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选择》
作者:六盲星
时间:2022-11-23 17:24:37

第一章
【不好意思,我很认真考虑过了,我们不合适】
敲完最后一个字,周梵梵懒洋洋地点了回车,将这句话发了出去。
下一秒,她切换屏幕,调出视频剪辑软件,继续操作昨晚剪了一半视频。
当视频上一个卷发飘飘的甜美女孩出现时,周梵梵无神的眼睛瞬间点亮,被“相亲”支配的烦躁缓缓消散,只余快速操着键盘的手指和一脸被萌化了的神情。
“呜呜呜女鹅真可爱呀~”
视频剪辑花了她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剪完后,她先把视频丢到了一个微信群里,然后拿起手机语音道:“在吗在吗!都出来好好欣赏欣赏!”
几秒钟后,陆陆续续有人出现。
“可以啊梵梵,效率真高。”
“女鹅神隐的日子,只能靠你的视频给我解解馋了。”
“笑死!剪成这样也敢发出来?也不怕我原地给你下跪!”
“啊啊啊啊操了!女鹅好美啊!”
群里其他三人斯哈斯哈地发了一堆语音,周梵梵看了会大家的赞赏,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群聊。
她随即在把剪好的视频往b站上上传,传输的同时,微信群还在滴滴滴响个不停。
这个群但凡聊起她们的“女鹅”就会吵很久,而群组建的初衷,也是为了“女鹅”。
这个“女鹅”,就是她们四个共同追寻的对象——关知意。
关知意是名女艺人,最早期女团出道,后来转型演员。她们四人陆陆续续入坑,追星以来,一直很忠实地迷恋着。
剪视频、修图、画画、各类应援,技能完全点满。
她们此生的共同理想便是,当她们宝贝爱豆的后妈,好好宠她们的漂亮意意!
“对了梵梵,你那边怎么样了,相亲的事有结果了没?”大概是她在群里一直没回声,徐晓芊给她打了电话过来,群里三人里,只有徐晓芊人在帝都,是她现实中的朋友。
周梵梵提起这个就心塞:“算是解决了吧,我刚给他发消息,说我俩不合适。”
“啊……你不是说长挺帅的吗。”
“帅有什么用。”周梵梵往后靠着,两只脚高高翘在桌面上,惆怅道,“压根就聊不到一块去,比我大了六岁,两个代沟了。”
“那也是。”
周梵梵叹了声:“我也不知道奶奶怎么想的,隔三差五给我相亲,我才二十三岁啊,为什么要受相亲的苦?”
徐晓芊在手机那头嘎嘎笑,一点没同情心:“老人家嘛,思想比较封建,就是想让你这个宝贝孙女早点嫁个好人家,开枝散叶啦~”
“屁……谁爱相亲谁相亲去,反正我不去了。”
视频成功传上了b站,周梵梵挂了电话后,又用手机把视频传上了自己的微博。
她的微博名叫“意意的野生后妈酱”,拥有40万粉丝。
粉丝们嗷嗷待哺,天天等待着她的喂投,而她也不辜负他们的期待。
只要有空,关知意的发布会,舞台,官方行程的接机送机等,她很少缺席,总是能扛着大炮拍到美美的照片。
而她的剪辑也是一把手,剪出来的视频皆是精品。
今天这个也不例外,视频发出去没多久,微博评论就已经好几百了。
笃笃——
就在她反复欣赏自家爱豆的角色混剪时,房间门被敲响了,只可惜她带了耳机,压根没听到。
“梵梵,周梵梵!”
突然,粉色的猫耳朵耳机被人从后面扯掉,周梵梵吓了一跳,赶紧拉住了耳机线,“哎呀,干嘛呢!”
一回头,看到了一个精神抖擞的老人,老人穿着中式的枣红色裙子,一头短发卷在头顶,像蓬松的棉花糖,正怒气冲冲地瞪着她。
“我还没问你干嘛呢,你说,你跟小陆怎么回事!”
周梵梵见着老人就有点怂了,往后挪了挪,小声道:“什么怎么回事……”
赵德珍拍了下她的脑门:“别装模作样,小陆刚才都跟我说了,你不跟他出去吃饭,也不怎么回消息。今儿还发了微信说你们不合适,怎么就不合适了?这才见了两面能看出来什么?”
呀这告状精!这么快就跟长辈说了!
周梵梵心里狠狠踩了他一道,说:“奶奶,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他不是我的菜,吃饭的时候他一直跟我说他在国外拿了多少奖,毕业后又做了多少个项目,炫耀死我了,我反正跟他聊不到一块去。”
赵德珍眯了眯眼:“又聊不到一块去是吧,每次都是这么一个说法。你就说吧,就你这样天天捣鼓这些追星的事,哪个男孩子能跟你聊一块?!”
“那就不聊了嘛。”周梵梵嘀咕道,“本来跟男人也没什么好聊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我跟那个小陆不合适。”周梵梵起身凑到老人身边,下巴抵在她肩膀上撒娇,“奶奶~你别生气,我是真的不喜欢,不是故意气你,你不要让我跟他聊了。”
周家就周梵梵一个孙女,从小她就是被宠着长大的。赵德珍虽生气,但孙女真不喜欢,她也拿她没办法。
再加上她对着她撒娇,她更没辙了,皱着眉头缓了一会,只得松口:“行,既然你实在不喜欢小陆,那我不勉强你了。”
周梵梵立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耶!奶奶万岁~”
“奶奶重新给你找个新的。”
“……”
瞬间戴上十八层痛苦面具。
赵德珍一脸坚决地走出了她的房间,看样子,是打算重新投入到为她寻觅佳婿的道路上。
此地不宜久留了……
于是,周梵梵在周一那天打包了行李,搬去了学校宿舍。
现今她是京大中文系研究生在读,学校离家不远,一直以来都是开车往返。
但现在这个家她是待不下去了。
远离奶奶,远离相亲!
“你确定你搬出来你奶奶就能放过你?”徐晓芊拉着椅子坐到了她旁边。
她跟徐晓芊不仅是朋友,还是研究生室友。
寝室共住四人,另两个是学霸,白天基本不在寝室,也就徐晓芊这个跟她同属性的学渣天天在寝室晃。
周梵梵摆摆手:“不管了,反正我不去相亲。”
“那你之后都要住校啦?”
“不一定,但最近是的。”
“那也好,你不在,都没人当面听我说意意的事,难受死我了!”
周梵梵很理解地点点头,之前要不是她不喜欢多人同居,她早就选择住校了。毕竟那样可以天天跟徐晓芊一起磕爱豆的颜。
有同伴一起追星的感觉是很美妙的。
“说起来,咱们家意意已经好久没出现了,好想她啊。”徐晓芊叹了口气。
周梵梵也耷拉了脸:“我也好想她,但女鹅还要去度蜜月呢……也不知道要度多久。”
她们的爱豆关知意前段日子刚结婚,结婚当天,周梵梵宛如出嫁女儿的老父亲,一夜没睡,哭没了两大包纸巾。
也因为结婚,关知意很久没有出镜了,接下来她还要去蜜月……她们这群粉丝嘴上说着祝福,其实心里都在滴血,毕竟要很长很长时间不见爱豆的物料。
——
关知意不出山,周梵梵也就少了到处飞的行程。
白天她老实上课,晚上便跟徐晓芊黏在一块,嘻嘻哈哈看综艺。
日子过得惬意,但她知道这都是假象,因为,她奶奶不会放过她的。
果然,一周后,赵德珍给她打了电话,张口就说给她找了一个顶好的相亲对象。
周梵梵刚听了个开头就已经麻了:“奶奶,我现在读书忙得很,没空!不见。”
“我话都还没说完——”
周梵梵啪得一声放下手中的奶茶:“不用说,我反正不去。”
“哎呀你这孩子,奶奶也是为了你好。”赵德珍开始在手机那头喋喋不休,“我们老周家一脉单传就你一个,你爸爸身体不好也无心在公司,我年纪大了更没几年可活,以后整个周氏就是你的啊,你一个人怎么在那些外姓人中生存下来?怎么守住整个周家!咱们周家需要一个帮手,你更需要啊……”
开始了开始了,这个言论周梵梵从七岁开始听起,年年重复,耳朵都长茧子了。
她凑到奶茶边上嘬了一口,敷衍道:“奶奶你可以长命百岁的好不好,而且你放心啊,我以后也可以找专业团队帮我管理公司,我心里有数的。”
“你心里能有什么数!”
“啊?奶奶,我这边信号不太好。”周梵梵没耐心听了,拿着手机放在被单上摩擦,“撕拉撕拉的,听不清。”
赵德珍中气十足地道:“你别演!听话,周末去见见,这次这个真的很好,关家老三,元白那孩子家庭背景和个人能力都是万里挑一……”
“哎呀铃响了上课了!奶奶再见!”
“等等——”
周梵梵都没听她说完,一下就挂断了,顺便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她悠哉地在电脑桌前坐着,拿过奶茶继续嘬:“老三,我还老大呢……”
咯噔——
心口突然跳了一下,有什么从脑子里快速晃了过去。
嗯?
等下啊。
她刚是不是听到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元白?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耳熟?
周梵梵眯了下眼睛,关家老三……姓关么……
关元白?
周梵梵瞬间怔住了,呆了五六秒后,噌得一下挺直了背。
不会吧……
不能吧……
“晓,晓芊。”
一旁正在网上激情和对家粉丝对骂的徐晓芊都抽不出空看她,敷衍应着:“啊,怎么了?”
“呃……那个,咱们家意意的亲哥哥,叫什么来着?”
徐晓芊有点无语:“干什么,你在考我啊?拜托,这种简单又智障的问题考新粉还差不多。”
周梵梵僵硬着转向她:“不是,你就告诉我,叫什么就好了……”
“关元白啊。”
作者有话说:
评论区发300个红包~感谢支持!
未来更新时间基本都在18:00
第二章
作为关知意的死忠粉,她们对自家偶像的背景自然了如指掌。
关知意,小名小五,出生自帝都有名的豪门关家。至于为什么叫小五,那是因为关家这一辈有五个孩子,而她排行第五。
她还有一个亲哥哥,名叫关元白,在关家这辈孩子中,排行老三。
这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帝都也可能有另外一个关元白。
但在这个城市说“关家老三”这么有指向性的,好像实在挑不出另外一个人来。
“怎么了?梵梵?”
周梵梵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手机:“没事……晚点跟你说,我先给我奶奶回个电话。”
“噢,好的。”
周梵梵走出寝室,原本想直接冲回家,但思索了下还是拿起手机给赵德珍打电话确认。
另外一边,赵德珍看到来电还有点难以置信,接起来后道:“你这死孩子,挂我电话呢!”
“奶奶,你刚才说给我介绍的对象叫关元白?”周梵梵语速奇快,如果仔细听的话,隐隐还有点发抖,激动的。
赵德珍愣了下,说:“是啊。”
“哪个关元白?”
赵德珍:“啧,还有哪个关元白?关家你知道吧,上个月奶奶不是带你去了一个酒宴吗,当时跟你说话的那个老奶奶记得吧,那就是元白她奶奶。然后前两天我在一个珠宝评析会又遇上她了,闲聊了两句说起儿孙相亲,她说也想给她孙子相亲……”
酒宴,关元白奶奶?
周梵梵压根就不记得了。
她不喜欢那些场合,每次跟着赵德珍去那种地方也是十分敷衍,见了哪些人,说了哪些话,她都没放在心上。
周梵梵心口震动,又强行压制住:“……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认识关家的人。”
关家在帝都赫赫有名,虽然周梵梵从小也是富贵着长大的,但周家的产业比起关家来说还是差得远,所以一直以来两家根本没有交集。
“之前是不认识,生意上也没挂不上边。所以崔老太太说想牵线你和她孙子时,我也很惊讶,不过,这是件好事呀。诶对了,她家那个当演员的孙女你不是挺喜欢嘛,叫什么来着。知意,关知意是吧?”
“昂……”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奶奶给你偷偷考察过了,元白这孩子真的很不错。梵梵,我知道你排斥相亲,但是——”
“不排斥。”
“……啊?”
周梵梵懵懵地看着远方,说:“我突然觉得,也可以不排斥。”
——
这两、三年来,相亲对于她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没了这个,绝对还有下一个。
那反正都要相亲,为什么不能跟爱豆相……不是,是爱豆她哥相呢!
都是缘分啊,既然是缘分,那就得听从。
而且,谁知道会不会因为这次相亲遇到她家许久不出山的宝贝意意呢!
于是,周梵梵当下就决定要去这次相亲。
赵德珍听到她同意,乐得直笑,立马就把关元白的手机号码给她发了过来。
周梵梵看着那串号码心跳如鼓,但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说按照相亲的路数,她该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过去问个好,在吃饭前聊一聊的。
可对面毕竟是关元白,她紧张。
这种紧张,就像是之前有一次关知意的生日会,她和女鹅一围栏之隔,闻到了她身上香香的味道,飘飘然,心都要起飞了。
关元白似乎也没有要聊聊的意思,后来几天,一次也没跟她联系过。
不过相亲是长辈间安排好的,就在这周周末的某个餐厅,也无需他们自己交流。
周六当天,周梵梵便直接前往了奶奶说的那个地址。
这天下了场雨,外头路上湿漉漉的,一闪而过的行人们都还撑着雨伞。
周梵梵坐在后车座上,又做了两个深呼吸,而一旁放置着的手机滴滴滴响着,不停显示收到消息。
周梵梵做好了心理建设,拿起了手机。
奶奶:【这次不许搞砸,再搞砸,不要回来见我】
周梵梵:“……”
她直接忽略了这条,打开了和徐晓芊的聊天框:【我心里有愧】
徐晓芊:【?】
周梵梵:【我还记得我们的梦想,我还记得我们要一辈子当女鹅的后妈。可现在,我却要去当她嫂子,我脱离组织,我有愧】
徐晓芊:【滚。】
周梵梵发了两个嘤嘤表情包:【不仅有愧,我还紧张。怎么办,等会我该怎么做怎么说?】
和关元白相亲这事,周梵梵只告诉了徐晓芊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