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灰复活后》
作者:桃生Pi
时间:2022-11-23 17:21:40

  《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灰复活后》作者:桃生Pi
文案:
本文CP:疯批偏执游戏NPC攻X笨蛋可爱小美人受
因为误把NPC认成队友导致游戏世界崩塌后,楚辰安被恐怖游戏系统强制复活第1章 强制复活
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血腥味混着如鬼怨般的哀嚎声在空气中飘荡。
这里死寂的就像是人间地狱。
“铛”
锐利的刀器滑落于地,狰狞的呜咽和嚎叫声逐渐消沉,消沉在黑寂里。
那人的手指节分明,白皙如玉,却沾满了象征着罪恶的鲜血。
“嗒,嗒,嗒。”
血滴在潮腥的地板上,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弥散开来,地板上横躺着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露出惨白的骨骸,五脏六腑淌了一地,眼珠脱落混在血泊里。
其中有具尸体直接被某种锋利的刀。器分为两半,刀口平整而完美。
那双洁白无瑕的双手,正细心地为这具被活生生锯成两半的尸体剥骨。
寒光凛冽的刀刃反射出那人优美的下颌线,他的动作优雅细致,像是在处理一件精致完美的艺术品。
无数细微的躁动蛰伏在黑寂里,在急不可耐地等待着男人剥下生肉,继而大快朵颐。
“急什么,蠢货。”
秦决轻蔑的对潮湿的空气说了句,黑寂里东西就立刻消沉下去了,它们躲在地下室的角落里,不敢离男人太近。
秦决手起刀落,优雅的将一节完好的脊椎骨剥下,继而用刀刃将脊椎骨尖锐的部分磨平。
室内交织着模糊扭曲的光影,辉映于一地的狰狞血肉上,称得男人的身影越发诡异。
他拿起这根白骨放在灯光下观赏。
纤长有力的指节摩挲着白骨边沿,光影映照着他嘴角越发明显的弧度,男人的容貌英俊,眼底藏不住深沉的笑意。
“你就只有这点用处了,江林。”
他悠悠把脊椎骨包好,站起身来,留下一堆生肉和脏器,他对着暗处的东西说:“吃吧,吃干净点。”
他话音刚落。
黑寂里的东西终于开始躁动起来,它们将生肉大块大块的咀嚼干净,继而再去啃散落的白骨。
寂静的地下室里开始发出咔次咔次的声响,混杂着狼吞虎咽的呜咽声。
而地下室左侧的石桌,则是它们不敢经过的地界。
那上面躺着一具完好无损的尸身,少年容貌俊美,白到透明,脖颈处遍布暧昧红痕。
男人将手中沾上的血肉清理干净,细致地检查一遍后,才来到石桌旁,俯下身轻吻着沉睡的少年。
“亲爱的,你又睡着了吗?”
男人的指尖抚过少年冰冷苍白的脸颊,亲昵地和少年低语。
“你看,”男人邀功似的将刚才剥下来的脊椎骨放在少年的身旁,笑意盈盈:“这是我特地为你做的,是江林身上的。”
男人沉默半晌:“宝贝怎么了,你不要?”
他的笑里渗着寒意,幽幽地说:“你不是最喜欢江林吗?喜欢得恨不得为他去死吗?嗯?为什么你不要?!”
男人脖颈处的青筋耸起,手掌握紧了那根脊椎骨,任血液股股流下。
一滴血滴在了少年的眉梢上,这让男人的失控的情绪冷静下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慌色。
他颤着用另一只手把那滴血抹掉,温声细语的在少年耳边说:“对不起,宝贝,对不起……我不想弄脏你的脸的,我只是太生气了,原谅我好吗……我太爱你了,所以也会嫉妒他……”
“你的眼里为什么只有他呢?”
他将少年小心的抱起来,亲吻着少年冰冷的额间,喃喃自语着:“他有什么好的,他就是个只想让你替他去死的废物!他有什么好的!你就不能看看我吗?”
“不过现在好了……”
一滴眼泪却滴在了少年的眉间,男人依旧温柔笑着,“现在你的眼里就只能有我一个人了,我很开心,你也是,对不对?”
“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了。”
男人含笑的嗓音回荡在幽暗的室内,他用指腹沾染着自己的鲜血,轻柔涂抹在少年苍白的唇瓣上。
血色红唇称的少年的容貌越发昳丽。
这一幕很是诡异。
……
楚辰安打了个冷颤,他的灵魂躲在系统的隐形空间里,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就是那个被抱着的少年。
而那个魔怔的男人,则是最后一个副本里的幕后NPC,名字叫秦决。
在几个小时前,楚辰安经历了一次死亡。
但秦决并不想让他死。
如果不是江林把他从卧室里救出来,他可能还会一直待在那个暗无天日又充满暧昧气息的卧室里,被秦决贪婪地索取……
他是在主角江林和秦决对峙时,被江林拉上去替他挡刀身亡的。
寒光凛冽的刀刃刺过他的心脏,死亡的剧痛蜂拥而至,几乎是在一瞬间,楚辰安被秦决抱在怀里,嘴角涌着鲜血死亡。
让楚辰安没有想到的是,尽管自己替江林挡过来自秦决的致命一击,江林也没能发散自己的主角光芒,从地下室里逃生。
江林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被秦决砍成完美的两半,然后被活活的剔骨削肉,并且还在微弱的挣扎着,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楚辰安此刻还有点庆幸,他的尸体是整个地下室里最完好的。
至于为什么游戏NPC会这么喜欢他?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错。
他就是那个把NPC误认为队友、秉着“团结队友”的精神却把自己搭进去了的笨蛋!
耳边开始传来幽怨的机械音:
【恭喜您。】
【这是您最后一个攻略成功的幕后NPC。】
【主角又死了。】
【NPC的剧情动机又紊乱了。】
【游戏规则又被疯子NPC打破了。】
【所有游戏副本的世界都一起崩塌了。】
楚辰安心虚地低头,声音越来越低:“可是……可是……我都替主角死了……我的炮灰任务都完成了……”
【是的,您完成了您的任务。】
【可是在那之后呢?】
【幕后NPC把主角都给杀了!!】
【他疯得连游戏规则都不遵守了呀!!!】
楚辰安听得汗涔涔的。
系统001有很强的情绪控制能力。
一般是不会情绪失控的,除非它忍不住了。
在这个恐怖游戏里,每个游戏副本都有一个潜规则NPC不能借用自身超自然力量把所有游戏玩家一次性都杀完。
如果在一轮环节里有一定的人数死了,那么NPC就不能再杀人了,否则将失去游戏的意义。
玩家与NPC实力本就悬殊,如果幕后NPC想,那么他完全可以直接让玩家团灭,而不需要像现在这样让他们经历众多的游戏环节,慢慢的杀戮。
当时,游戏NPC已经残杀了他们队里大部分人。只剩下主角江林和楚辰安二人存活,在这时江林也正好找到了逃离地下室的钥匙,很快就能逃出地下室。
但在江林理所当然的拉着楚辰安替他挡刀身死后,秦决身为幕后NPC,竟会情绪失控,直接残杀了江林……
【要再给你回放一下他为爱痛杀主角的精彩片段吗?】
楚辰安:“不……不用。”
他看着控制面板上已经变成灰色的众多游戏副本,干咽了下喉咙。
无一例外……
上面他经历的所有副本都变成的惨淡的灰色!!!
完了。
他闯大祸了。
楚辰安琥珀色的眼睛颤着光,眸光孱弱柔和,此刻颓丧又失落的抱着双腿乖巧坐好,安静听着系统001说话。
让系统001都不由得软和了语气:
【您也不用过于的自责,这次游戏主角玩家的筛选其实也存在问题。】
【系统总部在筛选主角玩家时出现了故障,没有通过层层挑选就随机选定了游戏主角,因此您才会遇到这些奇葩搭档。】
【您作为炮灰角色存在的意义,是在必要的时候替主角玩家承担一定的外力伤害,并不需要替主角玩家死。】
【……他们的心理素质和能力或许还不如您。】
【起码……嗯……起码您不会临死关头让别人替您去死。】
楚辰安好不容易被系统001勉勉强强夸一次,他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
他的桃花眼眨巴几下,期待看向屏幕,小声问道:“那……我的任务都完成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去啦?”
【不行。】
【您在现实世界身患重病濒临死亡,但最后却是非正常死亡,才因此获得了一次通关恐怖游戏获得活下去的机会。】
【在此次游戏中,是由于您和幕后NPC发生了过多的互动,才让NPC的剧情动机发生了紊乱。】
【这是导致世界崩塌的主要因素。】
楚辰安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鼻尖,如蝶翼似的睫毛颤动,耷拉着眼皮。
他听见“互动”二字,满是马赛克的画面就瞬间浮现在了他的脑海……
那,那他也不是自愿的啊!
天地良心!
是秦决那个变态偏要把他捆起来的QAQ!
【所以,系统总部决定给您一张游戏复活卡,请点此执行复活程序。】
楚辰安小声地提出抗议:“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
【复活程序即将给您启动……】
系统001的机械音变得毫无感情,它强制执行着复活程序:
【三十秒后您将再次进入游戏,请玩家楚辰安做好准备。】
楚辰安慌乱站起来,眼前的控制面板便开始不断弹出字幕条。
这哪是复活卡?
这分明就是死亡体验卡!!!
【30s】
...
【20s】
【请确认您的任务:
一。主线任务:完成主角玩家未能完成的剧情任务。
二。副线任务:玩家积分达到100。
三。日常任务:干点所有炮灰都干的事。】
...
【15s】
【此次您的游戏角色将运用您的真名和真身。】
【注意,因为主角玩家已经死亡,所以此次游戏您将要在作为炮灰角色的同时,完成主角的所有主线任务。】
...
【3s】
【2s】
【1s】
【哔】
【程序开启,祝您好运~】
【副本一:死亡小区】
【难度:简单】
【任务奖励积分:X100】
“喂,楚辰安,你到底休息好了没!我们还得去管房东拿钥匙!”
那是一阵粗犷的男音,话语中透露着不耐烦。
楚辰安坐在石墩旁,灼热的阳光倾洒在楚辰安的身上,热气让他如白瓷般的脸泛起薄红。
他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掌挡住双眼,眯起眼睛适应混沌不清的周遭。
一阵翁鸣声从耳边穿过,锐利的噪音让他的意识渐渐回笼。
一只手放在楚辰安的肩头,那人的胳膊是健康的麦色:“辰安,你没事吧。”
楚辰安放下遮挡视线的双手,看清眼前的几个人。
他们一行人一共有六个人。
四男两女。
系统的机械音在楚辰安的耳边响起:
【幸福小区6栋楼曾发生过数起离奇失踪事件,以往的租客都在租住小区的不久后离奇失踪,生死不明。】
【据悉,这件恶性循环事件发生过很多超自然现象,就连警方也无从考证。】
【这些人是在网上自发组织的合租伙伴,因为无力承担市区房租,只好选择来老城区合租。】
【而殊不知,这将会是一场地狱般的合租之旅。】
……
【玩家楚辰安,你是一个颜值主播,是一个走三步就喘、娇软无力的万人迷花瓶。】
【你来这里的目的,一是合租,二是为了涨粉而前往凶宅直播。】
【现在,请完成您的炮灰日常任务,去吧!快去干点炮灰都该干的事!】
这是楚辰安第二次听系统介绍这个副本,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抽了抽嘴角。
不得不说,这个游戏的设定真的特别的不人性!!!
既要让他作为炮灰完成主角的任务,又要让他完成炮灰的日常任务。
这不就是要让他在危险边缘疯狂作死嘛?!
他此刻的心情就和那张猫猫头哭泣的表情包一样悲伤≥﹏≤!!
他刚才是因为低血糖晕在了小区外的路中途,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六人是分两波走的,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已经先去了,三人现在估计已经到了小区。
现在只剩下楚辰安和另外两个男人。
三人还停留在马路旁的石墩上。
站在路沿前面不耐烦的男人叫陆成,看起来很年轻,是生意失败的健身房负责人。
把手搭在的楚辰安肩上的男人叫张良,是刚毕业的网络小说作者,正温和又殷切地看着楚辰安。
楚辰安孱弱柔美的桃花眼环视一遍眼前的四人,开始兢兢业业的炮灰式表演。
“我知道是我耽误了大家,”楚辰安揉搓着自己的眼睛,说道:“但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又不能控制自己不低血糖,算了,我知道你们早就对我有意见,也不指望你们能理解我,你们要走就先走吧,我能自己走,不会指望你们的。”
他的声音很小,含着轻度感冒的鼻音,就像一只委屈的白猫。
实则他已经在心里怒骂自己一万遍了:
让人等了半个小时还敢这么抱怨别人。
世界上怎么会有像我这样欠揍的人。
实在是可恶!
太可恶了我!!!
果不其然,他方才的一席话效果显著。
只见陆成烦躁的呼了口气,他不善地蹙着眉,拎着自己的包就快步朝自己走来,“你他妈的到底走不走……”
他的眉骨耸起,脖颈处热的通红,抬起快要比他脸还大的粗糙手掌。
楚辰安下意识地闭紧双眼。
好了。
他作为复活的炮灰的第一个巴掌即将来临。
只见陆成弯身,暴力拖起了楚辰安手边的行李箱,漆黑的眼睛瞥了楚辰安一眼。
楚辰安的眸光灵动,白瓷般俊美的脸毫无攻击力,让人发不起怒来。
陆成也不例外,他只道:“我先给你拿上去!”
楚辰安:“?”
他愣了下,他呆愣的眨巴几下眼睛。
可恶。
连他这么可恶的炮灰都不打。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见陆成已经拖起他的行李箱准备走了,心里又开始暗戳戳的纠结起来。
有职业素养的炮灰是不可能随便说谢谢的……
但人家都帮你拿50kg的行礼箱了。
还给你扛上七楼。
不说谢谢怎么能行?
可是你是炮灰耶……
他的心里还没挣扎出结果,就下意识地轻拽住陆成的胳膊,开口道:“谢谢你,陆成。”
陆成的脖颈发红,他就受不了楚辰安这副模样,他转身粗声说:“能……能走了就给我麻溜跟上!”
说罢,那个壮汉就拖着楚辰安的行李箱先走了。
“你喊什么啊,”张良皱眉,朝陆城的背影喊了声:“我能帮辰安,用不着你!”
张良那温良的眼神中出现破绽,看着陆成的背影,眼中划过一丝黯淡的厌恶之色。
张良是比楚辰安大三届的同校校友,平时很照顾楚辰安。
楚辰安长着一张人间绝色的脸,况且他本来就喜欢男人,说对楚辰安不抱半点非分之想,他自己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