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贼哪里跑》
作者:芍灵月
时间:2022-11-22 14:43:39

第一章 :贬谪
“哈哈哈哈哈哈,梓陌,朕没有听错吧,你刚刚说了什么?”坐在龙椅上的年轻皇帝笑的东倒西歪,全然不顾帝王之仪。
“臣请愿,下派至青州县衙做知县。”陈梓陌再次开口,一脸的严肃正经。
南宫殇脸色微变:“陈梓陌啊陈梓陌,你放着京城大理寺少卿的职位不做,偏要跑到穷山僻壤去做个九品芝麻官,你把朕的皇家颜面放哪里了!”
“皇上,臣绝对没有亵渎皇恩的意思,只是……”陈梓陌低头,不知该如何辩解,只要是牵扯到那人,自己总是变得不那么理智。
“朕知道,只是你舍不得心里惦记的那个小少爷,是么?”南宫殇笑得甚是不怀好意,陈梓陌啊陈梓陌,你这么个翩翩公子,居然败在了一个无所事事的小少爷身上!
“皇上英明,还请皇上恩准。”陈梓陌一脸的平静,似乎对于皇上知道这件事并不感到惊讶。
南宫殇走下案台,来到陈梓陌面前,伸出右手将对方的脸抬了起来,这动作略显轻佻,但是陈梓陌并不动声色。
南宫殇打量了底下跪着的大理寺少卿,三年前的新科状元,真真是生了一张不错的脸啊,多少名媛贵族挤破了头想嫁给他,却都一一被他拒绝了。
“梓陌啊。”南宫殇放开了他,“朕有点好奇了,你的心上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直平静无波的陈梓陌在听了这话后却动摇起来,紧张道:“陛下,他……”
南宫殇制止了他的讲话,“你想说什么朕清楚,这三年来你的心思就一直不在这里。说来也奇怪,人人都挤破了脑袋要往京城发展,你偏要去那穷山僻壤。可是梓陌啊,怎么办,朕可着实舍不得你啊。”
陈梓陌抬头看向南宫殇,眼前的男人正用着一副绝对的强势的不容人拒绝的姿态看着他。
陈梓陌再次俯身,“臣惶恐。”
南宫殇叹了口气,这人的脾气怎么就是这么倔呢,已经留不住他了吗……
“你知道,想要你留在京城,朕有着千千万万种的办法,比如……用你那心上人做要挟。”南宫殇满意的看到底下的人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不可控的微微颤抖了下,“但是,朕一向是很明事理讲道理的人,你的请求朕可以答应,不过……”
南宫殇微微停顿了下,继续道:“放你这么个人才去做小小的知县实在是太浪费了,你必须帮朕做点事情。”
——————分割线——————
“大人,我们到了。”
陈梓陌看着城门上书写的青州两个大字,有点感慨万千,明明只离开了3年而已,为什么会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那个人,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了……
“走吧,直接去县衙。”
因为没有任何通知,当陈知县到达时,县衙里上下一干人等甚是慌乱了一通,听说这陈知县一直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不知是做错了什么被贬到了这当知县。
陈梓陌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众人,不可察觉的皱了下眉头。
“行了,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吧,我没这么大的官谱。郑主簿,麻烦你跟我去书房,县里的事大致跟我说下吧。”
“是,大人。”郑泽暗自擦了把汗,这陈知县未通报一声就杀了过来,也不知是何居心,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可得小心行事才行。
“大人,这是县衙的账簿,这是近期递交上来还未处理的案卷。”
陈梓陌看着书桌上堆成小山的卷宗,暗自叹了口气,“以前的卷宗放哪里了?”
“啊?”郑泽一开始没明白过来,谁没事想要去翻那些陈年旧案的卷宗啊,“哦哦,都收起来了,在仓库里。”
“收拾出来一间屋子,将那些卷宗分门别类整理好,恩……七天?算了,给你半个月时间,人手随你调配,没问题吧?”陈梓陌的凤眼斜睨了郑主簿一眼,明明生了一张好看的脸,给人的感觉确带着一丝威严和冷硬。
“是是,没问题。”郑泽再次擦了把冷汗。
陈梓陌把人都打发了出去,无力的靠在椅背上,南宫殇啊南宫殇,你可真是给我派了件好差事。
——————分割线——————
“什么事?”陈梓陌抬头,看向笑得一脸邪魅的男人,咯噔一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朕登基以来,一直想除掉一人,可无奈抓不住他的把柄,你可知朕说的是何人?”
“臣……知道。”
“陈爱卿啊陈爱卿,知朕者莫若陈爱卿啊。”南宫殇笑着拍了拍陈梓陌的肩膀,“那么陈爱卿可否愿意助朕一臂之力啊?”
“臣……定当竭尽全力!”
——————分割线——————
“大人,这些是拜帖。”
“呵。”陈梓陌看到黎落手上厚厚的一叠拜帖,嗤笑了一声,“黎落啊,你看,我这个皇帝身边的前红人居然有这么多人来巴结,都说山高皇帝远,我要是在这敛财怕是也无人知晓的吧。”
“大人!”黎落急道。
“哈哈哈哈,南宫殇身边怎么有你这么个实诚的护卫……”
陈梓陌还想调侃黎落,却被黎落喝道:“大人!怎可直接唤皇上的名讳!”
“怎么,你要向皇帝参我一道吗?”凤眼微微上挑,有着让人不能忽视的压迫感。
“在下不敢!”黎落低头道。
“就算你真参了也无妨,我在他手里也不多这么个把柄!”说到这里陈梓陌暗自咬牙,南宫殇那小子,简直是个狐狸中的老狐狸!自己的道行终归是太浅啊。
“大人,这些拜帖?”
陈梓陌看了一眼略无措的黎落,接过拜帖翻了一下,“啧啧,知府大人居然屈尊降贵的邀我百花楼一聚,我这个九品芝麻官要是不去岂不是太不识相了。”
“属下明白了。”
正当黎落准备退出去的时候,陈梓陌却叫住了他。
“你……”陈梓陌犹豫了下,继续开口道,“帮我查个人。”
“是。”黎落有点惊讶,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陈大人居然露出了……犹疑的姿态?
第二章 :百花楼赴宴
“啊呀呀,陈大人一路辛苦了,来来来,快请坐,今天老哥我为你接风啊!”
青州知府裴致远一副很熟络的样子,笑着亲自迎接了陈梓陌。
“裴大人客气了,下官实在是不敢当。”陈梓陌笑的一脸的谦虚,“裴大人,请。”
“请请请!”
两人入座,酒菜佳肴上桌,裴致远观察着这位年轻的前大理寺少卿,这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只听说是三年前高中状元,在京城混的是风生水起,官拜大理寺少卿,更是皇帝身前的红人,不知怎么的就跑到这里来当知县了。莫不是明里贬谪,暗里其实是微服私访?
“那个,陈大人啊,听说陈大人一直在京中任职,怎么忽然就……”裴致远忽然住了嘴,因为眼前的这位陈大人明显的变了脸色,“陈大人?”
陈梓陌在一瞬间还是一脸的阴郁,转眼却又笑得温和儒雅,让人以为之前的一幕其实是错觉。
“哎,不瞒裴大人说,都说伴君如伴虎,这句话一点都不假。”陈梓陌屏退了左右,“其实都怪下官一时的酒后糊涂。”
“这话如何说起?”裴致远惊道。
“裴大人,你可知道燕贵妃吗?”陈梓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太傅卜圣杰的孙女?”裴致远暗暗惊到,不愧是朝中红人,认识的都是一等一的大官啊。
“你是没见过那燕贵妃,真真是惊为天人啊!”陈梓陌酒意上头,有点微醉,话语也就随意起来。
“在下虽没见过燕贵妃,但也略有耳闻,听说是个端庄文雅娴熟的女子。”
“哈哈哈哈……文雅端庄?这些词怎够形容她!那人就是天女下凡,没有人不会倾倒在她的容颜之下。”
“那,陈大人,你到底是做了何事被贬至此?”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陈梓陌自嘲的笑了笑,再次喝干了杯中酒。
“你,你……”裴致远这下是惊的半个词都说不出来了。
“没错,我就是用诗词赞美了一下燕贵妃,结果皇帝就把我贬到这里来了。”
“你,你居然调戏皇上的妃子?”
“说什么调戏,我就是纯粹的赞美了一下。是那皇帝太小气!”陈梓陌嗤道。
“这,这话可不能乱说!”裴致远吓的赶紧起身想要捂住对方的嘴,这边陈梓陌却哗啦一下趴到了桌上,睡着了。
裴致远小心翼翼的消化着这些信息,陈梓陌调戏了皇帝的妃子,于是皇帝就把他贬来青州县衙做知县?等等,调戏妃子这种事,只是贬谪就可以了事的?是皇帝太大度还是……难道那传言竟是真的!这陈梓陌果然是皇帝身边的红人。虽然现在被贬,万一哪天皇帝气消了,又把他召回去,那岂不又是一步登天!现在可是个大好时机啊!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的讨好这位大红人,到时候等陈梓陌遣掉回京,搞不好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就来了!
“陈大人,夜都深了,在下已经在这边订好了房间,不如就在此歇下吧?”
陈梓陌被黎落扶着,醉的有点脚步虚浮,他本想拒绝,却在看到了某人的身影后改变了主意,微不可觉的笑了笑,那是猎人盯上猎物时志在必得的笑容。
“也好,那下官就多谢裴大人的好意了。”
“客气,客气。”
“大人,为何突然改了主意要住下来?”黎落跟着陈梓陌进了裴致远订好的房间,疑惑道。
“黎落啊,我想请你帮个忙。”陈梓陌笑得一脸灿烂,黎落却只觉一股冷意从脚底一直窜到了头顶。
“什……什么忙?”
“你附耳过来。”
黎落遵从的照做,陈梓陌在他耳旁轻声的说了几句,吓得黎落差点惊叫出声。
“大人,这,这怕是不妥吧?”
陈梓陌看着黎落这没出息的样,真真是恨铁不成钢,“你说你,好歹跟在那人身边几年了,怎么性格这么实诚呢!一点都不会变通。”
“可是大人,这实在是……”
“既然你不为我所用,我还是请皇帝陛下换个可用之人过来吧。”
“大人别!”
看到黎落一副为难的样子,陈梓陌努力的憋着笑,强装着正经道:“那你倒是办还是不办啊?”
黎落挣扎了半天,最后妥协道:“属下……遵命!”
黎落出去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又回来了,只是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床被子,里头分明是裹着一个人。
“大人,人带来了。”
“恩。”陈梓陌示意他把人放到床上,然后便让他退下了。
陈梓陌将被子揭开,里面是他多年来一直渴望得到的人儿!被子里的人正睡得香甜,一脸的天真无防备,哪还有半点平时的纨绔无赖模样。人都喜欢装正经,他倒好,偏要装流氓。
“萧然……”陈梓陌低叹一声,然后在对方因酒醉而显得特别红艳的双唇上印下一吻。
床上的人因被人压着感到不舒服翻了个身,浑然不觉刚有人调戏了他。
“你终归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萧然,你说我要怎么把你办了才好?”
陈梓陌自言自语着,想起不久前黎落查探回来后给他的汇报,脸上笑意渐深。
“大人,您知道江湖上有个叫司空靖的侠盗吗?”
“恩?略有耳闻,提他作甚?”陈梓陌看着手里的卷宗,淡淡道。
“大人,那个……城中几户有钱人家曾经被偷盗过,因为被偷的那些钱财是不义之财所以没有报官,而且他们貌似都以为是司空靖偷的,怕江湖人士报复,所以不怎么敢声张,但是……”说到这里黎落犹豫了。
“但是什么,你说话能不这么磨蹭么!”陈梓陌把手里的卷宗摔倒了桌上,真是够让人着急的。
“属下查实,偷盗的人是萧然萧公子,而且查到他把偷的钱财都拿去分给穷人家了,大概是想……”
“哈哈哈,你说什么?哈哈哈哈……”不等黎落说完,陈梓陌大笑起来,“你是说,他学人司空靖,也去做侠盗了?哈哈哈哈……就,就他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去偷东西!也不怕被人抓了!”
黎落看着前一刻笑的还很欢的人,一瞬间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说变脸就变脸,简直可怕!
“哼,他是觉得自己本事到家了,还是觉得他萧家有多硬的后台能给他撑腰!不自量力!不知所谓!”陈梓陌一脸的阴沉,恨恨道。
黎落看着生气的陈梓陌,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大人,那这人,我们是抓还是不抓?”
陈梓陌左手食指敲打着桌子,半晌道:“抓!当然要抓!不过,要看怎么个抓法,抓到后要让他一辈子都跑不了!”
第三章 :设计萧然
萧然一觉醒来,甚是神清气爽,昨晚上睡了个好觉啊。恩?旁边怎么有个人?
待萧然看清旁边这个人是个男人后吓了一跳,他昨晚上都干了什么?萧然努力回忆着昨晚上的记忆,他记得和李家少爷还有沈家二少一起喝酒来着,然后……然后就想不起来了!莫不是酒后乱性?可……可为什么是个男的啊!
虽然萧然身边有认识不少人喜欢玩小倌,但他对男的没兴趣啊!
不过这男的长得还真是不错,你说一个男人长这么漂亮一张脸作甚,简直是浪费!等等,这张脸好像在哪见过?
萧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在看着对方脸的时候愈来愈强烈,久远的回忆渐渐记起。
“狐狸……陈……陈狐狸!”萧然在想起这个男人是谁后吓得整个人从床上跌到了地上,连带着被子。于是萧家公子在受到思想上的冲击后又受到了视觉上的冲击。
床上的男人一丝不挂的侧躺着,身上带着各种不明的青紫痕迹,这些还不算什么,在看到对方下身流淌着的白色液体后,萧然恨不得现在能立刻死过去,他都干了什么啊!
酒后乱性,上了个男人,那个男人还是陈狐狸!爹啊,你儿子我可能命不久矣了!呜呜——
等等,陈狐狸怎么在这?他不是在京城做官么,怎么回来了?
萧然想到这里便打住了,现在不是想这些多余的时候,应该想想怎么处理眼前这个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