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富江交往之后》
作者:白白木
时间:2022-11-01 15:54:25

青木富江无数扭曲的追求者逼得我的生活一团乱,整日惶惶不安。
直到班级陷入疯狂,我再也忍不住害怕,事情解决之后我悲痛大哭跑到富江面前道歉,我不应该给他写情书,祈求他放过我,是我鬼迷心窍被他的容貌迷花了眼,全是我的错。
那黑发面容绝色的少年冷淡地看着我,忽而一笑,浓浓殊色如诱人的恶鬼:“其实和我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
他说的对,即便他表示我没有错,他扭曲怪异的追求者们也不会放过我。
过段时间后,我边掉眼泪边答应了他交往的要求。
交往的日子比起每夜担惊受怕的过往好受多了,我怂得没敢提分手。
谁想到在某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我亲眼目睹了青木死亡。
我第一反应不是悲痛青木的死亡,而是吓得又哭出来。
妈呀——让我去天国吧啊啊啊啊!!
……
他死亡之后我的生活回归正轨,虽然还是有遗留下来的变态找我麻烦。
直到美得失去性别的少年再一次毫发无损地来到我面前,若无其事地笑道:“今晚吃什么?”
购物袋应声落地,我浑身颤抖着,眼泪吧嗒吧嗒往外掉。
他很喜欢看我哭得可怜可爱(他说的)的样子。
而我也怂得无法拒绝。
我:就这样过吧,起码他能帮我解决麻烦呜呜呜呜呜(爆哭)
后来青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却仅凭借身体的细胞就能繁殖另一个自己,不断重新进入我的生活。
我:麻了.jpg
我:再也哭不出来.jpg
我:你以后进入社会工作了怎么办.jpg
青木:诗绪里,细胞繁殖就不止一个我啊(笑)
青木:虽然,我很讨厌「他们」。
因为太害怕反而挣脱了一部分富江诱惑buff的女主,喜欢哭,很喜欢抱富江大腿(
很多私设,男主只是有富江体质的男角色(这里能吸引的不分男女!注意避雷!避雷啊!qwq
男主只是有富江体质!不算是常规意义的原著富江性转,性格不同!很多不同!比如箭头会比女主的粗很多!想要原汁原味富江就慎入!【高亮】
#剧情碎片,主线还是无脑谈恋爱,有日常
有掉san值的剧情(慎入。
【请不要在别的太太文下提我的文,也不要在评论区提别人的文,互相尊重~谢谢宝们啵啵】【高亮】提了可能会删qwq抱歉
#热爱改文,正版晋江,看盗文的勿扰
其他排雷和富江体质的解释在第一章 作话(必看qwq)
内容标签:少女漫 幻想空间 恐怖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间织诗绪里┃配角:青木富江┃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与我,如同骨与肉
立意:恋爱需要正确的三观
第1章
从今天我到校开始,班级的氛围就很不对劲。
除了教室前方的青木同学一如既往地把廉价的面包甩在狗一样跪在他身边毫无尊严的同学脸上,慢条斯理道:“这么穷酸的东西你也拿得出手。”
我肚子饿得很想说我吃!但是不敢,把头再次埋进书里装作在看书的样子。
昨天鼓起勇气送情书已经是天大的进步。
虽然纸是普普通通的纸,只喜欢奢侈品的青木同学偏偏先掀眸看了我一眼,那双上挑的、具有魔力的魅惑如丝的眼睛头一次装进我的影子。
漆黑的瞳望入我的眸,眼下一点的黑痣似乎有让人晕眩的魔力,唇色浓重,与煞白的皮肤和炭黑的碎发相比,就像画中出来的艳鬼。
“你,完全处于状况之外呢。”他说道。
不明所以的话,但莫名让我从脚底心开始冒出寒意,害羞的少女心思全然如潮水般退去,微张着嘴无措嗫嚅片刻,顶着他饱含恶意的笑容低下头走回自己的座位。
明明个子矮的我一直都是坐在班级前排,可是,在三个月前青木同学转学到我们班级以后,他突然毫无征兆地坐在第一排,恰巧是我的邻座。
于是从那时起我就被其他人莫名针对,我不明所以,是班级里上学期与我告白却被我拒绝的田峰同学悄悄告诉我让我离富江远一点。
我照做了,坐到最后一排,那些明里暗里的排挤才停止。
那时候我只觉得人不可相貌,以往的友善同学心底还讨厌我呢,半点没发觉不对,也不觉得这是青木同学的错,然后依旧埋头自己搞自己的事情,比如学习,比如每天放学后的打工。
谁知道,在我自知没有希望、只是了结一个心愿的递情书行为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班级杀戮。
是的,在一所平平无奇的高中学校,我们班的老师在课上读了一人的作文,内容却是对青木同学的痴迷,老师大声侮辱,随之与那人吵起来,从而扩大战场。
班里的人都疯了。
田峰手中的铁锤沉重不堪,他瞳孔是不正常的缩小,血丝密布,面无表情,看着我缓慢靠近。
我退无可退,疯狂摇头。
“谁让你给富江递情书的!”他低低喃语。
我不知何时拥有了力气,闷头撞上他的肚子,听见闷哼头也不回地跑出教室。
恐怕其他班的人都听见了动静,一开始有警卫室里的保安和别的班的老师出来阻止,却被脑子疯了从而毫无顾忌的疯子们冲撞,他们简直毫无顾忌,害得所有班级都门窗紧闭,人心惶惶,谁也不敢管二年B班的事情。
可能报了警,但是警察还没有过来。
全校的正常人都躲在自己的教室,只剩下B班的二十几人在学校内游荡。
我慌不择路拍打另一个班级的门,哭喊救命,没人应答。
直到我拍了很久里面才传出颤抖的声音:“……你就别想骗我们了!开了门才是傻子吧!”
我:“我没骗你们!我没有杀人,我也是受害者啊!”
无人再应。
突然,寂静的楼梯口传来脚步声,我不敢再留急忙躲进不远处的美术练习室,打开柜子钻进去,和画架挤在一起,屏息凝神。
但是哭过的抽泣是条件反射无法阻止的,我只能捂住口鼻努力降低音量。
柜内黑暗的环境让我看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
先听到拖曳的声音,似乎有人将什么东西拖着拽进来。
随即是毛骨悚然的噗嗤细响。
黑暗的柜箱内,我紧紧捂住嘴抑制住喉咙里快要蔓延出的恐惧尖叫,眼泪接连不断地落下湿润了指缝。
我感到自己在浑身发抖。
看不见柜子外的场景,只听到刀刺入的闷嗤声。
另一人连哼一声都没有
男人野兽般粗粗的喘息声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谁在杀谁?
很快,更多的人进入这间练习室。
“你做了什么……”
“我…我是失手的啊!”
“我们现在……”
几人开始窃窃私语,语气惊慌,仿佛现在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听出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更不敢出去了。
争吵中,忽然有一人呼了口气:“我们终于能变回以前的样子了吧……”
沉默。
“都怪富江。”
“现在怎么办?”
“我们必须躲开警察,不能让他们发现……”
我没听清后面说的话,但下一秒就是咯吱咯吱奋力切割的声音。
随即是争吵的吵闹。
“等一下,”田峰的声音,他恢复了冷静,显得冰冷无比,“还有一个人,她也必须收下。”
一女生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对啊,凭什么她置身事外。”
“最重要的证据就给她,处理不好就都怪间织。”
“对,都怪她!”
我停不住地颤抖,不敢相信所听到的东西,脑子恐惧到极致就什么都想不到。
几人翻找美术室的袋子装进什么东西,然后急匆匆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以为没有人了,谁知又是一个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朝我这边走来。
“间织。”田峰的声音,冷冰冰含笑,恶意冲天。
我刚收敛的眼泪一瞬间全部涌出。
被发现了。
他没有打开,只是朝铁柜子投掷了一个球状的物品,球状物撞了一下铁质柜门。
突如其来的碰的巨响让我心脏差点骤停。
“这个就给你,可要处理好了。”田峰笑嘻嘻道。
关门声。
所有人都离开。
但我依然没有动,僵硬了身体盯着黑暗的一处害怕到脑袋空空,无法思考。
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一个梦。
青木同学不会……
过了许久,我才鼓起勇气缓慢打开门。
吱呀——
美术室混乱一片,各种各样的东西翻倒在地仿佛一场临时的逃亡。
我低头,就在柜门边上,一个完完整整的青木同学正躺在地上。
完完整整。
我呼口气。
看来刚刚外面的不是青木同学……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处处透着怪异。
不过青木他什么都没穿,身上白皙无暇,我没敢仔细看,哭丧着脸把自己外套脱了披在他身上,伸手正要去探他的鼻息。
容貌昳丽的少年突兀地睁开眼睛。
我“啊!”了一声彻底瘫软在地。
“青青青青木同学!”我惊讶于他没有死亡,身上也宛如新生婴儿般没有丝毫伤口。
只有脑袋染上脏污,血使那张本就好看的脸显得妖气可怖,污秽血迹到了脖子处却戛然而止,再下面就是干干净净宛如新生。
也许,是那群人对青木同学的喜爱才让他免于一死?
我想到那些在青木同学面前跟没尊严的狗一样的同学们。
他们现在逃出生天,而我就危险了啊!他们不杀青木同学,那么我可不可以拜托青木同学帮我求求情,也不杀我呢?
我想起这场灾难的缘由,绝望地哭泣,“青木同学太好了你没有死呜呜呜呜对不起我给了你情书,我不是故意的,是我鬼迷心窍!我不想死,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就差给他表演一个满地打滚表达自己的悔恨,最后颤巍巍提出自己的请求。
才醒来的少年坐起身,全程面无表情,漆黑的瞳仁环视一周,然后静静落到我脸上看着我表演。
他等我说完,忽而像是人偶活过来一样,展开笑颜:“是的,他们都该死。”
我不哭喊了,坐在地上抽泣着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少年眨了下眼,伸手,钳住我的下巴抬起,他的睫羽微敛,漂亮的眸子淡淡凝视,眼下的泪痣漩涡一样吸引人靠近。
他靠近,鲜红的舌面从我的腮帮子处一路舔到眼睛下方。
左脸颊的眼泪被尽数吃掉,剩下一连串黏腻的触感。
我人都傻了。
青木富江见了我瞪大眼睛的吃惊样张嘴笑起来,他笑得很开心,笑声回荡在杂乱的美术室。
似乎这人完全不在乎发生了什么,只在意当下。
但是……?!这都啥啊!?我差点怀疑青木同学也跟着疯了。
害得我恐惧的情绪都断掉,提不起情绪只想吐槽。
我用袖口擦了擦脸,青木却瞬间冷下神色。
他的神情太可怕,我吓了一跳。
他干嘛……
我眼泪止不住地流,沾湿他的手指。
青木再次倾身过来舔舐掉我的泪痕,然后静静看着我。
我又一次急忙擦掉脸上的痕迹。
这次青木没有冷下脸。
他笑了。
青木同学只怕是疯了……
我内心凝重。
气氛凝固之时,门突然被打开。
“发现两名嫌疑人……”进来的警察流畅的话语被富江的容貌卡断,呆滞了片刻。
警察来了!
我刚流露出欣喜的神色就发觉下巴处的手在收紧。
我下意识看向青木,青木从他开门开始就没转移过视线,仿佛一直在看我,和我对视一眼才慢悠悠瞥过去,神情烦躁:“烦死了,进门不知道敲门吗。”
我:“???”
那警察居然没觉得不对,还喃喃道歉了。
我:“……”
随后我们被带到学校门口,休息片刻,富江身上穿着自己在学校留的第二套校服,我有心把自己的外套拿回来,偏偏青木被警察团团围住关心,挤都挤不进去。
“那毯子什么味道,我不想盖。”
“这茶太难喝了。”
不知道为什么起码以前能装一下,现在青木同学装都不装,嫌弃意味溢于言表。
裹着毛毯喝热茶的我在一旁孤零零看着他们:“……”
偶尔有几个人过来象征性安慰我,坐在我身边却时不时好奇地看向青木那边。
茶好苦涩。
既然没人看,我又开始后知后觉地缩在毛毯里吧嗒吧嗒掉眼泪。
众星拱月般的青木富江,在我朦胧被泪水打湿看不真切的视线里,似乎掀眸轻飘飘望了我一眼。
再不着痕迹地移开。
第2章
到了警察局,我被仔仔细细盘问了个底朝天,然后一个人坐在审讯室里坐了许久,才有人进来:“你洗去嫌疑了。但是你们班其他人潜逃,你有线索了就报给我们。”
我说好。
他们还说今天会派人来保护我和青木。
我疲惫地走出去,外面人来人往,天光大亮。
原来我坐了一晚上……怪不得我腰酸背痛,困得不行。
我站在警察局门口等待要保护我的警员,眼皮耷拉着就快原地入睡,身后传来动静。
回头。
青木富江一副休息得十分好吃饱喝足的样子,简直不像是被询问,反而像是来宾馆度假的,他神色淡然地走出,周围一堆人盯着看。
一男人凑近,笑道:“青木君,今天由我来保护你。”
刺人嫉妒的目光全数扎向那人,我看着都心惊。
这时一个女警姗姗来迟,走到我面前:“间织诗绪里是吗?我是派来保护你的警员。”
我:“啊,谢谢你。”
虽然如此,警员说完也不自觉痴迷地看向青木。
我忽然有些委屈,毕竟别人流露出的意思明显是想保护青木同学。
算了,反正青木同学周围全是这样。
……我很会自我调节地平静下来。
看着光鲜亮丽的青木同学,联想起那些潜逃的同班杀人犯们,我又有些害怕。
不是我不相信警员的能力,而是实在想多加几层保护套,于是我在青木走出门那刻喊了声:“青木同学……”
一瞬间,在场全部人的视线都聚集在我身上,我寒毛一下子竖起。
明明昨天还只是普通欣赏青木美貌的人群,今天却有几人莫名染上了狂热。
黑发少年面容冰冷地看了我片刻,随即笑起来:“是诗绪里啊,昨天哭那么惨,眼睛今天肿了哦。”
……为什么叫我的名而不是姓氏。
我闻言摸了摸微微肿的眼睛,心不在焉道:“没事……”
我鼓起勇气地走到他面前,青木笑盈盈地看着我靠近。
令人窒息的美貌不管看多少次都能让人晃神。
我小声:“所以昨天说的事情青木同学能同意吗……”
我急切的想要抓住一切能给予我安全感的东西,忍不住伸手抓住他的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