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篮球同人》
作者:旧时雨晴风
时间:2022-11-14 14:08:24

时间的原点,起始于星星决定征战的那一刻。
“外面应当是我们的疆土”,星星商量着。于是,星流排山倒海的向外奔涌。肆无忌惮的探索着未知的世界,不可抗拒的开拓着疆土,毫不留情的吞噬着黑暗,浑然不觉彼此间越来越远的距离。宇宙发出了惊天巨响,纪念着这场分离。
他们的原点,起始于冰室带着篮球遇见火神的那一刻。
洛杉矶的最高的大楼楼顶,两个少年大喊着。“我要跟辰也打篮球!”“我们会成为最棒的!”稚嫩的声音被高处的风扯碎,传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从此,球场成了他们厮杀的领域,他们热血沸腾的参与着围剿与碾压,浑然不觉彼此间越来越远的步子。
星星渐渐的放慢了脚步,它们失去了彼此的讯息,望着已经看不见的起点,低喃着故乡与同伴的名字。
少年放慢了向前的步伐,他们迷茫于失去的温暖,抓紧了作为信物的戒指,诉说着想回到过去。
浩淼的宇宙,繁华的人间,和身不由己的随波沉浮。一路向前的孤独战士们,被斥力推挤着远离。回去吧,回到最初的地方。心底最深处的呼唤声越来越大,逐渐盖过了心底的疑虑,盖过了世间的喧哗,盖过了推挤的洪流。终于有一天,宇宙的一个角落,斥力敌不过引力,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扑向了原点,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宇宙的边际以令人惊骇的速度崩溃了,空间扩张的被疯狂地反噬。
引力坍塌,这一刻,开始了。
第一章
黄昏的时候,持续几小时的大雪终于停了。
狂风撕裂黑云,缺口被火焰卷了边似的,透出些许久违的金红色,与校舍的暖黄灯光相互交融,在这最易被染上颜色的积雪天地中传递,窗口望去,满眼赤红,路上偶然经过的行人,恍惚置身烈火,因为这层错觉,被牵着的小狗,蹦跳的姿态透出微妙的惨烈意味,就连那老树上黑漆漆的枝桠,也像极了烟熏火燎的产物。
面对阳泉的冬景,神经末梢怀疑着接受到的温度讯号,在本应滴水成冰的冬天,凭空生出几分燥热。
大概为了更冷静的思考,冰室排斥着令人燥热的东西,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他喜欢冷冽的空气,喜欢阴凉的房间,喜欢清冷的夜晚,甚至,冰淇淋也是喜欢的,尽管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所以窗外的雪景难免让他有些焦躁,心绪不宁,仿佛被蛰伏的野兽在暗处盯着,随时会发生点什么他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也许需要做点什么把温度降下来。
冰箱里还有几瓶果子酒,冰室弯腰取出一瓶,用牙齿咬开了酒瓶,偏头把瓶盖吐在垃圾桶里。这动作过于随意,以至于嘴唇因此被尖利的边缘划破,细碎的伤口缓缓渗出血珠。他不甚在意,草率地舔掉,如果紫原敦来房间里玩,为避免承担带坏后辈的罪恶感,他也许不会这么肆意,可是今天紫原正好回了东京,所以,冬天喝冰饮也好,直接咬开瓶盖也好,赤脚在房间的地毯上走来走去也好,都可以乱来。
因为篮球上过于苛责自身,可以乱来,和有心情乱来,于他来说都弥足珍贵,这也是托winter cup结束的福。
WC已经结束两周了,尘埃落定,反而心情比以前轻松不少,只专注于篮球的时光,他大多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阳泉对他而言,只有一个符号,阳诚战后,才发现忽视了许多东西,这些天像是弥补之前的忽视,慢慢地捡拾着阳泉独有的温情——
看上去让人放心,其实反而更担心你,有什么话都说出来,我们是你的前辈啊。
冈村忽然冒出口的话,让冰室意外的转过身,面对被人担心这件事,他不仅没想到,而且不适应,但还没消化完这个消息,背后就狠狠挨了一掌,福井惯于吐槽的声线,老实不客气的补充,没错,你也有前辈在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硬撑?臭小子看不起人吗,只是个二年级嘛。
就连努力顺从与照顾的紫原敦,也慢吞吞的说,阿啦啦~小室真是不让人省心呢。
原来在别人眼里自己并不是什么省心的家伙啊。
知道这一点后,反而松了口气,想要变得无所不能,想要做到最好,想要成为……弟弟的骄傲,这些慢慢的在心里变得不重要,篮球完美的曲线,契合着手掌,微凉的温度,从指间传递进心底,一同传递的,还有纯粹的快乐,太熟悉的触感,让他感到深深的宁静。
沉浸在这宁静里,其他大概都不重要了,只要还能与大家一起打篮球,其他一切都……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把冰室从回忆里拉出来,对方似乎非常着急,冰室奇怪的看了眼手机,这个时间,冈村应该紧张的去约见了大赛期间收到的人生第一封情书的主人,刘伟福井去买明天聚餐的食材,敦回家参加姐姐的婚礼,其他人来找几乎是不可能……对方似乎很急迫,在冰室走过去开门的短短几步路程里,又用力敲了门,仔细听,外面依稀传来狗叫,冰室犹豫了一下,拧开门锁。
一个黑影猛地推开门,向他扑了过来,速度太快,以至于冰室心中警铃大作,向后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形,就这样还保持果子酒分毫不洒,同时,空着的那只手迅速绕过来者的肩胛,扣住了后颈,刚要用力,忽然僵住。
杂夹在被拼命拉住的黑狗的叫声中的,杂夹在遛狗人的连声道歉中的,是急促的呼吸,和紧张兮兮的那句“辰也!”
亲近的仿若融入生命的熟悉气息,混合着淡淡的洗衣液香气,被温暖的体温挥发,顺着呼吸钻入胸腹,冰室惊讶的侧过头,映入眼帘的是标志性的分叉眉,看上去就很暖洋洋的红发,还有一天比一天帅气的脸,冰室赶紧收回手上力道,语气带有一点困惑。
“……大我?怎么会来秋田。”
“校舍怎么会有人养狗才是重点吧别过来啊啊啊啊啊!!”
拼命往冰室身上窜的火神,姿态比拼命往火神身上窜的狗好不了多少,冰室脊柱都快被火神压断了,于是赶紧拍了拍火神的背,安抚的对反复道歉的隔壁学生笑了笑,说没关系,接着抬脚踢在房门外侧,力道控制的正好,随着锁扣喀拉一声,激动的狗终于被隔绝在空间的另一边。
好险。
已经很久没与火神相处了。久到冰室快忘了火神动不动就扑过来的小习惯,差点下了狠手。火神这个习惯,完全是冰室以前惯出来的,尤其是小时候被狗追了,就会像只上树的猴子,害怕的刺溜一声顺着冰室爬上来,最大限度的远离地面。那时候,冰室是享受这个过程的,安抚他,赶走他害怕的一切东西,被全心全意亲近着的感觉,和那份遇见危险扑向避风港的信任,“被需要着”,让冰室确信自己在这段关系中处于主导,对方因而没有离开的可能性。
然而之后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为了这份信任而勉强着的冰室,终于也在现实面前被迫承认,尽管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火神的信赖,成为了禁锢他的枷锁,他已经无法承担了。
太沉重了。
指引,照顾,关心,交换火神的依赖。因为一直以来的努力,所以天平始终保持着平衡,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哥哥的身份。
多了个弟弟,毕竟是一件那样高兴的事情,高兴到,多年后还能清晰的记得那份愉快。
冰室的沉思掩饰的很好,即使是一直盯着他的火神也没有发现。
第二章
“……秋田好冷。”
狗被隔绝在外,火神终于恢复理智,尴尬的爬了下来,用词一如既往的亲昵,脸色却不大好,受到惊吓后,郁闷都写在脸上,一如既往的好懂。
冰室没有开口,他站在门口,往日的累积的所谓的哥哥威严依然在,即使已经需要仰视火神了,他带有审视意味的目光,也让火神感到不安,两人在门口僵持着,冰室有疑问需要答案,而火神显然另有打算不愿说出口,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着,无声的抗争无效后,火神终于沮丧的坦白,“找黑子拿到的你的地址。”
“……你要来并没有告诉我。”冰室直接接收到了被紫原出卖的信息,沉默了两秒,才接着说道。
“告诉你你就不让我来了。”
火神声音闷闷的,内容意外的准确,冰室嘴唇动了动,发现无从反驳,只好让开了通道,顺手将果子酒放在桌上,接通了被炉的电源。放下厚厚的窗帘,阻隔热量从窗玻璃处发散。
他确实不希望火神过来,心理的隔阂一旦产生,要修复并不容易,两人都不可能真的忘掉伤害,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以前全心全意信赖着冰室的火神,尽管想表现的尽量自然,但是,从进门后,一直不自觉露出了谨慎的神情。
大我,如果这是你希望的,一切都可以装作什么没发生。
冰室轻叹一口气,装作没察觉火神,竭力模仿着以前的好哥哥,把冻得瑟瑟发抖的火神推进被炉。
身体终于暖和起来,火神舒了口气,今天电车上的供暖设备出了些问题,温度一直很低,六小时的车程好不容易抵达了秋田,又赶上一场大雪,一路辛苦自不必说,能看见冰室,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还带了换洗的衣物,打算在这里住下吗?”
“嗯,周末?”征询的语气,也是以前不会有的,冰室看了会火神,终究什么也没多说,像以前那样微笑着,说:“好啊。”
他们竭力模仿着过去,区别不过是冰室模仿的更像一些罢了。
火神意识到自己的笨拙,讷讷的转开头,然后被房间的陈设吸引。第一次来这里,他忍不住四处打量着,宿舍的布置很简单,除了满足基本需要的设施,并没什么多余的东西,看上去很舒服,火神无从分辨这种舒服的感觉是否来自于摆放,亦或是房间的主人,但毫无疑问,这样的房间散发着回忆的讯息,无论是风格还是气息,与冰室美国的房间都是一脉相承的,坐在温暖的被炉里,恍若身在阳光充沛的洛杉矶,一切都没变,除了他们两人。
火神扫视着房间,很快注意到冰室握过冰镇酒瓶的手,湿漉漉的,冻的青白,仔细看,脸色也并不好,寒冬的毛绒睡衣,袖子被胡乱的卷起,露出的一段手臂修长白皙,收拾着桌面兄长,偶尔皮肤挨蹭,碰触到的地方温度如秋田的冰雪,几乎没有人类的气息。
冷到让人忍不住发抖。
无论是身体的温度,还是诡异的气氛。
火神坐了一会,也品味出了不对劲,他着急起来,模糊的意识到决赛前的和好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不是他要的状态,那天在球场上,说着对不起的辰也,看上去是那么希望修复关系,而现在,无论态度多么自然,也掩藏不住透出的诡异讯息。
都是假的?
他抱着想要见到冰室的态度,盼到了周五,甚至翘掉了下午的课,才赶上电车,来到秋田。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冰室不乐意他翘课,但这种丝毫没因为他的到来而感到高兴的态度,让他心沉入谷底。
和好,应该是怎么样的……
火神躁动不安地盯着冰室,冰室情绪却掩藏的很好,注意到火神的视线,他刻意温柔的伸手试探了火神手的温度,进而意识到冻得木然的手指已经无法感知冷热,歉意的笑了笑,体贴的说:“再多穿一件衣服,秋田比东京冷。”
“没有带过来太厚的衣服……”火神苦恼的挠了挠头,既为自己准备不充分,也为了冰室看似亲近实际疏远的态度,他干脆赌气的盯着冰室,用严肃的表情和强势的口气掩饰着内心的怯弱,年轻的脸菱角分明,嘴角轻抿,眉毛皱起,以国际谈判般谨慎的态度,提了个不合理的要求,希望以此证明关系依然亲密,“我想穿辰也的衣服。”
冰室闻言,奇怪的看了一眼如临大敌的火神,起身打开衣橱,翻了翻,才回头道:“没有大我的尺寸哦。”
“外套也不行吗?”
火神困惑的跟了过去,站在冰室背后,向衣橱里张望着。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对衣服的品味也差不多,大概冰室会对他的衣橱风格熟悉,相应的,冰室的衣橱,对火神来说,风格也相当熟悉,连帽衫喜欢颜色亮一些的,拼接袖的T恤钟爱黑色,毛衣喜欢灰色的,夏天爱穿衬衫,冬天大衣的话……
“咦。”
谁说过,衣橱是非常私密的空间,因为总会发现些平时不容易发现的秘密,比如这件紫色羽绒服,不可能是冰室喜欢的种类。
越过冰室翻找衣服的手在那件衣服上停了下来,冰室莫名绷紧了脊背,背后是尴尬的沉默,不自然的呼吸声,散发出的不满,不只是属于弟弟的小打小闹,更像属于男人的慎重态度,巨大的压迫感,与球场上名为野性的东西类似,充满侵略性,又如此陌生。这种感觉难免让戒备状态的冰室感到不舒服,他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几乎陷入柔软的衣服里,手找不到借力的地方,身体倾斜成不自然的状态。
好在火神并未对冰室的躲避发表看法,两人勉强还能维持兄弟的表象,直到火神终于开了口——
“这件是紫原的吗?”
火神不是憋得住话的人,为了不让冰室再次逃走,他已经竭力忍耐,但这份忍耐没法支撑多久,短暂的沉默后,他终于揪紧了那件衣服下摆,努力装作不在意的询问。他盯着冰室的后背,无论是肩膀还是身高,都比记忆中的更为纤细,更加好看,更加的……让人脑子变得奇怪起来。更让人脑子变得奇怪的是,那些回忆里,温柔的,可怕的,耐心教导着一切的,强大耀眼到需要仰望的哥哥,什么时候眼里看着的,全都变成了另一个人?
抓着另一个人,对他笑,对他哭……
而自己却只能在十五米开外,眼睁睁的看着。
衣橱里甚至有他的衣服,他会在这里住下吗,跟辰也……一起睡?
眼看着气氛越发不对,冰室赶紧解释:“是敦交给洗衣房,我去洗衣房拿自己的衣服,顺便帮他一起拿回来了。”
一不留神,就说的有点多,说得越多气氛越诡异,明明只是帮助好友拿回衣服,耳畔明显生气了的呼吸频率,紧绷的气氛,不明所以的愤怒,火神的一切反应,都让他的解释听上去类似辩解,或者为了应付他而编纂的谎话,这种情景让冰室相当不悦。
以前是怎么做的,以前……
第三章
以前是怎么做的,以前……
冰室在记忆中搜寻着以往的例子,发现美国的几年,他们过着只有彼此的生活,从来没有什么“其他的朋友”,冰室内心纠结,面上不动声色,自然的转过身,把背后解放出来,决定直面危险。
他一动,火神就警惕起来,大约是已经形成“哥哥会逃走”的印象,几乎第一时间,把手按在冰室的肩上,动作太着急,来不及控制力道,冰室反应也不慢,感到身体被迫后退的一瞬间,就反手撑住背后,可惜手掌下都是软绵绵的衣服,受力移动,阻止不了身体的下落,两人都没有心理准备,火神摁着冰室,撞进衣橱深处。
因为被衣服包围的缘故,火神被熟悉的气息环绕,获得了瞬间的安宁,继而又因为意识到这是冰室身上的味道而焦躁,掌心按压的,是弹性良好的皮肤包裹的、比常人纤细的骨骼,形状优美,秀气到正合一握,柔韧的皮肤因为冰凉而显得异常光滑。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柔软的发丝搔动着手背,一路痒到心底。满橱被搅动的柔软布料,遮挡了冰室的视线,只露出线条完美的下颌,这反而让火神感到轻松。
面对冰室,火神以前是从未想过会被放弃,因此放心的顺从着。现在,他却忍不住开始审视自己的笨拙。慌慌张张,被牵着走,做什么都瞒不过,逃不脱,捉不住。一切都是冰室的步调,想要被那好看的眼睛一直温柔凝视着,又害怕被凝视着,想要亲近,又忌惮着,矛盾的心理,只有在冰室看不见的地方,才有一丝喘息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