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错婚后我离不掉了》
作者:肆月十七
时间:2022-03-15 09:11:02

   《结错婚后我离不掉了》作者:肆月十七
  文案:
  宋临初在发现男朋友出轨绿茶舍友后,果断选择分手。
  然而绿茶舍友不肯安分,天天秀他前男友送给他的各种昂贵礼物,一脸要嫁入豪门的优越感。
  宋临初知道前男友并非豪门,是他一个有钱的叔叔得了绝症,又因身体缺陷不能人事没有后代,才选了他做继承人。
  在绿茶舍友第n+1次在他面前秀礼物时,宋临初恶向胆边生,搞到了前男友叔叔的联系方式。
  豪门继承人是吧,等我把自己填进他户口本,看看谁才是继承人!
  *
  宋临初凭本事和前男友的大佬叔叔檀越结婚了,不但挤掉了前男友的继承权,还可以吹枕边风限制他的开销,再也不能送绿茶舍友奢侈品,爽度max。
  就在宋临初掰着指头算他还有几天守寡时,却发现本该没几天活的檀越越来越活蹦乱跳,明明有身体缺陷,却把他......
  就在宋临初腰酸背痛浑身疼地痛斥前男友骗子时,前男友忽然痛哭流涕地找到他,求他让檀越别让他叔叔破产。
  宋临初:?
  他这才知道他搞错对象了,给前男友家产的是他亲叔叔,跟他结婚这个是前男友谈之色变的檀家正牌大家主堂叔!
  小甜文,受的出发点是不对的,但无任何骗婚骗遗产情节,结婚为协议结婚,继承权也不在受这里。
  PS:文中人物情节描写都是剧情需要,不代表作者的三观和喜恶,请不要乱扣帽子,谢谢辣⌒(*^-゜)v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恋爱合约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临初、檀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搞错结婚对象了肿么破
  立意: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第1章 
  “好冷啊,这温度下降得也太突然了吧,昨天还穿单件。”
  大学的教室里,冻得瑟瑟发抖的李昶搓着手埋怨。
  今天气温骤降,很多不怎么关注天气预报的学生都没穿厚衣服,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小寒风一吹,差点冻成狗。
  “临初,你冷不冷啊?”李昶转头问只穿了一件卫衣的宋临初。
  宋临初把冻得苍白的指尖缩进袖子里,说:“还好,还剩一口气。”
  李昶被他逗得直乐。
  这时,他们右后方的座位传来长长一声叹息,然后是一个男生埋怨的声音。
  “唉,昨天我男朋友给我买围巾,说今天会降温时,我还不信,幸好他坚持,不然这会儿我肯定冷死了。”
  “你男朋友好体贴哦,羡慕。”
  “羡慕啥啊,就一大直男,送礼物只会买贵的,也不管好不好看,要不是不想让他失望,这条香奶奶的围巾我都不想戴。”
  李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宋临初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说话的那个男生叫苏展,是他们的舍友。
  他口中的男朋友,是从宋临初这里抢的。
  宋临初的前男友叫檀明清,和他在某次社团活动中认识,檀明清是个重度颜控,对外貌迭丽出众,被戏称为校花的宋临初一见钟情,当即对他展开了追求。
  可惜宋临初心里只有学习,对他并不感兴趣,檀明清追了他小半年,宋临初才答应跟他交往。
  本来这么辛苦追到手的男朋友,檀明清应该很珍惜才是。
  事实却不是这样。
  在他们交往了几个月后,苏展由于和他们宿舍的人不合,刚好他们宿舍有两个人去外面租房子住了,只剩宋临初和李昶。
  辅导员便让苏展搬进了他们宿舍。
  苏展来他们宿舍没几天,见宋临初的男朋友样貌帅气,又出手大方,一副富二代作风,暗自起了抢过来的念头。
  他的长相并没有达到檀明清那个颜性恋的标准,不过他的手段了得,装的了嗲卖得了萌,关键是还会穿女装,百出的花样把檀明清迷得晕头转向,不出一个月二人就勾搭上了。
  苏展还故意设计让宋临初撞见他们接吻的场景,宋临初恶心得不行,火速甩了檀明清,让渣男贱人天长地久去。
  然而,苏展抢走檀明清后,一点不肯安分,还天天在他面前炫耀檀明清送的各种奢侈品,优越感满满,半点没有做小三的羞耻心,俨然对于从他这里抢到个有钱的男朋友十分得意。
  比如现在。
  其实宋临初对于男朋友被抢这种事情也没特别难受,这种有劈腿潜质的渣男,早分早干净。
  但苏展这幅嘴脸,是真把他恶心到了。
  要不是亲身碰到,他都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不要脸到了这种程度的人。
  李昶用手肘撞了下宋临初,故意阴阳怪气地说:“临初,你看这地上怎么有张逼脸啊,是哪个小绿茶随地乱扔垃圾,连逼脸都不要了?”
  宋临初被他逗笑了,顺着他的话说:“绿茶哪里来的脸。”
  李昶:“那是我看错了,我忘记了绿茶没脸也没皮的。”
  一些听得懂他们对话的人闷笑出声,苏展知道二人在嘲讽他,但他们也没指名道姓,只能冷笑一声。
  宋临初就是意难平这么壕的男朋友被他抢了!
  呵呵,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没本事再好的男朋友也留不住。
  *
  好不容易熬到上午的课结束,宋临初和李昶赶紧回宿舍穿厚衣服。
  李昶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瑟瑟发抖地说:“我冷得羽绒服都穿上了,这鬼天气,不会下雪吧。”
  “不好说,往年这个时候也开始下雪了,今年冷得晚。”宋临初从柜子里拿了一双厚鞋子出来,说道。
  他天生体虚,天气一冷脚就跟冰块一样,捂都捂不热,所以需要特别注意脚部的保暖,厚鞋子厚袜子是他冬天的必备品。
  宋临初正在穿袜子的时候,宿舍的门开了,苏展回来了。
  他手上提着一个外卖袋子,看到他们二人,热络地说:“你们都在啊,刚好,我男朋友给我叫了个全家桶,我吃不完,你们都还没吃午饭吧,一起吃呗。”
  一般来说,苏展又是抢宋临初的男朋友又是炫耀的,早和他们关系早闹翻了,可这人就是有本事维持表面和平,什么事都没有一样跟他们说话玩笑。
  李昶可没他能装,不阴不阳地讥讽道:“我可不敢吃,怕上火。”
  他还故意咬重上火二字。
  苏展咬了下唇,要是有其他人在这里,估计已经一脸我做错了什么舍友要排挤我的可怜模样了。
  其实他们宿舍关系一直很好,不会因为一些小毛病就排挤谁,搬出去住的舍友之一有很严重的洁癖,和他们也一样相处得很融洽,大家都迁就着他,把宿舍整理得干干净净。
  可苏展这人,是真的让人无法心平气和。
  用李昶的话说,没揍他一顿,已经算很有涵养了。
  苏展又看向宋临初。
  宋临初套上鞋子,直接说:“不吃。”
  “哦......”苏展垂下眼眸,视线落在宋临初的鞋子上,忽然说,“你这鞋子都脱胶了,还不扔吗?”
  宋临初这鞋子旁边有一处脱胶了,不过不是下雨天就不影响穿,宋临初由于手头不宽裕,比较节俭,没有扔掉。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苏展说这话时,还晃了两下脚。
  他脚下踩着几千块的限量球鞋,之前就炫耀过了,也是檀明清给他买的。
  宋临初是真不在意檀明清送了他什么,不过这种没完没了挑衅似的炫耀,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有受不了的一天。
  宋临初把鞋子穿上,面无表情地说:“扔什么,等下万一又被哪个喜欢破鞋的人捡去,还穿来我面前炫耀,多膈应。”
  苏展:“......”
  一直到离开宿舍去食堂,李昶都还在狂笑。
  “你刚刚那话绝了,苏绿茶脸都绿了哈哈哈。”
  苏绿茶是李昶给苏展取的外号,因为此人实在太绿茶了。
  李昶勾住他的肩:“我以前小瞧你了啊,没想到你怼起人来这么厉害。”
  宋临初皱着眉:“我烦死他了。”
  “谁不烦他啊,早知道当初辅导员说要让他住过来,别那么嘴快答应的,我当时看他人还挺好的,谁知道他是这种人。”
  苏展这人非常善于伪装,跟他不熟的人都会觉得他人很好,言语温柔,见人就笑,和善得不行。
  当时辅导员说他跟宿舍的人合不来时,李昶还不可思议,苏展看上去根本不像是跟别人合不来的。
  谁知道,呵呵。
  下午没课,李昶去别的宿舍找人开黑了,宋临初有个设计稿没画完,去了图书馆。
  现在不是期末,图书馆没太多的人,宋临初去了自己常坐的位置,正构思着线稿时,一双手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敲了两下。
  宋临初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对面坐了个人。
  檀明清,他那个渣男前男友。
  “有事?”宋临初声音淡漠。
  檀明清挠了挠后脑勺,说:“我想请你帮我设计一个手镯,送老人的,有偿。”
  宋临初学的是珠宝设计,他天赋高,人又聪明好学,还没上大学就拿过了全国赛事的大奖,大学后有他参加的赛事第一名更是毫无悬念,还没毕业就已经小有名气了。
  甚至还有知名的珠宝平台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请他毕业后过去当设计师。
  宋临初想也不想地拒绝:“没空。”
  “拜托啦,这个对我很重要,我出双倍的价格行不行?”檀明清央求道。
  他要送的这个老人地位很高,老人酷爱首饰,一般的奢牌首饰又入不了她的眼,只能找人设计。
  可那些昂贵的设计师他没门路,苏展也是学珠宝设计的,给他画了几稿他都不满意,檀明清才厚着脸皮来求宋临初。
  虽然他们分手了,不过宋临初一向性子软好说话,只要他多哀求几句,肯定会答应的。
  宋临初现在谈到钱就烦,冷着脸说:“我出三倍的价格,请你滚。”
  檀明清:“......”
  “临初......”
  “滚不滚!”
  宋临初手中的铅笔重重往纸上一戳,铅笔头“啪”一下断成两截,掉下来那截飞到了檀明清面前。
  檀明清:“......”
  檀明清望着眼前一扫往日温和,眼中几乎要溢出杀气来的人,灰溜溜地滚了。
  “煞笔!”
  宋临初咬牙骂了句,一整天的心情都被这对渣男绿茶毁了。
  真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
  还没成为豪门呢,一个个就显摆上了。
  别看檀明清出手阔绰,苏展更是一副要嫁豪门的优越感,檀明清其实根本还不算豪门。
  他家只是普通地有钱,远够不上豪门的程度,不过他有个得了绝症的豪门叔叔,由于身体缺陷,不能人事,没有结婚生育后代,才选了他做继承人。
  宋临初有时候被苏展炫耀得烦了,还暗搓搓地期待过出个什么变故,让檀明清没了继承权,那才叫好笑呢。
  宋临初从背包里翻出卷笔刀削铅笔,刚把断了的铅笔头塞进去,听到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
  他这才看到,刚刚檀明清坐那位置的桌上,落了个银色手机。
  这手机,当初还是宋临初陪檀明清去挑的,选的也是他喜欢的颜色。
  宋临初嘴角忍不住溢出一抹嘲讽,由于手机实在太响,周围有同学不满地看过来,宋临初只能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摁了静音,正要放回去,抬眼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微微愣了愣。
  来电人:小叔。
  檀明清跟他说过,他那位绝症的叔叔,好像就是排行最小那个。
  莫非……
  这一刻,宋临初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要是他去把檀明清的小叔拿下了,把自己写进他户口本,这样檀明清岂不是就会失去继承权?
  这个想法荒唐至极,也恶毒至极,根本不是宋临初这种性格的人会做出来的。
  可这个想法一但冒出来,就怎么也压不下去。
  宋临初内心甚至生出了一种隐秘的兴奋。
  对可以报复渣男的兴奋。
  对可以膈应死绿茶舍友的兴奋。
  对可以让这对渣男贱男气到原地去世的兴奋。
  这种想想就爽的操作,让宋临初一时间恶向胆边生,拿过另一只水笔,在白纸上记下了这个号码。
 
 
第2章 
  檀明清很快折回来拿走了手机,看到未接电话时微微变了脸色,一边回拨一边急匆匆地走出了图书馆。
  图书馆又恢复了寂静,一向专注的宋临初却有点心不在焉,脑海里时不时闪过那串电话号码。
  他索性放下笔,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的搜索栏,在里面输入那串手机号,跳出来一个名字:檀越。
  居然用的是本名做微信昵称。
  看来是一个比较刻板严肃的老男人。
  不过这也让宋临初更加确定了他的身份,十有八九就是檀明清那位豪门叔叔。
  对方的个性签名一片空白,头像也没什么特色,想要进一步了解,只能加微信认识了。
  宋临初望着“添加到通讯录”几个字,良久,他关掉了添加界面。
  算了算了,太离谱,不至于不至于。
  过了两日,天气愈发寒冷,寒风刺骨,天灰蒙蒙的,看着真有要下雪的征兆。
  傍晚下课,宋临初回到宿舍,宿舍里只有苏展在,李昶估计和女朋友约会去了。
  “临初,你回来正好,帮我看看这身礼服合身吗?”苏展见他进来,招呼他说。
  宋临初这才发现,苏展身上穿了一身白色的小西装,这身西装做工精细,上身后气质很好,连苏展略显寡淡的眉眼都被衬得出挑了几分。
  原来人靠衣装这话是真的。
  宋临初漫不经心地应了句:“合身。”
  “真的吗,我还是第一次穿这种定制的礼服,总感觉浑身不自在,也不知道后天去参加酒会会不会出洋相。”

  宋临初放下书包,懒得搭他话。
  苏展小心地把衣服脱下来,问:“你有去过酒会吗?”
  宋临初:“没有。”
  “不是吧,檀......”苏展刚说一个字,似乎又意识到什么,掩了下嘴,笑道,“不过也没什么好去的,听说都是一些豪门大佬在交际谈生意,还有豪门的少爷千金互相物色,肯定很无聊,要不是我男朋友非要我陪他去,礼服都帮我订好了,我都懒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