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道侣又追杀我》
作者:清潭深深
时间:2022-11-09 14:50:45

第1章 和离
一道赤红色的光柱从天上落到极北,修道界顿时一片哗然,这道光柱代表的是极北有修士和离。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修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功法、道侣、天材地宝和修道之地,所以修士之间一旦结为道侣就基本不会和离,可今日居然有人和离了。不过世人惊讶的不是和离这件事,而是和离的人是居然在极北。要知道极北只有一个修士,那就是修道界第一阵术师——无争道尊楚疏尘。
楚疏尘实力强悍,修为早就已至大成期,离飞升只剩半步之遥,就在世人皆以为他要开宗立派的时候,他却于几百年前退隐极北雪山,此后鲜问世事。可就在三年前,楚疏尘突然和一个叫断无云的小修士结为道侣了。
断无云的修为远远不及楚疏尘,如今才堪堪进阶元婴期初期,平日里修行暗杀之道。天底下不知有多少人愤愤不平,猜测楚疏尘活了一千年老眼昏花,才看上断无云。谁也没想到这段道侣关系只维持了三年,今日二人竟然就和离了。
终年积雪不化的极北雪山又下起了大雪,千里之内杳无人烟,只有零星几颗枯树长在岩石缝间逐渐被风雪掩埋。
刚刚二人和离的誓言已经被天道承认,断无云马上就要离开极北了。临别前他沉默半晌,终于开口道:“虽然不知三年前你为何同意我的追求,和我结为道侣,但这三年来你我各自修炼,相见次数甚少,也并没有什么情谊可言。此后祝你早日得道飞升,山高水长不相逢。”
楚疏尘的脸依旧一如既往地板着,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可眼神却流露出丝丝温柔,他抿着唇角,过了半天语气平静地回道:“多谢。”
断无云走了,楚疏尘望着天地间的茫茫大雪,清冷的面目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捏着和离书的手指却在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活了一千多年,生活枯燥无味,除了修炼就是斗法,不懂得年轻人的爱好,更不知道该怎么和年轻人沟通。楚疏尘不知道当年断无云为什么突然向他表白,却能理解断无云因何离开,没有一个年轻人能长久地忍受这样乏味的生活。
所以楚疏尘不会阻止断无云离开。
“祝你前程似锦。”楚疏尘轻叹一声,将和离书小心翼翼地折叠起来,藏进怀里珍藏起来。
可就在这时,他的元神一阵刺痛,楚疏尘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原本清冷的表情变得诡异起来。一片雪花落在楚疏尘的嘴唇上,他的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一个毛骨悚然的笑容。
楚疏尘捏出怀里的和离书,漫不经心地撕成碎片,用手指擦了下嘴角,“和离......呵呵.......”
若是有其他人在场定然更加震惊,修道界罕见敌手的无争道尊竟然元神有损,甚至已经到了元神分裂的地步。要知道元神是一个修士的魂魄,一旦元神有损那就是致命且不可逆的,而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将楚疏尘伤到这种地步?
楚疏尘抬手一把剑握在手中,他身影一晃消失在风雪中,化作一道白光向断无云离开的方向追去。
断无云走进一家茶馆,茶馆里正在热论楚疏尘和离的事情,他倒是不知修道界的人居然也这么爱凑热闹。
茶馆喧嚣的声音少了不少,众人陆陆续续转头打量着刚刚进门的断无云。他身着水绿色广袖长衫,墨发随意用绿色发带一绑,几缕碎发垂落在额头一侧。
茶馆的老板走过来,赔笑问道:“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断无云轻轻挑眉,信口胡诌,“乐玄。”
老板闻言笑容更加真诚了几分,“道友这身打扮真像断无云。”
断无云笑了笑,“很多人都这么说过。”
静默的茶馆又喧嚷起来,有人感叹道:“到底无争道尊看上断无云哪一点了?论修为,他不过元婴初期;论道法,他修习的还是下九流的暗杀之道;论容貌,世上还有谁的容貌能比得上无争道尊本人?”
断无云也想知道答案,便多停留了一会儿,哪曾想话题又变成了他的□□大会。
一个修士不解道:“为何方才诸位道友如此担心断无云出现?”
“信手遥指苍门外,寸步夺命断无云。”一个有点见识的修士主动解释道,“断无云也算是修道界的一个传奇人物,他的修为并不算顶尖,化婴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但他却有一身鬼神莫测的暗杀功夫,甚至可以越级连杀数十人。在十多年前,断无云听闻万里之外的苍门门主杀了他的好友,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断无云就到万里之外诛尽苍门上下数十人,这才有了「信手遥指苍门外」这个称号。”
“那寸步夺命又作何解释?”
“因为这修道界还没有几个人能看清断无云如何出招,他取人性命不过是方寸之间,而且每逢出手必为杀人。”这修士说着说着声音不自觉地变小了,“传闻中断无云很爱记仇。当年他刚刚迈入修道门槛的时候被人欺辱,等到他进阶金丹期,有连本带利的报复回去了。”
不知是谁哼哼唧唧嘀咕道:“说的倒是好,断无云若是真的那么厉害,也不至于修行暗杀这么下三路的道法。碰到了渡劫期和大成期的修士,他也不过是个蝼蚁。”
方才解释断无云身份的那修士继续说道:“你我在他面前也是蝼蚁。”
断无云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他记仇?天底下没有比他脾气还好的人了,真是造谣一张嘴。想着想着,断无云越想越气,弹指打出一团灵力球,击碎了方才说话那几个人的凳子。
茶馆里瞬间乱成一团,断无云视若无睹,按照约定来到茶馆角落。他对着坐在角落的青年修士行了个礼,“渡霄道尊。”
青年修士衣衫不整,乱糟糟的头发就那么散着,也不知多久没有打理过。他盘腿坐在长椅上,双脚松松地套着一双拖鞋,哼着小曲儿惬意的很,脚上的拖鞋也随着节奏一摇一晃。很难想象,这人竟然是修道界第一医修——圣面魔心渡霄子。
“我已按照约定与楚疏尘和离,不知道尊何时将药方赠我?”
渡霄看他,摸着左脚上的拖鞋,微微眯眼,“你还真和楚疏尘和离了?”
断无云无奈地笑道:“在下贫寒,实在拿不出请道尊的诊费,只能答应道尊的条件了。”
渡霄挑眉笑道:“放心,我让你和离自然有我的道理,日后你就会感谢我。”
断无云未置可否地笑了下,这渡霄性情古怪十分顽劣,虽是医修,但生平却没什么仁爱之心,所行所为皆凭一时喜好兴趣,所以世人皆知渡霄道尊嘴里十句话有九句话是假的,剩下一句权当放屁不听也罢。
渡霄没有给他药方,反而问道:“我看你身体好得很,你要治疗元神受损的药方做什么?”几个月前断无云就找到他,请他治疗元神受损的人。
断无云道:“渡霄道尊不是只治病不问事吗?”
“哦,那是我对他们不感兴趣。”渡霄笑嘻嘻地说道,“难道是楚疏尘元神受损了?”那他可要去找楚疏尘玩玩了。
断无云面不改色地否认:“不是。”
“那是什么人?”
断无云沉默一瞬,似乎叹了口气,“恩人,一个对我有一命之恩的人。”
渡霄端详他半天,也不知看没看出什么,嘴角一撇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药方我给你。当初我提了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你与楚疏尘和离;第二个条件是这张药方的内容,你不得告诉第二个人,想要找药就自己找。”
断无云点头笑道:“渡霄道尊想要保密药方,在下明白。”
渡霄这才把药方给他,“这药方上的四句谜题包含着五种药材,等你找到了这五种药材,再来找我炼药。”
断无云低头看着药方上的谜题——凤去存羽火,麟遗树下金;海涸水向天,雷惊木存心。
他无奈地笑道:“渡霄道尊,你既然已经同意医治,为何还要同我打哑谜?”
“我高兴。”
“.......”
“我乐意。”渡霄脱下一只鞋,掂量着拖鞋道,“又不是我想给那个人治病,你猜的出来就救,猜不出来就让他去死。”
“......”断无云但凡打得过渡霄,绝对揍他一顿,可惜他现在打不过。
渡霄也怕把断无云逼急了,逼急了就没得玩了,于是提醒道:“你看第一句「凤去存羽火」,这不是很明显吗?用你那核桃仁大的脑子想一想。”
断无云是个聪明人,在看到谜题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有了猜测,“莫非是凤岭城白家的凤尾火?”
渡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乱发中露出半张俊美无双的脸,那张脸就好似是他本人一样,像极了虚伪的面具。
“呀,瞧,天上有流星。”渡霄忽然指着窗外道。
断无云抬头一看,那不是拎着剑的楚疏尘吗?
渡霄不紧不慢地说道:“好像是来杀你的啊。”
断无云咬牙笑道:“我真是谢谢您提醒。”他也不敢问楚疏尘这是想做什么,当前任拎着剑飞过来,绝对不是为了谈情说爱,这不是要命就是要命,他赶紧抛出发簪状的飞行法器,化作一道绿光遁走了。
楚疏尘扑了个空,冷冷地看着渡霄。
渡霄对他露出一个很和善的笑脸,然后抬手将拖鞋呼在了楚疏尘脸上。
楚疏尘垂落在胸前的白发都被气飞了,暂时将断无云放在一边,追着渡霄杀了过去。
渡霄的修为并不弱于楚疏尘,但和发了疯的楚疏尘真打起来,最后也只是两败俱伤,更何况他仇人那么多,绝对会有一堆人帮着楚疏尘打他。于是渡霄赶紧跑了,他的逃跑速度快的令人惊叹。
作者有话说:
么么哒-(^з^)-☆
第2章 黑吃黑
凤岭的山脉绵延千里不绝,一眼望去云雾缭绕,似幻似真如同仙境。断无云没有靠近凤岭,而是落在数百里外的高山峡谷之上。
他裹着一身黑袍,望着远处的风岭山脉,心里琢磨着如何拿到凤尾火。
说起来修道界还没有什么人见过凤尾火的模样,相传在数百年前天地间最后一只凤凰在凤岭陨落,而它尾羽所化作的火焰落在了一个无名之辈手里,后来这朵凤尾火又被白家先祖所得。世间想夺取凤尾火的人不计其数,但至今也无人能从白家手里拿走这朵天地奇火。
晴空万里的天忽地阴云密布,高山夹道,细小的雪花从山缝之间落下来,铺满了高山间的峡谷。
断无云伸手接住雪花,忽然抬头望向天边。
一个模样清俊的修士从天际飞来,他身着广袖白衫,墨发高高束起,雅致姿态可见一斑。但还未等飞剑落地,他便踉跄着从半空摔下来,这一下摔得着实厉害,直接让他吐了一大口血。
随后五道青色霞光从天边追来,落到那修士面前,显露出五个面容凶恶的散修。
“小子,还不束手就擒!”
那清俊修士被追了这么久,灵力早已经支撑不住了,他颤抖着手抹去嘴上的血渍,“我与诸位道友无冤无仇,方才已经将储物袋交于你们,为何还要追着我不放?”
一名紫衣修士狞笑道:“我们要的可不是这储物袋。”说话间,他身上缠绕着丝丝黑气,似乎随时都要取了那人的性命。
这是......邪修?那清俊修士愣了下,自百余年前无争道尊楚疏尘斩杀大半邪修,剩余的邪修不是早就龟缩魔界了吗?怎么会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他直觉浑身冰凉麻木:“你们是邪修?”
“哈哈哈。”五人闻言相视大笑,其中一人嘲讽道,“姓楚的在极北当了几百年的缩头王八,没准儿早就憋死了,还不许爷爷出来快活快活?”
“闲话少说。”紫衣邪修道,“你就是白家家主的次子白亦山吧?等了几个月终于逮到个有用的了。我不与你废话,凤尾火藏在哪里?”
白亦山仅仅咬着嘴唇不接话,清俊的脸因为恐惧而冒出了一层细密汗珠,他忽然抬手打出一道白雾,随后爬起来往峡谷里逃去。若是落在这群邪修手里,他定然难得善终。
紫衣邪修周身的黑烟一震,那团白雾瞬间被打散,他狰狞一笑,“敬酒不吃吃罚酒。天罗地网!”
五团黑烟飞出,化作一张大网,从四面八方堵住白亦山去路。白亦山甩出七颗晶莹剔透的珠子,但珠子被吸附在网上无法撼动分毫。随后大网顺势一罩,将他给兜进了网里。
“真是麻烦,”个子稍高的邪修道,“直接搜魂吧。”
白亦山抓着网兜,顿时面无血色,搜魂术是一种邪术,可以直接对人的魂魄搜取记忆,同时也对魂魄产生了莫大的伤害。当年邪修势头正盛的时候,无数仙修深受其害,而对付搜魂术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不要被邪修抓到,另一种就是......魂魄自爆!
魂魄自爆后自然也就没了轮回转世的机会,白亦山指尖攥的泛青,他低着头咬了咬牙,紧闭双目,一滴清泪从眼角挤出。是自己无能,生而对白家无用,死后又怎能拖累白家?为今之计唯有.......他周身的灵力无序地暴动起来。
“他要自爆。”
紫衣邪修冷笑一声,“没那么容易!”他伸手虚空一抓,白亦山身上的灵力瞬间溃散,但他没有就此停手,反而继续去抓对方的魂魄。
“嘭!”一声巨响落在不远处,打断了紫衣邪修的动作。山脚的石头被灵力炸开,碎石上站着一个裹着黑袍的男人,他低着头,被帽兜遮住了脸看不清面容,却也难掩其凛然气度。
白亦山睁开眼睛,脸上的惊喜之色难掩,“前辈!我乃白家人,今日救我一命,他日定当重谢!”
五个邪修对视一眼,五道光球打向他。
断无云抬手推开挡住视线的帽兜,露出了帽兜下的真容,挥袖一道绿光挡开光球,似叹非叹道:“我真是一个热心的路人。”
五个邪修迅速拿出法器,飞升袭向断无云。
断无云温和的目光一凛,指尖蓝光微闪,脚下一转突然凭空消失。这些法器直接打在了空气上,将地面震出来一个数百尺深的大坑。
正当五人察觉不对,断无云眨眼间欺身来到五人面前。只见擦肩而过时,他的指尖蓝光闪烁,呼吸之间四个人从空中重重摔落,只留下脖子上细细的血痕,竟已没了生息。
唯有紫衣邪修还站在原地,惊惧地望着断无云,“断......”他再也来不及说出第二句话,全身血肉分离道在了地上。
断无云低头看着掌心漂浮的蓝色透明丝线。信手遥指苍门外,寸步夺命断无云。
五个邪修身死,他们编织出的天罗地网也瞬间崩溃。白亦山从束缚中挣脱,顾不得身上的伤,跌跌撞撞地跑到断无云面前,跪在了地上,行了个大礼,“在下白亦山,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断无云收起丝线,弯腰亲手将他扶起来道:“称呼便不必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白亦山脸上微红,心道这个前辈真是平易近人,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磕磕巴巴道:“前......前辈过谦了。”
断无云拍了拍他的手背,轻声道:“其实我也挺想知道凤尾火的下落的。”
白亦山刷地抽回手,下意识后退两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显然不敢置信刚刚救他的恩人,转眼就变成了另一波劫匪。
“这叫黑吃黑?”断无云摩挲着唇角,思考着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