再承担那些痛苦的过往,你可以重新开始你的人生。]
[睁开眼睛,四宫佑月,你该醒了。]
……
孤儿院的床板一点都不舒服。
年幼的孩子将玻璃窗拉上,他小幅度地咳嗽着,将柔软的棉手套套在了小手上。
四宫佑月,今年12岁,艾森孤儿院里被收养的一名平平无奇的孩子。
四宫佑月照常收拾好了自己的房间,他习惯性将所有的小东西全部都放置在抽屉里。有时候只是一些小物件,更多的时候会是一些无厘头的东西。
比如说河里的鹅卵石,路边的一小块形状很漂亮的玻璃,一块用透明纸包裹的水果糖……这些对于大人来说无关紧要的东西,四宫佑月都很喜欢。
他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一般大人们都会满足他。四宫佑月性格好,长得可爱,也很听话,没有人不会喜欢这样的孩子。
四宫佑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根发绳,将那头长发小心翼翼地在脑后扎成马尾。那张漂亮的小脸微微扬起,紫色的瞳孔里倒映着窗外的白雪。
这个地方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雪,天气总是很冷。
不过比起他原来的世界,四宫佑月更喜欢这里。
虽然不够繁华,但是基本吃穿住都足够。他可以做一切他想要做的事情,除了……
[宿主,现在还不是尽情享受生活的时候。]系统的语气很无奈,[别忘记了您的任务啊。]
“我知道呀。”四宫佑月眨巴着眼睛,“可是目标人物还没有出现,我也没办法去完成任务啊。”
四宫佑月,作为一名平平无奇的念能力者,四宫家的钦定傀儡继承人,在心安理得地死于强盗之手后,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按照系统所说,他要前往不同的平行世界去完成所谓的[白月光任务]。
他需要对守护的人付出一切,浇灌真诚,等到树枝抽芽,长出甜蜜的果实,再任其采摘。
虽然说是任务,但是不付出真心,自然是无法获得真心的。
如果他的所作所为真的能让目标角色成长,四宫佑月倒也无所谓再多死几遍。
[很快就会出现了,过段时间院长就会找到你,然后把目标角色带到你的身边。]系统无奈道,
[你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前期刷好感度,无论对方提出怎样的要求都要尽力满足他。这种事情对你而言应该很简单吧?]
“当然没问题。”四宫佑月笑了。
付出这个词在他的人生中总是占据着绝大部分。
他的母亲总会哭着求他留下,家族需要一个BOSS,一个足以被傀儡掌控的BOSS,一个作为靶子而存在的替身。
他本想离开,可他在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对家的眷念……这些东西牵扯着他的脚步,终于还是将他留了下来。
可最终迎接他的却是死亡。
四宫佑月从来不后悔做过那些事情,如果放任自己的亲人自生自灭,而他一人离开,反倒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了。死亡对他而言反而是解脱。
可神明确赋予了他的第二条性命,告知他可以选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于是他有了新的选择。
如果能选择以最轻松的方式活下去,四宫佑月当然更想要活着。
“艾森先生,我已经把房间打扫好了。”银发的少年敲了敲门,日常汇报了工作日程,
“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没有了。”
那扇老旧的木门被缓缓推开,带着腐烂木屑的气息。中年男人缓缓推开了那扇门,视线向下,落在了四宫佑月的脸上。
扎着高马尾的少年正站在门口,眸子里像是闪烁着光,刚刚的清扫运动让他的脸颊染上了一层绯红,也让原本苍白的脸多了几分血色。
才来没到一个月的少年很快博得了所有人的喜爱。他的身上似乎天生就散发着容易让人怜爱的气息,只要注视着那双瞳孔,总会不自觉地想要多看一会。
“我们这里来了新的孩子。”艾森恋恋不舍地将目光收回,同时将身后的孩子推了出去,
“你负责照顾他,这段时间我可能有些忙,横滨那边有些事情要我处理,到时候你也要来帮我点忙。”
“请交给我吧。”四宫佑月应下了,同时也看到了站在男人身侧的孩子。
那是个过分瘦弱的孩子,他的手腕很细,似乎能从白皙的皮肤上看到血管流淌的痕迹。
他似乎很怕冷,宽大的披风将大半个身体都盖住了,过长的黑发遮住了两侧的耳朵,苍白的皮肤映衬着那双瞳孔愈加暗沉。
就像是望不到尽头的深渊,黯淡无光。
[费奥多尔D。]
那是他的名字。
也将是他在这个世界里最为重要的[家人]。
“走吧。”四宫佑月半蹲下身体,主动握住了那只冰冷的小手,
“我带你回家。”
这个世界的构成和他原本的世界似乎稍有不同。
虽然是异世界,但是这个世界里却依旧有超出寻常的能力的存在,只是从念能力变成了异能。
而四宫佑月的念能力在这里也依旧起效。
他的能力是罕见的特质系,却相当鸡肋。
“能让人产生好感的能力,完全没有用啊。”
四宫佑月苦笑着看着自己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于实力强劲的人来说,这份力量弥足可贵,可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说,这份力量就像是甜蜜的毒药,会将他拉入深渊。
可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他只需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和目标角色培养感情便足够。
名为费奥多尔D的孩子,因为念起来比较麻烦,他就直接叫对方费佳了。
虽然那孩子也不怎么理他,他看着四宫佑月忙里忙外,眸子里却只有冷淡。
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要吃点什么吗?”四宫佑月问道,“或者出去走走?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吧?需要我带你四处看看吗?”
还是不说话。
黑发的孩子宛若木偶般坐在那里,他只是盯着地面发呆,也不言语。四宫佑月问了好一会,看他也不愿意回答,只好闭了嘴。
可能每个人都有些不好说的过去吧……
打扫完房间后,四宫佑月带着费佳去了他的房间,和他详细说明了这里的注意事项后,四宫佑月带他去餐厅拿了烤土豆和罗宋汤。孤儿院的伙食不算很好,但是也能勉强吃饱肚子。
四宫佑月忙里忙外,也遇到了不少路过的其他孩子,他们都逐一和他打了招呼,笑着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这里。
“四宫哥!今天在带新人呀!”
“真好,新来的孩子都能和四宫哥一起睡,好羡慕……”
“看上去好阴沉,有点可怕哎。”
……
不过,可怕吗?
四宫佑月打量着身侧的孩子,名为费佳的孩子怎么看都算不上可怕。那张小脸虽然苍白,但是也颇为精致,可以看出未来会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他很少露出表情,所以才显得阴沉了些。
费佳比他小了整整五岁,一个才六七岁的孩子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确实很奇怪。
这里的孩子每到16岁就会被送出去,所以孤儿院里年龄最大的就是四宫佑月。按照系统的设定,他应该是被艾森看中,才从横滨的贫民窟里带回来的。
[横滨。]
这也是系统给出的关键词,按照他的话所说,这里是他未来一定要去的地方。
可是他现在还在头疼费佳不会说话的问题。
四宫佑月尝试用不同的语言和他对话,尝试着勾起对方的一点兴趣,可惜全都失败了。
“你来自哪里?日本还是俄罗斯?”
“你喜欢吃什么?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偷偷帮你弄到哦。”
“晚上一个人睡觉会害怕吗?我可以陪你一起睡。”
诸如此类。
直到夜深了,四宫佑月领着费佳来到了他单独的休息室,将他带进去时,那个从未言语过的孩子终于伸出手,紧紧抓住了他。
准备离开的银发少年诧异地转过头,便看到了那双第一次正眼看着他的瞳孔。
“留下来。”
他的声音很平静,却带着不可抵抗的命令式口吻。
“为什么?”四宫佑月困惑道。
“……没有为什么。”
他注意到费佳拽着他的手指不经意的攥紧,这股力量虽然小,却足矣感受到拉扯的力度。
很显然,他希望自己留下来。
“那好吧。”四宫佑月妥协了,同时又忍不住笑道:
“既然想的话就坦率一点嘛,别那么扭捏,又不是小姑娘。”
于是他遭到了费佳狠狠的一记眼刀。
哎,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别扭的吗……
被窝很小,但是总是很温暖。
费佳不像是会害怕晚上一个人睡的性格,或者他可能只需要一个人形的暖炉来帮忙暖被子而已。
无论那种都挺好,四宫佑月完全不介意当个可移动暖炉。
黑发的孩子蜷缩在他的怀里,睡得相当不安稳,也不知道他之前是遭遇了什么。
在帮他换衣服的时候,四宫佑月发现了他手臂上的小型针孔,他内心隐约明白了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费佳不想听,那他就不说。
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四宫佑月小心翼翼地揽住了孩子的身体。他没有太多带孩子的经验,但是基本照顾人的方法还是知道的。
小孩子总会没有安全感,拥抱是最容易给予人安全感的行为。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
单薄的身体隔着很薄的衬衫传来心跳的律动声,一下,两下,三下……
每一次跳动都能听的很清楚,四宫佑月任由对方紧贴着自己的胸口,手掌轻轻拍着对方的后背。
感谢他的念能力自带被动吸引效果,也正是因为如此,费佳才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难得主动贴贴了吧?
贴贴好啊!贴贴是好文明!
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抱着一只柔弱的小兽。只是这只小兽身体依旧紧绷着,完全没有放松下来。
四宫佑月将鼻尖贴近了些,嗅到了他发间残余的烤土豆的气息。好闻的焦香味让他不自觉地想起节日的夜晚,烤土豆的香气透过窗户向外,就连白色的雪也被沾染上的节日的气息。
他闭上了双眼,听着那阵颇有节奏的律动声坠入了沉眠。
第2章 一起逃走吧
清晨的太阳带着雪水融化的气息,让人分外安宁。
因为是难得的晴天,孩子们也终于可以出门了。由此艾森院长也组织了一次扫雪活动,并且希望由四宫佑月来组织。
艾森孤儿院大多数的孩子都很喜欢四宫佑月,因为天然的亲和力,基本上他让这些孩子们做什么,他们都会跳跃着去照做。
除了费佳。
自那天晚上之后,这位瘦小的黑发少年每天晚上开始抱着枕头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也不言语,只是扯着他的衣角,眸子静静地看着他,理由不言而喻。
因为费佳的这一行为,很多孩子对此都相当不满。然而他们越是不满,费佳的举动就愈加明目张胆。这也让四宫佑月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费佳的身体不太好,加上艾森先生也嘱咐过他要多照顾这个孩子,因此在四宫佑月和其他的孩子们说明原因后,大家也只能作罢。
就是对某只躲在四宫佑月身后的俄罗斯饭团敌意更深了。
对此,年仅七岁的费佳仅仅是所在四宫佑月的身后,对着那群孩子们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四宫佑月倒是看得一清二楚,可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