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男配忍足君》
作者:知情权
时间:2022-11-09 14:52:19

第1章
◎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太对◎
阳光透过未完全拉上的窗帘缝隙钻了进来,楼下传来一些响动和人交谈的声音。
床头放着的闹钟正指向七点钟,很快楼下便传来了一句“我出门了”和大门被关上的声音,蜷缩在床上的人稍微动了动,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坐起来,而是在床上来回的翻了几下身,用趴在床上的姿势静静的看着从窗帘缝隙里露出来的光亮。等自己清醒了不少后,女生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睡前随意用头绳绑了一下的长发早就因为她的这些动作而松散开来,但因为保养的很好,并不显得乱。
伸手将床头的闹钟拿过来看了看时间,这才去洗漱。
楼下在往便当盒里装今日午餐的柳生妈妈听到了楼上的动静,笑着将最后一块厚蛋烧放进了餐盒里,不出意外的在十分钟后听到了有人从楼上下来的声音。柳生妈妈此时已经将餐盒放进了保温袋中摆在了餐桌上,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扭头看向刚下来的自家小女儿:“小理早上好。”
“妈妈早上好!”柳生理今天早晨醒来看到外面是个大晴天就心情颇好,和柳生妈妈打招呼的时候语气都透着一股愉悦。“啊早晨有多做厚蛋烧吗?”
“放心吧,不会忘了你的那份的。”今天是柳生妈妈负责早餐,昨天晚上的时候柳生理就已经和妈妈说过,多做一点厚蛋烧带给她中午吃。
正说着,楼上又传来了有人下楼的声音,与此同时,一楼的卧室门也被打开,穿着被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衬衫正打着领带的柳生爸爸出来了。餐桌旁的柳生妈妈和柳生理一个看向了楼梯口,一个偏头朝着自家爸爸展示了一个笑脸。
“里沙子快来,今天早晨专门榨了你喜欢的橙汁。”
“爸爸早上好!”
在和柳生爸爸打完了招呼后,柳生理这才伸手把放在自己面前的另一杯橙汁递给了坐在自己旁边的女生:“早上好里沙子,你的橙汁。”
柳生里沙子是柳生理的堂妹,因为这一年她的父母被派去了国外工作,所以就托付给了兄嫂一家,柳生理和她哥哥柳生比吕士对这个要在家中住上一段时间的堂妹并不抵触,毕竟他们家里的人都是各有各的事情。比如哥哥每天忙于网球部的事情,柳生爸爸忙于工作,柳生妈妈还开着一个画廊,收了不少学生,柳生理自己则除了照顾自己养的那些花外,还有手风琴要学。家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其实并不是太在意。
所以从开学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大家都按部就班的生活着,并没有什么摩擦产生。
吃完了早餐,柳生理把自己的盘子和汤碗放进了水池,和妈妈打了声招呼就跟在柳生爸爸身后出了门。除了哥哥比吕士早晨是自己去学校外,两个女孩子都是柳生爸爸开车顺路送去学校的。
在车上柳生爸爸边开车边问坐在副驾驶的自家女儿学琴的事情,一个问一个答,气氛非常的融洽。
而坐在后座的柳生里沙子则像往常一样偏头看向车窗外,仿佛外面有什么特别吸引她的景色一样。
下车前跟柳生爸爸道谢说了再见,柳生理稍微等了一下柳生里沙子,两个人肩并肩的往教学楼走去。
午休的时候,柳生理和自己的几个好朋友坐在一起互相交换着便当盒里的食物,柳生理和妈妈点名要的厚蛋烧被分出去了两块。午休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下午的课程结束后便是社团活动时间。
柳生理和小学一样,都是花卉社的社员,养花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是个放松心情的好途径,而且看着自己亲手照顾的植株长大开花是一件特别满足的事情。当然,花卉社和其他的社团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没有那么多的集体活动,不需要在学校待特别长的时间。
今天也是一样,和在社团值日的三年级后辈打了声招呼,看完了自己养在阳光房里的花做好了记录笔记之后便离开了。
家里三个国中生都是不同的社团,所以每天回家的时候都是单独走。柳生理从阳光房出来的时候,想起来自己早晨忘了跟里沙子说要去文具店的事情,原本已经往校门口方向走的脚便转了个方向,朝着家政社的活动室去了。
-
立海大的家政社人数非常多,活动室也从之前的一个大教室变成了两个大教室,柳生理在后门看了看,很快便找到了扎着一个丸子头的柳生里沙子。她朝着看过来的其他人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走到了里沙子旁边,担心自己太突然了吓到对方,声音轻柔了不少的叫了她一声。
“里沙子?”
“欸?啊!姐姐。”柳生里沙子看到是柳生理的时候有些意外,但随即便也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看着柳生理,“是有什么事吗?”
“我要去一趟文具店,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带的吗?我记得你前几天说哪根笔坏了是吗?”柳生理看了一眼柳生里沙子正在做的东西,以及旁边放着的配料表,不太感兴趣的收回了目光。
她做这些甜品什么的从来都做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做出来的东西看上去倒是挺好吃的,但真要入口的话要么甜到齁过去,要么有一种奇怪的味道,怎么练习都做不好,后来她也就不再动手做这些甜品了,好在普通的吃食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正和里沙子讲话,柳生理的身后有人经过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的手边是里沙子的书包,也正好被往前推了推。柳生理眼尖的看到书包里的一个软面本子快要滑落下来,飞快的伸手在本子要掉下来的时候接住了它。
而反应慢了半拍的柳生里沙子在看到柳生理手里的那个本子时,脸色一下子便难看了起来,慌张的也不顾自己手上都是面粉,直接伸手将本子从柳生理的手里夺了过来。本子虽然是软面的,但被用透明的书皮给包裹了起来,柳生里沙子这么一用力,边缘处就在柳生理的手心里留下了一道红痕。
柳生理吃痛的缩回手,皱着眉揉了揉试图缓解疼痛,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倒是柳生里沙子慌里慌张的一边把本子塞进书包里一边和她道歉,柳生理也不觉得有什么,大概自己拿到的那个本子是对方的日记本之类的,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问清楚了柳生里沙子想要什么牌子的笔之后,柳生理很快便离开了家政社,一边往出走一边低头用另一只手揉着自己手心里的那道痕迹。
周围的人突然喊起来了什么“小心”,柳生理下意识的抬头,下一秒就被什么东西击中了脑袋,眼前一黑。
-
柳生理从黑暗中挣扎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懵,她还在想砸中她的是什么东西,缓缓睁开眼的时候看到非常明显的天花板时第一反应便是:自己是被砸成什么样了啊,竟然直接送到医院里了还住在了单间病房里。
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的脑袋一点都不疼。
按照记忆里被砸的地方,柳生理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脑袋,并没有摸到鼓包也没有摸到什么纱布,倒是手腕有些疼。
柳生理放下手看了一眼,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左手手腕处包裹着厚厚的纱布,怎么看怎么像是割腕后的包扎样子。
……什么鬼?
柳生理茫然的眨了眨眼,在自己周围看了看,除了贴在床头的姓名笺上写着“柳生理”外,其他什么信息都没有,连时常在身上的手机也不见了。
就在柳生理想要伸手按一下呼叫铃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柳生理特别熟悉的柳生比吕士。
不过这个比吕士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小理,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柳生比吕士的脸色非常难看,常年在鼻梁上架着的平光眼镜也被摘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坐靠在病床上的柳生理痛苦又失望,“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太让人失望了!”
柳生理:……
哥哥,你OOC了你知道吗?
见柳生理没有说话,看着女生惨白的脸,柳生比吕士叹了口气语气稍缓:“我知道你无法接受里沙子才是我妹妹、是爸妈的亲生女儿的事实,但你之前针对里沙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大家也看在你的立场和心情上面都原谅你了。可你这次……”
柳生理震惊到失语,她张了张口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这次真的太过分了……爸爸妈妈已经不想见你了,也不奢求你给里沙子道歉,就当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最后一次履行责任吧,用自杀来威胁人的事情不要再做了。”柳生比吕士复杂的看着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的女生,“你的学籍现在也已经转到了冰帝,家里会掏钱让你上学,但绝对不会让你再回到神奈川了。”
柳生理:“……啊?”
她发觉自己能发出声了后,下意识的问:“可……我——”和里沙子出生时间相差了六个月啊?整整半年啊?你这看起来像是仁王前辈一样的哥哥在说什么蠢话?
这句话根本就没有说完,柳生理听到“自己”说:“——我真的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我不要去冰帝!我不去!!”
好家伙。
柳生理感觉这句话是从喉咙里被喊出来的,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和人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过话。
“你不去也得去!资料会让平冈先生带给你,你好自为之!”柳生比吕士撂下了一句话,摔上门离开了。
坐在病床上的柳生理眨了眨眼,过了一分钟后才发现自己能说出话来了。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个割腕了的我,一个突然出现的看上去不像本人的比吕士,还有一个……比自己小了半年的比吕士的亲妹妹里沙子?
柳生理恍恍惚惚的闭上眼。
——我一定是还在睡觉,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太对,以后不能看这些狗血小说了!
作者有话说:
开更啦!大家好久不见是的我又开始写网王了!
这次是女鹅柳生理和大家见面~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啵啵大家=3=
第2章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精市”◎
柳生理并没有在病床上浪费太长时间,护士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手腕上疑似“割腕”的伤口其实并没有多大,连缝合都不需要,纱布缠的那么夸张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要求。
她到现在还没弄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从睁眼到现在她见到的人除了护士小姐就是那个看上去一点都不比吕士的柳生比吕士。
不过倒是在床头的抽屉里发现了自己的手机,手机还是自己原来使用的那一个,但里面的简讯也好电话簿也好,都多了一些她完全没有印象的东西。抱着手机坐在床边翻了半天,柳生理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嗯?”变成了“哦豁!”最后定格在了现在的“麻木”。
如果按照她以前看的那些打发时间的小说的话,现在应该是有个什么旁白之类的或者工具人之类的,能帮忙告诉她,这是个什么世界。
从没有被删掉的简讯来看,她竟然和比吕士的队友那么熟悉,更重要的是,这个熟悉颇有些厚脸皮单方面的意思。被一口一个雅治叫着的仁王前辈怎么看怎么阴阳怪气的回怼她,而“精市”则从来都没有理会她,全部都是她一个人在发短信。
……哦,或者说应该是“她”?
柳生理一脸麻木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精市<桃心>”,一时间不知道该佩服“她”这么厉害,还是应该反省自己和比吕士的队友们认识两年了,除了仁王前辈的联系方式外其他人一个都没有。就连同为花卉社的前辈幸村精市,都也没单独聊过天。
就在柳生理想要再翻一翻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入眼便是一脸冷漠一副公事公办意味的陌生男人。他开口的时候并没有自我介绍,但刚说了一句话柳生理就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柳生比吕士走之前说的那位“平冈先生”了。
……毕竟也没有人一开口就叫她“柳生小姐”。
“柳生小姐,这些文件是您将要转入的冰帝介绍,里面有您需要了解的全部内容。房子也已经安排好了,是柳生家在东京的其中一幢别墅,希望您生活愉快。”平冈先生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衬衫和领带都板板正正,仿佛是干洗店的人台成精了一样,走路的时候衣服竟然都不会起褶皱。
柳生理的脑袋微微往左边偏了偏,这是她产生疑问后的习惯性动作。
自己家里是个什么水平,家里的两个长辈从来都不会隐瞒她和比吕士。柳生爸爸只是开了一个贸易公司,家里也算是富裕,但也没到随随便便就有一个“东京别墅”的地步,更何况是“其中”。
张了张口,她刚发出一个音节的瞬间,柳生理便又有了那种被支配的感觉,她听到“自己”说:“爸爸妈妈呢?他们有没有说什么!”
声音虽然比跟比吕士喊的时候小了那么一点,但柳生理依旧觉得以这种说话的方法,一天下来说不了几句就会觉得嗓子疼了。她试着动了动,身体并没有跟随她的意愿做出什么反应。
“柳生小姐,”平冈先生仿佛是一个设定好了程序的机器人,每说一句话都要一板一眼的先称呼一番,“社长和夫人都没有任何话带给您,资料还请您仔细查看,住院费用也给您续交到了一周后,请您务必在一周之内搬进东京的住所。那么,失礼了。”
讲话奇奇怪怪说是特别礼貌,却透露着一股子说古不古的别扭感的平冈先生在没有听到柳生理的回应后就直接离开了,留下“柳生理”一个人坐在病床边。“柳生理”像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被抛弃了一样,伸手便把平冈先生刚刚送来的资料全部甩到了地上,资料袋里面的东西也因为这个举动而全部洒落了出来。
又过了十多秒,柳生理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这才又试着动了动,身体像是重新连接成功了似的,重新动了起来。柳生理轻轻叹了口气,蹲下去开始捡散落在地上的资料,以及两张同样被甩出来的银行卡。这两张银行卡非常眼熟,一张是她从小到大都自己保管的“储蓄金”,另一张则是父母每个月都会给她和比吕士同样金额的零花钱。
柳生理这次也不急着先去翻手机了,而是先看起了平冈先生送过来的资料。里面的内容很多,除了冰帝的介绍之外,还有房子的地址以及房门钥匙和房子里帮忙打扫的佣人资料。
她家在这个世界好有钱啊……
柳生理在心里忍不住的感叹了一下。
花了一点时间看完了这些东西,柳生理这才重新拿起了手机,往下翻着里面的简讯。正看着自己和“冷冰冰”的比吕士的简讯,手机的最上方弹出来了一个收到简讯的标志。柳生理返回到界面点进了这个标着“精市妹妹”的简讯。
里面是幸村妹妹问她什么时候有空见面的内容,柳生理想了想还是回复了对方一个小时后就可以见面,不过只能在医院的小花园里。
那边很快就同意了,柳生理看了一眼手边的资料,去管外面正巧路过的护士小姐借了一根笔来。
-
柳生比吕士喜欢看推理小说,柳生理虽然不像比吕士那么喜欢,但也会去管哥哥借一些书来看,所以也就养成了在面对一件事情时会整理所有已知条件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