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男人和死鬼老婆》
作者:抗病毒口服液
时间:2022-11-15 16:15:52

第1章
我是个职业驱鬼师。
今天,我接了个特殊的单子。
第2章
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这次的雇主请我并非想让我驱鬼,只是想让我验证他家里有没有鬼。
第3章
来给我开门的雇主叫杨何寒,性别男,三十岁,目测至少一米九,五官硬朗英俊,就是眉眼间有些发黑,看着有些憔悴。
我一眼看出他身上阴气极重,显然已经和鬼共处一室很长时候。
所幸那并不是恶鬼,没有害人之心,只是每天会吸他一点阳气过活。
杨何寒似乎也知道那鬼没有恶意。
前几天我和他在微信谈论这笔交易,我说,既然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带行头过去驱除,我是专业的,符到魂散,不会有任何后患。
杨何寒连着给我发了好几个“不行”,并语气严厉地跟我强调“他不是不干净的东西,他有洁癖,比谁都爱干净”。
第4章
原来杨何寒知道鬼是谁。
进门换拖鞋时,我正在心里揣测着鬼的身份,眼角余光就瞥见站在客厅的杨何寒背后站着个比他矮一个脑袋多的青年。
青年的胳膊紧紧环着杨何寒的脖子,踮着脚把脑袋搁在他肩头,嘟囔说:“哥,今天有客人来,你都不打理一下自己,胡茬还有半边没剃干净欸。”
杨何寒恍若不闻,带着背上的人性挂件,径直地走到茶几旁给我倒茶。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视线,青年突然回过头看我,很热情地朝我挥手打招呼,笑容灿烂地说:“您随便坐呀!要吃水果吗?他上午刚买了西瓜,叫他端给你吃。”
第5章
难怪我把鬼称作不干净的东西时杨何寒那么生气……
他家里的鬼,原来是他老婆。
第6章
当然,杨何寒没有主动挑明他和鬼的关系,这是我从茶几上的合照推断出来的。
他已经变成飘飘的老婆也是个男人,容貌漂亮,充满青春朝气,跟他坐在一起比他更像活人。
在我跟杨何寒聊天时,飘飘突然插嘴说了一句:“哈喽,我叫苏笑央。”
他朝我笑,露出一排奶油色的小白牙,还有个小酒窝:“我男朋友实在太迟钝啦,我努力制造了好多灵异事件后,他才意识到我一直在家里。”
说着,苏笑央垂下脑袋,把淡粉色的嘴唇贴近了桌面的面巾纸,很用力地吹了几下,又用手往那张纸上扇了好一会风后,纸才稍稍往旁边移了一毫米。
我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想:如果你指的灵异事件是这种,你老公发现不了其实合情合理。
第7章
我跟杨何寒说:“对,他还在这里。”
听完我这句话,杨何寒嘴角动了一下,垂着的眼睑猛地掀了起来。
乍一看他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但细看过去,会发现他脸部的肌肉都在微微颤抖。
他向我走过来时,我发现他的眼球布满血丝,垂在腰侧的手握成了拳头,似乎是在强忍情绪。
“他在哪?”杨何寒问我。
第8章
我用眼神询问杨何寒头顶飘着的苏笑央。
苏笑央朝我摇头,说:“您先别告诉他,让他先供点西瓜给我吃,我好久没吃西瓜啦。”
第9章
杨何寒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从我进门到他上香前,他嘴角都一直耷拉着。
现在总算能从他脸上看到点笑容了。
他一边给苏笑央的遗像前摆西瓜上香,一边跟我说,他在苏笑央死后开始学做菜,每天都会根据菜谱更换这里供奉的食物,可听不到苏笑央的反馈,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艺有没有长进。
我听了会,看向一旁陶醉地闻香的苏笑央,想知道他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杨何寒说的。
然而苏笑央很缺心眼,根本不在意杨何寒刚刚的肺腑之言。
他啃完杨何寒供的西瓜后,满足地呼了口气,笑眯眯地飘到我面前,跟我说:“师傅,既然您能听到我说话,那您再跟他说说,让他烧个假JB给我吧!”
第10章
我心想:这是可以说的吗?
怎么想都有点难以启齿,于是我假装自己的阴阳眼功能暂时失效,没有听到苏笑央提出来的请求。
可我不说,苏笑央就会把双手拢成喇叭,飘在我旁边不停地重复“假JB假JB假JB”,要是不答应他,我怕我今晚梦里都是跳舞的假JB。
真是人不可貌相,他长得清纯无辜,一开口就这么劲爆。
“师傅,当鬼很无聊的!我得抓住机会找乐子啊。”苏笑央围着我转,掰着手指说,“您看,我不能出门,杨何寒看不到我听不到我,睡同一张床他也不能碰我。柏拉图恋爱没法带给我性福,还是得靠我自己努力!”
第11章
我沉默了会,转头跟杨何寒说:“他说西瓜很好吃。”
杨何寒挺高兴的,顺着我的视线往苏笑央的方向看了过去。尽管他什么都看不到,但也没对我的话产生半分怀疑。
我听到他喃喃了一声苏笑央的名字,声音很低,还有点发抖。
我想他不是信任我,只是希望苏笑央的鬼魂仍然徘徊在这里,才会这样相信我的话。
杨何寒问我:“他还说了什么?”
第12章
我:“呃……”
苏笑央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我。
两分钟后,我投降了。
只能硬着头皮告诉杨何寒,他老婆希望他烧个假JB过去。
第13章
很难形容杨何寒听完这句话后的表情。
他似乎又伤心又高兴又生气,五官呈现着一种微妙的波动状态,唇角抬起来了,可眉头却紧皱着,眼睛还有点红。
苏笑央还在旁边捂着肚子笑,很没同理心地说:“他的脸怎么像个苦瓜哈哈哈哈!”
杨何寒安静了一阵,跟我说:“确实是他会说的话。”
说完,他突然垂眼看向他的裆部,好像有了什么危险的想法。
我忍不住劝他说:“哥们,你搞个倒膜烧给你老婆就成,没必要烧真家伙……”
第14章
我借着在客厅做法请苏笑央出来为由,让杨何寒先去书房待会,终于找到了能跟这个年轻色鬼单独相处的机会。
苏笑央反驳说:“我才不是色鬼,杨何寒才是色鬼,他看着我的遗照都能硬诶!”
我欲言又止。
并且感觉苏笑央说的是真的。
“虽然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我觉得真的好好笑……”苏笑央盘腿坐在沙发上,很夸张地笑了会,才喘着气继续跟我说,“我死翘翘了嘛,杨何寒就只能自己解决生理需求,譬如晚上躺在卧室的床上看我的照片撸,但每次撸到一半他就开始哭。我在旁边超无语!哪个大男人会一边手冲一边嚎啕大哭啊!又不是得了悲伤手冲综合征。”
第15章
笑完,苏笑央托着腮帮子安静下来,眼睛望着书房的方向,轻声说:“哭成那样好搞笑,可我笑完他后,又觉得他好可怜。喜欢一个死人……注定是徒劳无功吧?”
第16章
在我想出声安慰苏笑央时,他又开始讲起了下流话:“我当时想亲亲他的JB安慰他,可是完全亲不到呀!”
第17章 *正常视角
杨何寒坐在苏笑央对面,专注地望着他早逝的爱人。他黑漆漆的眼瞳里没有映出任何人影,可他隐约感知到了熟悉的气息,心脏被牵引着剧烈跳动起来,仿佛其中盛满了即将沸腾的热液。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象自己握住了苏笑央比他纤细的腕骨。而后,他微微俯身,垂下头亲吻对方的无名指指节——那里戴着他们结婚时交换的婚戒。
他想象苏笑央在朝他笑。
苏笑央很喜欢笑,只有在被他折腾狠的时候才会用手背挡着眼睛哭,好像不太肯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模样。
即使在病症发作的时间,苏笑央也没怎么在他面前掉过眼泪。
第18章
苏笑央很擅长表演。
小学时,杨何寒总觉得苏笑央长大后会成为一个卓越的演员。
苏笑央长着双无辜的大眼睛,爱笑,还很开朗,优点不计其数,唯一的问题是他特别喜欢撒谎,还喜欢把人骗得团团转后在旁边捂着肚子哈哈笑。
做他发小的杨何寒首当其冲。
苏笑央不喜欢上课,老装病,而且一次比一次装得像,把杨何寒吓得哭了好多次。等杨何寒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要去喊大人时,苏笑央就会突然爬起来,笑他哭起来像苦瓜。
可能是老天也看不惯他撒谎,决定给他点小惩罚。六年级,他在家里给杨何寒表演自己刚学会的钢琴曲时,突然眼前一黑,脑袋磕在地毯上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第18章
苏笑央醒来后感到很伤心。
倒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得了罕见病,而是因为父母和发小严令禁止他再玩昏迷游戏。
与此同时,他也不能装病请假了,因为只要他说身体不舒服,父母马上就会紧张过度地送他去医院。
他的生活乐子骤然减少了一大半。
检查报告出来后的那段时间,发小杨何寒来看他时总会摆出那种好笑的苦瓜脸。
杨何寒比以前更听他的话了,他假装发脾气摔枕头,对方就乖乖跪趴在了地上,扮演他的听话小马。
再之后,苏笑央开始爱吃苦瓜。
第19章 (*驱鬼师视角)
苏笑央不是厉鬼,要不是有杨何寒每天积极的上香供食和奉献阳气,恐怕他早就力量耗尽魂体消散了。
今天我来这一趟只是想验证杨何寒屋里有没有鬼,没带太多家伙,因此也没法让这对小情侣见面。
大多数人找我都是为了驱鬼,想见鬼的还真没几个。
阴阳两隔,见鬼并非容易之事。我让杨何寒别太抱期望,让鬼现身的法子因鬼而异,不是百分百成功。
杨何寒站在天台,点了根烟。
天色已经很暗了。
我说:“你不供着他,他很快就会往生。”
杨何寒看着霓虹灯逐渐亮起来的都市,慢慢地呼出了一口灰白的烟气,说:“往生?”
我说:“也就是投胎。”
杨何寒的目光落在了手指间夹着的烟上,低声说:“我已经三十岁了。”
我说:“杨先生,人的一生很长。”
“往生、往生……”他脸上没有半点笑容,喉咙里却发出了笑声,说,“开玩笑,让他往没有我的人生走吗?”
第20章 (*正常视角)
苏笑央心态一向很好,嗝屁后很快就适应了当飘飘的日子。
变成鬼后他吃嘛嘛香(指杨何寒上供给他的食物),食欲恢复了,走路不会大喘气,不会被疼痛折磨得失眠,也终于不再是杨何寒的累赘了。
他甚至感觉自己能跟杨何寒一夜八次,从天黑做到天亮再做到天黑。
爸妈偶尔会带着妹妹来这里看看。
杨何寒陪着他们出去吃饭时,他就一个人在屋里盯着墙上的家庭合照发会呆,再试图用意念把桌子上的花瓶推到地毯上。
意念有时奏效有时不奏效,最成功的一次是在杨何寒站在阳台抽烟时,他费了很大力气打开了电视,并将它调到了电影频道。
第21章
杨何寒灭了烟,走进屋,静静地站定在原地,望着电视闪烁的屏幕看了会后,去柜子里拿出了两个高脚杯,开了他和苏笑央结婚时买的酒,还难得下厨做了两道菜。
他关了客厅的灯,拉上窗帘,把苏笑央的遗照搬到了沙发上后,又给妻子点了一炷香。
“我们很久没一起看电影了。”杨何寒坐在了遗照旁,往两人的杯子里倒了点酒,说,“你之前说想看这部,可上映那段时间我太忙了,没法陪你去电影院看,对不起。”
苏笑央往杨何寒沉闷的脸上亲了口,抱住了对方的脖子,假装自己能靠在男人身上,笑着说:“这部是喜剧片诶,你别臭着脸,快点笑一笑。”
他的手指停在对方垂着的唇角上,想像以前一样把杨何寒逗笑。
杨何寒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存在,突然转过头,嘴唇颤抖着,定定地看着他的脸。
杨何寒问他:“苏笑央,你在吗?”
第22章
少年时期他们就常常挤在一张沙发上看电影。
苏笑央胆子小,可又特别爱看恐怖片。
杨何寒没办法,只好在旁边陪着,随时准备向对方敞开怀抱。
他不讨厌抱苏笑央。少年骨架纤细,头发衣服上都是香喷喷的,抱起来很轻,窝在他怀里时像一只小猫。
他们第一次接吻也是在沙发上。
苏笑央赖在他膝盖上不肯起来,非要扮演白雪公主,撅着嘴说要被他亲一口才能醒。
他耳根红着,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才捧着苏笑央的脸,垂头往少年柔软得像草莓棉花糖一样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苏笑央睁开眼,呆呆地看着他,白净的脸也慢慢地红了起来。
然后,他尝试着像电影里那样把舌头伸进去。可还没尝够味道,苏笑央就害羞地用力把他推开了,还从他怀里跳了出去,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是色鬼。
“我不是!”杨何寒有点手足无措,说,“是你让我……”
他辩解的话没说完,就发现脸红透了的苏笑央的目光落在了他的下半身上。
苏笑央指着他的裤裆,又夸张地嚷嚷起来,说:“杨何寒,你底下藏着个大色鬼!”
第23章
苏笑央托着腮帮子想:我确实在线,可在你眼里是隐身状态呀。
杨何寒想伸手搂他,但什么都搂不到,只能抓住一把香烛味的空气。
“央央……”杨何寒低下头,抱住了他的遗像,隔着玻璃亲着他,痛哭着说,“你在这里吗?你还陪着我吗?苏笑央、苏笑央……我快要疯掉了……”
他听到杨何寒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哭声,看到对方的肩膀开始剧烈地耸动,忍不住趴下去看男人的表情,说:“好啦好啦,我在这陪你,好不容易一起看一次电影,你今天就不要变苦瓜了啦。”
第24章
苏笑央讨厌烟味,杨何寒以前不抽烟,是后来才染上的烟瘾。
为妻子料理完后事,他的生活回到正轨,照常上班,寄钱给老家的母亲,每两个月抽一天陪岳父岳母吃饭。
他用尽全力地让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可每一次回到家,从各种细枝末节里察觉到苏笑央留下的气息时,沉重得如同千斤顶的哀伤会压在他胸口,每一次呼吸,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着他向崩溃的边缘前进。
只有他一个人。
屋子里一片死寂。杨何寒不听音乐,也不看电视,在苏笑央死后也不再打游戏。
他压抑地喘着气,听到自己的心脏时快时慢地跳动着,像一台快要故障的机器。
没有苏笑央,这里就不再是他的家了。
第25章
有一次他喝了很多的酒,迷糊时听到苏笑央在叫他。他半梦半醒地爬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妻子,委屈地向对方倾诉着内心的痛苦,说自己做了个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