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丧尸大佬的怀里肆意撒野》
作者:买辣条也用劵呀
时间:2022-11-20 19:30:47

【末世+循环+无女主,直男VS病娇丧尸】【前期循环,中期基建,后期统一,大后期星际】末世来临,沈白拥有了循环的能力。而情敌陆时九沦为了丧尸,整天就想着怎么咬死他。为了保命,沈白只好和校花划清界限。但陆时九好像得了什么大病,非得黏着他。沈白:你清醒一点!你是丧尸!陆时九清醒了,露出獠牙:小白,我好饿。沈白认怂,乖乖被抱。直到有一天,他看见陆时九把三人合照中的校花默默剪掉。原来陆时九暗恋的是他?!校花:是我多余了。
第1章 循环还是预言?
剧烈的疼痛从脖颈处蔓延开来。
身体中的能量源源不断流逝。
沈白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是身处在灯光明亮的教室中。
讲台上,老师正在播放PPT,目光时不时扫向台下,掠过几个趴着的身影时微微蹙眉。
沈白被那凌厉的目光扫过,不禁暗自庆幸自己醒得够早。
而刚才那真实无比的痛觉,不过是他课间的一场噩梦。
他松了口气,百无聊赖翻了两页课本,突然感觉椅子被大力往后拉去,一股凉气直逼他的背部。
不,准确来说,是他的脖颈!
剧痛再次传来,在全班人的尖叫声中,沈白低头看去,只能看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那人隐在额前碎发下的狭长眼眸猩红一片,带着嗜杀和最原始的野性。
那不像是人类的眼神,而是野兽!
卧槽!
陆时九这傻逼是得了狂犬病吗!
感情他之前被咬不是错觉?
“陆时九你他妈的……”
沈白艰难吐出一句优美的国粹,还没来得及多骂两句,就眼前一黑,翘辫子了。
*
“近代的末日预言者为了避免尴尬,不为世界的末日设定日期……”
“迄今为止,所有为世界末日设定的日期都无声无息地过去了。但是这些预言家经常为他们显然的失败找借口解释。例如……”
耳边传来机械女声。
朗读的内容是科普著作《宇宙的未来》。
沈白蓦地睁开眼,捂住脖子被咬的地方大口呼气。
那令人窒息的疼痛似乎还残留在精神上,然而事实是,现在他的脖颈上没有任何伤口。
确定自己没事后,沈白回头望了一眼。
身后的人正趴在桌子上熟睡,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异常。
但沈白总觉得,那人随时都会跳起来再给他来一口。
不管之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梦还是他的臆想,他现在都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老师!我想上厕所!”
沈白蓦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挺直着背脊像是颗精神的小白杨。
身旁正在打瞌睡的李挺鹤被他这一出闹得没了睡意,睁着睡意惺忪的眼吐槽一句:“这给孩子憋成啥样了?”
沈白瞥他一眼,看着他身上壮实的肉肉,准备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就拿他来当挡箭牌。
这一身肉,应该够那疯子多咬几口吧?
……
得到老师的同意,沈白赶紧从后门跑出教室。
离开前回头一瞥,挂在教室中央的时钟正好指向五点二十分——还有二十分钟就要放学了。
而坐在他座位后面的那人放在课桌上的手指忽然动了动。
沈白没再犹豫,加快脚步冲向男厕所,然后把自己关进隔间里,反锁。
这才静下心来,好好梳理到底发生了什么。
……
他,沈白,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一学生。
比起其他同学来,不过就高了点,帅了点,一入学起就被评为校草。
但他从来都认为自己很平凡。
直到今天,在他身上貌似发生了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灵异事件。
亦或者是说,他好像拥有了预言的能力?
由于一切发生得太过迅速,沈白现在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亲身经历还是他预知到的即将发生的事。
但可以肯定的是,陆时九绝对是故意的!
因为嫉妒校花喜欢他,所以恨不得生吃他的血肉!
这时候,沈白才为自己的优秀感到一丝烦恼。
同时,也有点洋洋得意。
陆时九是他的高中同学,从高一以来,一直都是年级第一,把第二的他压在身下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原本以为摆脱了陆时九这个包袱。
结果陆时九竟然和他进了一个学校,还分到了同一个班,实属无奈!
可成绩再好又怎么样,性格沉闷阴郁,天天一副谁欠他钱似的面瘫脸,女生都避之不及。
包括他暗恋的校花,也从来没和他有过交集。
沈白知道陆时九暗恋校花,是偶然中发现的。
在校花和他谈笑时,在校花给他送东西时,在校花和他告白时,那道暗沉的视线仿佛燃烧起了火焰,带着愤怒与不甘,让人无法忽视。
“呵呵~”
想到此,沈白心情愉悦的低笑出声。
然后下一秒,蓦地闭上了嘴。
厕所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现在是上课时间,他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了陆时九那个乱咬人的疯子。
他侧着脸,耳朵贴在门板上。
听着那脚步声进了男厕,又进了他隔壁的隔间,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龙哥,快要放学了……”
“好,我会快点的。”
一男一女的交谈声在空旷的男厕中响起。
更是如一道惊雷,在沈白的脑海里炸开。
该不会……
如沈白料想的那般,隔壁开始响起奇怪的声音。
被迫听了一出戏的沈白:“……”
这他妈的……
谁啊!
大白天不上课,跑到男厕来搞事情!
搞得他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问题是,他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
这不是成心搞他吗?
沈白无奈极了,只能盼望这对瘟神能在放学之前赶紧走。
不知过了多久,隔壁的动静越来越大。
大到沈白快要忍不住去敲门告他们扰民时,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突然响彻了整栋教学楼。
“啊!龙哥,怎么了?”
隔壁女生惊呼一声,两人总算没了动静。
沈白刚松了口气,就听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冲进了厕所。
“救命!”
沈白想开门看看,还来不及动作,外面的人又是一声惨叫。
“救命——啊啊啊!”
惨叫声中伴随着类似野兽的嘶吼声以及撕咬血肉发出的吞食声。
这下换做是谁,也不敢再开门了。
沈白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默默握紧了门把手,大气也不敢出。
可隔壁的人就没那么淡定了。
神情恐惧的少女忍不住好奇,扭开了门锁,轻轻开了条门缝,往外看去。
然后一道极具穿透力的尖叫声响彻男厕。
“啊啊啊!吃——吃人了!”
【辣条:新书需要多多支持哦!一定不坑!五十万字起步!双男主文,直男皮皮受x病娇丧尸攻,攻暗恋受。男生不爱双男主的话,专注剧情也是行的呢。本书剧情和感情线对半分。】
第2章 真·红眼特效——危
楼层安静了一瞬,取而代之的是凌乱的脚步声不断蜂拥而来。
沈白简直服了这女人的智商。
他看了看身后,拿起角落里的拖把抵在门上,然后踩着冲水箱爬到了隔间的墙上。
隔壁的两人似乎都有些慌了神,没有注意到他。
女生惊魂未定的将门拉紧,声音带着哭腔:“龙哥,外面在吃人!我们怎么办?”
话音刚落,他们的木门便被哐哐砸响。
力度之大,像是不知道疼痛和疲惫般,将木门逐渐砸得变形,凸显出一个人体的形状。
然而沈白知道,门外的根本不是人,而是尸体!
一具具会行走,会攻击人类,会撕咬吞食人类的尸体——丧尸!
他鼓起勇气侧过脸垂眸看了一眼。
只一眼,便胃里翻江倒海起来,大受震撼。
那些丧尸原本是青春烂漫的年纪,可却形容可怖,凸眼烂嘴,以人类根本无法做到的奇异姿势扭曲着、震颤着。
原本雪白的瓷砖地板已经满是血污,之前求救的男生被撕咬得面目全非。
照理来说,应该是死得透透的了。
可他突然就浑身痉挛起来,扭脖子歪嘴,手呈鸡爪状,眼白一翻,折了似的腰板蓦地弹了起来,脱臼般的双手无力晃荡在身侧,走出了毫无人性的内八步伐,加入了砸门的丧尸队伍中。
他们嘶吼着,咆哮着,木门摇摇欲坠。
“操!”
隔间男生吐了句脏话,忽然抬头四望,目光毫不意外和沈白对上了。
沈白认出了他,是三班的龙三淼,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没少欺男霸女。
不过他们就像两条平行线,哪怕在同一个学校呆了一年,也没有什么交集,互不招惹,相安无事。
故此,龙三淼也只是神色懊恼了些,又低低骂了一声,才动作利索的学着沈白的模样爬到了隔间的墙上,准备挨着挪到最外侧的隔间去,再趁机逃离厕所。
和龙三淼厮混的女生见状,也赶紧踩到冲水箱上。
只是此时,“轰”的一声,木门倒塌了。
丧尸们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伸手想要抓向女生的小腿。
女生害怕得尖叫出声,一边手忙脚乱的往上爬。
沈白见状,来不及犹豫,下意识朝女生伸出了援手。
女生朝他露出感激的神情,可是下一秒,看向他的眼神突然就变得恐惧起来。
沈白察觉到了不对劲,背脊涌上森森寒意。
他似乎被一道冰冷又黏腻的视线锁定了。
身子更像是被毒蛇缠绕住了般,动弹不得。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女生被丧尸抓住小腿扒拉了下去。
惨叫声传来,接下来的场景不用看也知道,会是何等血腥。
沈白下意识闭上了眼,不去看正在上演的惨剧。
而身后那冷意,也逐渐靠近了他,将他笼罩在无法逃脱的领域之中。
然后贴近了他的耳畔,吐露出阴冷的气息。
“小白,我好饿啊……”
沈白身子一颤,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这个时候,他无比怀念身彪体壮的李挺鹤。
李大壮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那一身肉应该够这疯子啃上半个小时。
不像他,被咬一口就得立刻没命。
可现在前有追兵后有猛虎,他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眼睁睁等着被咬死,索性也豁开了去,猛然回头看向身后的疯子。
“陆时九,这里是厕所,你饿的话就多吃点屎吧,不够吃的话我可以帮你拉。”
“想吃多少拉多少!”
陆时九除了脸色死白到没有丝毫血色外,看起来倒也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但沈白可不会被这幅假象所迷惑,只是说完后还是忍不住身子稍微往后倾了些。
果不其然,陆时九的神色变得诡异起来,眸中隐隐闪烁着红光。
真·红眼特效——危!
沈白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干脆放弃了抵抗,趁机肆无忌惮狂骂。
“你个狗王八!就算我死了诗婷也不会喜欢你的!”
“要是还有下次,我就带着诗婷远走高飞,让你当丧尸都只能是只单身狗!”
对于暗恋顾诗婷的陆时九来说,这可谓是句句诛心。
沈白骂得正爽,还没来得及再多骂两句,就眼前一花,脖颈一痛。
等反应过来时,陆时九那颗狗头已经搁在了他肩上,嘴中贪婪的吞噬着他的血液,神情很是满足。
余光中,龙三淼刚好爬到了最外围的隔间上。
他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毅然决然跳了下去,趁丧尸们注意力分散时,趁机逃离了厕所。
再之后,沈白视线越来越模糊,意识也逐渐消沉。
第三次!猝!
完结(并没有)。
沈白再次醒来,仍然是在教室中。
教室中央的时钟上,指针转过了五点十八分,秒针还在继续转动。
沈白下意识捂住脖子,脖颈间残留着疼痛,却没有任何伤口。
和上次醒来的情形一模一样。
他大概搞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不是他的臆想。
他已经被陆时九咬死了三次了,每次被咬死,就会重新回到这个时间点。
而且不久后,丧尸病毒会彻底爆发开来。
学校非常危险!
意识到这一点,沈白倏的一下站了起来。
“老师!李挺鹤肚子疼!我带他去下医务室!”
话一出口,坐在他身旁的李挺鹤睡意全无。
看着他的眼神中满是震惊与茫然。
讲台上老师的视线望了过来,沈白面不改色,轻轻踢了李挺鹤一脚,朝他眨眨眼。
李挺鹤反应过来,配合的捂住肚子,“哎哟哎哟”的叫唤起来。
直到出了教室,才双眼一睁,站直了身子。
“说吧你又打什么坏主意,这都快放学了,还要我装病。”
沈白没和他多说,扯住他的胳膊就往楼下跑。
教室在四楼,跑出学校大概需要十多分钟的时间。
他本来还想去五楼带上顾诗婷的,可现在是上课时间,距离病毒爆发不超过十分钟,解释事情和强行带人只会让时间更紧迫,到时候一个人都逃不了。
想要离开学校,必须得穿过操场。
操场上现在有很多学生正在锻炼身体或者散步。
两人跑到操场上时,李挺鹤还在念叨个不停。
沈白被闹得烦了,只好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说出来你也不会信。总之,马上就要爆发丧尸病毒了,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现在,立刻,闭上嘴!跟我跑!”
果不其然,李挺鹤一个字都不信。
不仅没闭嘴,反而吐槽的话更多了。
“我明白了,你就是想逃课,又怕一个人被逮住,所以拉我垫背是吧!”
他怒声说着, 突然话音一转。
“你直说就是了嘛,我李大壮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吗?”
“嘿嘿,别说,演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我好怕怕哦~小白哥哥可要保护人家啊~”
沈白瞥了李挺鹤一眼,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要不是正在逃命,指不定要对着他那肉屁股踢两脚。
“要是真有丧尸,你怎么可能不带上校花,带我一个男人干嘛……”
李挺鹤嘴里还嚷嚷着,教学楼的方向突然爆发了一阵尖叫。
他听见动静回头一看,脸上的表情逐渐皲裂。
“他们……他们这是……在、干、嘛?”
第3章 人间炼狱
沈白头也没回,脚下跑得更快了,嘴上却调侃道:“好像真有丧尸,我也没想到我居然预言得这么准,不如我们回去救顾诗婷吧?”
李挺鹤闻言,赶紧扒拉紧了沈白,脚下生烟似的跑得飞快,像是生怕他当真要调头回去。
沈白没再说话,只闷足了劲想要冲出操场。
但是此时,异变突生!
在操场上众人观望期间,忽然有人直直倒在地上不住的痉挛。
周围的学生上前查看情况,一个体育生准备将人背去就医。
沈白隔了段距离,还来不及出声提醒,那人便被恩将仇报。