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替身渣攻分手后,他疯了》
作者:春风无邪
时间:2022-11-01 15:55:44

 姜钺和严既锋在一起3年,对严既锋百依百顺,无论严既锋怎么对他,眼中永远满是深情爱意。
所有人都以为他对严既锋爱到了骨子里。
可3年过去,严既锋对他的态度还是:不过图他脸好看人好睡,随便玩玩罢了。
姜钺轻吐一口气,反正他和严既锋在一起也只图严既锋的脸。
既然这样,那就都别玩了。
他果断留了“分手”两字,消失在严既锋眼前。
-
严既锋颜帅腰好,超级霸总,一直觉得姜钺没了他活不下去。
收到姜钺分手的信息,他满不在意:回来有他受的!
可过了一天,一星期,姜钺还不回来,他才明白是他没了姜钺活不下去。
他满世界去找姜钺,结果姜钺家大门密码是他大哥生日,枕头下是他大哥的照片,连一直叫他的“阿严哥”也是他大哥用过的。
他疯了。
-
严既锋不愿承认姜钺没爱过他,千辛万苦找到人,还是那张好看的脸,却对他再没有曾经的深情爱意,身边有着无数的男人献殷勤。
他以为他会发疯发狂,实际他确实疯了,但为的是姜钺眼中再没有他。
他堵到姜钺面前,抓着姜钺咬牙切齿:你不是喜欢我的脸?谁还比我更像他!
姜钺:我对你的脸已经不感兴趣了。
-
超忆症天才心理包袱800万吨美人受&自负疯P我怎么可能是替身霸总攻
-
【阅读提示】
〇攻受双美强惨,攻前期有渣攻行为,后期追妻火葬场,偏救赎向
○不换攻,HE,1V1。
○架空世界,请匆带入现实。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钺,严既锋 ┃ 配角:预收《知道我为替身付出了多少吗?》《小傻子死后,他后悔了》 ┃ 其它:追妻火葬场,古早狗血
一句话简介:狗血酸爽 追妻火葬场
立意:所有感情都是相互付出的,本文探讨关于家庭间的亲情爱情,表达当代年轻人的家庭观
第1章
霍城的冬天极少下雪,但是冷。今天是元旦节,晚上9点正是外面热闹的时候,姜钺还在值班。
技侦局的办公楼杰光明亮,却比平日安静了一半。
姜钺的位置靠着窗,他手里捏着一只笔在指尖打转,另一只手撑着头微闭着眼,灯光打过来,衬在灰白的窗帘前像是一幅完美的人像画。
“姜钺,你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
姜钺突然被问道,睁开眼朝一旁的同事看去,随口回答,“失忆。”
“失忆?这叫什么愿望?”
同事以为听错了,毫不夸张地说,毫不夸张地说,姜钺的记忆力比电脑还强大,只要入过他眼的无论多小的细节都不会忘记,且绝对没错,哪怕垃圾里包装纸上的蝇头小字。
姜钺就是技侦局,甚至整个系统的宝库,要是姜钺失忆了,对整个刑侦事业都是巨大损失。
“不行吗?那世界和平。”
姜钺随意改了今年的新年愿望,同事还是不认同,“姜师弟,你才25吧,就没点世俗的想法?”
姜钺放空双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忽然有人匆忙跑进他们办公室,径直看向了姜钺,“姜钺,还好你今天值班。快来帮个忙。”
技侦局的刑事科分了3个组,姜钺属于二组,来的是隔壁一组的同事。
和同事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30多岁的男人,身材高大挺拔,带着一股一眼纵观全局的气势。
姜钺朝同事看去问:“什么事?”
“楚队他们遇到了一个案子,现在都没检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你给看一眼。”
姜钺朝着同事旁边的男人看去,男人也打量着他,对上他的视线立即说:“我叫楚骁,新调来这边支队的队长。”
姜钺只对楚骁微笑了一下,起身去接了同事带来的资料。
案子是一起入室凶杀案,被害者独居,在家被捅了数刀,凶手几乎没在现场留下痕迹,案发到现在没有找到什么有效的线索,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现有的痕迹中发现什么。
姜钺翻开同事给的资料,一扫而过地翻了一遍,视线忽然放空了片刻又聚起了焦距。
“检材2号沾了中药,成分与4个月前湾田入室抢劫案杀人案,现场疑似嫌疑人留下的衣服沾染的一样。”
检材2号是死者被害时穿的衣服,死者和另一起案子发现了同样的中药,也就是说这次的死者,和4个月前案子的嫌疑人可能是同一人。
技侦局是几年前从刑侦队独立出来,为了更有效率地分配资源人力,分成了职能不同的组。本来很多人曾经都是刑侦队的,所以相互都挺熟的。
不过楚骁刚调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姜钺真人。他先是不确信地盯着姜钺,接着出门去打电话。
十几分钟过去,楚骁回来欣喜地对姜钺说:“姜钺,你真是神了!现场监控果然发现了湾田案被害人弟弟的行踪,这要是破了可就是一次两个案子!”
楚骁来之前就听过姜钺的传闻,本来有些怀疑,现在他真觉得姜钺厉害。
“要不是你,我们打死也不可能把这么小的细节联系在一起。几个月前案子里的中药成份,根本不可能有人记得,并且还能马上想起来!”
楚骁的反应太明显,另外几人都淡定地看着他,因为所有人第一次见识姜钺的记忆力都这个反应。
“姜钺,考不考虑来刑侦队?绝对更能发挥你的特长。”
楚骁下一句就开始挖墙角,惊住了一旁的同事。
“我不行。”
姜钺紧接着就拒绝了,楚骁不肯放弃地说:“你肯定行!光过目不忘这点就不知能多破多少案子。”
“就是因为不忘。”姜钺的眼神又虚散在空中,像是在看楚骁又像没看,“我会永远清楚记得别人死时的样子。”
这话乍一听有此奇怪,楚骁一想楚骁就懂了。
他当了十多年的刑警见过上百的尸体,但要他仔细回想其实只有一些零碎的画面或者细节。姜钺的记忆力他听说过,如果见过的尸体无论过去多少年,都还如同高清电影的呈现在眼前,日积月累没人能承受得了。
他抱歉地说:“是我唐突了。”
“没关系。”
接着,楚骁要去继续破案,一组的同事也走了。姜钺拿起烟盒往外出去,到了楼梯口的吸烟区。
外面的夜景从窗户映进来,姜钺放空视线走到窗边背靠着墙,往唇上塞了根烟,单手点起来就仰头望往外面的黑夜看去。
系统里没有人知道,他其实不是过目不忘,而是有病。
他忘不掉,有记忆以来见过的所有一切,全都如同高清电影存在他的脑子里,从衣服上起了多少个毛球到洗澡墙上沾了多少水珠,他都会全部记得。
这种感觉很不好,他时常觉得自己像面临崩溃的系统,维持理智的每一秒都是在苟延残喘。
“姜钺,看什么呢?”
突然听到声音姜钺低下视线,摘了嘴上的烟说:“邢师兄。”
邢谌是他们刑事二组的组长,他警校时的师兄。
邢谌走过来眼睛就一直盯着他的脖子,他伸手一摸,发现高领毛衣因为刚才仰头被拉下来,露出了脖子一侧破皮红肿的痕迹。
邢谌问他,“怎么回事?”
他把衣领重新拉高,“洗澡被花洒打到了。”
“你信?”
邢谌反正不信,刑事技术侦查虽然不是法医,但这么浅显的痕迹还是不会看错的,那是被人咬的。
姜钺朝邢谌斜了斜眼,把还剩大半截的烟头按灭,“你不能当没看见吗?”
邢谌反而尴尬了,站到他旁边和他一起靠着墙,拿烟盒抽出一根烟又放回去,再对他问:“你还和那个姓严的在一起?”
姜钺垂下眼,隔了片刻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邢谌是他交际圈里唯一知道他和严既锋在一起的,他不是什么悬崖之花,甚至比大多数都世俗。
“你到底图他什么?他那样对你。”
“其实也没什么,床上的情趣而已。我图他——”
姜钺脑中浮现出了严既锋完美到没有缺点的脸,认真地回答:“大概是图他的脸。”
邢谌狠吸了一口气,像还想说什么又对他无话可说,就这样沉默了。
姜钺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特殊的铃声,姜钺知道是谁,往旁边走了一步才接起来。
“过来。”
电话里的男声低沉又磁性,随意几个字就能鼓动人的欲望神经。
但这两个字后电话就挂了,接着聊天软件收到了一个定位。
姜钺盯着手机愣了两秒神,回头对邢谌说:“邢师兄,我出去一趟,有事打我电话。”
“姜钺!”
邢谌喊出声,姜钺已经跑下楼了。
他刚瞟到了姜钺手机上的「阿严哥」三个字,知道姜钺有男朋友是不不小心。
3年前姜钺才到他们组,有次突然请了2天到时间却没来上班,手机也打不通。他不放心找去姜钺家,发现姜钺发烧到40度,手机早没电了。
把人送去了医院,医生检查后把他当作了姜钺的男朋友叮嘱,他才知道姜钺发烧是因为那事,那个男人把姜钺弄成那样2天都没来看一眼。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男人是严既锋。
全霍城的人都知道严既锋长得帅又有钱,而且不是一般的帅,一般的有钱,事业有成,从外在看简直是完美对象的天花板。
可全霍城的人也都知道,严既锋冷酷绝情,六亲不认,败絮其内,3年前为了得到严家的掌控权,连自己亲爹都被他关进了疗养院。
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姜钺执迷不悟?
姜钺已经打车到了严既锋发来的定位,是一家五星级酒店,2楼的宴会厅今晚是一场商务活动酒会。严既锋应该是来参加酒会的,他直接找去了2楼,可找到酒会的入口他登时愣住了脚。
宴会厅里明亮的水晶灯璀璨闪烁,映着底下的名流精英,一个个都正装打扮,手表珠宝反射着耀眼的光,没有一处不显得与他羽绒服牛仔裤的打扮显得格格不入。
“先生,这边正在举行活动,请问您有请帖吗?”
穿着职业套装的服务生走过来,礼貌客厅询问,眼神带着打量,显然也觉得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姜钺收回视线转身离开,走路时只盯着脚前的地面,迎面有人过来几乎撞上去他才发现。不过他动作完美地避开了,没碰到对方一片衣角,对方还是骂了他。
“怎么走路的?”
姜钺听到骂声抬眼一瞥,“对不起。”
他因为忘掉,大多数时候能少记住一点就少记一点,久而久之习惯了走路只盯眼前的地面,哪怕常常因此被人认为高冷,甚至是傲慢。
“道歉就这态——”
对方本来哼着的冷气,在看到姜钺的脸时瞬间变了语气,“姜钺?这不是严总的小情人嘛!你没事吧?”
虽然早过了酒会入场的时间,入口周围还是有人的,这话一响起周围的人都转来视线看热闹。
姜钺朝对方看去,一个肚子微凸的中年男人带着自以为成熟风度的眼神看着他。
他见过这人,半年前严既锋去外省开会突然说要他去,他连夜飞过去睡了一晚,第二天赶回来时在酒店门口正好碰到了这人。
他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对方还能认出他,并且能叫对他的名字,严既锋明明没有介绍过他。
“怎么?来找严总的?”
男人说着离姜钺越来越近,露着看似好心实际猥琐的笑说:“严总刚刚还在,不知这会儿上哪了,我带你去找他?”
他像是真要带姜钺去找人,手伸到姜钺后背却越来越往下,手指快要触到姜钺臀尖。
姜钺蓦地抓住他的手腕往后一扭,折到他背后用力推出去,正眼也没给地说:“不用了,谢谢。”
男人吃痛地揉着手腕,姜钺已经毫不犹豫地走了,他愤愤地对着姜钺的背影哼气,“严既锋不就比我年轻点帅点。”
一旁的服务生看得目瞪口呆,这种场合这样的事他见过不少,这些所谓的精英老板其实没几个正经人。但着实没想到这一位「精英老板」可怕算被人打了,竟然计较的不是对方动手,而是自己不够年轻和帅。
他悄悄朝过道里看去,姜钺已经走远,只看到了一个背影,颀长有致,说不上哪里好看,但就是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他又暗暗看了眼刚才的「精英老板」,果然还在盯着帅哥看。
姜钺盯着脚下的地面笔直往前走,一路他能感觉到看他的视线,他哪里也没多看一眼,走到了没人的地方拔了严既锋的电话。
过了许久那边才接了,低沉蛊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2618,上来。”
严既锋从来不在电话说多余的废话,说出口的不是问题就是命令。姜钺这次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严既锋就挂了。
他收起手机上楼,找到了严既锋说的房间。
五星酒店的过道很安静,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走路连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
姜钺站在房门前先确认房号再轻轻敲响了门,片刻后门开了,开门的人却不是严既锋。
他认识这人,叫赵颖杰,是严既锋在国外的同学,说好听点是和严既锋一个圈子里的朋友,说直白点就是严既锋的「狗腿」,比他对严既锋还惟命是从。
赵颖杰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他一遍,“他心情不太好,你小心点。”
姜钺没有多看赵颖杰一眼,进去房间把门关上。
房间里只开了几盏柔光灯,弧形的落地窗能看到霍城璀璨的夜景,严既锋就站在落地窗前,里外的光影交织在他身上,描摹出了量身定制的西装下,完美的身形。
严既锋从脸到身材都仿佛黄金比例雕刻的完美雕像,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用媒体的评价严既锋连指甲都是艺术品。
房间很宽敞,床也很大,正对着落地窗。
姜钺什么也没去注意,脱了羽绒服走到严既锋身后,从后抱住严既锋的腰。
严既锋比他高了半个头,他轻轻踮起脚,吻在严既锋露出来的后颈上。
“阿严,你想我了吗?”
作者有话说:
古早狗血,攻追妻火葬场,不换攻,HE。
「基友的预收」《真少爷觉醒后和反派大佬闪婚了》ID:3246790 by凡尘片叶;
迟砚是傅家从小被抱错的真少爷,养父家暴,养母懦弱,他从小在烂泥里长大。
好不容易进了娱乐圈小有名气,又被傅家找回,他以为终于日子能好点,结果亲生父母和哥哥一心向着假少爷傅阳。
“阳阳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你比不上他这么多年在我身边。”
“你哪里像我傅家的儿子,比阳阳差多了。”
“别以为你是我亲弟弟,你就可以欺负阳阳。”
迟砚以为是他真的不比不上傅阳,直到一次车祸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本真假少爷小说里的万人嫌炮灰真少爷,而文里的主角正是假少爷傅阳。
后面他会委曲求全,只想得到一点亲情,却愈加被父母嫌弃,最后被傅家扫地出门,落个惨死。
觉醒后,迟砚想开了,什么狗屁亲情,都滚蛋!
他转头找到全书最大的反派:闪婚吗?今天就领证那种。
——
傅家人都觉得迟砚很快就会灰头土脸回来,求他们原谅。
结果,迟砚影帝拿到手软,代言接到脚软,资产超过了傅家,被他们当宝贝捧起来的傅阳因负面新闻被雪藏,只能向迟砚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