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毛儿借我薅一下》
作者:霁桃
时间:2022-11-15 16:14:30

第1章 海獭精
七月盛夏,白尧坐在餐馆门口的小板凳上削土豆皮。
这家小型的海鲜餐馆是他开的,也是这个名叫桥海镇的海边小镇上唯一的一家小餐馆。
他个子较高,长腿蜷着坐在凳子上不太舒服,不一会儿腿就麻了。不过没办法,盛土豆的盆子太大,只能放在地上,不搬个板凳坐着就只能蹲地上,更难受。
在清水里涮干净手,白尧起身伸了个懒腰,攥了半个多小时的刮皮刀,手都有些发僵。数了数,盆里还剩十八个土豆,够削上一阵子的了。
海边常年有风,就算是盛夏也算不上闷热,树间传来蝉鸣,能隐约听见海水冲击沙滩的声音。
白尧是雪豹精化形成的人,喜凉不喜热,就算是变成人形也对夏天本能地有些反感,比起烈阳和绿树,他其实更喜欢雪花和冰霜。只不过他更喜欢大海,最喜欢一望无际的海平线。
餐馆屋檐角落的一串贝壳风铃随着海风缓缓摇摆,发出叮铃铃的响声,风里带着一点海咸味,看着天估计晚上要下雨。
剩下的土豆等会再削就行,现在要把冰柜里的冰鲜三文鱼拿出来解冻,还要把上午到的新鲜扇贝和生蚝清理好。
白尧随手把稍长的头发在脑后抓成一个揪,刚要进屋,忽然听见海边沙滩传来的大声喧哗声。他闻声望去,餐馆建在一个小悬崖边上,角度较高,一眼就看见沙滩靠近海岸的地方有几个青年围着一个灰不溜秋的石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风向正好从沙滩往餐馆这个方向吹,风里带着一点熟悉、而又不属于人类的气息。
是几只郊狼精。
白尧从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端起盛着土豆皮和清水的盆子起身打算回屋。
他是雪豹精,本能地对任何犬科动物或是猛兽化形成的人排斥,能做到礼貌相处,但是看到还是避而远之最舒服。
最近暑假旅游旺季,来桥海镇度假的游客很多,夹杂着的还有不少动物精。
要是看见什么羚羊或者飞禽化形成的人白尧还愿意说上两句话,可上周来了一只狮子精,他理都不想搭理。
白尧前脚已经踏进屋了,却敏锐地注意到有一丝稍有不同的气息夹杂在几只郊狼精的气味里面,不像是什么陆地动物的气息。
他停住了脚步,再次往沙滩的方向看去。
被围住的那一块灰石头就在这时动了一下,慢慢舒展开来,露出一个毛茸茸白色的脑袋,眨着眼睛往四周看了一圈。
那根本不是石头,是一只现出原身的海獭精。
刚才缩成了一个球,根本没看出来。
白尧有些好奇,眯起眼睛,收回快要迈进屋里的脚,靠在门框上观察海滩上的情景。
那几只郊狼精围着海獭,哄笑着逗弄它,一个站得最近的人上去踢了它一脚,然后又在那只小海獭转身想要扑上来报复时敏捷地跳开。
小海獭精扑了个空,跌倒在沙滩上,沾了一鼻子的沙子,似乎摔疼了,好半天才爬起来,眼神里有些茫然,抬起小爪子拍拍自己的鼻尖。
原本变成人形就能摆脱几只郊狼的纠缠,可是它偏不,笨拙地往后挪着,试图躲开几个人的围攻。
海獭在水里灵活自如,可是上了岸就略显迟钝,身下又是柔软的沙子,没有支撑点,根本躲不开。
那几只郊狼精估计也是看着它好欺负,不依不饶地追着戏弄。
其中一个手里拿了一根不知道哪里捡来的树枝,把上面的分叉都给折了,像个棍子似的握着,时不时用尖的那一头捅那只小海獭,然后又在它惊慌失措地转身时把树枝抛给同伴,让另一个郊狼精从后面戳它。
惹不起他们,小海獭就想要逃跑,缓慢又困难地转过身子,往海岸线的方向爬。
它的后爪是蹼,虽然能撑起来能在地上挪动,但是毕竟主要功能还是为了游泳,在陆地上不仅缓慢,而且极其不方便,根本走不快。
不出所料,它向着大海还没有挪动几步,逃跑的路线就被挡住了,小海獭跑也跑不掉,躲也躲不开,只好缩在原地露出几颗尖尖的小牙,从嗓子里面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可是这只引起了几只郊狼精的一阵哄笑,毕竟它看着圆滚滚的,连站起来都困难,这一点威胁力根本微不足道。
白尧皱起眉看了一会,越来越疑惑。
他想不明白那只海獭精为什么不化形,虽然之后会是光着身子,但是至少变成人之后两条腿还能跑得快些,而且那几个人若是看着它以人形站在那儿,也不至于这样戏弄它。
可是不管怎么被欺负,这只海獭精一点化形的意向都没有,死守着自己的原身不动,只是尽力离几个郊狼精远一点,被棍子戳到后在喉咙里发出类似于求饶的呜咽声。
白尧看不下去了,没多想就顺着餐厅侧面的一条石子路下到了沙滩边上,踩着沙子走到了几个人的身后。
“干嘛呢?”
几只郊狼精闻声回头,先是一愣,随后在辨认出他并不是人类之后放松了一些。
或许是看白尧模样冷冷的,也可能是以为他也想过来捉弄这只海獭精,几个人还笑笑,腾出一点地方让他过去。
“这家伙够蠢的,逗他半天了。”
说话的那人头发漂染成了深紫色,右脸有一道不深不浅的疤,从眼尾一直延伸到嘴角,整个一副吊儿郎当的小混混样,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是穿烂了还是当下流行,破了好几个洞,跟垃圾桶里直接捡来似的。
最近游客多了,桥海镇上也来了不少想趁机会捞点好东西的小贼。游客身上总是揣着现金,一摸一个准。
白尧盯着他紫甘蓝般的头发看了半天,职业病地想到了紫甘蓝炒之前用盐水浸泡会比较好吃。
那人看他没应声,就自顾自地往下说:“我们和他好好说话他都不理我们,那不得好好教训教训。”
他说着说着就挥了一圈手中的树枝,上前一步对着小海獭的后背就想抽下去。
白尧没做停顿,抬手一把将那根树枝夺了过来,手里稍微一用力它就直接折成了两节,掉在了地上。
那只郊狼精没防备,被拽得一踉跄,差点没直接扎进沙滩里。
白尧淡淡哼笑了一声,他最看不惯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打架还用树枝,欺负一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海獭。他把手重新插回裤兜,懒散开口:“好玩是吧?”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笑的时候露出两颗稍长微尖的虎牙,用舌尖轻轻一舔,眼睛眯了起来。
雪豹的体型和郊狼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白尧只靠着身高就能将几人压倒,往那一站就看着不好惹。
他的个子接近一米九,身材结实健硕,一笑起来就带了一点痞气,身上的黑色背心毫无保留地露出线条流畅的手臂和右小臂上的山谷纹身。
那几个人看着不对劲,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胆子小的几个还吞咽了一口,眼睛都睁圆了。
“还不跑啊?”白尧翘起一边嘴角,缓慢地上下打量着领头的那人,“胆子真够大的,我倒是还没看过郊狼尾巴夹起来的样子,是不是跟狗一样?”
--------------------
来啦~开更!
是海獭(ta不是lai)不是水獭!海獭体型要大很多,普遍不会上岸,后肢是蹼,在陆地上行动比较笨拙缓慢(个人觉得海獭更可爱一点嘿嘿)
第2章 脾气还挺大
那颗紫甘蓝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张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郊狼对雪豹的恐惧是骨子里就有的,现在化形成人也还是不好克服。
几个郊狼精还不至于为了一只海獭斗得两败俱伤,本来就是带着随便玩玩、欺负欺负弱者的心态,现在看来了个厉害的,也懒得纠缠,转身就走,留下几句不疼不痒的脏话。
跑得还挺快,只是没看到他们夹起尾巴,白尧有些可惜。
他盯着几个人从沙滩离开后才转身,低头看还待在原地的小海獭。
“行了,人都走了。”白尧抬脚把那根被扔下的树枝踢得远些,“你有事没事?”
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答,小海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白尧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这只海獭精,它的体型近看很小,可能化形成人之后也只能算是个少年,有没有成年都看不出来。
不仅小,还有点瘦,不像是只圆滚滚的海獭,更像是只被主人抛弃过的狗崽子。
因为在沙滩上滚来滚去的,身上都脏了,黏上了不少沙粒,和海水粘在了一起,小脸也变得灰扑扑的,看起来有些可怜巴巴,和下雨天找不到庇护所的小狗一个样。
桥海镇不大,除了来的游客,镇上的居民大多数都认识对方,这镇上除了白尧一只雪豹精,还有一个虎鲸精,在镇南开了一家工艺品店,平时卖一些自己制作的手工品。
除了他们两人,没见过别的动物精,这只小海獭的气息也很陌生,不像是从这里来的。
雪豹对海獭没什么敌意,两个物种平时都没有机会接触,白尧自然谈不上对它有什么兴趣。只不过他从来没见过愿意主动现出原形的动物精,他们并不屑于在原身里生活,能变成人就变成人,在世界里掩盖关于自己的真相。
这只小海獭精显然不这么想,舒舒服服地趴在自己的肚子上,仰着头静静望着白尧,真的就像一只海獭。
这真是稀奇,白尧印象里就没有见过别的动物精主动现出的原身,没有人愿意被看到自己是只狮子还是只鸡。
白尧不由自主地往小海獭精前面走近了两步,想看看它和真海獭有什么区别没有。
可他不动还好,刚往前走了几步,小海獭喉咙里立刻发出威胁般的呜咽声,挪着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小鼻子都皱了起来,两侧的胡须一抖一抖的,让人想起了一只呲着牙的小奶狗。
凶起来还有点可爱。
白尧不期待它对自己感激涕零,但是现在几只郊狼精都走了还露出一副凶样儿,好像白尧能把它怎么着似的。
“小东西。”白尧挑眉,“脾气还挺大。”
他也就是自言自语,没指望能得到回答,海獭又不可能张开嘴说话,他们还没有这个本事。
留下也没什么能做的了,白尧起身想走,朝着小海獭伸出两根手指,懒散一挥:“下次看着点,要变回原身最好找个人少点的地方。”
可没等他走出几步,身后传来一声类似呜咽的声音,白尧闻声回头,那只海獭正紧紧盯着自己,从眼神里能看出那么一点眼巴巴的意味,好像不愿意他走似的。
海獭撑起身子,往前挪了一小步,看白尧停下来了,它也不动了,往边上一歪,静静看着他。
白尧试探着向它走近了两步,小海獭又不眼巴巴了,露出一副凶样,微微呲牙,两只前爪撑着地,试图让自己看起来高大一点。
白尧停步,小海獭也立刻不再凶他,只是眨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
气息不会骗人,这只小海獭分明是和他一样的动物精,也不知道为什么守着自己的原身不肯化形,举止和动作就跟真海獭没区别。
有点莫名其妙。
白尧要是化形成雪豹,两三秒就能把它撕成碎片,连点渣都不剩,他起了一点玩心,往前走了两步,蹲下身子,把自己放在和它同一个高度上,翘起一边唇角,露出半颗虎牙。
雪豹是顶级猛兽,在食物链上没有天敌,白尧知道怎么让自己看上去带有威胁力。
小海獭果然被吓得一哆嗦:“吱。”
它猛地低下脑袋,把头埋在两爪之间,捂住自己的眼睛,假装是只鸵鸟。
在它埋着头时,白尧的视线落在它的背部上,小海獭好像受了些伤,身子右侧有一小片地方缺了一点毛发,看不出是不是有新鲜伤口。
没想到它这么好吓,白尧稍有点后悔,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它的脑袋,海獭的毛很厚,被戳到的地方陷下去一点,露出一个小坑来。
“……不吃你。”白尧又把自己戳出的那个小坑揉平,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道个歉。
小海獭听完才慢慢把脑袋从爪子里面抬起来,它似乎也有些累,现在几乎是强撑在原地,两只短短的前爪并在一起,歪着坐在那里。
海獭外表很好看,长相也很乖,小鼻子像只兔子一样一耸一耸,眼睛里面水汪汪的。
白尧轻叹了一声,起身双手插兜问道:“需要帮忙吗?我的餐厅就在那边,我带你去看看伤?”
小海獭杵在原地没动,一点反应都没有,连头都不知道点。
“哦,你在担心自己变了之后会是光着的吗?”
“那我转身不看行了吧?”
白尧说完就转过了身子,冲着餐厅的方向耐心等着,他数到了十,背后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最后耐不住了,回身的时候警告了一声:“好了吗?我转过来了啊?”
可等白尧回头,小海獭根本没有化形,还是一只圆圆软软的海獭。它正从咯吱窝的小口袋里面掏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牡蛎,双爪捧着,向四周望望,想看有没有地方把它砸开。
它抬眼看见白尧正盯着自己,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的爪子里看了一眼,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举起前爪,捧着牡蛎往前递递,看白尧没有反应还试图上前塞进他手里。
这眼神……
……分明就是在问你要吃吗?
第3章 它不太对劲
白尧:“……”
他低头看了一眼海獭塞进自己手里的牡蛎,忽然间有点恼火。
脾气再好也耐不住被这样戏弄,白尧觉得自己必须要等这只海獭化形成人之后和他理论两句,不讨回来一个道歉决不罢休。
他皱起眉,声音冷了一点:“化形啊!”
小海獭一哆嗦:“呜~”
白尧眼角抽搐,弄不好真的是自己的鼻子出问题了,可能是昨天晚上吹空调感冒了吧,这分明就是一只真海獭,不是海獭精,凶巴巴还傻不拉叽的,根本不会化形。
白尧有种感觉这只海獭在侮辱自己的智商,说也说不清楚,店里有一盆的土豆要削皮,还要为晚上餐厅开门做准备,实在没时间在这里和它耗下去。
“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着逗我玩。”白尧都快觉得自己像是个傻子了,没法和这个海獭精沟通,估计它真的是在寻自己的乐子。
他手里还拿着海獭塞给自己的牡蛎,白尧随便看了一眼,已经有些不新鲜了,也不知道在它的口袋里面放了多久。
他随手就把牡蛎扔在了沙滩上。
扔了之后,白尧头也不回地往沙滩边上的楼梯走去,可是还没走出两步,身后传来沙沙声。他回头一眼,这只天然憨还跟着他,看见白尧停下来了,也不往前爬,顺势歪在地上歇歇。
小海獭抬爪把白尧扔掉的牡蛎又给捡了回来,宝贝似的紧紧握着,看见白尧回头,立刻把它往身后藏了藏,可还是怕不够安全,最后抬起一只爪子,又给塞回了咯吱窝下面的小口袋里。
塞好之后还仔细检查了一下不会掉出来。
白尧压下心里的那一点内疚,转头继续走,可听着声就知道小海獭又跟了上来。
白尧停,海獭停,白尧走,海獭爬。
这怕不是赖上自己了。
“想要啥?说吧。”白尧抱臂转身,冷眼看着地上的海獭精。
没等到回答,忽然听见一声细微的“咕噜”声,很小很小,但是白尧的听力比常人好些,还是听见了。
是从小海獭的肚子里面传来的。
白尧挑眉:“饿了?”
小海獭又“呜”了一声,像是再也爬不动了,瘫在地上直喘气,小小的身子都在发颤。
白尧叹气,有点心软了,看着小海獭脑袋顶上软趴趴的绒毛,想着自己要是不帮帮它,那是不是也成了欺负它的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